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5章 張和尚教訓劉二發

    “哈哈哈,早這樣不就行了嗎?”

    劉二發冷笑了一聲,從地上撿起一根根子,走向了劉黑炭。

    “說起來,咱們也算是發小,你看你現在混成什麼樣了?奉公守法?呵呵,你丫是白痴嗎?”

    劉二**起棍子就朝著劉二發的頭上砸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那根棍子。

    “在我們的石場打人,問過我了嗎?”

    張和尚抓著棍子,冷漠地看著劉二發。

    他身高兩米多,壯碩的身體宛若鐵塔一般,矗立在那里,給了劉二發極強的壓迫感。

    “你想干什麼!”

    劉二發緊張了。

    作為一個宗師級武者,他居然害怕了。

    被眼前這個張和尚給嚇到了。

    “張隊長,不要!”

    劉黑炭搖頭道︰“這是礦業協會的決定,咱們不能違抗啊。”

    張和尚看了劉黑炭一眼,隨即又看了看在場的其他工人。

    他們有和劉二發拼命的勇氣,但卻沒有對抗不合理懲戒的勇氣。

    他朗聲道︰“白組長,不能代表礦業協會,更不能代表官方!這個狗東西,收了洛山虎的錢,專門替他消災。

    你們沒必要害怕他。

    再說了,我們欣萌集團來石城,早已經與當地官方通過氣了。

    他說了不算。

    你們奉公守法是好事兒,但也不能被這種惡心的家伙給左右了。”

    “劉二發,你還愣著干什麼,這些人抗拒管理,你知道怎麼做吧?”

    白組長有些急了。

    他最擔心的就是這些工人醒過來。

    張和尚的話,正中他的軟肋。

    他代表不了官方,他只能代表他個人。

    要是這層窗戶紙被捅破了,他就麻煩了。

    “來人,給我弄死這狗東西。”

    劉二發吼了起來。

    而後,一群人沖向了張和尚。

    張和尚一聲冷笑。

    一直以來,都是天罡在立功。

    如今,終于輪到他們地煞了。

    不用那些人來對付他,他直接一腳踢飛了劉二發。

    然後宛若狂龍入海一般,殺進了人群。

    那狂暴的氣息,簡直比對面上百人還要可怕。

    一拳砸出去,四個人同時飛了出去。

    簡直就是一個人形坦克。

    太強了!

    太恐怖了!

    一時間,慘叫連連,劉二發帶來的人迅速變少。

    “隊長這也太賣力了吧,都沒我們什麼事兒了。”

    其余地煞隊員都有些無語。

    他們也想出手啊,可這根本就輪不到他們啊。

    張和尚那恐怖的宛若泰坦一般的身體,直接就是橫推啊。

    “轟!”

    “轟!”

    “轟!”

    ……

    “這特麼是金剛吧!”

    面對恐怖的張和尚,白組長和劉二發都傻眼了。

    劉二發內心驚恐不已,方才被張和尚踹那一腳,他的肋骨感覺都斷了兩根。

    痛苦地全身使不上力氣。

    這特麼是人嗎?

    欣萌集團從哪里找來這麼生猛的怪物。

    他簡直不敢相信。

    就在此時,他帶來的那些人已經被全部放倒在了地上。

    這里到處都是石頭,摔在地上的滋味可真得不好受,疼啊。

    一群人耀武揚威過來,現在卻全部都在地上哀嚎。

    “你,你不要過來啊!”

    看著張和尚朝自己走來,劉二發嚇得渾身顫抖,一腳就能將自己的肋骨踢斷兩根的人,自己可絕對不是對手。

    在石城,他也見過這樣的高手,可是也沒有如此的夸張啊。

    “你給我起來吧!”

    張和尚一把抓住了劉二發的頭發將人提了起來。

    “啪!”

    另外一只手狠狠抽了上去。

    打得劉二發暈頭轉向,眼冒金星,整個人差點當場昏厥過去。

    “你!你敢動手,你簡直瘋了!”

    白組長在一旁嚇得夠嗆,大喊道︰“你這是阻礙辦公,你這是違法的你知道嗎?還不趕緊把人放下。

    一群瘋子!”

    “小子,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我告訴你,這可是石城,是洛老板的地盤,你敢這麼弄我。

    你小子死定了!”

    劉二發也驚恐地喊著。

    “啪!”

    張和尚沒有廢話,直接又給了一巴掌,打得劉二發不敢吭聲了。

    然後將劉二發摔在了地上,一腳踩在了胸口之上。

    听得 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劉二發撕心裂肺地嚎了起來。

    肋骨全特麼斷了,連內髒都出血了。

    張和尚停止了攻擊,冷笑道︰“你們這些孫子,不會真以為我們欣萌集團來石城什麼準備都沒有吧?”

    他扭頭看向了白組長,上去就是一巴掌,將白組長也給干翻了︰“你這種敗類,會有人收拾的,居然敢來陷害我們欣萌集團,你找錯陷害對象了。”

    就在此時,好幾輛車駛入了礦區。

    工人們都有些緊張。

    盡管張和尚很強。

    但他們現在擔心的是官方出面啊,官方如果都替劉二發等人撐腰,他們這些人還有什麼未來。

    “會長!”

    白組長看到了車上沖下來的人,興奮地大喊道︰“會長,您可算來了,這幫人居然敢阻礙我們辦公。”

    工人們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礦業協會的會長居然來了。

    他們完蛋了。

    欣萌集團也不能解決這樣的問題啊。

    然而下一刻,石城礦業協會的陳子然會長突然間一巴掌抽在了白組長臉上︰“混賬!混賬東西!

    竟然與洛山虎那狗東西狼狽為奸。

    你到底收了他們多少錢!

    連閻羅殿的人都招來了,你想死啊!”

    白組長被打懵了,工人們也被懵了,劉二發則是徹底傻眼了。

    “諸位,諸位不要怕,這些年是我的失職,你們的舉報信被這該死的家伙給截留了。

    我竟然不知道你們在這里受苦。

    我真得是愧對這個職位啊。

    你們放心,我會幫你們的,官方不會不管你們的,我們會配合欣萌集團,將所有的石場徹底改造。”

    陳子然朗聲道。

    其實不是沒看到,而是得罪不起洛山虎。

    他曾經也是意氣風發,想要改變石場現狀,但妻子卻在一場車禍之中丟了一條腿。

    雖然沒死,但這是個警告。

    為了家人的安全,他不得不妥協。

    但今天,他不怕了。

    欣萌集團的人來了。

    更重要的是,那個人來了。

    閻羅殿也出面干預了。

    他的家人得到了最完善的保護。

    現在,他誰也不怕。

    就算這條命扔在這里,他也要將自己曾經的意氣風發重新找回來。

    “諸位,麻煩將這個家伙也帶走吧,他肯定知道不少事情。”

    陳子然對隨後下來的閻羅殿工作人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