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八十九章 勝利之機

    既然確定這個是餌料,還想要吃這個,那就下重手,狠手,死手,強行將對方拿下!

    因為就算是讓陳忠等人進入喀布爾作為內應,抄奧斯文的後路,也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曹操要牽制住奧斯文的主力,只有這樣陳家的力量才能徹底截斷奧斯文在喀布爾地區的糧道。

    如果曹操不咬住奧斯文的主力,陳家的實力就算是說破天也干不成這事,貴霜在喀布爾河谷投入的精銳,不管是規模,還是強度,都是相當離譜的,陳家就算是在各大世家之中算是強橫,面對這種力量,就算是先手背刺,也會被輕易捅死。

    所以陳群這個計劃的先行條件就是曹操要牽制住奧斯文的主力,讓奧斯文這群人來不及騰出手去剿滅陳家從巴克特拉那邊過來“援助”喀布爾河谷的人員,而這就是基礎。

    正是因為這一點,曹操想要執行計劃,肯定是早期死守坎大哈,然後在正確的時間,直撲奧斯文主力,不計一切後果咬住奧斯文,給陳家截斷喀布爾糧道創造機會。

    可現在重餌,也就是帝國權杖出現了,曹操的計劃就很明顯了,我去強殺帝國權杖,就算是殺不了這玩意兒,追著對方砍,奧斯文也肯定要過來,這樣就不是我死纏著奧斯文,而是奧斯文死纏著我。

    相比于自己主動纏對方,對方死纏著自己更符合戰略的主動性,這樣當陳家出手的時候,奧斯文更不容易跑掉,因為當自己纏著奧斯文的時候,奧斯文為了戰略主動,肯定想跑。

    可當奧斯文纏著自己的時候,從戰略上講,肯定是自己想跑,這樣假裝自己想跑,實際上不想跑,實者虛之,虛則實之,真真假假的套路奧斯文,將奧斯文綁死在自己身邊絕對不是問題。

    唯一的麻煩就是坎大哈可能遭到所謂的不知名打擊,但局勢一旦變成奧斯文死纏他曹操的話,曹操努力回撤往坎大哈,說不定還能兼顧兩路,畢竟截至目前為止,曹操麾下這群人都不知道奧斯文的殺招到底是什麼,甚至連奧斯文這邊的主力都不知道奧斯文想的是什麼。

    這就很頂了,所以再能兼顧兩路的情況下,曹操覺得還自己還是兼顧兩路比較好。

    從某種角度講,曹操能在這麼短時間迅速判斷出對他有利的局面,並且篩選出綜合優勢預案,其實已經很厲害了,但荀攸和陳宮都覺得陳群的那個預案可以失敗,但主動出擊絕對是坑。

    兩人雖說沒有找到問題所在,但局勢到了這一步,他們都有些山雨欲來的感覺,所以他們兩個寧可被動一些,也要守住盤子,終歸是一寸山河一寸血,硬生生打出來的,不能輕易放棄。

    可看現在這個情況,這餌料太大了,大到荀攸等人其實已經懷疑奧斯文的殺手 到底是不是直指坎大哈了。

    “情況就是如此,貴霜的帝國權杖率領主力骨干軍團出現在了赫爾曼德河中游,經由北貴的向導確定之後,他們應該是沿興都庫什山脈的某些山間小道過來的。”曹操將情報詳細解釋了一遍之後,然後看著下面的文武開口說道。

    “興都庫什山脈的山間小道,是這麼容易過來的嗎?”程昱皺了皺眉頭,他希望是容易,但之前的現實已經告訴他,這絕對不容易。

    正因為不容易過來,程昱才明白帝國權杖出現在這里,是明晃晃的餌料,同樣正因為太難過來了,從喀布爾那邊繞路走興都庫什山脈內側的山間小道到赫爾曼德河中游,注定是對方很久之前就做好的準備,也就是說,這個計劃可能已經想了很久了。

    “所以說肯定是誘餌,引誘我們離開坎大哈的戰術。”陳群坐直身子開口說道,他屬于保守派,建議就是不要管其他的事情,坐看奧斯文表演,等過兩個月,奧斯文和阿爾達希爾肯定會因為長時間出擊出現糧草問題的時候,再殺出去咬住奧斯文。

    從一開始,陳群就沒在乎阿爾達希爾,對方強的是軍事,但戰爭可不只有軍事,內中各種亂七八糟的操作,從一開始就足以致命。

    “這個是誘餌。”曹操點了點頭說道,他也認同這一點,“公台當時說的很正確,我們的死穴就是坎大哈,只要坎大哈不出問題,不管是奧斯文,還是阿爾達希爾遲早會因為隱患爆發而出問題。”

    “是的,我也傾向于留守在坎大哈。”陳宮直接站出來否定曹操的想法,蹲在坎大哈,蹲一個月,不行的話,那就蹲兩個月,之後肯定會發生巨變,這樣未必會勝利,但絕對不會輸。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他們不知道貴霜要干什麼,雖說他們猜測是對方要奪回坎大哈,但怎麼奪回是個問題。

    “帝國權杖率領主力出現在在赫爾曼德河中游,現在反向東進,子孝的要塞其實主要防御外側,同時夾攻的話……”曹操頗有些擔心的開口說道,實際上這也只是一個理由。

    曹仁駐守的城池未必會陷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算真的有可能被打下來,也不會是現在,再等等,每多拖一天,曹軍這邊的優勢就大一點,曹仁拖一個月的時間,那局勢會變得明朗很多。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如果拖一個月的時間,帝國權杖這次肯定就跑了,而且那個時候,就算是陳家斷了奧斯文的糧道,佔據了喀布爾河谷,奧斯文率領卡皮爾等人退回去,曹操可能也會因為延誤戰機,沒辦法咬住奧斯文,進而最多是相當于奧斯文無功而返,損失點糧草。

    可戰線退到喀布爾河谷之後,貴霜的後勤壓力已經小了很多了,退回去,再行轉運也花費不了太多的時間。

    這麼一來就很難受了,只能說是不勝不敗之局。

    畢竟戰爭不是游戲,每一步對方的表現都會有所不同,在漢室追求勝率的時候,奧斯文同樣也想要攫取勝利,所以在什麼時候咬住奧斯文,什麼時候承受打擊都需要做好謀劃。

    “文若,有沒有把握在我出擊之後守住坎大哈?”曹操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看向了荀 br />
    荀 懍說閫罰 翱梢宰齙健!br />
    陳宮和荀攸皆是微微一怔,真的能做到嗎?

    “可以的。”荀 驕駁乃檔饋br />
    陳宮和荀攸確定荀 揮新宜抵 螅 簿兔揮卸嗨凳裁矗 熱卉 凳悄蓯刈。 敲醇婀肆椒驕允親羆訓難≡瘢 抑揮幸[×說酃ㄕ齲 嘔崛冒濾刮乃浪賴囊[﹝芫  倉揮腥鞜耍 拍蒴凝鳳倖G濾刮牡奈侍狻br />
    程昱深深的看了一眼荀   熬突騁紹 誑泊蠊獗咦雋聳裁茨被  皇侵 耙恢泵揮腥ж枚選br />
    “十五天是肯定能守住的,二十五天回不來的話,坎大哈還在我們手上,但是你們需要做好重建的準備。”荀 驕駁目 謁檔饋br />
    陳宮等人聞言瞳孔猛地一縮,坎大哈附近的三個大型水利工程是這麼使用的嗎?

    相比于赫爾曼德河上游建設的小型堤壩,坎大哈周圍的那幾個堤壩都是漢室真正的水利人員精心設計的結果,而坎大哈是正面面對沙漠的高原綠洲,這要是發生了洪水……

    別說是這個時代了,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坎大哈地區因為山洪爆發,在三大堤壩未被沖毀的情況下,洪水淹沒了2000多戶家庭,總計有122人受災。

    這還是坎大哈三大堤壩沒有被沖毀的前提條件下,要是三大堤壩被人為毀壞,大洪水倒灌,除了坎大哈城區,外面的一切基本都完蛋,誰讓坎大哈是高原綠洲,洪水灌下去迅速就會變成泥石流,一千多米的倒灌落差,什麼敵人都會死的。

    荀 飧鋈誦蝸笠恢倍際薔櫻 倚形 鋂砸捕擠暇擁男蝸螅  餿甦嬲率值氖焙潁  堇背潭齲 負醭 腥說腦グ稀br />
    “二十五天,一旦坎大哈真的出問題,我會用信鷹通知前線,到時候你們派人歸來就行了,至于內部間諜的問題,這個雖說有影響,但城門沒那麼容易打開的。”荀 襠 奈 驕駁目 謁檔饋br />
    “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接受。”陳宮看了兩眼荀  懍說閫匪檔潰 釓碌木褪撬喬敖懦鋈ュ 蠼趴泊蠊舐遙 庋幕埃 撬欽嫻陌湊粘氯旱募隻 瓿閃嘶患遙 裨蠐 艘駁扔謔淞恕br />
    “我留在坎大哈。”程昱沉默了一會兒看向曹操,他有一種直覺,感覺這一戰沒這麼容易的,實際上從陳宮問出他們這邊死穴在什麼地方的時候,程昱就有一些其他的感覺,只是他沒說。

    “那文若和仲德留在坎大哈吧。”曹操點了點頭,他準備集體出動,能拿下帝國權杖最好,拿不下,也要咬住奧斯文,只要咬住了奧斯文,給北邊的陳家爭取到時間,喀布爾河谷火起,就是勝利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