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和知花千佳貼貼的少年露出十分嫌棄的表情。

    扮作土井塔克樹的黑羽快斗, 口罩下的笑顏凝滯了一下。

    這是第一次。

    有人嫌棄他設計的暗號太簡單了。

    對怪盜基德窮追不舍十八年的中森銀三總在電視上立誓這次絕對會抓住他,從來不敢這樣大放厥詞。

    黑羽快斗還听出一絲分明的譴責。

    未經允許,就隨隨便便。

    少年重重地咬字, 理直氣壯地譴責怪盜基德怎麼能毫無道德地在公共建築上刻字。

    喂喂喂。

    怪盜基德是怪盜。

    怪盜懂不懂, 搜查二課的頭號大敵懂不懂,怪盜不是遵紀守法的小孩子, 是超級盜竊犯懂不懂。

    與怪盜基德累計的盜竊金額相比,道德層面的小錯誤顯得極其微不足道——有一點點常識的正常人,譴責的重點都不會是他在塔樓上刻字,而是怪盜基德不可爭辯的犯罪事實,他又在眾目睽睽之下把警察耍得團團轉, 真是囂張至極。

    黑羽快斗無語了一個呼吸。

    他的視線從嫌惡又批評他的少年轉向微笑的知花千佳。

    黑羽快斗維持微笑的撲克臉, 順勢接續這個話題,自然而然地表示好奇︰“說到這個,知花你怎麼突然對怪盜基德的暗號感興趣了?你一向只幫忙解你擅長的數字密碼的吧。”

    剛剛是數學課前的閑暇,他習慣性地以怪盜基德為關鍵字檢索網頁。

    一目十行地瀏覽粉絲對月下魔術師真摯熱情的愛意,有人認為警視廳真是無藥可救了, 怎麼就抓不住一個只身作案的小偷, 以及夾雜在其中真假不知的求助……黑羽快斗疾速分辨、過濾信息, 終于瞧見了一些新情報。

    警視廳緊急召開了有關江古田塔樓事件的新聞發布會, 宣告的事情有二︰

    一是時針上的寶石已經經過專家鑒定, 只是不值錢的仿造品,真品早已被塔樓的主人變賣;

    二是怪盜基德刻在時鐘上的文字暗號已順利告破︰我絕不會把時鐘交出去。搜查二課正在盡全力調查怪盜基德為什麼要留下這句宣示主權的話語,假以時日肯定會抓住罪不可恕的超級盜竊犯!

    發言人中森銀三攥緊話筒,眼楮里布滿疲憊又精神的血絲,用力的手青筋暴起,洪亮地重復他數十年如一日的宣言。

    實時評論多是質疑的聲音。

    謝謝支持。

    他一定不會被抓住的。

    雖說這次行動有為了讓江古田塔樓不被移建的緣故, 但他從未忘記自己決定成為怪盜基德的原因。

    黑羽快斗用右手托下頜,懶懶地看發布會的直播,看中森銀三介紹此次的協力者是搜查二課聞名的解密天才知花千佳,以及江戶川。

    黑羽快斗在中森銀三臉上捕捉到一閃而過、難以言喻的情緒。

    就像他見到無法應付的魚一樣。

    好像這次的協力者是什麼他唯恐避之不及又不得不忍耐的大人物。

    江戶川。

    這個姓氏十分罕見,全世界只有一百余個江戶川。

    與警方有關的江戶川,黑羽快斗只知道一位被警視廳尊稱為千里眼的江戶川。

    是赫赫有名的傳說中的刑警,在過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破獲了無頭軍官事件、牛頭事件等疑難案件,以及是在怪盜基德還沒有國際罪犯代碼,被坊間稱作月光怪盜時,最初組織抓捕行動的名警察。

    有名到過去一段時間的犯罪率,因千里眼的存在而直線下降。

    只要犯罪了,就一定會被千里眼看穿,逮捕。

    名警察江戶川的眼楮仿若能洞察千里之內的所有事情,甚至是之外的,毫無遺漏。

    至今隱隱流傳著這樣的傳聞。

    這樣厲害的名警察江戶川,自然會被各課頻繁求助,江戶川本人也非常樂于到處幫忙,在最初的抓捕行動後卻再未接觸過怪盜基德的事件。

    黑羽快斗從頭至尾梳理了一遍父親作為怪盜基德活躍著的所有事件,這一點令他有些在意。

    十幾年前的報刊和新聞很好找。

    提議請千里眼負責抓捕怪盜基德的報道不只是一兩篇,數量不少,那警視廳不可能沒考慮過這麼做,放縱怪盜基德繼續作案,對警視廳形象的影響是致命的。不論是哪一課的人才,總之要抓住囂張至極的怪盜基德。

    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只可能是江戶川本人拒絕了。

    黑羽快斗不免有一些猜想,退休的名警察或許知道什麼,關于父親的事情。

    不過,比起這位不確定身份的江戶川,如果真是千里眼,警視廳應當會氣勢洶洶地打出這張招牌來提升士氣和信心,黑羽快斗更在意知花千佳。

    警視廳公認的三怪人,折木奉太郎、久能整、知花千佳。

    名字怪,性情更怪,主要怪在三人從不自認為是偵探,一切推理只是運氣使然而已。

    知花千佳是三怪人中最著名,也是黑羽快斗最熟悉的一個。

    因為折木奉太郎和久能整兩個更多涉足搜查一課負責調查的殺人事件,知花千佳則是搜查二課周知的解密天才。

    搜查二課是黑羽快斗最常打交道的熟人。

    中森銀三是發誓要抓住他的敵人,也是他的鄰居和青梅的父親。

    從一起吃飯的中森銀三那邊能知道許許多多搜查二課的傳說,比如他對怪盜基德的仇恨,再比如好用的知花千佳。

    黑羽快斗確定知花千佳一直只幫忙解數字形式的密文。

    她自認為只是有一點點計算才能,絕不是偵探,更不是名偵探,不會做或者搶偵探的工作,所以說,這是怎麼回事。

    黑羽快斗思考著,將新聞發布會的直播切換到郵件頁面。

    知花千佳上次說過了二十歲的生日,要在學習之余先插針見縫地享受成人以後能做的事情,諸如品酒、賭馬之類的,零零總總有數十件,估算起來,她現在應該完成得差不多了吧。

    上次針對感應器信號的優化控制的協作結果,在行動中發揮了相當的作用,這次可以更進一步。

    黑羽快斗像往常一樣,飛快地編輯起給知花千佳的郵件。

    他與知花千佳熟識,是在魔術愛好者的論壇上。

    起初只是基于興趣,結果無影插柳柳成蔭,他不僅結識了許多同好,怪盜基德的忠實粉絲鈴木財閥二小姐,還有極具數學才能的知花千佳。

    知花千佳慣用的用戶名和昵稱是最小的利克瑞爾數,這不是什麼秘密,很好認。

    而他自始至終使用的,是比知花千佳年長一歲,對女性富有吸引力的,爽朗風趣又紳士溫柔,21歲的醫學生,土井塔克樹的假身份。

    他第一次與知花千佳交換名字時,知花千佳就看穿了這個變位詞游戲的小設計,說還挺有趣的。

    黑羽快斗知道他在知花千佳通訊錄里的備注就是怪盜基德,那是她為了有效防止儲存的信息被人用來詐騙的手段。

    黑羽快斗記得,知花千佳曾經邊處理氣象數據,用軟件模擬滑翔翼和滑翔傘在各種天氣、風向與風級下的飛行情況,因為他說想在第一次學習和實操演練前先用數據模擬出最優的控制技巧,她邊用稀疏平常的口吻在語音通話里和他說起備注︰

    “土井,如果你收到了我直接用備注稱呼你,也就是稱你為怪盜基德的郵件,或者其它什麼,那有可能是我突然出了什麼問題,比如手機掉了、被偷了,或者正受壞人挾持……有必要的話請你幫我報警,萬分感謝。”

    “啊。我會的,知花。”

    他得到了她的幫助。

    雖然是欺騙、謊言的方式,請她協作建模,解決一些切實的困擾。

    他自然會力所能及地幫她。

    黑羽快斗答應得干脆利落,漫不經心地接續話題︰“我有點好奇啊,知花,我會得到怎樣的萬分感謝?”

    “你想要怎樣的感謝?”知花千佳不答反問。

    “喂,知花,你這麼說,難道我想要什麼都可以嗎?不是的話,我滿心期待地提出來結果被否定,豈不是會很尷尬,我可不想這樣。”

    “你不會提出過分的請求,所以想要什麼都可以。”

    “喂喂,你也太相信我了吧!這樣不行的呀!”

    從網名是魔術術語的紅色鯡魚,到依舊是偽裝的假身份土井塔克樹,黑羽快斗自我設定了一道明確的界限,這個賬號背後不是高中生黑羽快斗,是怪盜基德扮演的土井塔克樹。

    土井塔克樹是不存在的人,一個網絡欺詐。

    作者有話要說︰  柯南;我申請加入

    亂步︰物理性封號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