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雖說蟲族的文明更偏未開化的原始人制度, 但是,它們的繁殖速度極快,種族內的爭端不斷, 一向以強者為尊, 首領換代的速度相當的迅速,正因為如此, 能當盤踞一方的大統領絕非易事。

    斥候蜻蜓繪聲繪色的訴說著,女人是何等殘暴,連死去的蟲蟲都不放過,甚至掏出死去蟲蟲的內髒來食用,瘋狂的舉動簡直令蟲毛骨悚然。

    大統領名叫塞西莉, 是一頭身體健壯的雌螳螂, 她一身青綠色仿佛跟翠綠的樹葉融為一體,她那鋒利的鐮刀能夠輕易割開男人堅固的頭蓋骨,是一名好戰的戰士,她生性凶殘,已經吃掉了好幾任的伴侶, 凶殘程度可見一斑。

    她慵懶的靠在樹上, 嘴里叼著一根青草, 一副痞里痞氣的模樣, “這幾天不是飛蟻們婚飛的時間嗎?”

    蜻蜓西里爾趕忙湊上前道︰“對呀, 每次這個時候,那幫人類總是不消停,這外頭還下去了小雨,飛蟻們在這種天氣下很難飛行,恐怕要不好呀……”

    塞西莉命令道︰“那你們就派人好好的增援,讓它們能夠如期完成這次盛典。”

    這場飛蟻盛典, 不僅是人類的狂歡會,也是飛蟻們的盛典,在盛典中,會有新的族群產生,蟲族會迎來新的繁榮,這對蟲族的意義非凡,斷不能這些人破壞了它們光榮的盛典。

    “那、那個女人應該如何處理?”

    塞西莉慢條斯理的品著紅酒,嗤笑道︰“自然是拿她當下酒菜了,把她抓過來,讓她好好的品味那些飛蟻的悲慘。”

    “遵命!”

    這會的溫園園對即將到來的危險一無所知。

    她這會正在高高興興的記錄菜單,美滋滋的想著小飯館的美好藍圖。

    雨幕中走來幾個人,他們撐著傘,雨珠就像斷了線的珍珠,給幾個人披上一種朦朧美,遠遠看過去,面容格外的模糊,難以看得真切。

    她皺了皺眉,小聲嘀咕道︰“這是來避雨的人嗎?”

    路易斯︰不是。

    這是他們上午才照過面的那位小少爺。

    這幾個人剛剛就一直在邊上看呢,這會下雨了才出來冒頭。

    他可不信這幫人沒有抱著什麼目的前來。

    他本能的把園園往身後拉,果斷的抽出自己的匕首,一副隨時準備大干一場的模樣。

    布魯爾見此,臉當場就綠了,牙齒直打顫,畏畏顫顫道︰“少爺……”

    雅各布整個人抖得篩一樣,腿不停的發抖著,他硬生生的咬著牙,凶巴巴道︰“怕、怕、怕什麼?我們直說路過!”

    他、他、他才不害怕呢!

    等他們走近時,溫園園才意識到來者是何人,想著竟如此的不湊巧,對方恐怕來者不善吧。

    路易斯則是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

    不得不說,雅各布在作死方面,絕對是專家級別的。

    他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笨拙道︰“你、你、你剛剛制作的是什麼?我聞著好香,想嘗嘗。”

    不得不說,他那吃貨的求食欲望直接壓過了他的求生欲,嘴上一個沒把門,就把心里話給說出來了。

    他身後黑衣保鏢們,就差沒有當即咬手帕嚶嚶嚶,少爺好勇啊啊啊啊啊啊,少爺果然長大了,越來越厲害了,流下“媽媽”的眼淚,帶崽不易,且行且珍惜。

    溫園園惡劣的笑了笑,反問道︰“怎麼了?你想吃?”

    這不是送上門的試驗品嗎?

    他重重的點了點頭,那行動完全不是一個勇字能夠形容得完的。

    “嗯!”

    她嗤笑著,不以為然道︰“你不會以為天下有免費的午餐吧?我這兒的一頓飯可是很貴的!”

    黑心商人溫園園︰一道菜葷菜,怎麼招都得三千起步!

    雅各布看了一眼布魯爾,布魯爾當即會意,直接給她遞了十萬塊的支票,“您看這樣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再加。”

    貧窮商人溫園園︰“……”

    她恨有錢人!

    “夠了。”

    這送上門的傻白甜,她能拒之門外嗎?當然不能!

    一貧如洗的她絕對不會跟錢過不去。

    氣節值幾分錢?她是要養家糊口的人!

    她懶洋洋的看著對方,問道︰“你們要吃什麼?”

    雅各布不好意思的抓了抓下巴,“我覺得剛剛那道菜就挺好吃的。”

    豎著耳朵的大型犬果斷把自己還未吃完的菜肴藏在身後,凶神惡煞的沖著他齜了齜牙。

    溫園園一時沒憋住,笑出來。

    “你的心眼還真的就跟針一樣小唄。”

    雪白的摩薩對這話可不樂意的,一甩尾巴,別過身子去,不滿得明明白白。

    她輕笑著,調笑道︰“安心吧,沒人會跟你搶,我現炒一份給他們就是了。”

    路易斯猶豫的看著她,半晌,慢吞吞的把碟子伸了出來,宛如藏著心愛玩具的大型犬。

    是的。

    這會的路易斯簡直不要太暖。

    因為怕她辛苦,所以願意讓出自己的那一份,簡直就是一個根正苗紅的乖寶寶。

    她輕輕的彈了彈他的額間,“放心,那是你的份,沒有人能夠跟你搶。”

    “不過,單是空口吃這個話,免不了有些辣,我給你煮一份面湯吧。”

    她的話音剛落,小學雞雅各布馬上就應聲道︰“我也要。”

    路易斯的臉當即就黑下來了,仿佛跟人搶骨頭的大狗,模樣可滑稽了。

    她寬慰道︰“沒事,我給你加蛋。”

    小學雞雅各布“我也要。”

    溫園園︰“……”

    嗯?你怎麼什麼都要?

    別看摩薩性格溫順,他可是爭風吃醋的好手。

    摸他的時候,他是乖乖巧巧的,若是你在這個時候摸別的汪星人,他就會露出鋒利的牙齒,一直向別的汪星人齜牙咧嘴。

    很顯然,剛來的這廝是一只小博美,個頭不大,吵架是一等一的厲害,但是,一提到打架,馬上就秒慫。

    摩薩不屑于跟小博美對線,畢竟,他一掌下去,這廝就起不來了。

    偏偏小狗狗就是這樣,打架不見得厲害,打起嘴炮是一等一的威武。

    見大摩薩鬧著情緒,她清了清嗓子,湊近他的耳畔低聲道︰“那我給你的面湯里面下點餃子好不好?我自己包的,別人都沒有。”

    這話一出,路易斯馬上就笑了。

    兩個人露出只能夠意會不能夠言傳的笑。

    硬是給人家無視的小博美氣得直發抖,這兩個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竟然如此明目張膽的給他塞狗糧,豈可修!

    所幸,她買的棚子夠大,雅各布一行人站在棚子下面根本就淋不著。

    她儲物器里面剛好有今天買的幾張折疊桌椅,這會剛好就派上用場了。

    地面上放廉價的塑料布,剛好能夠勉強防水,折疊的桌椅擺下去,剛好湊成簡單的飯桌,這一切簡直撿漏得不能再撿漏了。

    雅各布忍不住催促道︰“你動作快點,我餓。”

    雖說他買了好些的干糧,連熟食都準備了,但是,這一切跟剛剛見到的爆炒蟻心相比,那完全就不值一提。

    考慮路易斯還沒有主食,她先用鍋子燒開水,將一部分切成小塊的蟻心煮開,從儲物器里取出面條放了進去簡單的燙了燙,便用漏勺把面條撈了起來,擱置在一邊,將雞蛋打入鍋里,適時的放入切成段的青菜,撒上香油,用味精與鹽調好湯底,把面條分裝在碗里,將滾燙的湯汁倒入其中。

    擺盤那叫一個精致,面條在最底層,煮熟的“肉塊”在表層,圓滾滾的雞蛋擺在它的身側,青菜做著點綴,適時的撒上一點香蔥做收尾,看起來格外的漂亮。

    “好厲害。”

    雅各布剛說完,眼楮就直勾勾的盯著路易斯的碗,急切道︰“他怎麼會那個圓滾滾的東西?我也要!”

    路易斯得意的勾了勾唇,特意把圓鼓鼓的餃子夾起來,當著他面吃了一大口。

    雅各布︰“……”

    草!

    作者有話要說︰  _(:]」∠)_今天的更新有點瘦,明天一定要更加的粗長補回來,愛你們喲,麼麼扎。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