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再說從廣東商會逃跑的趙凡,心里堵著一塊巨石,堵的她喘不過氣來。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夠她回味一輩子的。

    好好地在屋子里洗衣服,怎麼就發生小女嬰死亡的事件?本想找那個滿身銅臭氣的王廣發討個安慰,又被另一個女人打擊的毫無自信。

    怎麼辦?這麼晚只能回家住,明天再另想辦法,結果家里坐著一圈人,就等著她自投羅網。

    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周凝打了個哈欠道,“總算回來了,有事等明天再說吧,我要困死了。”

    趙凡的父母點頭哈腰的一再承諾,明天就帶她去學校把事情弄清楚,如果真是她做錯了事,絕對不會姑息養奸,一定會大義滅親,親自把她送進監獄的大門。

    周姑娘這才哈欠連天的回去睡覺。

    謝大嬸抱著孩子在等她。

    “我說周凝啊,你看著聰明伶俐的,怎麼根本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檢查了一下小女嬰的身體狀況,周凝困的眼楮睜不開,她混混沌沌的問道,“什麼事啊?”

    “你就沒發現屋子里有什麼不一樣?”

    眯著眼四處看看,鍋還是那口鍋,灶還是那個灶,有什麼不一樣的?

    “哎呀你這孩子,身邊沒個大人提醒,日子都過成什麼樣子了?”謝大嬸恨不得揪著她耳朵,讓她醒一醒。

    “秦紹呢?秦紹幾天沒回家了?你這個當妻子的,一點都不關心丈夫的去向嗎?”

    嘿嘿笑著,周凝終于把眼楮睜的大一點,“大嬸,我倆還沒領證呢,什麼丈夫妻子的,怪不好意思的。”

    “呸!還知道要臉啊?都住一塊兒了,難道他不想娶你?不想把你變成他的妻子?”

    “想啊,我這不是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嗎?對了大嬸,你在街道工作,幫我向上面問一問,有沒有那種對大學生優惠的政策,先讓我們把證領了?”

    “滾,國家又不能給你一個人開後門,想領證等你滿二十歲吧。”

    不對,話題咋扯到領證上去了?

    “你別嫌我嘮叨,我這都是為你好,男人還要多看著點好,你說你整天大大咧咧的,壓根不關心秦紹在干什麼,等他跟人跑了,有你後悔的時候。”

    “你提醒的對,我得趕緊再畫一張姻緣符,把我倆拴住,就不用擔心他被狐狸精勾走。”

    “呸!”謝大嬸氣的暴走,懷疑自己鹽吃多閑的,管周凝的破爛事。

    笑著看她離去,漸漸的,笑容在她臉上消失不見。

    又是獨守空房的一天,真好!

    鎖好門窗,將小嬰孩放在搖籃里,熄燈上床睡覺。

    清晨六點多鐘,謝大嬸將孩子抱走喂奶,告訴她早餐放在廚房的桌上,叫她起床上學。

    這幾天真是太累了,她又睡到七點多,醒來時恍惚了半天,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秦紹,我渴。”

    喊了兩聲無人回應,她只好下床,趿拉著拖鞋到秦紹的房間,被褥疊的整整齊齊。

    謝大嬸說的沒錯,她是應該重視起來,這是她想要的生活嗎?

    學校一大堆事情容不得她兒女情長,趙凡的爸媽把她帶到學校,一家三口眼底都好大的黑眼圈,特別是趙凡,眼楮都腫成了一條縫。

    “我對天發誓,如果撒一句謊,出門就叫車撞死。”

    她痛哭流涕,“不是我害的,她們進來看孩子,把我擠到一邊,我什麼都沒看見,後來……就發生後來的事,跟我沒有任何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