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 老祖

    “莫求?”

    散花老祖面色陰沉,眼神閃動︰

    “他好大的膽子!”

    “主上。”即使被人護住,馮孤雁似也不能壓制住心中的恐懼,顫抖著身子哽咽道︰

    “他就是要折磨、羞辱我,此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主上您這次可千萬不能放過他。”

    “放心。”

    散花老祖伸手,揉了揉馮孤雁散亂的長發,察覺到對方越發劇烈的顫抖,心中不由生起憐惜。

    待到目光落在馮孤雁那血肉模糊的玲瓏身段上,更是目泛寒芒,心頭殺機無意識外放。

    連我的女人也敢下手?

    好大的膽子!

    “唰!”

    遠處,兩道遁法猛然一滯。

    莫求眉頭緊皺,面泛遲疑,一旁的張燕卻是美眸一縮,下意識後退一步看向散花老祖。

    “莫……莫道友,你要對付的人是他?”

    話音出口,張燕不由暗暗叫苦。

    進入隱地之際,三陽劍張免可是特意點出幾人讓她格外注意,散花老祖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還是排在最前列的人物。

    就連何公子等,都要在其之後。

    金丹圓滿!

    現今隱地之中,除了深入內里的兩位元嬰真人,怕就要數散花老祖的實力數一數二了。

    “放心。”莫求倒是一臉輕松︰

    “打不過,還可以逃。”

    “您是可以。”張燕苦笑,她見識過莫求的速度,確實有不小的把握能夠及時逃走︰

    “但我怕是不成!”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遠處,散花老祖攬著馮孤雁,眼神冰冷看來︰

    “姓莫的,你是自己找死!”

    “那也未必。”

    莫求眯眼,身軀一漲,烈焰翻涌,幽冥火神身已然激發。

    “哦!”

    散花老祖眼眉一挑︰

    “原來進階了金丹中期,看來是自詡實力增進,這才敢朝我的人動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話雖如此,他依舊暗暗心驚。

    這才過去幾年?

    對方就已有所突破,而且秘法施展,身上的氣息已經不比金丹後期的修士弱上多少。

    若是再給他一兩百年……

    此子不能留!

    散花老祖雙眼一縮,紫雲兜自背後飛出,兜口張開,瞬間牢牢鎖住莫求兩人所在處。

    “呼……”

    恐怖的吸力隔空落下。

    莫求身形一滯,周身烈焰不受控制的朝前飛騰,似乎想要投入其中。

    張燕更是面色發白,急急祭出那件破布,把自身牢牢定住,卻也無力退出籠罩範圍。

    “喝!”

    一聲低喝,莫求身上烈焰陡漲,化作一對羽翼猛然一扇,身化一道流光斜斜飛出數里。

    無間遁!

    幽冥無影劍遁!

    兩大遁法加持,讓他的速度幾乎超過金丹極限,但見流光一閃,宛如瞬移般消失不見。

    “嗯?”

    散花老祖雙眼一縮,心頭再生警兆,殺機更是難以抑制。

    “今日,爾必死!”

    口中低喝,紫雲兜繞身飛旋,或吸、或吐、或斥、或旋各種強悍且變換的力道遍鋪四方。

    方圓百里,幾乎盡數化作泥潭。

    饒是莫求遁速了得,一時間也難以適應,遁光不由一滯。

    “唰!”

    五色神刀!

    刀光一閃而逝,五色霞光內蘊崩滅一切之力,瞬間斬至近前。

    在莫求的眼中,來襲刀光吞吐不定,其內五色光暈旋轉,就連天地間最基本的粒子都被轟碎。

    而逸散的元氣也被其吞噬,並壯大刀光威能。

    “殺!”

    心頭一凝,他毫不遲疑出鐮急斬。

    十方殺道!

    鐮刀帶著純粹的殺意,化作一道黑芒直斬來襲刀芒。

    他沒有對方醇厚的法力修為,卻有著強悍的肉身,和自無數場廝殺得來的武道經驗。

    “彭!”

    虛空一顫。

    莫求身軀後仰,五色神刀卻只是微微一滯,就再次殺來。

    而且刀光當空輕顫,分化十余道細若游絲的彩霞,每一道都綻放著冰冷刺骨的殺機。

    散花老祖,同樣是一位御劍高手。

    “喝!”

    莫求低喝,身軀當空旋轉,鐮刀化作漫天刀芒包裹自身,黑光甲、甲兵淬體**同時顯現出來。

    “叮叮……當當……”

    踫撞聲絡繹不絕,萬千火星齊齊綻放。

    莫求的身影當空穿梭、閃爍,拼命的躲閃、抵擋,卻始終被五色神光給死死的壓制。

    “彭!”

    一團煙霧,當空爆開。

    莫求的身影突然分化萬千,漫天刀芒幾乎覆蓋一切。

    元蜃訣!

    幻術!

    “嗯?”

    傳自迷天聖主的根本法訣,自是當世頂尖,而且莫求的神魂境界,並不比散花老祖弱。

    突如其來的變故,顯然出乎散花老祖的意料。

    一時間未能準確把握出莫求的真身所在,五色神刀一滯,就被一道身影沖出直奔近前。

    四目相對,盡是殺機。

    莫求鼻間輕哼,蓄勢待發的叱念真雷隔空轟出。

    “轟!”

    雷光在散花老祖識海炸開,他眼神略顯散亂,轉瞬就恢復過來,幾乎未曾造成影響。

    很顯然。

    他不知神魂境界了得,且有守御神魂的至寶。

    但這麼一瞬,對于莫求來說就已足夠。

    “轟!”

    宛如一座火山在面前爆發,一股恐怖的氣息自他體內涌現,三魂七魄盡數附加肉身之上。

    十大限!

    閻羅法體!

    一瞬間,莫求的實力就爆升至金丹巔峰。

    “殺!”

    鐮刀破開,刀尖寒芒閃爍,隨即轟然裂開。

    十方殺道!

    一字明心斬!

    萬刃訣!

    掌攝天地!

    崩天印!

    八元焚身斬!

    ……

    十方殺道匯聚一點,突兀擴張開來,赫然成了一方由純粹殺意匯聚而成的空間結界。

    十方殺界!

    身處十方殺界之內,天地陡暗,一片死寂,萬物盡皆凋零,唯有終焉方能亙古長存。

    極致的殺機,讓散花老祖雙眼一縮,心頭警兆狂跳。

    來不及多想。

    頭頂的紫雲兜陡然卷出五色霞光,好似給他披上了一層五彩霞衣,更牢牢箍住身形。

    同時體內金丹滴溜溜一轉,金丹內盤膝而坐已然成型的元胎更是輕捏印訣,口吐一縷嬰氣。

    四相滅法印!

    外在,散花老祖屈指一點,手腕上的一枚圓鐲滴溜溜旋轉,隨著印訣噴出四色霞光。

    一股不亞于十方殺道的毀滅氣息,轟了出去。

    “轟!”

    虛空陡泛漣漪。

    漣漪把兩人分隔開來,如同一面透明的鏡子,可以隔空看到對方,卻不能觸踫分毫。

    “了不起!”

    散花老祖面色冰冷,傳念道︰

    “能把我逼到這一地步的,放眼整個雲夢川,也是屈指可數,今日,吾必殺……”

    “噗!”

    他話音未落,身軀陡然一僵。

    散花老祖目泛愕然、不解,緩緩垂首,卻見一截鋒銳劍刃自背後貫穿心口,破體而出,帶出絲絲鮮血。

    “為……”

    “為什麼?”

    他一臉不解,側首看向身旁愛妾,眼帶悲涼。

    他無法理解,對方為何會背叛自己?

    此時的馮孤雁,眼中卻一改往日的愛慕、敬仰,有的只是濃濃的仇恨和化不開的殺機。

    “為什麼?”

    她獰聲低吼︰

    “你殺我父母,奪我愛兒,讓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夫君命喪眼前,卻要來問我為什麼?”

    “我只恨自己這些年被你所迷,神魂不能自控,淪為你這惡魔的玩物……”

    “姓高的!”

    “我想起來了!”

    “我記起來了啊!”

    壓抑了數百年的憤怒,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此即境界化作竭嘶底里的怒吼、咆哮,貫穿身體的長劍更是綻放刺目靈光。

    “噗!”

    隨著馮孤雁如同失去理智的瘋狂劈砍,散花老祖的肉身幾乎被她生生斬成一對碎塊。

    而金丹圓滿的修為,讓他這般都不死。

    “你……”

    “你們……”

    散花老祖瞬間恍然,難怪自己出現在馮孤雁面前,把她護住,對方的身子依舊抖個不停。

    那不是後怕。

    而是在壓制對自己的憤怒。

    解開了散花派秘法對元神的禁錮,卻能瞞過自己而不被發覺,這自是有大意的原因。

    但更多的,卻是他人秘法了得。

    散花老祖看向莫求︰

    “是你?”

    “不錯。”莫求手持鐮刀,緩緩點頭︰

    “閣下為一己私利奪人妻女,犯下累累罪行,應該預料到自己也會有此一遭,天理昭彰。”

    “呵……”

    散花老祖輕呵,側首看向馮孤雁,雖氣息奄奄,卻目帶深情︰

    “他是騙你的!”

    “我留給你的記憶是假的,你難道就能肯定,他留給你的記憶,難道沒做什麼手腳?”

    “……”

    馮孤雁一愣,眼神陡泛迷茫。

    “小心!”

    莫求面色一變,急急低喝。

    但顯然已經遲了。

    “賤人!”

    散花老祖氣息一緩,猛然探手扣住馮孤雁的咽喉,一手更是直接貫胸而入捏住心口︰

    “枉我疼愛你那麼多年,竟敢害我?”

    “去死!”

    “咯……”馮孤雁咽喉滾動,雙目通紅︰

    “一起死吧!”

    低吼聲中,她不退反進,身軀朝對方懷里一撲,體內金丹急速旋轉,轟然爆炸開來。

    “轟!”

    刺目靈光直沖天際,恐怖的威勢讓莫求也不敢靠近,身軀一晃倒退數里,揮動鐮刀斬出重重防御。

    與此同時。

    一道破破爛爛的虛影自爆炸中沖出,幾個閃爍,就欲遠遁。

    散花老祖!

    不知他用了什麼法門,此即爆發的速度之快,就連莫求也忍不住心頭一跳,面色大變。

    “快!”

    “攔住他!”

    一直看戲的張燕急急回神,聞聲一抖手中破布,虛空漣漪浮現,重重結界瞬間擴張開來。

    但可惜。

    她的反應顯然慢了半拍,結界總是相差些許,貼著散花老祖的遁光擴張,始終未能把他卷入其中。

    莫求面色陰沉,眉心滴溜溜一轉,大羅法眼就已浮現。

    這一次。

    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此人,若不然還不知道會有多少麻煩。

    “你這壞蛋,休走!”

    張燕嬌叱,似乎是有感馮孤雁的遭遇,銀牙一咬,自懷中掏出一物朝著散花老祖丟去。

    “唰!”

    劍氣!

    沖霄劍氣狂涌三百里,瞬間把散花老祖絞成粉碎。

    元嬰手段!

    莫求一愣。

    這等手段,莫說散花老祖已是油盡燈枯,就算是完好無損之際,一旦擦到怕也要重創。

    此女竟還有這等手段?

    看樣子,應該是三陽劍張免臨死前留給她的護身之法,應該不會多,她竟然舍得拿出來?

    側首看去,但見張燕俏面含煞,死死盯著散花老祖喪命之地,張口輕呸︰

    “大壞蛋,該死!”

    莫求啞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