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佔有欲

    元旦的假期听起來很長, 實際上卻好像眨眨眼就過去了。回到一中重新上課沒幾天,那種跨年和節假日的氣氛就被快節奏的課程進度和做不完的試卷趕跑了,張志樂和其他各科老師站在講台上揮斥方遒, 早早就開始敲打馬上要來的期末考試。

    “雖然現在算一算我們還有一年半的時間, 但嗖得一下,時間就過去了。”張志樂站在講台上聲情並茂, “下學期我們就能學完所有的高中課程, 高三沒新課了,直接進入第一輪總復習。”

    “所以大家咬咬牙,到了大學就輕松了!”

    紀喬半趴在桌子上, 想起放假前一天,張志樂把他叫去辦公室說的話。

    “紀喬來了啊……”老張說話的時候總好像自帶著用不完的精神勁頭, 笑呵呵地和他打招呼,“來坐來坐!”

    “哎呀, 其實也沒什麼事,這幾次月考你都比以前有很大進步了, 第一次月考七百名, 現在五百名, 只要以後每次再往前進一點,考個一本是沒有問題的!”

    “那老師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想過以後啊?是什麼打算?有沒有想好要去哪所大學?比如說喜歡的城市或者喜歡的專業?”

    以後想去的大學。

    這個話題其實紀喬在班里也已經听過很多次了。離邁向成年只有一步之遙, 每個高中學生心里大概都會有一個關于未來夢想的規劃——想學醫,因為能救死扶傷, 穿白大褂還很帥很酷;想學計算機, 因為這就是未來的大勢所趨, 學在身上就是硬本領, 誰都搶不走的本事;也想學金融, 穿著筆挺的西裝提著公文包進寫字樓,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簡直拽得沒邊。

    ........那麼他呢。

    思緒像是驟然沉進了深海里,某個陪伴了他整個幼年時期的念頭在這一瞬間閃過,但很快就又被按了回去。

    “還沒想過。”

    紀喬記得他是這樣回答張志樂的。

    可是現在又和那時候不一樣了。

    一個元旦的假期過去,跨入新的一年,他現在有了個男朋友,優秀到卓越的程度,卻對他說想和他一直在一起。

    “在想什麼?”耳朵上忽然泛起一陣細微的癢意,紀喬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耳垂,回頭一看,就見江瀟不知道什麼時候靠了過來。

    教室里人來人往的熱鬧。

    原來都已經下課了。

    “沒想什麼。”紀喬言簡意賅地丟下兩個自認為可以完美概括的字,“發呆。”

    面無表情地說著發呆,這一場景實在有夠可愛,江瀟突然就笑開了,伸手去勾紀喬的脖子︰“別發了,再發就有超標的危險。”

    “?”紀喬怔了一下,“你說我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江瀟一秒嚴肅,一本正經,儼然一副剛才發生了什麼都不管我事的樣子。

    靠,居然被繞進去了,紀喬在心里暗罵一聲,可嘴角卻不知怎麼地翹了起來,只能勉強抿著死死壓住,故意要彎成向下的弧度。

    偏偏江瀟就要逗他,“嘖”了一聲上手,捏著紀喬的臉側往外扯了扯︰“眼楮都彎了還裝酷。”

    被他這麼一弄,紀喬就徹底有些繃不住了,他微低著頭笑了兩聲,露出點白牙,頭一回這麼理直氣壯︰“不行啊?”

    剛滿十八歲的兩個男孩子談戀愛,開心和歡喜都藏在滿滿的細節里。

    早上下樓的時候,永遠能收到給對方帶的早餐,紀喬喜歡喝牛奶,于是每天都有熱乎乎的一袋。

    哈雷不讓進一中校內停車場,他們只能把車停在五分鐘腳程的附近,然後就跟著人流肩並肩走在進校園的長道上,清晨是總是會有一兩聲鳥叫,撲騰翅膀停在樹梢上,小跳幾步,轉眼間又飛走。

    學校里人多,程煜又喜歡跟在紀喬後面跑,獨處的機會其實不算太多,可有時候江瀟會使點小聰明把人支開,如果時間寬松,他們就會找個偏僻的長椅坐著,借著寬大校服的遮掩,偷偷牽一會手。

    新的一周轉眼就這樣快結束了,縱然學業壓力越來越大,不過好在還有每周兩節的體育課能夠稍作放松一下。

    “喬哥,來打籃球麼!”集體活動解散後,程煜抱著一個籃球,“蹬蹬蹬”地跑過來問他,身後還跟著一伙同樣躍躍欲試的alpha。

    紀喬視線微微掠過去。

    除了程煜,那邊還有五個alpha,這樣的人數玩3v3其實正好,加他一個,反倒會有一個人必須等輪轉替換,不能盡興。

    “這次不來了。”紀喬搖搖頭說,“回教室有點事,你們玩。”

    听見他這麼說,alpha們顯然有點遺憾的樣子,畢竟班上論起打籃球,紀喬算的上是最頂尖的,和他打一場球自然激烈又刺激。

    不過左右他們自己也能玩,于是轉眼間又興奮起來︰“那行,走走走,我們抓緊時間打一場,馬上下課了。”

    紀喬“嗯”了一聲,在原地站了站,轉身往博學樓方向繞了幾步,最後拐去了圖書館。

    江瀟已經好久沒上體育課了,拿了假條特批,現在正在自習室里看書。

    他自從期中考試之後就加入了一中的競賽班,平日里上課抽空刷題,周末也要補課,而眼看著現在期末考試就要到了,他們競賽班也跟著有一次總結淘汰性的學業小測。細細算一下,任務相當繁重,就算他再聰明再歷害,壓力也不會小。

    紀喬在附近的小賣部里給江瀟買了瓶熱牛奶,一進門,就看見對方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耳朵里塞著白色的無線耳機。

    陽光打在他的半邊側臉上,輪廓被細致地勾勒出,眉梢眼角都像是鍍了層金色的光輝,低頭時背脊被校服裹著顯出一條微彎的痕跡,是少年人獨有的身薄清瘦。

    靜了幾秒,紀喬才抬腳往那邊走過去,放輕動作準備拉開江瀟身邊的椅子。

    誰知他才剛一動作,上一秒還在認真看書的江學霸忽然開了口︰“怎麼過來了?”

    “吵到你了?”紀喬愣了愣,自習室里很安靜,他說話的聲音不由自主地更放低了幾分。

    “沒有。”江瀟搖搖頭,伸出手去拉著紀喬坐下,要笑不笑地說,“你一進門我就聞見你了。”

    他們本來就是極高的匹配度,而現在兩次臨時標記的效果疊加之後,對彼此幾乎的氣息幾乎是再敏銳不過。

    “體育課沒事。”紀喬抿了抿唇,抬起眸說,“就想著過來陪陪你。”

    紀喬不擅長說話,也很少表達,有些話他或許一直不會說,可一旦開了口,那便是最直白坦蕩的。

    四目相對,心里像是微微塌了一角,江瀟捏了捏紀喬的指尖,低聲說︰“你等會,我很快就做完這套題了。”

    “嗯。”紀喬把牛奶放到他手邊。

    江

    瀟分了一只耳機給他,有舒緩輕柔的小提琴聲傳來,紀喬听了一會,趴著把下巴墊在雙手上,然後偏頭靜靜地看著對方。

    黑框眼鏡被隨意放置在一邊,一本競賽書,一本筆記本,一只黑色水筆,還有一只專門用來修訂的紅筆,這就是江瀟刷題的全部工具。

    他數理化生加英語,這四門課在年級里都是最拔尖的水平,三次考試從沒丟過單科第一的位置,唯一比較弱勢的就是語文。

    但再弱勢也只是相對而言,他語文考不過宋清文,可其他的加起來卻能遙遙領先幾十分。

    不知道到底這樣看了多久,等到紀喬回過神來的時候,手臂都被壓得有點酸麻。他直起身來抻了抻臂膀,做了個簡單的放松拉伸,便想著起來走走,也給自己找本書來打發點時間。

    一中的圖書館有四層,他們現在呆的自習區域的第二層,收集歸置的都是一些課外讀物。

    紀喬一排排看過去,最後挑了個歷史類的架子走進去。這條走道里還有另一個omega學生,手里抱著一堆書,似乎還想繼續從書架上往下拿。

    他大致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沒多管,只不過幾秒後,身側那陣的動靜卻沒停。

    轉頭一看,才發現原來那個學生想去拿最上面幾層的書,可無奈她身高卻不夠,踮著腳甚至跳起來,依舊夠不著,顯得十分吃力。

    這種事在電器小超市也並不少見,順手之勞而已。這樣想著,紀喬便走過去,伸手幫對方把那本書拿下來,遞了過去。

    omega顯然愣住了,盯著紀喬的臉半晌才回過神來,匆匆忙忙地把書接過去。

    她用手勾了勾垂下來的頭發繞到腦後,輕聲說了一句“謝謝”,而後低著頭匆匆往外走了。

    紀喬注意到對方的耳朵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發紅,正覺得奇怪,一回頭卻看見江瀟倚在盡頭的書架上,幽深的目光正落在他身上。

    “...........”

    “題目做完了?”

    “嗯。”江瀟應一聲走過來,緊接著是沒頭沒尾的一句,“她是omega。”

    “?”紀喬一怔,“怎麼了。”

    江瀟往前一步,雙手撐在紀喬兩側,把他困在自己的胸膛和書架之間,壓著聲音說︰“但她又不知道你也是。”

    紀喬︰“.........”

    鼻尖處忽然捕捉到滿滿溢出的烈酒味,他抬頭對上江瀟的眼楮,剛想說話,原本握在手中的書卻被人抽走了。

    江瀟左手攬住他的腰,把他更進一步地按進懷里,右手舉著那本書,擋住了兩人的臉。

    他微彎下腰,垂頭湊近,呼吸打在紀喬的臉上,薄唇若有似無地擦過,只要再近分毫,就能落下一個吻。

    但這可是在隨時會有人經過的圖書館,紀喬額角一跳,頭還沒來得及偏過,下巴就被緊緊握住了。

    江瀟第一次顯現出這麼強勢的一面,他垂著眸子,手微微往上抬了抬,近乎是蠱惑似的低語說︰“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