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第七五七章抄家我們是專業的

    第七五七章抄家我們是專業的

    隨著皇太極重傷被俘虜,這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基本劃上了句號。

    被俘虜的皇太極在全家軍將士的押送下,前往京城,其實他很想死,他感覺自己就像歷史上的那個頡利可汗。

    頡利可汗是在李世民玄武門政變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撲長安,試圖將大唐扼殺在搖籃之中。當時,大唐其實並非史書上寫的那樣,太子李建成庸碌無能,恰恰相反,李建成是一個人才。

    李世民率領唐軍西征薛舉,東征王世充,竇建德,戰功赫赫,而李建成則負責著大唐的西北屏障,讓突厥人無法南下。在李建成死後,屬于李建成的舊部,坐壁上觀,最終讓突厥人趁虛而入。

    李世民與崇禎的情況不一樣,李世民好歹是大唐開唐三巨頭之一,擁有著軍隊不小的影響力,在李世民解決了李建成舊部的問題,馬上就可以反擊東突厥,大唐突然出動十幾萬大軍,在連綿數百里的戰線對突厥發動毀滅性的攻勢,一路窮追猛打,突厥幾十萬大軍灰飛煙滅,頡利可汗成了俘虜。

    皇太極非常鄙視頡利可汗,在頡利可汗向大唐投降的時候,他並非沒有實力,而是擁有一百一十萬部眾。

    憑心而論,此次南下,皇太極拼盡全力,集聚起了他所能集聚的最強大的力量,僅僅滿清八旗,就聚集了總共五百七十九個牛錄,他僅僅給多爾袞留下了一百二十五個牛錄留守,其余四百五十四個牛錄跟隨他南下,喀爾喀蒙古、衛特蒙古也差不多是把最後一名拿得動刀拉得開弓的男丁都動員起來了,再加上投靠的明軍,總兵力何止六十萬!

    然而打到現在,身在漠北的多爾袞率先被戚元弼與羅世明聯手滅掉,腦袋砍了下來,身體築成了京觀,腦袋則被石灰腌制過,送到了京城。

    至于西路軍衛特蒙古的最大一個部落,準葛爾蒙古,一路連克肅州衛、永昌衛、涼州衛、佔領了河西重鎮武威,這里曾經是全旭的封地,被準葛爾蒙古幾乎燒成了白地,可是好景不長,在蘭州城下,準葛爾蒙古遇到了全家軍第十五師和第六師組成的援軍,蘭州一戰,準葛爾蒙古一路,基本上全軍覆沒。

    至于東路皇太極率領的一路大軍,則被全旭以全家軍的優勢兵力,分而殲之,除了阿巴泰和莽古而泰兩人各自還有萬余清軍部隊之外,基本上被全殲。

    皇太極非常清楚,他在天津,也就阿巴泰的後方被全家軍包圍,那麼說明阿巴泰也凶多吉少了。

    在這場決定著兩個族群的命運的豪賭中,他輸了,輸得一干二淨,輸得徹徹底底。

    由于戰場上消息的延遲,他其實並不知道,莽古爾泰在真定府境內也遭遇了慘敗。

    由于代善威脅河南,位于河南的第七師,僅僅只能調第五十七旅北上阻擊莽古爾泰所部,第五十七旅的上校旅長袁宗第兵力單薄,需要防御的地方又大,最初也非常被動。

    在這個時候,被全旭一直遺忘的人站出來了,這個人就是孫承宗。

    孫承宗在保定府高陽縣,率領家人和鄉親,與莽古爾泰血戰高陽城,身為滿人的莽古爾泰非常憎恨孫承宗曾經的堡壘戰術,這個戰略坑死了無數滿人。清軍對高陽縣城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在得知高陽縣城被清軍包圍,危在旦夕,袁宗第也摸不清全旭對孫家的態度,但是,他作為全旭的親衛團長,非常清楚,自從崇禎二年開始,每年逢年過節,歸德府袁府、高陽的孫府,是全旭每年必會送禮的兩家,當然,當時送禮的人家還包括盧象升。

    如果孫承宗出了什麼意外,全旭肯定會暴跳如雷,袁宗第就虛張聲勢,他利用收編的天雄軍殘部和民兵,防御真定府,而自己則率領第五十七旅的主力部隊,給莽古爾泰一個黑虎掏心。

    他裝著繞路前往北京城,吸引清軍對自己追擊,然後在大泥澱借助著全家軍山莊的民兵,對來襲的清軍伏擊,莽古爾泰意識到自己中伏,袁宗第所部又晝伏夜出,突然殺到高陽城下,與孫承宗率領的民壯,內外夾擊。

    袁宗第采取了全家軍典型進攻方式,火箭炮雨洗地,莽古爾泰所部大敗,莽古爾泰意外墜落戰馬,腦袋被一名高陽民壯用長槍刺中胸口,登時氣絕而亡。

    現如今,皇太極的三路人馬,只有中路的代善所部,還保存著完整的部隊,不過他的覆滅只是時間問題。

    在全旭進入北京城的同時,孫傳庭率領第十五開始從孟津渡強渡黃河,而第七師主力也從林縣殺入山西境內,袁樞指揮著第六師所有留守人馬,共計一萬兩千人馬,在民兵的配合下,從大青下一路攻向太原。

    當然,代善的下場並不會好過。

    收拾完莽古爾泰的袁宗第所部、秦承祖所部、包括南下軍隊、第九師、第七師、第十五師開始全面合圍代善,他要是可以打贏這一場仗,全旭會對他寫一個大大的服字。

    全旭的目光從京城之外,轉向京城之內,他還有一批老伙計需要對付呢。

    全旭召集牛金星問道︰“溫體仁呢?侯恂呢?還有錢謙益,這幫鱉孫去哪里了?”

    李彥慶說︰“在我們全力對付皇太極的時候,這幫鱉孫在家丁保護下分散突圍了。”

    全旭露出一絲怒色︰“逃掉了?”

    “逃不掉!現在京城周圍都是咱們全家軍的人,他們能逃到哪里?就算這幫鱉孫長了翅膀也會被他們生生追斷!”

    “牛金星,你負責去那幫吃人飯不干人事的家伙算賬,老子忍了他們很久了!”全旭說到這里,露出一絲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這段時間我想到了一些新玩法,保證會讓他們後悔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

    牛金星只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暗暗在心里為那幫文臣默哀三秒鐘。

    惹上了九五至尊的全旭,你們還是趁早抹脖子吧,這樣痛快一點!

    隨著皇太極、阿巴泰先後被全家軍俘虜,全家軍的戰爭機器也開始緩緩停了下來,大量精銳部隊開始西進,準備合圍代善。

    一些受了輕傷或重傷的士兵則四處炫耀著自己的傷口,仿佛對他們來說身上有這麼幾道嚇人的傷口是件挺光榮的事情。

    炊事班使出渾身解數,把新鮮的魚肉,雞肉、牛肉、豬肉,以及各種蔬菜,做了豐富的菜肴。

    全旭在商國,原來了遼東其實已經廢除了不準殺牛的禁令,從此以後,大明百姓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吃上牛肉,而不是像從前那樣,偷偷摸摸。

    從天津、山東、京城再到北直隸各地,大規模戰斗已經結束,只剩下零星的戰斗,幾乎人人歡聲笑語不時響起,這是勝利者的特權,只有勝利者才能在戰後享受這樣輕松愜意的時光。

    至于失敗者,失敗者不是像木偶一樣在俘虜營里發呆,就是在月夜下亡命逃奔。

    此時,全家軍已經全面控制了北直隸,僅僅大名府全家軍莊鎮的民兵,就連續收復了廣平府、順德府、彰德府,各地的民兵開始負責維持治安,打擊渾水摸魚的敗類和潰兵。

    牛金星從全旭的府邸里出來,一名黑衣人上前躬身道︰“牛大人!”

    “嗯!”

    牛金星淡淡的道︰“讓你們盯著的人,都盯死了嗎?”

    “回稟大人,溫體仁帶著其子溫侃並沒有南逃,而是進了西山,咱們的人盯著他呢!”

    牛金星道︰“咱們陛下想這位溫首輔了,咱們去把他送到陛下面前!”

    牛金星帶著一百多名玄鷹衛前往西山。

    錦衣衛北鎮撫使衙門里,劉僑跪在地上,他身前是一張岳飛的畫像,他態度非常虔誠的向岳飛上香。

    就在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

    劉僑沒有回頭,他不需要回頭,也知道這個時候,過來找他的人是誰。

    全干緩緩走到劉僑身前︰“劉僑,劉鎮撫,有沒有想過你會有今天?”

    全干曾經是劉僑身邊的錦衣百戶,當初配合全旭弄死了黃立極,為了殺人滅口,劉僑派人殺了陳乾的幾個好兄弟,而陳乾也因此投靠在全旭麾下。

    劉僑輕輕嘆了口氣︰“在你投靠身為潛龍的陛下時,我就想到了今天。怎麼,想用我的人頭邀功嗎?”

    “殺你不過會髒了我的手!”

    全干撇撇嘴道︰“諸位兄弟,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們懂規則,想繼續吃這碗飯的人,你們知道怎麼做,想跟他一起死的人,兄弟一場,賞你們一個全尸!”

    眾錦衣衛紛紛拜向全干︰“我等誓死效忠大人!”

    “很好,很好,你們都是聰明人,待會跟我出趟差!”

    全干望著眾人道︰“論抄家,我們都是專業的!”

    “陳大人放心,兄弟們保證一文錢都不會給他們剩下!”

    “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都手腳干淨一些,陛下眼里可揉不進沙子,該你們拿的錢,一分不少,不該拿的錢,一文都不能多要!”

    一名錦衣千戶上前問道︰“陳大人,咱們抄哪家?”

    “錦衣衛前指揮使駱養性!”

    “兄弟們等這一天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