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小黃狗的敏銳直覺告訴它, 似乎有什麼危險要降臨。

    陸韓汐見甦詩詩對著小黃狗做噤聲的動作,以為他不喜歡他們太吵,立即說︰“詩詩, 那我就先進屋了, 你記得喝完奶再睡哦。”

    臨走時,還緊盯了一眼洛景初, 洛景初沒有動,他只覺得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洛景初果然是木訥的性格,他根本就不會明白,女孩子嫌吵的時候,要趕緊見好就收, 不能死纏爛打。

    看洛景初這樣, 應該是會死纏爛打無疑了。

    也好,讓洛景初去打頭陣,他就坐收漁翁之利好了。

    這麼想著,他也就安心的進了屋。

    陸韓汐走後,洛景初這才轉過身, 他盯著小黃狗的眼神, 讓小黃狗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他又轉臉對著甦詩詩, 看似在和她說話, 聲音卻有些飄忽不定。

    “炖gou肉一般就是, 先把gou抽筋扒皮,然後再把它大腿上的那幾塊肉割下來……”

    洛景初語速故意放的很慢,話還沒說完,小黃狗早已听得膽戰心驚,它匍匐在地上,豎起耳朵, 一動也不敢動。

    嗚嗚嗚,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再也不在他面前說壞話了,怎麼感覺像是他听得懂似的!

    甦詩詩尷尬的咧了咧嘴,連忙打斷洛景初,“洛景初,你今天為什麼不高興鴨?”

    說著,就要把手上的牛奶往嘴里灌,雖說她真的喝不下啦,可是,也不能浪費噠!

    可是牛奶還沒送到嘴邊,洛景初就從她手上拿了過去,他舉起牛奶來,就喝了個底朝天。

    甦詩詩盯著他的動作,他的唇角上面,還留有一滴白色奶漬,于是,她朝著洛景初的臉靠了過去。

    洛景初意識到甦詩詩盯著的方向,他身子猛地一僵,大腦突然無法思考。

    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甦詩詩突然停住靠近的腳步,手伸過來替他擦掉了奶漬,引得洛景初的心,又是跟著一顫。

    “你嘴角有neinei鴨!”

    甦詩詩笑著說,兩只眼楮彎的像入秋的月亮,眸底閃爍的光,又像月亮掩映下的繁星。

    洛景初只覺得心髒漏了一拍。

    好想時間在這一刻靜止。

    一秒過後,心髒劇烈的跳動,讓他深吸了一口氣。

    時間就像真的靜止一般。

    視線開始模糊,整個身子慢慢往下沉,越來越不听他使喚。

    不對勁,哪里不對勁!

    他強撐著抓過甦詩詩的手臂,甦詩詩也發現了他的異樣,她驚詫不安的問︰“洛景初,你怎麼了?”

    洛景初搖搖頭,他的意識還算清醒,只是身子有些沉,完全使不上勁兒。

    他艱難的開口︰“扶我……去那邊。”

    甦詩詩立即扶他去了院里石桌前坐下,他試圖打開神識,可是嘗試了幾次並沒有成功。

    見甦詩詩一臉焦急,他又說︰“幫我倒杯清水來,……還有,先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見甦詩詩點頭,他才放心的抽回手讓甦詩詩進屋。

    此時大家都在屋內做飯的做飯,閑聊的閑聊,估計也沒有功夫注意甦詩詩是不是進來了。

    甦詩詩走後,洛景初立即盤腿打坐起來。

    剛才嘗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這次他集中精神力之時,神識終于開啟。

    通過神識探查他才發現,自己居然中毒了!

    中的是一種名為憂魂蠱的毒,這種毒無色無味,中毒之人短時間內完全不會發現,只是毒性極強,一般人中毒一小時內如不清除,會四肢麻木,無法正常行走。

    沒想到,今天居然是他會中這樣的毒!

    三百年前,他也遇到過一次,只是那時候中毒的不是他,而是他最愛的徒弟,阿段。

    他收回思緒,集中精神力利用體內靈氣,試圖將毒性壓制在體內,還好他不是一般常人,所以發現的及時,如果普通人,絕對要錯過壓制毒性擴散的最佳良機。

    運行了兩個大周轉之後,他漸漸覺得眼前不再模糊,雙腿也開始有了知覺,他靜靜閉上雙眼。

    剛才的一幕幕呈現在他腦海里︰甦詩詩接過牛奶的手,陸韓汐遞過來的牛奶……

    “詩詩,這是你最喜歡的牛奶,晚上一杯有益睡眠哦~”

    “喝吧,晚上就能好好睡一覺啦!”

    ……

    陸韓汐遞過來的牛奶!

    牛奶?!

    是牛奶有問題?

    一切似乎都能對上,只是,陸韓是給甦詩詩遞的牛奶,這麼說,陸韓汐想給甦詩詩下毒?

    不對,還是不對!

    陸韓汐根本沒有理由給甦詩詩下毒,誰都有可能,只有他,絕對沒可能!

    那到底是誰,會給甦詩詩下毒呢?

    洛景初濃眉微皺,睜開雙眼的同時,毒已經在他體內暫時壓制,只要找到解藥,隨時都能徹底排出體內。

    只是……

    他又有些犯難,憂魂蠱的解藥只能憂魂草來解,而憂魂草只有玄冥山才有,而且,正是在他壓制狐妖柳碧池的憂魂谷。

    他當初壓制狐妖柳碧池,為了以防還有其他的什麼人幫她出逃,特地設了兩道只有他才能打開的結界,當然如果他不在,他也可以派阿何前往,唯一能打開結界的通行牌,就在阿何手里。

    沒想到時隔三百年,他居然會中憂魂蠱,真是造化弄人,如果當初不是他的一意孤行,也許……

    阿段,就還有一線生機吧?

    他又重新閉上雙眼,就听耳邊一聲軟萌的聲音傳來。

    “洛景初,你怎麼樣了?”

    甦詩詩拿著一大瓶的礦泉水站在他面前,也不知是被嚇的,還是這月色映襯,小臉煞白煞白的。

    洛景初心里一熱,臉上笑的溫柔,“沒事。”

    他輕柔的聲音顯得有些虛弱無力,甦詩詩听了更是有些焦急。

    “那你先喝口水叭!”

    她把水倒進杯子里遞給洛景初,洛景初接過清水,看著水中的倒影,他暗暗從掌心輸入靈氣。

    靈氣進了水面,立即幻化成一團煙霧消散。

    做完這些,他才對著杯子抿了抿唇。

    明天,明天應該就有消息了。

    剛才他利用水的靈氣擴散,在這周邊布置了結界,他倒是想看看,這幾天到底有什麼異常。

    不然,也不會無緣無故的,憂魂蠱自己跑到牛奶里來。

    看著甦詩詩空靈清澈的大眼楮,此時正焦急萬分的盯著他,仿佛怕一眨眼他就會不見似的,洛景初滿意的勾了勾唇。

    “我沒事,放心吧,已經好了。”

    說完,站起身走了一圈又坐下,“你看,已經沒事了。”

    甦詩詩不可置信的咬了咬手指,“我剛剛明明看見你臉色特別不好鴨!”

    她眉頭緊鎖,鼓著小臉仿佛要哭出來,“我還以為,還以為……”

    話說了一半,她又忍住,眼里閃爍著星辰般的點點淚花。

    粑粑說過,不可以老說死噠!

    死是不吉利的字噠!

    所以,她不能說出來,她不要洛景初不吉利鴨!

    “你就這麼希望我死?”

    洛景初發現甦詩詩強忍著把後半句又憋了回去,有些好笑。

    “我……不……”

    甦詩詩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不希望你嗯~噠!”

    “嗯~?”

    洛景初眨了眨眼,眼里的笑意有些溢出來,眸底是清亮柔軟的溫度。

    “就是那個字啦,粑粑說過,那個字不吉利,不要經常說,所以我不會說噠!”

    甦詩詩氣鼓鼓的揚起包子臉,又對洛景初嘟了嘟嘴,“你以後,也不許說鴨!”

    “哦。”

    洛景初一反常態的溫順,他湊近甦詩詩的耳側,甦詩詩只覺得耳根有些熱,只听甦糯低沉的嗓音在耳邊傳來。

    “我听你的,不說。”

    甦詩詩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小臉。

    咦?

    為什麼覺得今晚比往常都熱鴨?

    還是她穿太多啦?

    她拉了拉衣領,盡量讓風吹的進去。

    好熱鴨!

    今晚為什麼沒有風鴨?

    而這些小動作,在洛景初眼里卻異常的可愛。

    他眯了眯狹長的桃花眼,看著低頭散熱的甦詩詩,眼里淨是寵溺。

    這個小姑娘也能感覺到他的熱度了?

    他一直以為,是不是他做的不夠明顯,表現的不夠徹底?

    這才讓甦詩詩每次都木的像塊石頭,就像是從來不知道,他喜歡她一樣。

    可這邊甦詩詩散熱完了,揚起頭,發現幾乎要踫到洛景初的臉。

    她連忙後退了幾步,只是,一不小心,又踩到了身後的小石頭,身體一失重,眼看就要往後倒了下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只強勁有力的手臂,將她攬入了懷里。

    洛景初那雙勾人的桃花眼,正直勾勾的盯著她,兩人的距離不過0.01厘米。

    時間靜止了兩秒。

    這兩秒,對于甦詩詩來說異常難熬。

    她只覺得,心髒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她屏住呼吸,又覺得再繼續下去,就要窒息而亡。

    正在她將小臉憋的通紅的時候,洛景初卻放開了她。

    她又重新站好,再看洛景初的時候,洛景初已經轉身背對著她。

    “我回屋了。”

    他低沉的嗓音帶著些沙啞,“外面涼,你也早點進去。”

    轉過身的洛景初,眼中閃過極致的克制,他不得不放開她。

    他怕他再不放手,他會永遠都不想放手。

    甦詩詩看著洛景初走遠,這才拍了拍胸口,剛才差點沒被一口氣憋死。

    可是,外面明明就很熱鴨!

    她摸了摸滾燙的小臉。

    奇怪,為什麼粑粑沒有說,和人類靠這麼近,是會窒息的鴨?

    那她以後還是小心一點叭!

    剛才她就差點窒息噠!

    所以以後,千萬不能和這個人類優質儲備糧靠的太近噠!

    這麼想著,她又看了一眼一旁從頭至尾不敢再出聲的小黃狗,“小黃黃,剛才洛景初明明很難受的樣子,為什麼我回來就好了鴨?”

    小黃狗搖搖頭,“汪汪!嗚嗚嗚!”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好,可是,我應該是不會好了!

    “為什麼鴨?”甦詩詩歪著小腦袋問。

    小黃狗繼續匍匐在地,一副無精打采,拒絕回答的模樣憂傷極了。

    嗚嗚嗚!

    人類踏馬的太殘忍了!

    給我這單身狗撒狗糧,可是,它明明就吃不到!

    T^T  T^T  T^T

    甦詩詩進屋後才發現,他們幾個已經做好飯了,洛景初也坐在桌前等著一起開飯。

    見甦詩詩進來,他和陸韓汐不約而同地讓出了身邊的位置,甦詩詩深深看了一眼洛景初。

    她還是不要和這個人類優質儲備糧坐在一起好了。

    他好闊怕惹QWQ

    剛才差點窒息的感覺還在腦中,此時只想離洛景初越遠越好。

    這麼想著,她朝著九九走去,齊亨利立馬把位置讓出來,讓甦詩詩坐在了九九和他的中間。

    他開心的飛起,以為甦詩詩故意找理由接近自己,炫耀的朝著虎視眈眈的洛景初和陸韓汐拋了個媚眼。

    只是,當他低下頭去,眉飛色舞的臉又一瞬間變得沉靜。

    “詩詩,”

    他抬起頭,給甦詩詩遞上剛盛好的烏雞湯。

    “來,這是你的。”

    作者有話要說︰  我對不起狗狗,我道歉~感謝在2020-11-17 06:57:55~2020-11-18 06:57:0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迷糊的小咸魚 1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