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

    進入六月的第一天, 夏晚檸本來很開心來著。

    距離狗男人車禍的日子,僅剩24天!

    這簡直比她當年高考沖刺,迎來倒計時, 還要刺激!

    可她偏偏手賤, 打開了今天的股市,看到開盤一上午、股價就下跌三個點的峰岩股票, 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和好友聊天,聊到一半,好友就猛盯著手機,仿若發現了不得的事情,張漫雪放下手中的咖啡︰“晚檸, 看什麼呢?”

    夏晚檸將手機, 放在張漫雪的眼前︰“看這!”

    綠色的數字在屏幕上最顯眼,張漫雪掃了掃,沒當回事地道︰“股票不是穩定不變的價格,上下浮動,正常。”

    股價下跌三個點, 猛一看, 好像很嚴重, 實際上, 不用太擔心。

    夏晚檸收回手機︰“我當然知道股價上下浮動是正常的, 今天不才周一嘛,剛開盤,它就這樣了。”

    還有三周的時間,狗男人給她撐住!

    好友臉上滿是擔心,張漫雪理解為好友是怕言斯年,在和梁皓軒的競爭中, 失敗退場。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搜索到捷達上周五發布的消息,再將手機給好友看︰“捷達上周五做了這件事,今天開盤,峰岩的股價下跌,是上周五就能預料到的。我都能預料,更別說你老公了,他肯定有應對的辦法。”

    看完後,夏晚檸嘆氣道︰“突然就想去峰岩上班了。”

    人在峰岩內部,不用別人告訴她第一手消息,自己便能看到。

    張漫雪受不了好友擔心成這樣︰“你去峰岩,也幫不上什麼忙。今天可是兒童節,開心點,多吃點糖,不要太操心峰岩的事。”

    能不操心嗎?

    這關乎她能到手多少遺產!

    夏晚檸擠出一絲笑意︰“你不明白。”

    張漫雪安慰︰“我明白,你就是太愛言斯年,所以太擔心峰岩。可你要相信言斯年,他不是吃素的,以我的眼光來看,捷達只是一時處于上風,很快就會跌下來。”

    “是,言斯年不是吃素的。”

    要沒兩把刷子,狗男人怎會坐穩峰岩總裁的位置,但他到底是個反派配角,被作者拿來襯托男主的光環。

    夏晚檸面上像被張漫雪有安慰到,眼神卻沒騙過張漫雪。

    張漫雪看她還是很擔心,道︰“我知道S市有個特別靈驗的寺廟,我們去拜拜,你給你老公求工作順利。”

    這玩意,求了,有用?

    夏晚檸不太想去,結果,被張漫雪強行抓去。

    大概是工作日的原因,來寺廟的人寥寥無幾。

    走在寺廟中,夏晚檸興趣缺缺,張漫雪比她有興趣多了,挽著她的手,給她介紹寺廟種的花草樹木,有什麼故事、來歷和含義。

    給了點香火錢,將香拿到,張漫雪點燃後,分了一半給好友︰“心誠則靈,多祈禱幾次言斯年工作順利,上天會听到,給梁皓軒下絆子,讓他輸的很慘。”

    “……”

    夏晚檸忍著不用看傻子的目光,來看張漫雪。

    張漫雪已經閉眼,一副非常虔誠的表情,已經在許願了。

    夏晚檸學著閉眼,腦子里想的不是,張漫雪說的那些,而是祈禱上天,讓她順順利利地把千億遺產到手,不要節外生枝,出什麼岔子。

    許願完畢,張漫雪邊將香插到大香爐里,邊跟好友說︰“前面不遠處,有個屋子,那里是售賣開過光的東西,我們也去買幾個吧。”

    夏晚檸還沒答應呢,手就被張漫雪拽著,步伐慣性地往前走。

    踏進屋子,一看琳瑯滿目的商品,她差點以為自己是來到商店,不覺得自己是在寺廟里。

    張漫雪興致勃勃地挑選,每拿一樣東西,就問負責售賣的小和尚各種問題。

    夏晚檸對這些所謂開過光的東西,不要說感興趣,她是嫌棄。

    這些東西的質量,看起來就像是在批發市場批發回來的,價格還專門針對游客,設定得死貴死貴的。張漫雪拿了一條在外面撐死就賣幾十塊的手鏈,這里居然敢定價兩萬元。

    雖然她們不差錢,但這種明擺著宰客的地方,她不喜歡。

    張漫雪選好了幾樣東西,見好友光看著她選,問︰“你不買嗎?”

    夏晚檸冷拒︰“不買。”

    “好吧。”

    張漫雪讓小和尚把她的東西包裝好,買完單後,小和尚送了她六個平安符,說是她消費超過十萬元,特地贈送他們寺廟住持畫的平安符。

    高高興興地收下後,一走出門,張漫雪分了兩個平安符給好友︰“喏,兩個,你和言斯年,一人一個!”

    她們是在去停車場的路上,四周也沒人,夏晚檸宛若看傻子地掃了眼張漫雪︰“花十幾萬,在外面花幾百塊就能買到的東西,錢多人傻,說的就是你。”

    “買東西,圖的就是高興,十幾萬,灑灑水。”

    張漫雪看中的東西,不是看中東西價值的本身,而是開過光。

    見好友遲遲不收下她給的平安符,張漫雪催促︰“平安符快拿著!”

    夏晚檸拒絕︰“不要!”

    張漫雪瞪她一眼︰“你怎麼這樣?我沒帶你來寺廟前,你看你的樣子,擔心言斯年,擔心得要死,我帶你來這里給言斯年求個工作順利,你還不樂意!”

    夏晚檸認真地道︰“你應該帶我去求財靈驗的寺廟。”

    求財=求狗男人工作順利!

    聞言,張漫雪愣住了︰“……”

    半晌後,看好友說得一臉認真,張漫雪不解地道︰“我不是要烏鴉嘴,我就是打個比方。假如,言斯年輸給了梁皓軒,峰岩往後倒退一大步,有破產的危機,但那只是企業破產,不是言斯年個人破產。

    何況,誰家沒留點後手,給自己家弄幾個信托基金,破產了,基金還能讓全家人衣食無憂。你求財做什麼,你應該回去問問言斯年,弄了什麼基金,放了多少錢進去,再順便把你們家的財務狀況摸個明白。”

    夏晚檸不會傻得問狗男人這種事,這一問,顯得她就是沖著錢,才跟他在一起。

    就剩二十多天了,她擔心狗男人的工作,時間都不夠用,可不想任務即將完成時,人設崩了。

    她只能跟張漫雪說︰“我們家的經濟大權,不在我手里,再說,我要是想要問個清楚,那得問多久,耽誤言斯年工作。”

    張漫雪已經很習慣好友連名帶姓地說言斯年,沒覺得奇怪,但還是建議好友︰“不仔細弄清楚,至少你們家大概有多少存款,不動產有哪些,你也要知道。”

    遲早都是她的,等狗男人不在人世後,會有專人給她弄個清楚,夏晚檸如是沒听到張漫雪的建議。

    好友不接話,無視自己的話,張漫雪恨鐵不成鋼︰“我搞不明白你了,你最近的一些行為,有點奇怪。你和言斯年的婚姻,真沒出什麼問題嗎?”

    最近和好友見面比較頻繁,她偶爾會有凌亂感,搞不明白好友,為什麼好友一下會讓她覺得很愛言斯年,一下又覺得對言斯年的感情變淡了不少。

    夏晚檸挑眉︰“沒出問題。”

    “婚姻沒問題,那你呢?為什麼有時候,會讓我有種對你很不了解的感覺?”

    張漫雪的感覺是對的,但夏晚檸不能讓她認為自己是對的,佯裝鄙夷道︰“說明你對我的了解還不夠,作為我的好朋友,請你加深對我的了解。”

    “……”

    張漫雪扭頭,不想跟好友再說這個話題,兩人不在一個頻道上。

    ***

    晚上九點,狗男人仍不歸家,夏晚檸在一樓客廳看電視的同時,在想和白天跟張漫雪的聊天內容。

    以當前的情況來看,狗男人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會勝利,如果,峰岩不幸涼了,狗男人到時不在人世,他的遺產是她繼承,縮水也就縮水吧,萬一狗男人有什麼遺產,是專人也發現不了的,那她不就虧大了。

    張漫雪說得也有道理,狗男人的存款有多少,不動產都有哪些,還有信托基金什麼的,她也要大概了解。

    可要怎麼了解呢?

    曾經板上釘釘的千億遺產,變得不板上釘釘,好比唾手可得的幸運大獎,到手後,變成再來一瓶,讓她想暴揍系統。

    想著事情,夏晚檸看不進去電視,電視徹底淪為背景音。

    十點多,言斯年回來時,見到的場景是,妻子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凝重又認真的表情,在觀看徐凱然飾演的電影。

    人嘛,有幾個欣賞或是喜歡的異性明星,並不奇怪。

    但他和妻子之間,前段時間,因為她拿了徐凱然經紀人的名片回來,而發生了不愉快。妻子仍當徐凱然的忠實觀眾,徐凱然出演的作品,他心底還是略微不舒服。

    看到狗男人,夏晚檸立刻揚起喜悅的笑容,一聲甜甜的“老公”沒叫出口,狗男人就側目注視電視機,而後問她︰“你很喜歡徐凱然演的影視劇?”

    “???”

    夏晚檸不明所以。

    她搖頭︰“沒有啊,都是什麼好看,我就看什麼。”

    電視機播放的畫面,還有徐凱然的鏡頭,言斯年沒像上次那樣沉著臉,淡聲問妻子︰“你現在看的是什麼?”

    發呆想事情,哪有時間關注開的電視機,播放了些什麼。

    狗男人一說,夏晚檸趕忙認真地看了眼電視,看到徐凱然出現在電視機里,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

    她尷尬地笑笑︰“他這部電影的質量不錯,我不是特意看他,我是想看女主角。”

    經歷過狗男人上次和她冷戰,她就知道狗男人,在她和異性接觸這一方面,心眼極小。上次他就表現得,陳慶已經把徐凱然送到她的身邊,來跟她有什麼關系。

    妻子是否說謊,言斯年不做分辨。

    妻子閑暇時間較多,也沒幾個愛好,閑著看看電視,偏愛哪一個男明星的作品,她又不跟男明星接觸,對男明星有什麼想法,言斯年抹掉心底的不舒服︰“時間不早了,回二樓吧。”

    狗男人就問了幾句,完全不像上次的反應,夏晚檸略感奇怪,隨即跟著狗男人一起上樓。

    想到股市今天收盤時,峰岩的股價一共下跌四個多點,狗男人一點為工作煩惱的樣子,也沒看出來,似是什麼事,都不會影響他。

    夏晚檸決定還是問一問,反正她不干涉他的生意,想具體知道什麼,打著關心的旗號,應該不要緊,狗男人也不會懷疑什麼。

    她面露擔心地問︰“老公,我今天看了股市,發現你公司的股價跌了不少,沒事吧?”

    昨晚剛讓妻子不要太擔心,妻子今天又擔心上了,言斯年不禁摸了摸妻子的後腦勺,勾唇道︰“你不用擔心,或者想太多,這都是小事。”

    今天峰岩股價下跌,全是捷達的功勞,但他早有防備。

    戰場有很多個,股市也是較勁的戰場之一,捷達以為自己獲得一時勝利,就能完全取勝,那就太天真了。明天股市開盤,捷達會領悟到什麼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有什麼叫一擊即中。

    小事……

    夏晚檸看狗男人胸有成竹,也不問了。

    是不是小事,繼續看峰岩接下來幾天的股價就行。

    她沖狗男人璀璨一笑︰“老公,我相信你,一定會很快把梁皓軒打趴的。”

    言斯年覺得自己,只要一天沒處理完和捷達的競爭,妻子都會擔心。

    他低頭,輕輕在妻子的眉心落下印記︰“放心,很快的!”

    夏晚檸做了個加油的手勢︰“老公,加油!”

    “嗯,我一定會加油,你等下就知道我加油是什麼樣。”

    “……”狗男人一本正經地說話,從表面看,絲毫看不出他在開車,夏晚檸佯裝害羞的表情,捶了捶狗男人的心口,“討厭!你去洗漱吧。”

    “那你到床上躺著等我。”

    “……”

    夏晚檸看著狗男人依舊是一本正經的神色,表面笑而不語,內心瘋狂吐槽。

    狗男人去洗漱,她自然不是乖巧地听狗男人的話,去床上躺著等他,而是在沙發上坐著看書。

    管家買的書,她還沒看完,越看,她越想工作了。

    只是要再忍忍,不久就結束天天戴著面具的日子,到那個時候,她可以放飛自我,隨著自己的心情來工作。

    言斯年踏出浴室,見妻子在看書,問她︰“晚檸,你真的不需要請老師給你上課嗎?”

    妻子看的書,對于普通人來說,愈發深奧。

    簡而言之,不是金融專業的,可能第一頁就看不下去了。

    妻子不但能看懂,他掃幾眼內容,隨便問個問題,妻子都能回答得上,答案還很準確。沒有經過系統學習金融,妻子看一堆書,就對這個行業有了解,能說出自己的見解,看來,妻子有金融天賦。

    如果妻子要在學業上深造,他是支持的。

    夏晚檸不懂狗男人干嘛執著,讓請老師來教她。

    她抬頭看了看面前的狗男人︰“不用。”

    言斯年抽走妻子手中的書︰“睡覺!”

    “我再看幾頁。”

    妻子在看書,言斯年要等她,便坐在她的旁邊,發現桌上有兩個平安符,不由問︰“平安符哪里來的?”

    夏晚檸頭也不抬地道︰“我今天跟張漫雪去寺廟了。”

    她不想要平安符,張漫雪硬塞給她。

    回到家里,她就把平安符從包里拿出來,不想在包里放這種東西。

    平安符有兩個,顯然是他們夫妻一人一個,妻子去哪都惦記著他,言斯年唇角微微一翹︰“你去寺廟求什麼?”

    求財!

    夏晚檸掩飾一笑︰“張漫雪看我擔心你的工作,跟我說有個很靈驗的寺廟,然後,我們去了,我就給你求工作順順利利。”

    果然,妻子就是很愛他,他所有的事情都會放在心上,還特地去寺廟給他求工作順利,霎時,言斯年心口被一股滿足的暖意佔滿。

    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言斯年情不自禁地拿起平安符,仔細端詳︰“平安符也是為我求的吧?”

    夏晚檸想說不是,可話已經放出去了,她今天去寺廟,是為了狗男人的。

    狗男人看平安符的眼神,好像挺喜歡平安符的,已經認定她是特意為他求的。

    算了,就讓這件事成為一個美麗的誤會吧。

    想了想後,她昧著良心承認︰“對,平安符是給你求的。”

    兩個平安符是一樣的,言斯年拿了一個,將其放到自己的錢包里。

    目睹狗男人操作的夏晚檸︰“???”

    有那麼喜歡平安符嗎?

    她怎麼記得,狗男人是信奉科學的,不搞封建迷信的那一套。

    狗男人的目光一掃來,夏晚檸趕緊收起疑惑,把書放到桌上︰“老公,我看完書了,我們睡覺吧。”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