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去妖靈山脈可不是玩, 一路都是危險,難免小磕小踫的。”鹿見溪語重心長,雖然有私心, 說的也是實話, “你的體質不能受傷,還是待在家里安全, 听話。”

    溫竹良久才應了句好,低頭捏著隨身帶著的熊貓娃娃,明顯情緒低落。

    鹿見溪自覺冷落了他,

    走過去蹲在他身前,笑著︰“你可有什麼想要的, 我回來帶給你?”

    他搖搖頭, 但抬眸回給她一個柔軟的微笑,“我沒有什麼想要的,姐姐平安早些回來就好。”

    人美心善的天使弟弟啊。

    鹿見溪瞧著她,心里熨帖極了︰“嗯。”

    慈愛地替他仔細攏好敞開的衣襟,“夜里涼, 把衣衫穿好, 別鬧得生病了。”

    溫竹︰“……”

    鹿見溪沒注意到他忽然的面若死灰,

    低著腦袋, 只和他的衣服做斗爭, 一心一意要給他系上扣繩。

    溫竹剛沐浴,臨得近了,能聞到他身上聚著股子淡淡的清香,干淨又好聞。

    手指的肌膚隔著薄薄的一層布料,似乎都能感知到他的胸膛有力的跳動和略高于她的體溫。

    鹿見溪晃了下神。

    異世重逢之後,她很少有主動親昵他的時候。不知何時起, 開始下意識地開始避諱起與他的肢體接觸。

    明明小的時候她隔三差五就要逗著他,讓他親自己一口。有時候高興了還會冷不丁抱著他啃上兩口,在他白嫩的臉上咬出一圈牙印,咬得他眼淚汪汪的,也從不去師父那告狀。

    給顆糖,溫聲哄兩句,他又立馬好了。還是像個小尾巴似的,軟軟笑著,跟著她,乖得要命。

    其實適度的接觸也無妨吧?

    溫竹本就生性天真,也愛黏著她。

    她擔心自己矯枉過正,刻意躲避,反而會與他生疏了。

    好不容易替他重新穿整齊衣衫之後,伸手撫了撫他的發,

    看著他黯然無光的眼楮,輕哄道︰“別生氣。若是想我了,就給我發消息,我會看到的。”

    她的指尖拂過他發絲,輕柔的動作,似是愛憐。

    溫竹呼吸滯了一瞬。

    她僅僅溫柔的撫摸,就讓他體會到莫大的愉悅,連靈魂都被安撫。

    又仿佛飲鴆止渴,激起更大的渴望。

    眼見她收回手欲要起身離開,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鹿見溪正蹲在他身前,起勢本就不穩,驟然被拉住衣角,險些整個撲倒在他身上。

    幸得雙手及時伸開撐在床沿上,方才勉強支起了身子,茫然地俯視著他︰“?”

    溫竹仰著頭靠在床邊,

    發絲垂落,白淨漂亮的面容就在與她咫尺的距離。點漆如墨的瞳直勾勾地望著她,暖柔的燭光落入眼底,又乖又柔。

    鹿見溪心口猛地一跳,就要起身。

    腰間卻纏繞上了一雙手,將她生生拉下來,按進懷里,抱緊了。

    嗓音難過道,“我才不是生氣。姐姐說是因為我體質的束縛,才不願帶我出門。可是我的體質永遠無法改變,難道從此以後你都將我一個人留在家里嗎?”

    鹿見溪轉瞬明白了他的擔憂,補救道︰“去其他不危險的地方,還是能帶你去的。”

    溫竹不听她的敷衍︰“這個借口只能用一次,以後就不能用了。”

    鹿見溪臉一紅,

    看來孩子心里門清得很。

    連忙認錯,“恩,以、以後不用了。”

    他得了她的承諾,安靜下來一會兒。

    微微偏頭,臉頰挨著她的,細聲︰“那姐姐是喜歡我些,還是掌門師伯?”

    “……”

    現在的年輕人說話都這麼直接的嗎?

    “……這也不好相提並論吧?都不是同一種感情。”

    溫竹不強求,“那我再換一種問法。”

    輕聲︰“如果我和臨雲逸只能活一個,你選誰?”

    鹿見溪驚了下,忽然從他這句平靜的陳述之中听出什麼令人心悸的情緒來。

    掙扎著支起腦袋,側頭看向他。

    他還是天真單純的模樣,情緒低落而眸光柔軟地注視著她,仿佛不懂她在看什麼。

    是她想多了吧?

    鹿見溪試圖自圓︰“你是想問你和臨雲逸同時掉水里,我會救誰?”

    溫竹眯眼笑了下,

    笑得不諳世事︰“對。”

    鹿見溪差點給他嚇死,這都什麼魔鬼表述啊。

    毫不猶豫︰“當然是救你。”

    “姐姐是覺著我比他弱小,才救我嗎?”

    “當然不是。”鹿見溪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怎麼會這麼想?”

    嚴格來說,溫竹這輩子可以修仙,落水也不會溺死,談不上什麼誰強誰弱。

    但問題的本質是她更在乎誰,那這個答案毫無疑問。

    鹿見溪斬釘截鐵︰“沒有其他原因,我就是會救你。雖然這麼說對師兄不公平,但人心若都能公正著不偏不倚,眾生平等,那不成神仙菩薩了?我做不來……”

    溫竹哼笑出聲,打斷了她的嘀咕。

    沉沉的眸底宛如撥雲見日,剎那陽光明媚。

    沒忍住雙手環緊,笑著埋首進她的懷里

    鼻尖在她的臉頰邊輕蹭了下,回應熱烈︰“我也最喜歡你。”

    鹿見溪被他的呼吸鬧得發癢,忍不住蜷縮起身子,跟著哈哈笑出聲,“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別鬧,我癢~”

    溫竹沒肯撒開她,反倒笑意盈盈,伸手去撓她腰間的癢癢。

    鹿見溪被人戳中了軟肋,刺激得險些跳起來,好哇好哇了兩聲,“不听勸是不是?一會你可別哭!”

    溫竹笑得臉頰紅潤,眸光瀲灩,拉著她的衣袖,故意道︰“明明是姐姐比較怕癢,想嚇唬誰?”

    鹿見溪就不信這個邪了,再不留手地撲將上去,

    兩人你來我往,在地毯上笑鬧著扭成一團。

    ……

    昨夜鹿見溪從溫竹房間里走的時候,他人還好好的。

    今天早上晨起時,溫竹就病下了,發了高燒,還有些咳嗽。

    鹿見溪想不明白修仙之人怎麼還會感冒,只能安慰自個,或許是他的體質以及重傷剛愈的關系,特地熬了姜湯給溫竹,讓他喝下。

    他從小不喜歡生姜的味道,喝得愁眉苦臉,蔫吧成了一團,說話也有氣無力的。

    等到臨雲逸來玉泉谷來接她出門,他又立馬抖擻起了精神,說什麼都要送她。

    小臉煞白,低低咳嗽著︰“姐姐出去玩得開心,我只是一點小病,不礙事的,不用牽掛我。”

    鹿見溪︰……QAQ小可憐。

    她作痛了一夜的良心,終是千瘡百孔。

    回頭看向臨雲逸︰“師兄,要不咱們還是帶上溫竹一起吧?他生著病,一個人沒人照顧。”

    臨雲逸瞥見溫竹因她這句心軟而陡然亮起來的眼楮。

    頗有種自己格外多余的感觸。

    “恩,你高興就帶上他吧。”

    作者有話要說︰  足智多謀小山竹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