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禁忌生物

    江城頓時警覺起來,看了眼四周。

    整個城市的人們都在漸漸脫離木偶化,挨個甦醒。

    他周圍的眾人則臉色如常,並未有任何變化。

    看來只有他一個人能听到這聲音。

    “16剛被喚醒那會,十分純淨,沒有任何雜念,唯一的目標就是為那位老木雕師復仇,可惜……”

    那個蒼老的聲音繼續在江城耳畔回響。

    “他抽取了這座城市十多萬人類的記憶,那些記憶……陰暗的面太多,他沒能守住本心,終究是墮落了……”

    “這個木牌也是一枚鑰匙,可以為你開啟屬于你的詭異之力,我也無法預料那是什麼,年輕人,祝你好運吧……別擔心,我不是教會那些坑人的東西,小龍那只鱷魚就是我送他的……”

    那個蒼老的聲音離開了江城的耳畔,向著空中飄蕩而去。

    越來越遠……

    莫名有一種武俠小說里世外高人的感覺。

    江城抬頭看了眼天空,若有所思,隨後將木牌揣進懷里。

    ……

    後續的事情就簡單了。

    眾人帶著李千去往多羅市的黃昏旅社所在地。

    旅社里所有冒險者都活了過來。

    得知這次危機與凶險後,所有人都唏噓不已。

    “幸好當時發現情況已經失控後,我就趕緊給周圍城市送發去了求救的消息。”多羅市的旅社負責人不停感慨。

    “這次多謝瓦力城的兄弟了。”

    “沒什麼,後續你們看好這個李千就行。”龍濤將李千移交給他們。

    “沒問題,包在我們身上吧!”

    而另一邊。

    目睹了整個過程那市長團隊三人,也紛紛表示,他們一定會緘口不言。

    “你們放心,我們什麼都沒見到,什麼都沒听到,市長也還是那個市長!”

    “嗯,如此就好。”

    旅社眾人十分熱情,表示願意相信他們三個。

    然後就將他們三個打暈,清除了記憶。

    “還是清除記憶穩妥一點。”

    “言之有理!”

    三人被抬去了旅社的樓上房間,當他們醒來後,只會記得,自己前一晚還在和市長商談工地的項目。

    其實不止瓦力城派遣了人來,還有另外兩座城市。

    分別是百萬人口級別的奧德市以及三十多人口的比利市。

    奧德市派遣了三支隊伍來。

    比利市則先後派遣了兩支隊伍。

    然而這五支隊伍都沒有十六號木偶想要的詭異力量。

    “通常情況下,詭異力量存在于生物體內,與生物不可分割。”黃弟嘆了一聲,“濤哥這類體外的確實很罕見,是那個老人賜予他的。”

    所以很不幸,這五支隊伍……

    團滅。

    “真是尷尬,本來是打算來救人的,自己卻成了被救的。”奧德市這邊,一個隊伍的隊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都一樣,我整個隊伍從進城到團滅也就兩個小時的時間,這次丟人丟大了。”另一個隊長也說道。

    “丟人沒什麼,這次是差點丟命啊。”

    眾人聚在多羅市的黃昏旅社里,一番交流。

    最後,所有人都上前來感謝龍濤。

    “別謝我,謝這位江同學,如果不是他,這次我們沒一個能逃得掉!”

    龍濤並不想攬功,把江城拎了出來。

    這就是江城擴展人脈的時候。

    旅社里每一個冒險者,都在現實世界擁有不同的身份。

    可能是上市公司的老總。

    也可能是看似放蕩不羈卻喜歡在夜晚活動的富二代。

    還可能是喜歡躺在街邊的流浪者。

    無論富貴與否,來到旅社,起點都一樣。

    “江兄弟,瓦力城肯定沒有內海吧!”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把著江城,“以後來奧德市,我帶你去內海的海底找寶藏,那下面沉船可多了,海上傳說也層出不窮……時不時還能見到一些幾十米的大烏賊,烤著吃賊香!”

    “這個可以有。”江城認真點頭。

    “江兄弟,我比利市也有很多都市傳說,各種鬼魅異端,還有專門在夜晚出沒,專門蠱惑男子的詭異生物,只要你能不被蠱惑,堅守本心,就可以……”

    “這個……還是算了吧……”

    旅社眾人的熱情讓江城有些吃不消。

    時間緩緩來到中午。

    一群人聚在一起吃了個午飯,隨後就紛紛告別離開了。

    這次的詭異事件太罕見,他們還得急著回去做記錄。

    “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

    龍濤招呼著團隊眾人。

    整晚沒睡,一直處于精神緊張的狀態,其實眾人都已經疲憊不已。

    回程的路上依舊是河狸開車。

    這次很幸運,沒有踫到太強的詭異生物。

    下午四點。

    一行人回到旅社。

    此時旅社還不到開啟的時間,不過雲芸依舊接待了他們。

    “這次居然這麼危險。”雲芸秀眉顰蹙,“還好,一個不少回來了。”

    她摸了摸江城的頭發,柔聲說道︰“不愧是江先生的兒子。”

    ……

    晚上七點。

    處理完旅社的事後,江城緩緩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出所料,那個黑袍人已經在半路等著他了。

    這人總喜歡冷不丁出現在黑暗的角落里。

    “太冒險了,你居然跟著一群旅社的人進入一只禁忌生物的領域!”黑袍人出聲斥責,“這幾乎是必死的局面,若非此次你運氣好……”

    “禁忌生物?”江城看著他。

    “擁有領域的詭異生物,實力在詭異之上,稱為禁忌,當時整個多羅市已經被那個生物的領域籠罩了,領域範圍內的危險性,遠不是旅社那些人所謂的禁忌地帶可比的,你……罷了,以後見到了就躲得遠遠的!”

    “你的實力如何?”

    “我不是他對手,只能把你救走。”

    “那枚珠子有問題?”

    “當然沒問題,那是品質最好的鑰匙!”黑袍人冷聲道︰“但你偏偏給了一只不適合的生物,引發了副作用,所以我說你這次運氣好!”

    “這副作用還挺嚇人的。”江城淡淡說道。

    “你不信任教會?”

    “我想我們的關系還沒到信任這一步吧,我只是個普通的演繹任務參與者。”

    “罷了,以後你就知道了!”

    黑袍人語氣冷漠,緩緩退後,消失在迷霧中。

    他可以做到來去無蹤,這詭異能力用來唬人挺不錯。

    江城凝視著黑袍人消失的位置,認真思索……

    這是隱身,還是瞬移?抑或別的什麼?與迷霧融為一體?

    “詭異能力……”

    他也該擁有這份能力了,不然始終太被動。

    江城緩緩吸了一口氣,掏出那枚拇指大的木牌。

    這東西也是鑰匙,但……

    要怎麼用?

    “吃了嗎?”

    江城認真估算了一下自己的牙齒硬度。

    似乎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