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恨意橫溢

    **滿口是血的口,緊咬著牙關,拼死也不願意松開費琢。

    他的雙臂肌肉緊繃,青筋暴起,身體就好像澆築了水泥那樣,任憑費琢如何掙扎,都紋絲不動。

    費琢氣憤之下,讓緊抓司徒博多腦殼的右手覆蓋上濃血,讓整個手掌形成猙獰的紅爪。

    濃血作為費琢主要的攻擊能量狀攻擊方式,具有非常恐怖的侵蝕效果。

    司徒博多頭上,那煙霧狀能量所形成的。盔樣式護罩,正在被這些猩紅的濃血侵蝕。

    忍著頭部,所遭受的巨力擠壓,司徒博多毅然決然的將煙霧狀黑色能量形成的刀刃捅入費琢的腹部。

    “啊……”

    費琢被捅的悶哼一聲。

    “將你開膛破肚。”

    司徒博多扭動刀刃,不斷向外彌漫黑霧的刀刃在費琢的腹部向右轉動了半圈,直到刀刃幾乎放平的姿態過後,便往右橫移。

    腹部被攪動和橫切的痛苦,讓費琢緊閉雙眼,仰頭大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司徒博多……”

    淒厲的大吼,讓司徒博多和**兩人都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頓感毛骨悚然。

    “嘿嘿,**上的痛苦就讓你如此失態,還有臉說自己是神,你真不要臉。”

    **貼近費琢的耳邊,冷笑譏諷。

    “你……”

    不過,疼痛卻不會讓他松開緊抓司徒博多頭部的右手,反而抓的力道,也因為劇烈的痛苦而增加。

    司徒博多感覺自己的腦殼被萬噸巨力所擠壓,讓他的神智都變的模糊起來。

    宋婉娘的死,讓陳自力不再懼怕,他看到兩個伙伴在拼死和費琢纏斗,他再次拔出另外一把高頻粒子振動軍刀。

    憑借機動背包的推進,再次沖到費琢面前,兩把削鐵如泥的軍刀借用動力裝甲輸出的數百公斤的瞬間力道,一刀又一刀的劈在費琢的右臂上。

    “鏘鏘鏘……”

    而費琢的手卻無比的堅硬,怎麼看都紋絲不動,連一點痕跡都沒能在他的皮膚上留下。

    “啊啊啊啊……怎麼砍都砍不斷呀!”

    持續的揮動手臂,讓系統開始發出語音警報。

    “警告,警告,持續性的高強度揮臂動作,會讓動力骨骼的機械裝置形成不可逆轉的損傷,從而可能會讓駕駛員的受到嚴重的傷害。”

    電子合成音的警告,陳自力直接無視,他現在滿腦子就是想著怎麼將費琢的手臂劈斷。

    三人合力與費琢的纏斗,一直僵持不下,四人都同時在承受著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

    仇恨。

    讓四個人幾乎喪失理智。

    司徒博多的刀,如今每在費琢的肚子上橫割一毫米,都無比的艱難。

    費琢手在緊抓司徒博多的腦袋,也分心用自己的後腦勺不斷的撞擊**的臉。

    “松手,松手呀,混蛋……”

    **也變得執拗起來,憑著一口硬氣,任憑費琢後腦勺的撞擊,撞得七葷八素,口鼻滿是鮮血,也絕對不松手。…

    “今天,就是要你交待在這。”

    很快,費琢的腸子都已經在切開的傷口中流出,與此同時,司徒博多的頭,也被血蝕侵破煙霧狀的屏障。

    陳自力右手的軍刀砍斷,他索性將右手斷掉的軍刀扔掉,雙臂緊握左手邊的軍刀,最後在傳動裝置即將報廢的時刻,奮力一劈。

    奇跡發生了!

    這一刀,奇跡般的將費琢的手臂整齊的劈斷。

    不過,軍刀的刀刃也因此而徹底碎裂,一塊塊的掉在地上。

    雙手握著刀柄的陳自力徹底愣住了,他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楮。

    “斷了,劈斷了……”

    在懵逼中,陳自力瞪大自己的雙眼,駝著腰,驚訝的看著費琢的斷臂在司徒博多踉蹌跌坐的情況下,掉落在地。

    隨著司徒博多的跌坐,那霧狀聚集的黑色刀刃,唰的一下,從費琢的腹部拔出,拉扯出更多的內髒。

    受到重創的費琢,雙腳綿軟無力,要雙膝跪地,結果卻因為被**的強行鉗制,而無法跪地。

    無力再用後腦勺撞擊**的費琢,頭耷拉了下來,口里垂涎著血。

    抓住機會的**,張大口,上下兩排沾滿血的牙齒,狠狠的咬著了費琢的右脖。

    眼看,在三人的合擊下,費琢已經徹底被打廢,血腥的白刃戰,讓四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傷。

    不過,非常不湊巧的是。

    天幕的巨型鋼結構框架,已經徹底崩潰,焊接、鉚釘連接的部分,全部脫焊,鉚釘一顆顆的全部松脫。

    一節節粗壯的鋼梁,都從框架上掉落。

    這些結構梁,一個單元就足足有數座民房的大小,其質量之大,單純崩潰掉落都能形成非常嚴重的災難。

    好死不死,正好有一截往**和費琢等人的頭上掉落。

    “楞在那干嘛,快點離開這里。”

    司徒博多坐在地上,仰頭正好看到那龐大的鋼管落下,急忙對著還在發愣的陳自力大喊。

    “轟……”

    鋼管猛然砸下,巨大的轟隆聲響徹周遭,如此大的質量,落地之後激起了滾滾煙塵。

    濃濃的煙塵隨著氣流,向四周肆虐,四人瞬間被濃煙吞噬。

    天幕的徹底坍塌,讓天津城徹底遭受滅頂之災,城區中心那棟尚未竣工的建築,也被砸的徹底坍塌,樓架直接被砸的崩裂。

    從襲擊開始到現在,僅僅是過了不到兩個時辰,天津城已是一片廢墟,城內各處都是升起的濃煙。

    城牆之外,是天幕的巨型支柱,而隨著半弧形框架的徹底潰散,斜向城內的巨型支柱變得孤零零的。

    災難在城內繼續肆虐,城外的百姓們,看到城內的慘況,一個個都目瞪口呆,有些人捂著嘴,眼里泛著淚花。

    “這樣的滅頂之災降臨,是上天想要絕我們的路嗎?”

    一名老者杵著拐杖,站在城外避難所的大門,盯著被濃煙籠罩的內城,充滿絕望的喃喃。…

    他的身後,天地會的一名年輕的成員,走了過來,說道︰“老爺子,進來避難所的大廳吧,外面太危險了!”

    西城區,掉落的巨型鋼管將西城樓的閣樓建築砸的粉碎,費強帶著一群弟兄,正急匆匆的往城內的二號避難所前進,濃煙肆虐,周圍的能見度非常的低。

    費強橫臂捂著口鼻,眯著眼楮,在塵埃飄散的濃煙中摸索著前行的路線。

    “咳咳咳……”

    “到處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怎麼辦呢?”

    塵埃飄零,嗆得帶頭在前的費琢不斷的咳嗽,而他們這一隊二十幾人一個個灰頭土臉,周身都是灰黃的沙塵,就如泥人一般。

    耳邊周圍是空曠的嗡嗡聲,時不時還傳來巨物掉落的轟隆。

    這一行人,人人都惶恐不安,六神無主,生怕突然之間,頭上就掉下巨型的管制框架的殘骸,將他們砸成肉泥。

    同一時間,在南門大街上,激烈的戰斗被硬生生的截停,大量的巨型殘留的掉落,讓交戰中的人群瞬間一哄而散。

    受傷嚴重的鐘國仁被濃煙吞噬,死去的陳琳,尸首也被徹底掩蓋。

    被琢一襲擊的李光地,眼看動力裝甲要撐不住的時候,劇烈的沖擊波激起的氣浪,阻斷了琢一的持續攻擊。

    濃煙將視野窗口徹底掩蓋,李光地眼前跳閃的交互界面外,灰蒙蒙的一片,監視器已經無法捕捉任何事物。

    琢一也不見了蹤影。

    上千人交戰的南門前大街,僅僅只是一瞬間,人影全無,有的只是翻騰涌滾的濃煙厚霧。

    灰黃的塵埃在空氣中彌漫。

    騎著骨馬立于通衢孔道前的卓瑪,頭也不抬,綠焰就將一塊天幕的殘骸阻攔于頭頂,綠焰大盛,晶瑩剔透的骨架在焰內構成。

    只見,數米高的骷髏死神,高舉綠焰能量化構成的鐮刀,擋住了殘骸。

    面具下的卓瑪,四處轉動,她似乎想要鎖定什麼。

    “嗯?”

    濃煙里,有東西在竄動,速度極快,隱約間能在翻滾螺旋的煙霧里,看到有一抹紅影掠過。

    “第二個!”

    說著,她左手抬起,攤平的手掌上,空間扭曲,出現一個和她右手一模一樣的菱形物體。

    “送上門來了!”

    話語剛落,砰的一聲,濃煙卷開,突然洞開濃霧里,一個紅影直面襲來。

    鏘,刺耳的金屬踫撞聲響起,只見雲樂樂躍身前襲,軀體騰空,雙手握著一根直徑碗口大的鋼管,對著卓瑪的頭刺來。

    卓瑪一動不動,一個透明的骨骼擋在她面前,雲樂樂這一擊被生生阻擋,根本無法前進分毫。

    隨著旋轉氣浪而攪動的塵埃,形成了洞開的漩渦,短時間內,雲樂樂知道比拼力量她沒有任何勝算,于是她快速尋找落腳點,急速的身影在周圍不斷的閃動。

    殘影頻頻。

    卓瑪身邊,滿是揮舞鋼管的殘影,這些殘影就如模糊化的立體投影,都是靜態的。…

    有飛身疾馳的身影,又有揮著鋼管橫劈的身影。

    當頭劈下、斜上撩起、翻身直刺、數十個曼妙且凌厲的動作,在卓瑪周圍形成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全包圍攻擊圈。

    紅影在外,綠影在內,形成了一個對比色非常明顯的絢麗場景。

    又如人影構成的鮮紅花球。

    “再快,沒有絕對的力量,也是徒勞。”

    卓瑪聲音冷清,話語里充滿了不屑,似乎早就對雲樂樂的急速有了應對的方案。

    雲樂樂還在快速的移動著,驀地,一個壁障阻擋在前,雲樂樂在急速下,直接撞在那折射銀灰色的透明壁障上。

    嗡嗡之聲,在壁障內回蕩,可見這個撞擊引發的共振聚集在了壁障之內。

    面罩破碎,雲樂樂貼在壁障上,在頭昏眼暈中,似乎看見外界有個朦朧卻無比巨大的輪廓。

    接著,她從壁障上滑落,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落腳點,而是懸浮在空中。

    驚愕的她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巨大的菱形空間內。

    “什麼時候?”

    “我怎麼被困住了?”

    雲樂樂看著四面三角形的屏障,雙目瞪大,一臉的驚詫。

    “第二個解決。”卓瑪眼楮斜向左手上那飄浮的菱形物體,語調冰冷得自言自語︰“現在就剩下第三個了!”

    她說完,冰火聖童那一橘一藍的嬌小身影,在煙海中穿行,而他們的目標卻是在東北城區。

    秘密工廠外圍,天幕的殘骸被往右移動了一下,一個周身是血和灰塵的泥人走出,他搖搖晃晃,垂頭喪氣。

    走兩步就要喘一口氣,他的左手緊緊的捂著肚子,而肚子有一個橫向的大開口,花花綠綠的腸子從腹腔中流出,垂拉在外。

    在碎磚中踉蹌而行的他,走了數步,便側身靠在天幕的殘骸聲,神情扭曲的低頭,看著下半身流出來的腸子,他倒吸一口涼氣。

    嘴里罵罵咧咧,用自己髒兮兮的手將腸子往腹腔里塞,邊塞,手邊在劇烈的顫抖。

    “一次,比一次難堪……”

    緊接著,空中有破空的轟鳴聲傳來,他疑惑的停下塞腸子的動作,抬頭一看。

    藍色的小身影和橘色的小身影從空中降下,灰土糊了一臉的他,艱難的露出猙獰的笑容。

    而此刻,周圍也有動靜傳來,碎磚堆里,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他拔開周圍的碎磚,合金的外甲滿是灰土。

    頭盔面甲的黃光閃爍,頭盔在四處轉動,很快頭盔那弧形的面甲似乎看到了正在用僅余的單手塞腸子的費琢。

    “費琢……”

    一聲怒吼從動力裝甲的擴音器中傳出。

    听到聲音的費琢嘴角抽了抽,聲音嘶啞的喃喃︰“呲,麻煩的家伙!”

    重傷下,費琢面對身穿動力裝甲的陳自力,有些退縮之意。

    但,隨著陳自力的怒吼,廢墟里,又有兩處有了動靜。

    有些脫力的費琢,往秘密工廠後退,流出來的腸子也已經被他塞回了一大半。

    “那一套東西,我先收下了!”

    說著他伸手向工廠那大豁口,突然間,工廠內頻頻抖動,成套的生產設備周圍空間開始不規則的扭曲起來。

    費琢在陳自力緩慢的走向自己時,咬牙伸手一扭,嗖的一下,工廠內的設備消失在扭曲的空間之中。

    脫力的費琢,癱坐了下來,僅剩的左手軟弱無力的收回,抓著腸子就一點一點的往腹部的切口里塞。

    “你又干了什麼?”

    跨步而來陳自力,憤怒的彎下腰,伸手揪著費琢的領口,大聲質問。

    然而,費琢只是咧著笑了笑,身後展開了紅色的翅膀。

    “不和你們玩了,再見!”

    說完,身後紅翼一揮,氣浪將陳自力拍的連連後退。

    等他剎住自己的身體時,陳自力抬頭一看,方向那紅翼已經擴展為紅鷹,伏在鷹背上的費琢,已經向著夜空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