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夢真服飾第一家門店開業, 定在了半個月後的禮拜六,這日子是林子暉專門花重金請大師看過的吉日。

    當日一大早,喬文便穿上新西裝去了店里忙活, 同行的還有以陳迦南江遇風為首的一群和興社成員。

    他們並不是來湊開業的熱鬧, 而是被喬文請來負責今日的安保工作。

    因為當紅小生李星辰會出席今日的開業典禮,本港大大小小數十家報刊都派了記者來采訪, 屆時場面必然熱鬧非凡, 安全工作必不可少。

    古惑仔們干別的不行,當個保安維護秩序是不在話下。

    十幾人社團成員個個理了頭發,打上發蠟梳得整整齊齊, 穿著喬文提供的白襯衣黑西裝,遮住了手臂的刺青, 一眼看去人模狗樣。只要不開口說話,誰也猜不到這是一伙來自貧民窟的古惑仔。

    其中又以陳迦南和江遇風最為惹眼。陳迦南單純的英俊帥氣, 一進來,幾個年輕女店員的目光, 便忍不住總朝他瞟, 膽子大點的, 更是時不時熱情地湊上前和他說話。

    至于江遇風,則是因為個子實在是高大挺拔,穿上一身正裝直接可以上t台, 往人群中一站便是鶴立雞群。又因為那張凶狠冷酷的臉,無論如何都無法讓人忽視, 自然是讓人一眼就能看到。

    只不過女店員們對他的反應, 與對待陳迦南堪稱兩個極端。是能離他多遠有多遠, 完全不敢多看。

    總之一群人往門口一站, 就沒人敢鬧事。

    雖然方方面面都已經準備妥當, 但臨近開業,哪怕是喬文,也難免有點緊張,作為新品牌的經理——沒錯,喬秘書如今已經榮升為喬經理,他和林子暉帶著店長上上下下,事無巨細地檢查各項工作,忙得不可開交。

    陳迦南是個閑不住的人,守在門口很快便覺百無聊賴,一雙眼楮時不時就往里面瞟,自動搜尋喬文的身影。到後來他實在忍不住,看到喬文下樓,腦子還沒動,兩只腳已經先跟上去。

    喬文還以為他有事,隨口問︰“怎麼了?”

    陳迦南趕緊搖頭︰“沒事沒事,我就看看你們怎麼工作的,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喬經理也確實沒工夫管他,上樓下樓忙得不亦樂乎。陳迦南像條尾巴似的跟在他後面進進出出,倒真是沒打擾他。

    這是陳迦南第一次看到喬文工作的樣子。雖然說的很多東西,他並不太懂,但光看他安排員工工作時的游刃有余,就讓他覺得小喬真是好厲害。明明幾個月前,他還是個與人相處都有些畏畏縮縮的膽小孩子,現在卻完全可以獨當一面,成了個很了不得的小喬。

    他的目光一錯不錯地追隨著喬文,越看越與有榮焉,越看越覺得心生歡喜,因為心中被一股洶涌的說不上來的情緒所包圍,嘴角不自覺彎起。

    偶爾喬文覺察他直矗矗的目光,轉頭朝他一笑,他更是心花怒放喜不自勝,胸口那洶涌的情緒簡直要在身體里狠狠打幾個滾,才能安分下來。

    不過歡喜是歡喜,就是每次看到喬文和林子暉兩個腦袋湊在一起熱絡地討論工作時,他就很有點不爽。原本翹起的嘴角,也會耷拉下幾分,等到兩人分開,又才恢復原狀。

    及至九點半,離開業剪彩只剩半小時,喬文再三確定沒問題,正要去坐著休息一下,腦袋忽然一暈,身體猛得一晃。

    “阿文!”

    一旁的林子暉大驚失色,輕呼一聲正要伸手,一道身影猛得竄上來,比他更快將喬文扶住。

    這人當然不是別人,只能是一直跟著喬文打轉的陳迦南。

    “小喬,你怎麼了?”他抱住喬文,驚慌失措地問。

    喬文稍稍穩住神,擺擺手道︰“我沒事,可能是這幾天有點累,沒怎麼睡好,有點頭暈。”

    陳迦南聞言,趕緊將人扶進休息室,在黑色的皮沙發上坐下。

    林子暉緊張兮兮跟在後面,親自倒了杯熱水端過來︰“阿文,你喝點水。”

    陳迦南接過水,喂了喬文兩口,將杯子放下後,抬頭對林子暉怒目而視。剛剛看著這四眼仔和喬文親親熱熱的樣子,他就一肚子不爽快,現下終于找到機會朝他光明正大開炮,自是一點不打算留情面。

    林子暉看到喬文這模樣也不禁很是自責,這些天他一門心思著門店開業的事,也不顧喬文身體狀況,天天拉著他超負荷工作,簡直跟吃人血啖人肉的無良資本家無甚區別。

    加之他是有些怕陳迦南的,此刻看到對方橫眉冷豎的模樣,明白他是要發飆了,于是老老實實坐在一旁,準備承受他猛烈的炮火。

    陳迦南的炮灰確實是很猛烈。

    “四眼仔,小喬跟你一起做事,是幫你,不是給你打工受你奴役!”

    “我知道的。”

    “你當初答應我好好照顧他的?你做到了嗎?”

    “是我不好。”

    “看看你把他累成什麼樣子了!”

    “以後不會了。”

    喬文這會兒已經緩過勁兒,看到這兩人一唱一和跟演戲似的,無語地揉揉額頭,道︰“行了南哥,我自己身體不好,你怪子暉做什麼?再說我努力工作,也是為了自己。”

    他一開口,陳迦南立馬收回炮火,轉而好聲好氣問道︰“小喬,你怎麼樣了?”

    喬文道︰“我真沒事,歇會兒就行。”

    坐在兩人旁邊的林子暉,一雙眼楮透過眼鏡片,骨碌碌在兩人臉上來回掃了掃,心中暗嘆,阿文果然有本事,只要一發話,阿南這條噴火龍在他面前就跟只听話的大狗似的。

    陳迦南不知道自己在四眼仔心中的形象已經變成順毛大狗,見喬文當真沒什麼事,方才放下心來,但還是忍不住又朝林子暉狠狠瞪了一眼。

    就在這時,樓下響起一陣喧雜的動靜。

    喬文道︰“應該是李星辰來了。”

    林子暉聞言,終于從陳迦南的刀眼中逃離,起身去門口迎接。

    在幾個員工的引領下,李星辰和他表哥以及保鏢,上了二樓。

    “李先生,快請進。”林子暉客客氣氣將人請進休息室。

    喬文拉著陳迦南站起身,將沙發主位讓出來。

    陳迦南對明星不感興趣,何況是電視明星——畢竟他家連電視都沒有。反倒是覺得李星辰進來,還得讓身體虛弱的喬文讓出位置,很是讓他不滿。

    喬文低聲道︰“南哥,李星辰來了,估計下面很多記者也到了,你去看著,別讓人鬧事。”

    陳迦南拍拍胸口︰“有我在,你放心。”

    目送人出門,喬文低頭看了眼腕表,笑著朝李星辰道︰“李先生,離剪彩還差二十來分鐘,你們現在這里休息片刻。你們喝什麼?”

    李星辰溫文爾雅道︰“白開水就

    行。”

    他身旁的李星海則是大手一揮,一副他才是大人物的做派︰“給我來一杯藍山咖啡。”等女秘書準備咖啡時,這位大哥一雙王八綠豆眼左看右看,抱怨道︰“你們門店就這麼大點,真能發展起來嗎?我看這活我們就不該接的,真是自掉身價。”

    喬文笑著好脾氣道︰“服裝不比餐廳,一家店並不需要太大,因為以後會開很多,也會以專櫃的形式入駐商場。等我們的店面多了,對李先生也是一種宣傳。”

    李星海嗤了聲,分明是不以為然。

    一旁的李星辰被沒教養的表情弄得臉色有點訕訕,笑著開口︰“我看你們這家店非常不錯,相信前景很可觀。”

    喬文道︰“承你吉言。”

    屋內正寒暄著,虛掩的門被人從外面輕輕推開,一張俏麗的小臉探進來,目光落在沙發上的李星辰,雙眼一亮,激動道︰“真的是李星辰!”他舉起胸前的照相機邊往里走邊道,“我是你的劇迷,能與你合個影嗎?”

    對于忽然冒出的陌生女孩,屋內眾人都是神色一怔,以至于看著她就這樣大喇喇進來,都沒來得及反應。

    不過喬文倒是淡定,因為下面守著那麼多人,絕不可能隨便放一個狂熱粉絲上來。

    還是李星海最先反應,怒氣沖沖起身,斥道︰“怎麼回事?你們的安全工作怎麼做的?為什麼會有劇迷隨便跑上來!”說著,走上前驅趕已經走進來的女孩,“走走走!保安還不快點把人帶出去!”

    “我……”女孩被趕得連連後退。

    只是,剛退到門外,李星海正要將門用力甩上,那門板卻被人從外面抵住,一道冰冷深沉的聲音響起︰“怎麼了?”

    與此同時,關了一半的門,復又徐徐打開,一道高大身影赫然立在門口。

    “哥哥,李星辰好像不是很方便。”

    李星海自然認出了門口站著的這個大個子是誰。他對上回江遇風拿扳手給歹徒開瓢的場景還記憶猶新,原本囂張的氣焰頓時啞火,望著面前高大冷冽的男人,像只嚇壞的鵪鶉一樣,半天再蹦不出一個字來。

    江遇風則是直接將他忽視,拉著妹妹江遇雪重新走進屋內,看向沙發上的李星辰,道︰“李先生,這是我妹妹,她很喜歡你演的電視劇,想與你合個影,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李星辰趕緊起身,道︰“方便的方便的。”

    這時李星海也回過神,轉身訕訕附和︰“原來是恩人的妹妹,那當然很方便。”不方便可能會被開瓢。

    不過沒人在意他的話。

    江遇雪將相機從脖子上拿下來,遞給哥哥,喜笑顏開跑到李星辰旁邊,正要對著相機比手勢,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朝江遇風招招手,脆生生道︰“哥哥,你把相機給別人,我們一起照。”

    對于一個對妹妹百依百順的好哥哥,江遇風自然是從善如流,將相機交給旁邊的喬文︰“阿文,你幫我們拍一個。”

    喬文笑著接過相機。

    他從江遇風口中听過好幾次妹妹,然而今天也是頭一回見到,原來竟然是個這樣純真開朗的姑娘,顯然被保護得很好,生活過得十分不錯。

    江遇風邁開長腿走到沙發前,與妹妹兩人,站在李星辰兩邊,在喬文手中相機的 嚓聲中,留下了一張珍貴的合影。

    江遇風純粹是討妹妹歡心,拍完照就拉著江遇雪出門︰“走吧,別打擾人工作。”

    江遇雪笑眯眯與李星辰揮手道別,從喬文手中接回相機時,目光後知後覺地落在對方臉上,頓時露出毫不掩飾的驚艷。

    剛剛她的心思一直在偶像李星辰身上,並沒注意拍照的這個年輕人,此刻才驀地發覺,原來他長得這麼漂亮,說是漂亮似乎也不太確切,畢竟這個詞更適合形容女人,而喬文雖則好看,卻並不像女人。但江遇雪此時也找不出其他更適合的詞語。

    如今港城這些受過西洋教育的女孩子,都開放得很,看到漂亮的男孩子,完全不帶矜持的,也不管旁邊還有什麼人,熱情道︰“你就是阿文吧?”

    喬文笑著朝她點點頭。

    江遇雪轉頭朝兄長嗔道︰“哥哥,你上回從越南回來,跟我提阿文的時候,怎麼沒說阿文長得這麼好看?我還以為他跟你一樣嚇人呢。”

    喬文︰“……”

    江遇風冰塊臉難得露出一絲不自在,妹妹喜歡李星辰也就罷了,畢竟是明星,現在看到喬文長得好看,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口無遮攔,實在是一點不像個女孩子。他趕緊一把揪住江遇雪的後衣領,將人拎了出去,還不忘對喬文道︰“阿文,你們忙,不打擾了。”

    “哎——”看到他出門,李星辰伸出手,想要說點什麼,然而對方已經體貼地將門從外面闔上,順便阻斷了他要說的話。

    喬文好笑地搖搖頭,見李星辰欲言又止,問道︰“李先生,有事嗎?”

    李星辰笑說︰“風哥上回出手相救的事,我還沒好好感謝呢。”

    喬文想了想道,笑道︰“風哥是個爽快人,你說請他吃飯感謝的事,我問過他,他說小事一樁不用破費。這樣吧,我們晚上八點在新港酒樓有一個私人慶功宴,風哥也會去,李先生要是賞臉蒞臨,可以順便好好謝謝風哥。”

    李星辰忙不迭點頭︰“好啊。”

    一旁被忽略多時的李星海不樂意了,湊過來道︰“辰仔,你現在的身份,哪能隨便去人家的聚會?都不知道有些什麼人?”

    喬文笑說︰“李先生放心,就是一個小型聚會,總共五六個人,不用擔心。”

    李星海還要說話,被李星辰伸手攔住︰“沒問題的,我一定準時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