第一百章︰此心安處是吾鄉。

    方黎苦笑著搖頭︰“其實沒你想的那麼復雜,只是人的精力有限,家教網也需要一個站在台前的代言人而已。”

    朱小虎點點頭,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徐清卻有些不安的問︰“朱總,你究竟想做什麼?”

    “徐姐,這就是您不厚道了,您吃肉怎麼著也得帶著我喝口湯不是?”朱小虎咧嘴笑道。

    “你做夢!”徐清眼珠子都紅了,這7%的股份她志在必得,不然她也不會答應跟深創投合作,第一輪融資的3%加上方黎答應的7%,就是10%的股份,今日資本就會順勢成為家教網的第三大股東,她布局了這麼久,怎麼可能讓朱小虎染指?

    朱小虎又看向方黎︰“方總,您覺得呢?”

    方黎趕緊把自己摘出來︰“7%的股份已經是我能出手的極限,你們自己商量吧。”

    朱小虎原本以為能有5%就不錯了,沒想到居然有7%,意外的驚喜啊。

    “徐姐”

    “滾,免談!”

    方黎接著上廁所的借口溜出來,兩位大佬怎麼談那是他們的事情,這種事情他還是不摻和的好。

    朱小虎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從後世來看,他一路投資了︰餓了麼、滴滴、ofo、映客、大智慧,業內號稱“獨角獸捕手”,而且他還是少數在OFO崩盤之前套現離場的人,可見他的洞察力。

    差不多十分鐘,方黎手機響了,一看是徐清的來電號碼,這才回到茶室。

    一進門就見朱小虎賠著笑臉給徐清倒茶,後者一臉不爽的模樣,方黎就知道,肯定是談成了,他也很好奇,朱小虎是怎麼虎口奪食的。

    可惜徐清跟朱小虎都是諱莫如深。

    “方總,我們已經談完了,你那7%的股份什麼時候能交割?”徐清問。

    方黎攤開手︰“只要你們資金到位,我隨時都可以啊。”

    “2%的股份而已,我這邊的資金隨時可以到賬。”朱小虎一副︰股份太少,沒壓力的模樣,其實挺欠揍的。

    徐清瞪了他一眼︰“我這邊也沒問題,隨時可以簽股權轉讓協議!”

    “那行,就明天把,各自把律師帶上。”方黎也的確缺錢。

    家教網第一輪融資雖然定下來了,不過涉及到幾十億估值,很多法律跟財務上的東西都要反復斟酌,而且有了金融機構的加入,家教網也需要進行一定改革,比如CEO、CFO這些重要職位也都要劃分明確,像之前方黎隨口一說,大家一窩蜂去做的時代即將結束,公司要想做大,現代化管理是必備條件。

    而方黎這邊,經過三天的友好協商,一家律師事務所內,三方正式簽約。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朱小虎如願以償的拿到了家教網2%的股份,雖然不多,但是起碼上了車,將來第二輪融資的時候也不是沒機會翻盤。

    徐清也終于拿到了家教網5%的股份,雖然少了2%,不過加上第一輪融資的3%,今日資本在家教網的佔股也有8%,跟深創投所持股份不相上下。

    而方黎也拿到了1.65億現金,有了這筆錢點食網前期發展就不需要再融資了。

    忙完這一切已經到了八月份,方黎也趁著這個機會準備回家一趟,畢竟去年春節都沒有回家,還不知道老媽楊慧要怎麼念叨呢。

    原本方黎打算租輛車回去,後來一想他還沒駕照,只能打一輛的士回去,的士司機听說是跑長途一開始還不樂意,不過看在三張毛爺爺的份上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看來是時候把駕照給考了。”方黎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知不覺就在後座睡著了。

    一個半小時後,的士車就到了黃市,司機對這邊的路況不太熟︰“哥們兒,醒醒,接下來往哪兒走?”

    方黎迷迷瞪瞪的給司機指路,二十分鐘後的士車停在了一間紅磚瓦房前面。

    方黎剛準備拿鑰匙開門,就听到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媽媽,有小偷!

    一听這聲音就知道肯定是妹妹方馨,方黎轉身瞪著她嚇唬道︰“好啊,居然敢說哥哥是小偷,禮物還想不想要啦。”

    “哼,不要就不要,大騙子,略略略。”小豆丁身子藏在母親楊慧身後,露出個小腦袋沖方黎做著鬼臉。

    “好啊,居然敢罵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媽媽救命,哥哥壞。”

    楊慧看著不斷在身邊轉圈玩鬧的二人,嘴角輕輕上揚。

    事實證明,對于妹妹方馨來說,沒有什麼是一顆大白兔奶糖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直接來一包。

    又有奶糖吃,又有新玩具,方馨立馬就把哥哥的“罪狀”拋到一邊,開始賴在方黎身上不肯下來。

    “對了,我爸呢?”方黎問。

    楊慧給方黎盛了滿滿一碗面,瘦肉裹上面粉炸到金黃,一顆溏心荷包蛋周圍散落著一些油炸,香氣撲鼻。

    “哦,你爸有個朋友在津門包了個工程,他腿好了之後就跟著去了,要年底才能回來。”

    方黎半開玩笑的說︰“媽,我這回賺了不少錢,要不讓我爸回來吧,我給你們投資,做點小買賣什麼的。”

    “去,賺點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我跟你爸才四十多歲,用不著你來養,等我們老得動不了,還差不多。”楊慧瞪了方黎一眼。

    “還有,你別老想著賺錢,你現在還是學生,我跟你爸供得起你,你得好好學習,我最近看新聞上說,有個叫什麼,哦,家教網的網站,好多學生兼職做家教網一個月也有好幾萬呢,說明什麼?讀書還是有用的,等你以後畢業了,有的是時間賺錢。”楊慧一陣苦口婆心的教育。

    得,這是以為他鑽錢眼里去了?

    方黎一陣翻白眼,如果現在告訴楊慧,家教網就是他創辦的,不知道她會不會立馬暈過去。

    把面條吃完,方黎撐得不行,坐在椅子上動也不想動,妹妹方馨正在擺弄著方黎給她帶回來的新玩具,嘴里不時的說這些什麼,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布偶對話。

    方黎突然想到甦軾的一首詩︰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