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穿越農家錦鯉小福女思兔_ 第314章 莽就完事了! 木子書屋

第314章 莽就完事了!

    李拓倒了!

    沒有絲毫的懸念。

    在左丘親審李大癩子的案子時,有人當堂把李拓給告了。包括李拓收受賄賂,巧取豪奪,甚至是勾結地痞無賴意圖綁架勒索的勾當,全都給爆了出來。

    最難的是人證、物證俱全。

    甚至是李拓的親娘楊氏,都出面指證李拓,給他又加了對父母不孝不誠,對兄弟不仁不義的罪名。

    最終,李拓被剝奪了秀才的功名,擼了主簿的職位,判處杖一百、勞役十載。

    如此判決下來的那一刻,李拓當場就瘋了。

    嘴里嚷嚷著“莫欺少年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言語,試圖從大堂沖出去。

    結果,面對瘋癲的李拓,縣衙的衙差們爆發了大無畏的精神,直接將人給摁住了,當堂扒了褲子,直接打起了板子。

    不過是十幾板子下去,李拓也不瘋了,一個勁兒地哀求,求左丘開恩。

    然而,左丘可能開恩嗎?

    在知道李拓這段時間做了些什麼之前,左丘多少還是有些不忍心,可現在,左丘真的是恨不得直接讓人打殺了這個狗東西。

    這才幾個月的時間不到,這狗東西已經攢下了三千多兩的家當。

    這三千多兩銀子若是用在正事兒上,不知道能解決多少百姓的實際問題。

    一個主簿,剛上任這麼點時間,固然其中有楊氏宗族的請托贈禮,可扣除了楊氏宗族的這部分,依舊有將近兩千兩。

    無怪他的恩師只見了李拓一面,便主張他除了這人。

    這樣的人,跟他最初的判斷真正是沒有一點的偏差。心術不正,若居高位,必然是禍國殃民。

    一百板子,在衙差們的控制下,並沒有把李拓打死,但卻是把他的腿給打殘了。

    為何衙差們這麼痛恨他?

    歸根究底還是李拓在做主簿的時候,把人給得罪狠了。

    ……

    李拓玩兒完的消息傳到靈水村時,徐老爺子並沒有太當回事。當然,對于左丘听了他的建議,沒有對楊氏宗族趕盡殺絕,徐老爺子還是很欣慰的。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大唐各地,宗族無算。

    大大小小的宗族,盤根錯節。

    他們兄弟四人結拜,沈萬晟出自長山沈氏,晏景,出自勛貴鎮軍侯府,他們兩人背後其實都是站著宗族勢力的。

    此番左丘能及時收手,不管是為了什麼,總歸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可問題是,這次他能制止得了左丘,下次呢?

    想到左丘將來可能要進入朝堂,若是他還是這樣的性子,只怕是禍非福,徐老爺子的臉色不由有些難看。

    “爹,姓李的憨瓜玩兒完了,您咋瞧著不高興呢?”

    帶了消息來的徐老大瞧見自家老爹的表情,“難不成,這事兒還有什麼麻煩?”

    “這事兒是沒有什麼麻煩。”

    “我只是在想你四叔的性子啊,他想要為民做主,我是認同的。可是,他要面對的那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燈。”

    “之前楊氏宗族的族長,是動了殺心的。”

    “而他還只是咱們安順縣一個小宗族的族長,等你四叔到了朝堂上,萬一被聖上重用,成為對抗地方宗族的一把刀。”

    “今日李拓的下場,可能就是你四叔以後的下場!”

    徐老爺子如此一番話說出來,徐老大卻是笑了,道︰“爹,你確定不是在杞人憂天?”

    “四叔這麼大的人,為官多年,這官場上的道道,他難道不比你清楚?”

    “再說了,二叔現在就在京城。三叔過些日子,也會進京!”

    “您就是一個耕地的老農啊,您操這心做什麼?”

    徐老大這會兒可是真耿直,一點兒沒給自己老爹留情面。

    徐老爺子听到大兒子的話,眼神立刻就變了。

    “咋了?瞧不起你爹是個種地的老農了?”

    “臭小子,我是不是有些日子沒有收拾你,你跟老二一樣,也都是皮癢了?”

    “爹,哪兒能呢?”

    徐老大嘿嘿一笑,“老話說,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您……”

    “媳婦兒,老大說你丑!”

    沒等徐老大說完,徐老爺子直接扭頭沖著旁邊跟福寶在席子上編花繩的徐老太太打起了小報告。

    “啥?”徐老太太回頭,望向徐老爺子。

    “媳婦兒,老大說,兒不嫌母丑,你說,他是不是嫌你丑?”

    “揍他!”

    徐老太太怎麼會不明白徐老爺子就是想找借口收拾大兒子一頓?對此,她自然是沒有意見的。

    反正大兒子皮糙肉厚,揍不壞。

    “娘,兒冤枉啊!”

    徐老大听了自家親娘干脆的回答,嗷嗷喊冤。

    然而,徐老爺子卻已經提著棍子抽了過去。

    “爹,你偷襲啊!”

    徐老大動作不慢,很快也抓起來一根棍子,就跟自家老爹在院子里練了起來。

    “打,打,打……”

    看到自家老爹跟大哥的對打,福寶甭提多歡快了。

    真武打,非套路!

    這精彩程度,比看那些古裝大片帶感多了。

    雖然古裝大片,甚至是一些修仙大片上面的特效和配音很帶感,可到底是假打。

    瞧瞧這個,這才是真正的高手過招。

    你來我往,棍棍到肉。

    當然,挨揍的都是她大哥。

    一方面的確是她大哥武功不成,另一方面,她大哥哪兒敢把棍子真個落在他們爹的身上。所以,這一場看似龍爭虎斗的交手,還是有些假打。

    畢竟,這說白了,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老子捶兒子。

    兒子的反擊,純碎就是防御、格擋,偶爾進攻,也是在進攻中防御。

    “不打了,不打了,認輸了!”

    連續挨了十多棍子後,徐老大果斷跑路,翻牆跑。

    而作為成功翻牆的代價是,徐老大的屁股上格外挨了好幾棍子。

    福寶作為小觀眾,不斷鼓掌歡呼。

    徐老太太抬手在福寶的鼻子上刮了下,道︰“乖寶,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咱們可是要做淑女的!”

    “淑女?不,不,不淑!”

    做淑女?

    福寶直翻白眼,從席子上爬起來,邁開小短腿,跑路。

    傻子才做淑女。

    有她祖母這個前車之鑒,福寶是絕對不會做淑女的。

    她,老天爺最愛的崽兒,做什麼淑女?

    莽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