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最後番外

    事?後, 趁男朋友不在家,便往家中藏匿三個野男人在臥室里?的當?事?人李女士十分的後悔。

    後悔自己不該作孽,不該花著男朋友的錢想著小奶狗。

    “柴柴啊, 我真的後悔了?, 要不是我太過分, 現在也不至于坐在這里?飽受折磨!”手?背從嘴角劃過, 李思思後悔極了?。

    “吸溜——”定妃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對!你過分的對!”

    要不是你太過分,咱皇上也不至于把個影視公司扔給你啊!

    別的不說,這些小哥哥們是真的帥呀!

    “唉!”李思思就嘆氣︰“果然人心易變,那個男人以前還說掙錢給我花,只當我一個人的打工人,結果現在, 竟然要我來上班了!”

    “李總,這份文件麻煩您簽一下。”說著話, 外頭的秘書走了?進來,對眼前這個空降的美貌李總沒有絲毫的不尊敬。

    “嗯?嗯!好的好的!”李思思回神, 在視頻那頭黑著?臉的康熙的指示下把活兒干好,而後繼續看著?桌上的資料︰“你也太過分了?, 這些可都是導致我犯錯的根本啊!”

    “……”康熙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隨便, 你隨便浪,真的,只要你敢綠,我就敢戴。”

    “那怎麼行??”李思思戀戀不舍的移開了?目光,終于良心發現了︰“我的奶狗呢?”

    “他?”視頻對面的康熙薄唇輕啟, 表情甚是愉悅︰“植樹造林听過沒?我國土地沙漠化挺嚴重的,所以葉氏捐了?一大筆過去保護地球。”

    李思思︰“???”

    我問你奶狗,你跟我說種樹?

    “對了, 隆禧說保護地球人人有責,所以跟過去一塊兒種樹了?。”

    李思思︰“!!!”

    不是,上輩子你逼的我奶狗遠走他鄉,這輩子你又一桿子把人支去種?樹了??

    “怎麼,你覺得種?樹不好?植樹造林不偉大?”

    “好……呵呵,很?好。”李思思僵笑。

    康熙嗯了一聲︰“你覺得好就行?。”然後發過來幾張圖片︰“看看,這是他在那邊想你的模樣。”

    李思思用鼠標點開他發過來的圖片,放大,放大,再放大。

    而後遲疑著?開了?口︰“兩輩子的情?分了?,倒也不必糊弄我,這不是我的奶狗。”

    就這上頭這黑  的模樣,笑的只能看到牙是白的,怎麼可能是她的奶狗!

    康熙咧嘴笑了?︰“不,這就是你的奶狗。”

    李思思︰“……”

    再點開,再看。

    李思思瞬間叉了有些辣眼楮的圖片,然後若無其事的看著?公司內小哥哥們的資料。

    康熙冷哼一聲,又甩了經歷半個月折磨,絡腮胡越發明顯的小藍藍照片,以及被扔過去一塊兒種樹的梁九照片︰“看看,這些可都是你的老熟人。”

    李思思︰“……”

    喪心病狂!

    康熙哼了一聲︰“你放心,公司里的那些你盡管看,回頭你看上一個,我就送一個去種?樹。”

    看看電腦屏幕上的三個黑蛋,再看看資料里?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小哥哥,李思思覺得這人真是太可恨了!

    淨不干人事?!

    柴柴在一邊豎著?紙板︰太可恨了,必須給他點顏色瞧瞧!

    李思思面容嚴肅的點點頭,下班回去路上,還拐去體育用品店買了根棒球棒,打算好好展示一番這一家之主的威嚴。

    就沒想到,腳剛踏進門,就見沙發上並排坐著?四個男人。

    從左到右︰黑  、黑  、黑  、白生生。

    不得不說,在三個黑  的包圍下,康熙那張三十的型男臉竟意外的好看。

    “這麼晚了?,要去打球?”

    “啊?”李思思臉上掛著?虛假的笑,將棒球棒揮了揮,隨手往旁邊一放︰“那什麼……”

    撓撓頭︰“就是我這麼漂亮,怕路上有壞人,所以買著?防身用的。”

    “嗯對!”她點頭︰“防身用的!”

    康熙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轉頭看向沙發上的四個男人︰“我說的沒錯吧?”

    朱藍藍表示不摻和,梁九也表示自己什麼都沒听到。

    倒是隆禧,溫柔的看著?李思思,語氣還有些歡快︰“娘娘,你今天一天忙什麼呢?”

    看著?那黑乎乎的俊臉蛋兒,李思思為自己這段時間的行?為感到羞愧︰“就是簽簽文件看看資料什麼的,也不算太忙,你別擔心。”

    康熙冷笑︰“是不用擔心。”啪的一聲甩出了一沓資料︰“這些都是她看上的,公司里二十以上三十五以下,長得合她胃口的都在這兒!”

    李思思︰“!!!”

    李思思瞪圓了?眼楮,刷的一下轉頭看向定妃。

    後者溜一下就顛了?,余下的朱藍藍和梁九對視一眼,也都貓著手?腳溜之大吉。

    看著?兄弟倆不悅的神色,李思思咽了咽口水︰“那什麼……現在是法治社會。”

    康熙拽了拽領帶,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隆禧依舊是那副溫柔的模樣,只腳下不停,一步步靠近。

    李思思︰“!!!”

    大兄弟別沖動!

    眼看著?康熙也走過來,李思思感覺頭皮都麻了?︰“不可以!兩個人不可以!!!!”

    不道德!

    犯法的!

    要被抓的!

    “兩個?”

    “不不不,兩個太少了?。”

    康熙呵了一聲,和隆禧對視一眼,一個抬頭,一個抬腳,直接把人往床上一扔。

    然後——

    循環播放葫蘆娃。

    作者有話要說︰嗯哼~

    最後的番外~

    你們自己想象吧~

    我還是一個文筆純純的作者的~

    【全定的小可愛們,讓我看到你們的標志!完結有紅包呀哈哈哈哈~】

    如果可以,麻煩你們再動動小手給個評價分喲~

    -

    專欄的《我給順治當嬸嬸(清穿)》正在火熱日更呀!

    寶貝們,看完還可以看順治的嬸嬸喲!

    文案︰

    陸安璐穿成了順治元後,過不了多久,那個歇斯底里的苟皇帝就會在酒後與她圓房,之後找個由頭將她由妻變妾。

    想著這位主兒日後廢了原身還娶原身的佷女,後頭又勾搭了董鄂氏……陸安璐看看人到而立卻依舊俊朗挺拔的多爾袞,再看看要把自己休回娘家的丈夫,果斷轉頭賴上了多爾袞。

    下堂皇後配鰥夫攝政王,誰都別嫌棄誰!

    -

    順治八年,多爾袞垂死病中驚坐起,看著夢里的自己跟中了蠱似的一個勁兒的幫大玉兒母子坐穩皇位,最後卻落了個曝尸荒野的下場。

    還沒等他想好怎麼收拾宮里的好佷兒,就見那個他親自從蒙古聘來的佷兒媳婦揚起了廢後的聖旨,沖到他面前︰“皇叔,您缺皇後嗎?”

    想著這是他親自為大清聘來的皇後,多爾袞點頭︰“缺!”

    【食用指南】

    ###本故事純屬虛構###

    1我們多爾袞是從夢中知道另一個自己的下場的,所以本文的多爾袞並沒有對大玉兒愛的死去活來的,只是政治上的糾葛。

    2多爾袞是個鰥夫,本文設定他媳婦沒了,沒納小妾,是個一心干仗的男人

    3歷史上的多爾袞順治七年就死了,這里為了時間線,設定多爾袞是從順治八年開始反復夢到自己的命運的,但是本文女主開啟的時間線是在順治十年【廢後那一年】

    4私設較多,女主和多爾袞有十歲差【介意勿入】,但是顏值必須雙高!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