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奇怪的房間(雙倍期間求月票)

    听到商見曜的回答,蔣白棉、龍悅紅都被逗樂了,就連白晨也忍不住抿起了嘴巴。

    這家伙黑自己也同樣賣力啊!

    “張去病就很好。”蔣白棉打趣了一句,轉而說道,“我先打電話問問那邊,看監控究竟看到了什麼。”

    話音剛落,她已是拿起桌上的電話機,撥了一個號碼。

    接通後,她簡單講了講商見曜、龍悅紅昨晚的遭遇,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接著,她時不時“嗯”一聲地听著電話那邊講述,表情非常專注。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終于,她掛斷了電話,對商見曜和龍悅紅說道,“監控里根本沒有脫光衣服跑步的人。商見曜確實有在23號房間前面停留一段時間,似乎在和人說話,但那里根本沒住人。

    “‘秩序督導部’的人今早打開了目標房間,里面缺乏人類活動的痕跡。”

    商見曜輕輕頷首,半仰身體,抬起雙臂,聲情並茂地做出了回應︰

    “處處幻夢,何必認真?”

    “你覺得是遭遇了幻覺方面的影響?”蔣白棉思索著說道,“你的精神問題偏別的方向,理論上不會出現幻視、幻听等情況,而且小紅當時也在你旁邊,他是正常人,更加不會突然得病。”

    對于組長的評價,龍悅紅深感欣慰︰

    “是啊是啊。

    “可‘天然教派’的理念听起來不像是信仰‘碎鏡’的。”

    “資料上提過,信仰哪位執歲和覺醒哪方面的能力沒有非常必然的聯系。”白晨指出了龍悅紅剛才那番話的問題。

    蔣白棉“嗯”了一聲︰

    “不能這麼說,更準確的描述是沒有絕對的聯系。資料上也說了,執歲們的信徒里,覺醒者的能力很高概率屬于相應領域。”

    但不管采用哪種描述方式,龍悅紅的判斷都是不能成立的。

    蔣白棉離開座位,來回走了幾步,斟酌著說道︰

    “兩種可能,一是你們遭遇了幻境,根本沒有脫光衣服奔跑的人存在,二是監控攝像頭受到了干擾,記錄下的是幻境。”

    有了塔爾南的經歷,他們無比確信“碎鏡”領域的能力是可以影響電子產品的,只是還不清楚這需要覺醒者達到什麼層次才能實現。

    “也許都有。”商見曜說著說著突然興奮,“我要準備八卦鏡、困鬼袋、乾陽金燈和純陽符水!”

    這翻譯為人話就是化妝鏡、麻布口袋、手電筒和漂浮著灰燼的瓶裝水。

    很顯然,商見曜對當初周周觀主的表現印象深刻,並且在惡補了舊世界娛樂資料後掌握了一系列詞匯。

    蔣白棉暗自撇了下嘴角道︰

    “沒必要。

    “我們把自己的猜測報上去就行了。公司這麼大,我就不信沒幾個厲害的覺醒者,有什麼問題交給他們解決更好更安全,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頂著。”

    商見曜一臉失望。

    蔣白棉本來就撰寫有這次外出的任務報告,此時,她專門把塔爾南一節抽取了出來,結合商見曜他們的遭遇,對昨晚之事做了個簡單反饋,提出了“舊調小組”的猜測。

    至于做精神評估的事情,她還是準備壓到審核結束之後。

    …………

    傍晚,沒在“安全部”小食堂就餐的龍悅紅回到自己家里,挽起袖子,給爸爸媽媽弟弟妹妹表演了怎麼做火鍋。

    骨頭湯底早就已經熬上,後續就比較簡單了,一家人很快就圍在了餐桌旁,享受起全新的體驗。

    龍大勇將一片嫩滑的豬肉夾出,放入添加了鹽、小米椒、蒜泥、蔥花的芝麻油里滾了一圈,塞進了嘴里。

    這是495層“物資供應市場”能夠弄到的全部蘸水調料了。

    “還行……”龍大勇含含糊糊地表揚道,“真正吃上了,我才記起來,你們爺爺說過類似的東西,只不過之前沒法弄,等他死了,就沒人知道怎麼做了,哎,就是太浪費能源配額……”

    “吃你的,吞下去再說話!”顧紅覺得龍大勇的表現是在教壞孩子。

    還好,龍知顧和龍愛紅都在專注夾燙好的肉片,沒工夫搭理老爸。

    龍悅紅沒和他們爭搶,一邊微笑看著,一邊隨口問道︰

    “媽,我听說‘秩序督導部’派人來檢查過20到30號房間了?”

    顧紅當即點頭︰

    “對,上午來的,當時還有人沒上班,正好看到。”

    “是要把那幾個空的房間分配出去了?”龍悅紅明知故問。

    顧紅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

    “重新分配房間怎麼會是‘秩序督導部’的人來?

    “我估摸著是有人利用空的房間做了什麼壞事。”

    這在“盤古生物”也不是太罕見。

    比如,雖然公司禁止賭博,打牌的彩頭往往是誰輸了誰沒有座位,只能蹲著,但只要有打牌這種事情存在,難免會有一些人上頭,拿貢獻點出來做賭注。逢年過節的家庭娛樂,公司肯定管不過來,也沒必要管,可那種真正的賭博還是沒法在明面上出現,只能借助未分配的房間或者某些人家里偷偷摸摸進行。

    “這樣啊……”龍悅紅沒有多問,投入了吃火鍋大業中。

    …………

    剛熄燈沒多久,龍悅紅拿著手電筒,出現在了C區23號房間外面、

    果不其然,他等到了商見曜。

    “你想進去做個搜查?”龍悅紅欣喜于自己判斷無誤,開口詢問道。

    這也是他的目的。

    這麼一個房間就杵在離他家不是太遠的地方,讓他委實放不下心。

    雖然說公司肯定有高端力量處理這件事情,說不定已經暗中解決好了一切,但他總得親自做個確認才能真正安心。

    反正“秩序督導部”的人已經進去搜查過,沒出問題,也沒對周圍居民做出警告,不讓他們基于好奇心窺探里面的情況。

    這讓龍悅紅覺得不會有什麼隱藏的危險。

    當然,這句話他沒有說出口,害怕好的不靈壞的靈。

    商見曜上下打量了龍悅紅幾眼,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

    “你真的需要做個精神評估了。”

    “啊?”龍悅紅先是一愣,然後才醒悟過來︰

    換做以前的他,肯定會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天算一天,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不需要他擔心,哪會像現在這樣積極這樣有主動性。

    他表情略微變化中,商見曜走到了23號房間前,一手握著門把手,一手拿出自己的電子卡,將它插入門縫,輕巧地撥開了鎖片。

    他的左掌輕輕擰動把手,準備往內推門。

    就在這時,商見曜的動作停住了。

    房門旁邊的窗戶處,簾幕依舊緊閉,沒有絲毫縫隙。

    商見曜仿佛化成了雕像,在那里僵硬了好幾秒。

    “怎麼了?”龍悅紅警惕地問道。

    終于,商見曜收回了手和電子卡,任由房門重新鎖上。

    電筒光芒映照中,他的臉龐明暗不定。

    “怎麼了?”龍悅紅往後退了一步,再次問道。

    商見曜將目光投向了他︰

    “開門的瞬間,我感覺我的意識會脫離我的身體。

    “里面就像是有一個漩渦。”

    龍悅紅瞳孔略微放大地掃了23號房間一眼︰

    “你怎麼發現的?”

    商見曜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露出了笑容︰

    “感謝迪馬爾科先生。”

    那顆青綠色夜明珠帶來的敏銳感覺?對類似事情的敏銳感覺?龍悅紅有所明悟地說道︰

    “白天那些‘秩序督導部’的人不也沒事?”

    商見曜笑道︰

    “可能是針對我們吧。”

    龍悅紅打了個哆嗦,嚇得不輕。

    “也可能是熄燈之後才會有異常。”商見曜將手電筒往上抬,照向了自己的臉孔,“也可能那些人已經出了問題,只是還沒被發現……”

    他的聲音變得飄忽而緩慢。

    “嘶……”龍悅紅終于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那現在怎麼辦?”

    商見曜回答的理所當然︰

    “回去睡覺!”

    說完,他走向了B區。

    龍悅紅想了想,覺得這是當前最好的辦法。

    他徹底放棄了進房間搜查的想法。

    走了幾步,他突然听到商見曜說︰

    “等會你不要自己開門,敲醒你爸媽。”

    怕我也遇到類似的問題?龍悅紅趕緊點頭︰

    “好。”

    商見曜恢復了沉默,拿著手電筒,慢悠悠晃蕩回了B區196號房間。

    他掏出黃銅色的鑰匙,將它插入鎖孔,輕輕扭動了一下。

    推門的時候,商見曜的動作緩慢到讓人感覺夸張,就像他自己一個人在那里表演默劇。

    這種緩慢只維持了兩秒鐘就恢復了正常,商見曜輕松打開房門,走入了自己家里。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

    翌日上午,647層14號房間。

    蔣白棉听商見曜講完昨天的感受,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那個房間看來真有問題啊……”

    “建議炮轟。”商見曜給出了方案。

    蔣白棉知道他這是聯想到了“炮決”,笑了笑道︰

    “這事我們就別管了,讓上面處理吧。

    “我會提醒他們的,嗯,就說你們昨晚路過時,再次听見那個房間里有輕微的動靜,建議密切監控進過那個房間的所有‘秩序督導部’員工。”

    她可不想暴露迪馬爾科殘留的氣息。

    “好啊。”龍悅紅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既提醒了公司高層,又不需要自己等人冒險。

    蔣白棉旋即笑道︰

    “不說這事了,我們的審核結束,獎勵發放下來了。”

    PS︰雙倍期間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