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9章 十二勞情陣

    ,最快更新我有三千大世界 !

    第2129章 十二勞情陣

    甦紀年看浦沅妖帝的樣子,顯然是已經放棄了,想要躺平了。

    因為到目前為止,除了躺平,也沒有任何別的辦法了。

    俗話說的好,人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躺下,能舒服一會是一會。

    誰知第二天清晨,忠雨王居然來到城主府找甦紀年辭行。

    忠雨王想要回去年幫那邊找李清輝了,甦紀年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因為暫時將忠雨王留在忘空城也沒有什麼用,根本就沒有好的辦法能解決忠雨王的事情,就算是將忠雨王交還給龍戰元,怕是龍戰元他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還不如讓忠雨王暫時過著他想過的生活。

    得到了甦紀年的同意,忠雨王也是默默的離開了,甦紀年倒是不擔心忠雨王的安全,畢竟是一個入聖層次的強者,就算是一身的修為被封了,也不是普通的人能比擬的,這半路上要是遇到個什麼壞人什麼的,那這個壞人得多可憐。

    帝都。

    洛府。

    “統領。”

    大門打開,府邸上的眾多的奴僕都趕緊說著。

    洛元青面色平靜中帶著溫怒,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周圍的這些奴僕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都紛紛低下頭,他們的心中也是犯嘀咕,平日里洛元青可不是這樣的,今日到底是誰招惹了洛元青,讓她這麼生氣。

    “薛公子呢?”

    洛元青冷冷的問了一句。

    “統領,薛公子在後花園呢。”

    有一名僕人趕緊說著︰“從清晨到現在,薛公子都在後花園中練字呢。”

    “知道了。”

    丟下這句話,洛元青便是直奔著後園而去,整個後花園此刻並沒有什麼精致,天氣嚴寒,幾乎所有的花朵都死了,但是遠遠的便是看到薛子平平靜的站在花園之中用一張桌子正在寫字。

    本來怒氣沖沖的洛元青在靠近薛子平的時候,莫名的感覺到一股玄妙的平靜之氣縈繞著自己,就連心中的煩躁的感覺都沒有了,整個人心如止水一般。

    這種變化讓洛元青感覺到有些詫異,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事情辦的不順。”

    薛子平笑著說。

    “你知道?”

    洛元青走上來,看著薛子平在紙上寫的字,有些不滿的說道︰“你倒是好,整日在我這里寫字喝酒,像是度假一樣。”

    “話不能這麼說。”

    薛子平將手中的筆給放了下來,說道︰“你龍山殿的事情我又不是沒有幫忙,之前一直反對你的那個叫什麼來著的人,我不是幫你干掉了,還有上次那個大鼻子的強者,我也是幫你殺了,你也不能說我什麼活都沒干。”

    “龍山殿的這些老頑固也意識到有人對他們出手了。”

    洛元青沉聲說道︰“今日的會議上,依然是有人在這里虛以為蛇,對于提出來想要閻王大人做龍山殿殿主的事情始終不予表態,另外我還調查到此人和黃泉宗之人有所勾結,所以……”

    提到黃泉宗三個字的時候,薛子平手中的筆頓時就斷裂開來,一股驚人的殺意瞬間從薛子平的身上彌漫出來,但是這股殺氣出現的時間非常的短,可是這殺氣的純粹讓一旁的洛元青瞬間將精神給緊繃到了極致。

    那麼一瞬間,她甚至懷疑自己已經死了,下意識的便是後退幾步出去。

    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惶恐。

    “控制力還是差了點。”

    薛子平靜靜的說著。

    現在很少有事情能寒冬薛子平的內心,但是有一件事情除外,那就是黃泉宗的事情,薛子平和黃泉宗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當年整個四海城都是死在了黃泉宗的手中,就連對他恩重如山的穆年也是最終死在了黃泉宗的手里,所以涉及到黃泉宗的事情,薛子平始終都是無法釋懷。

    “你調節情緒的能力好厲害。”

    洛元青此刻認真的看著薛子平,然後說道︰“剛剛我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好,但是在靠近你的時候,居然莫名的就平靜下來了。”

    “嗯。”

    薛子平點點頭︰“這是城主大人傳授我的一部功法,叫做《十二勞情陣》,只是我現在修煉的還不到家罷了。”

    十二勞情陣乃是動漫《一人之下》中,全性四張狂中之一的高寧修煉的功法,這個能力非常的厲害,在十二勞情陣中,能夠輕易的影響到別人的情緒,在不知不覺中甚至都能讓人自相殘殺起來,是一種非常可怕的能力,甦紀年將這個東西教給了薛子平,他覺得這個很適合薛子平使用,但是薛子平在修煉了之後,也並未按照原本的《十二勞情陣》來修煉,而是自己參悟著這個功法。

    如今的薛子平,憑借自身的氣場便是能直接影響到別人,而並非是按照原本中的不斷的折隕對手身上的十二經。

    只是改善其道,注定要走的更為艱難,當初甦紀年也是知道薛子平沒有按照原本的《十二勞情陣》修煉,但是甦紀年也沒有在意,他覺得修煉功法其實都是別人的,能掌控成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若是薛子平可以成功的話,他的成就注定是要在高寧之上。

    “好了,你說的和黃泉宗有所勾結的人是誰?”

    薛子平淡淡的問著。

    “他叫傅一橫,是一個魔法師,曾經也是秦王最終是的狗腿子之一。”洛元青將傅一橫的情況和薛子平說了說,薛子平點點頭,然後繼續重新拿出來一支筆開始寫字。

    “你不會是打算今天晚上就去殺那傅一橫吧?”洛元青皺眉說道︰“你最近鬧出來的事情不小,傅一橫肯定早就有所準備,所以必定會有非常嚴密的部署,你若是去了的話,等同于自投羅網,會有危險的。”

    “我心中有數。”

    薛子平淡淡的說道︰“你負責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接下來的交給我。”

    “那你萬事小心。”

    洛元青知道薛子平既然說要去,怕是肯定要去了,也就只好提醒一句。

    傍晚時分。

    天色便是已經昏暗下來,天空中還飄起了細細的雪,一直到月光皎潔的灑落下來,一直在後花園中干活的奴僕們都突然發現薛子平竟然早就不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