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陷入短暫的YY中

    “放肆,你們這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我們公主嗎?”這個站在前車上的都尉大罵一聲。

    然後喝道︰“弓箭手準備!”

    “是!”

       !

    馬車後面的兩排士兵端著弓弩,攔在了馬車前。

    他們均是把箭頭對準了姜牧幾人。

    “嘿嘿嘿,我想你誤會了。”

    姜牧笑了笑說道︰“我們不是來打劫的,就是這家這個小龍龍飛的太久累了,需要吸一丁點靈氣,所以,希望公主殿下不要太吝嗇了。”

    “大膽!”

    都尉大罵一聲︰“敢說我們公主吝嗇?弓弩手,放……”

    “慢著!”

    就在這時,後面的大車里傳來一聲太監般的聲音。

    而後一個老態龍鐘的綠皮怪,佝僂著腰就走出來了。

    他來到都尉身旁說道︰“公主有令,分一些給他,不要因為這點小事,耽誤了公主的行程!”

    “末將得令!”

    都尉一拱手,然後喝道︰“弓弩手,放下你們的弓弩,歸隊!”

    而後都尉跳下馬車,去到姜牧身前。

    夏侯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身體又長肉了,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很重,自己的雙腿已經無法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了。

    姜牧巴拉他一下。

    讓他不要方!

    “小兄弟,你要多少靈石?”都尉問道。

    小青龍說道︰“不多,我就要一車就夠了!”

    “放肆!”

    都尉立刻就冒火了。

    其實姜牧剛剛也不知道小青龍需要那麼多靈石。

    人家總共也就三車,你丫的要走一車,還讓不讓人家活了。

    “公主說了,答應他們!”

    納尼?

    這是要鬧哪樣?

    姜牧這個時候已經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這個公主剛剛還讓都尉殺了那麼多人,現在轉眼就從良了?變成了菩薩心腸,大發慈悲了?

    “多謝公主殿下!”姜牧也是拱手答謝。

    此時那個老態龍鐘的太監說道︰“咦,別高興得太早,我們公主說了,你接受了我們的一車靈石,那我們就要你們幾個,護駕!”

    “護駕?”

    姜牧問道︰“敢問公主殿下這是要去哪兒?”

    “金螈魔窟——盤絲洞!”

    納尼?!

    姜牧方了。

    這地方還有一個盤絲洞?

    盤絲洞里是不是還住著一個盤絲大仙啊?

    自己不會是來到西游世界了吧?

    如果是西游世界,那說好的齊天大聖美猴王孫行者者行孫孫悟空何在?

    “如果是這樣的話……”

    听盤絲洞這個名字,就知道是個凶險之地。

    可正當姜牧想要拒接的時候,看到小青龍已經回來了。

    還一邊摸著鼓鼓的肚子!

    姜牧問道︰“你……這是x過了?”

    “對,吃了。”

    “吃了多少?”

    “一車!”小青龍露出了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姜牧真想一坨子打在他的牛鼻子上!

    看來現在是沒有辦法了,他看了看太監問道︰“如果不去呢?”

    “哼!”

    這個太監真是個可愛的娃娃臉,翻得比書都快!

    “那就只有一死!”

    說著,他就要把士兵招呼過來!

    可是姜牧從來不怕威脅,即便自己幾個實力打不過這麼多士兵,不是還有小青龍嗎?

    “小青龍,干!”

    小青龍此時像是霜打的瘸子,說道︰“主人我剛剛吃完靈石,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說完,他就進了姜牧的龍符佩中。

    在這個眾目睽睽之下,他居然進了自己的龍符佩中!

    不過也罷。

    姜牧記得在小野村的時候看到過,一條大蟒蛇,吃了一頭牛後就走不動道了。

    這龍應該也差不多。

    姜牧現在無奈了,還能怎麼辦,只能答應了唄!

    “既然公主看得起我們幾個,那是我們的福分,我們護駕便是。”

    “算你有點眼力勁兒,上車吧!”

    姜牧應了一聲,然後就準備上第一輛馬車。

    “你上哪兒呢,這邊!”太監指了指公主的大車︰“其余的留下!”

    姜牧看了弟兄們一眼,然後跟著太監朝著公主的大車走去。

    他心里其實方的一匹!

    來到這里這麼久,他已經發現了一件事兒。

    那就是這里的低等平民,都是綠皮怪。

    而那些=獨角變身妖魔,都是高等級的生物。

    這麼說來,坐在車里的,必定也是一個獨角變身妖魔。

    她讓我坐她的車,這是幾個意思啊?

    難不成,我變身成了綠皮怪,依然無法掩飾我內在的帥氣!

    她不會是要……

    沃德天啊!

    想想都好刺激啊!

    不不不,想想都好緊張啊!

    “進去吧!”

    正在姜牧內心戲很足的時候,太監發話了。

    而且還撩開了大車門簾的一角。

    姜牧這一看,整個人愣住了!

    因為他發現坐在車里的女人,居然是自己夢里出現了八年的那個女人……東皇秋詩!

    姜牧急忙一跳,沖了進去。

    由于東皇秋詩和王秋詩長得太像,所以他也不知道,現在這個女人到底是王秋詩還是東皇秋詩!

    “秋詩,是你嗎?真的是你嗎?我好想你啊!”

    姜牧一把就把公主抱住了。

    “啪!”

    “流氓。”

    可就在這時,姜牧只感覺自己挨了一腳,然後就被人拉開了。

    原來車里除了公主之外,還有兩個婢女。

    姜牧被拉開後一看,發現自己原來看錯了。

    魯莽了。

    于是不得不拱手說道︰“公主,對不住,因為你和我的妻子長得很像,而我和我的妻子離開了很久很久,也許是我太思念她了,所以,把你看成了她!還請你原諒!”

    “臭流氓,我家公主好心好意讓你上車,你居然想要對我們公主行不軌之事!真是該死!”

    其中一個婢女氣急敗壞。

    沖到姜牧的面前,就想要開打。

    不過姜牧豈能讓一個婢女給打了?

    于是一邊躲閃,一邊說道︰“小生真是無意的,我可從來沒有對公主動過歪念。剛剛真是認錯人了。”

    不過剛剛擁抱的時候。

    公主的身體好軟好香……

    姜牧陷入了短暫的yy之中。

    (?)?

    “胡說,你這個登徒浪子,這個白眼狼,這個……這個……”婢女已經找不到更多的詞語了。

    “好好好,我是個登徒浪子、白眼狼、玉樹臨風勝潘安,一朵梨花壓海棠行了吧。”姜牧索性幫她補全。

    這個婢女也不知道姜牧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急忙說道︰“就是,你就是一朵梨花壓海棠!”

    “好了,小蓮你就不要為難公子了,讓他坐下吧。”公主發話,小蓮不得不收起了手里的木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