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0章 伯爵府

    ,最快更新我有三千大世界 !

    第2130章 伯爵府

    “薛大人是什麼時候出去的?”

    幾個奴僕都相互看看,他們的眼神中都露出詫異的神色來,因為他們剛剛一直在這里竟然都沒有發現,而當他們來到這里想要將桌子給收拾干淨的時候,幾個人又發現了非常神奇的事情,那就是他們看到薛子平剛剛呆的地方,竟然連一個腳印都沒有。

    地面上都是一層輕薄的雪,但是卻是連一個腳印都沒有,他們都猜測難道薛子平這個人是憑空消失的不成?

    靜謐的街道上。

    因為現在已經是冬天了,所以相對來說,白天要短一些,現在應該只是傍晚時分,但是天空卻已經是很陰暗了,下雪的原因,街道上的人已經不多了,即便是有幾個人,也都是趕緊小跑著趕緊往家里回。

    哪怕是現在日子也已經過的很好了,有棉衣穿,有東西吃,但是人們對于雪的恐懼是來自于骨子里的,他們還是想要快點回家,躲到溫暖的屋子里。

    偌大的街道上,做小生意的也都趕緊回去了,只能听到禁軍的腳步聲。

    他們負責巡城。

    像是他們這種有修為的人,自然是不懼怕這點風雪,他們的身上穿著黑色的鎧甲,一身的斗氣運轉,根本就不懼怕寒冷。

    今天是鄔文耀帶隊,他雖然是禁軍的副統領之一,但是平日里也是帶著隊伍在街道上巡查。

    任何一個人從面前走過,都無法逃脫過禁軍的眼楮,他們是經過訓練的,任何人走過,倘若是有問題,都能看出來一些端倪,若是某個逃犯或者是通緝犯路過的話,更是逃不過他們的目光,一眼就能給揪出來。

    “都給我精神著點。”

    鄔文耀大聲說道︰“最近帝都中可是鬧了兩次飛賊了,到現在都還沒有抓到,特別是這種天氣,他們更是容易出來作案。”

    “是!”

    眾人也是答應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薛子平的身影輕飄飄的從他們的面前走了過去,但是眾多的禁軍卻是絲毫都沒有反應,好像是沒有看到一樣。

    “嗯?”

    鄔文耀猛的頓住腳步,然後奇怪的回頭看了看後面的街道,但是根本就沒有人在,跟著鄔文耀的眾多禁軍也是詫異的問道︰“大人,怎麼了,你怎麼不走了?”

    鄔文耀又仔細的回頭看看,看了看地面上連腳印都沒有,鄔文耀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難道是自己的錯覺不成?

    “沒事,走吧。”

    鄔文耀只當是自己看錯了。

    傅一橫這個人的消息薛子平直接從天機閣中買到了,此人雖然是龍山衛,也是龍山殿的高層,但是此人竟然也是一個靈劍國的伯爵,所以居住的地方就是城西快靠近城門那邊的伯爵府。

    薛子平今日的目標就是將這個傅一橫給斬殺,幫助洛元青清理道路,同時薛子平也要看看此人到底和黃泉宗有沒有勾結,若是有黃泉宗余孽的話,他也會順手將這些余孽給干掉。

    面對黃泉宗,有一個殺一個,有兩個殺一雙!

    這也是甦紀年對于薛子平的要求,若是遇到黃泉宗余孽,不用廢話,直接斬殺!

    偌大的伯爵府上。

    可以說是燈火通明,整個府邸上不管是奴僕還是護衛,都非常的多。

    一顆古樹上,薛子平的身影在樹杈上站著,僅僅是憑借氣息便是能感知到整個伯爵府的情況。

    “都仔細點!”

    此時一隊巡邏隊在牆外走來,剛剛來到古樹附近,突然間有一名男子便是抬起頭看向樹上,但是那樹杈上卻是什麼都沒有,那僅僅是一種直覺,他並未感覺到薛子平的氣息,一直等到這巡邏隊走遠,薛子平才慢慢的從樹後面走出來,薛子平皺眉說道︰“這些人遠遠不是普通的護衛那麼簡單,氣息沉穩有力,並且經驗豐富,剛剛那個差點發現我的人,怕是在血水里滾了起碼幾十年了,才會有這樣的能力。”

    “這傅一橫,也是怕死啊……”

    “但是這傅一橫既然如此怕死,但是還堅持著龍山殿不讓別人染指,這背後莫非是有黃泉宗的影子?”

    薛子平喃喃的說著。

    下一刻,樹上已經沒有了薛子平的身影。

    “爹爹。”

    房間里,一名三歲的孩童一邊舔著糖果,一邊撲到一個中年人的膝蓋上,那中年人看著這孩童,眼神中帶著一絲猶豫,然後也順勢給摟了過來。

    “伯爵,用得著這樣興師動眾的嗎?”

    在傅一橫的旁邊,一名滿臉斑點的老者正在笑呵呵的飲著茶說道︰“你放心好了,有我們在這里,肯定會保證你的安全的,沒有人能傷害你,你外面叫的那些高手,真的是多余的。”

    “齊老。”

    傅一橫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當年我們跟著秦王一起創辦這個龍山殿,秦王很久都沒有回來了,但是我們哥幾個都說著將龍山殿給保留下來,等著秦王歸來,但是現在你也看到了,我的兩個兄弟已經被暗殺了,甚至連凶手是誰都找不到。”

    “這樣的高手,我怎麼能不謹慎一些。”

    傅一橫擔心的說道︰“我本來也是想要放棄了,但是既然齊老你說這是秦王的意思,我今日也就豁出去了,那個洛元青的小丫頭想要將龍山殿給握在自己手里,她是痴心妄想。”

    “伯爵你就放心好了,那個殺手固然是手段不錯,不過有我在這里,他就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斑點老者笑呵呵的說著。

    “是,我听說過。”傅一橫此時也是抱拳說道︰“听聞齊老你有一門絕學,耳听六路眼觀八方,任何的蛛絲馬跡都逃不過您的探查,若是那個殺手靠近了,您肯定能第一時間察覺到。”

    “呵呵。”

    斑點老者笑吟吟的說道︰“不過是一點小伎倆,不值一提,但是即便如此,誰想要你的命,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就好。”

    傅一橫也是放心下來。

    傅一橫的修為也是不弱的,另外有齊老在,他自然是不用擔心,頓時心神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