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章(戚瑜听到身後傳來一道熟悉...)

    兄妹兩個說悄悄話,倒是沒有人听清楚。

    微微有點黯淡的光線下,戚瑜能清晰的看到自家二哥眼底的震驚與……復雜。

    就好像是,家里養的小白菜,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是一顆危險的炸彈。

    戚尋心里慌得一批,怎麼辦,妹妹這種黑暗血腥的想法,要怎麼扭轉。

    頭一次感受到了帶孩子教孩子的那種崩潰心理。

    戚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妹妹,這個世界上比我們好看的人有很多,總不能看到一個就想要毀一個吧,心態放平,不要對人家的容貌有嫉妒心理。”

    “……”

    听著戚尋的話,戚瑜終于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說了什麼。

    竟然把心里話說出來了。

    嗨呀,失誤了。

    戚瑜想要拯救一下自己單純無害的妹妹形象“哥哥,我隨口說說,你怎麼還還認真了。”

    “再說了,這位宋叔叔長得也沒有我好看啊,我干嘛要嫉妒他。”

    戚尋憂心忡忡“真的只是開玩笑嗎?”

    總覺得剛才妹妹的眼神,是真的很認真。

    戚瑜眼楮彎彎“哎呀,哥哥,你把我想成什麼樣子了,你可愛善良純真身為祖國花朵的妹妹,怎麼可能做出那麼殘暴的事情。”

    戚尋腦海中陡然浮現出之前從視頻中看到了自家妹妹一腳踹飛餓狼,一拳打暈職業拳擊手的畫面。

    殘暴什麼的

    這下,戚尋看宋宴的眼神多了點關愛。

    搞不好這位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走那狼和那拳擊手的老路了。

    斷腿斷腳還算是小事,要是打成傻子再毀容。

    宋宴察覺到戚尋看自己的眼神,覺得渾身涼颼颼地“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戚尋拍了拍他的肩膀嘆口氣“多吃點好的吧。”

    “神經病啊你。”宋宴沒好氣的拍開戚尋的狼爪,“喂,這真是你親妹妹?”

    見戚瑜正在乖乖的吃飯。

    宋宴壓低了聲音問,倒是沒有繼續打擾戚瑜。

    戚尋听到這話就不爽了“我們長得不像嗎,你從哪里覺得我們不是親兄妹。”

    像是有點像。

    只是

    總覺得戚尋對戚瑜跟養女兒似的,不像是對妹妹。

    殊不知。

    當初戚瑜離開家里的時候,確實是個小孩子,在戚尋眼里,妹妹從來都是十六年前走丟的那個小小孩子。

    所以才會無微不至,就差上手喂她吃飯了。

    宋宴嘖了一聲“行吧,你這個哥哥做的太優秀了。”

    “自愧不如。”

    宋宴看向戚瑜的時候。

    戚瑜敏覺的抬頭,朝著宋宴露出一個非常友好的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戚尋看到自家妹妹對宋宴笑,一點都不吃醋了。

    反而覺得宋宴現在很危險。

    戚尋擋住了宋宴的那張臉,對自家妹妹說“快點吃飯,不然長不高。”

    戚瑜乖乖的“好。”

    戚瑜收回了視線,也覺得自己不能繼續看宋宴了,因為她怕自己那個罪惡的想法克制不住。

    妹妹終于乖了。

    戚尋才松口氣,差點要發生流血事件。

    殊不知。

    其實是小六起了作用宿主大人,你別忘了目的啊,毀容不是重點。

    你是來挖牆腳的,不是來毀宋宴容的。

    而且,有白月光珠玉在前,宋宴根本影響不了什麼,就一個小淚痣而已,要不你把淚痣給挖了?

    戚瑜思考了一下小六的建議。

    點了淚痣,好像宋宴就跟謝景不太像了。

    要是點了淚痣,搞不好徐曼瀠就不會跟宋宴在一塊了。

    畢竟當初徐曼瀠接受宋宴的追求,就是因為宋宴像極了謝景那滴淚痣,幾乎一模一樣的位置。

    臥槽?

    戚瑜猝然睜大眼楮,覺得這個可行性非常強。

    不過

    要怎麼說服宋宴點了這個淚痣呢。

    戚瑜又開始苦惱新的事情。

    想不到辦法,戚瑜甚至惡毒的想,要不還是毀了算了。

    小六宿主大人冷靜!

    戚瑜好吧。

    那就費點勁兒,說服一下宋宴。

    戚瑜沒有什麼胃口的放下了筷子,然後托腮看著宋宴。

    戚尋一把捂住妹妹的眼楮“走了,吃飽了,你該回家睡覺了。”

    于是乎,戚尋提前撤退,拎著妹妹當借口“小孩子長身體的時候,不能熬夜。”

    看著兄妹兩個離開的背影。

    大家調侃。

    “哈哈哈,沒想到尋哥還是個妹控,妹妹多看咱們宋老師兩眼都吃醋。”

    “也就是宋老師魅力太大了,連個小妹妹都能迷住。”

    “來來來,敬風采不減的宋老師一杯。”

    即便是戚尋離開,場子依舊非常熱鬧。

    反倒是宋宴,扭頭看向自己助理“為什麼他們叫我宋老師,叫戚尋就是尋哥,我們年紀差的很大嗎?”

    一個是尊稱,一個是平稱。

    搞得就跟他是長輩似的。

    助理知道自家藝人的尿性,面無表情的說“宋哥長相身材天下第一,年輕有為,青春貌美。”

    “也就跟尋哥差個五六七八歲而已,一點都不大!”

    宋宴本來還听得挺愉快,後來越听越覺得不太對勁。

    什麼叫做五六七八歲???

    這邊,戚家兄妹兩個已經回到了客棧。

    一進屋,就被戚宸丟了兩個大抱枕過來“你們兩個竟然拋棄我吃大餐。”

    “給我點外賣!!!”

    “這日子沒法過了。”

    戚瑜進門就聞到了濃重的麻辣小龍蝦的味道,剛才還沒什麼胃口,頃刻間有了胃口“小龍蝦,小龍蝦,還有嗎?”

    “我要吃!!!”

    一邊將抱枕丟回去,戚瑜直奔桌上的外賣袋子。

    小六呵,女人。

    男朋友還沒有小龍蝦重要。

    戚瑜拆開之後,看到里面還有好幾盒紅艷艷的小龍蝦,滿意的戴上一次性手套,完全不管在床上耍賴的戚宸。

    戚尋也沒怎麼吃,見妹妹吃的香,也走了過去。

    雖然他作為男演員不能吃辣的,以免長痘,皮膚粗糙,但是……

    他可以吃旁邊的小炒菜。

    戚宸還挺會,自己一個人點這麼多東西,還好意思撒潑。

    在床上扭來扭去的戚宸,見沒有人理他。

    只有撥小龍蝦的聲音,頓時那干嚎聲停下了,偷偷的抬起一只眼楮。

    下一秒。

    整個眼楮都睜開了。

    “你們,你們!!!”

    “太無恥了!”

    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來,撲向自己的小龍蝦,自己的小炒菜,他都還沒有吃呢!

    戚宸“放開我的小龍蝦。”

    戚瑜已經干掉半盒了,然後很大方的推了推旁邊的那盒“三哥,一起來吃。”

    “二哥吃不了,你吃給他看,就當是報復他不叫你。”

    戚宸一听“……”

    三分鐘後。

    兄妹三個人非常和諧的坐在房間里唯一的小茶幾上,圍成一圈狂吃。儼然就是友好兄妹。

    期間還跟大哥和爸爸媽媽開了個視頻。

    開完視頻之後,戚瑜才想起來。

    忘記給謝景開視頻了。

    謝景答應她來給二哥探班,就是要她每天主動開視頻報備。

    于是乎,戚瑜晃了晃手機“我要給謝景開視頻了。”

    戚宸吐槽一句“你現在都正大光明早戀了,我們還能管你不成。”

    戚瑜哼了聲“你就是嫉妒我。”

    “母胎單身狗。”

    戚宸“大哥二哥都是,家里就你早戀,你還好意思說。”

    戚瑜不敢看自家二哥的表情,然後開了與謝景的視頻。

    對著兩個哥哥晃了一圈“你看,我們在劇組客棧房間里吃小龍蝦了。”

    謝景俊美從容的面龐出現在屏幕里。

    恰好被戚尋看到了。

    他想起了宋宴那張臉,等等

    戚尋忽然湊到戚瑜手機前,認認真真的端詳謝景“謝景長得跟宋宴有點像啊。”

    “胡說八道。”戚瑜一听,非常不滿意,“我們家景景寶貝的盛世美顏,豈是什麼妖艷賤貨可以比的。”

    戚尋不小心瞥到那邊謝景翹起的唇角,臉上一僵。

    有被自家妹妹喂的狗糧咽到。

    “……行吧,就你家謝景不是妖艷賤貨。”

    不過……戚尋想到宋宴那張臉,好像妖艷賤貨這個形容詞還挺契合的。

    不愧是要考狀元的高中生,瞧瞧這詞匯量。

    戚瑜笑意盈盈的看著美少年的臉,堵了一晚上的小心髒終于舒暢多了,她撒嬌說“謝景,你都不知道,這些明星其實長得也就那樣。”

    “除了我二哥外,沒幾個能看的。”

    “還不如在家里看你呢。”

    “你快點給我洗洗眼楮。”

    謝景听著戚瑜順暢的甜言蜜語,俊美面龐上毫無波瀾,儼然已經習慣了“既然這麼不好看,那就回來。”

    戚瑜“……”

    迅速反應過來“雖然不好看,但是為了探班我二哥,為了偉大的兄妹情,我還是決定在這里待三天。”

    “機票都買好了,我們不能浪費錢。”

    瞧瞧這話說的。

    多麼的正氣凌然,多麼的懂事乖巧。

    實際上呢。

    小六哦,就是為了外面的野男人。

    謝景平靜的應了聲,倒是沒有在說什麼。

    視頻完畢。戚瑜感覺像是完成了一個重大的任務。

    終于有心情繼續吃吃喝喝了,還開了一听戚宸的快樂肥宅水慶祝。

    戚宸咬著蝦尾“你現在像極了欺騙美少年的渣女。”

    “不是跟謝景說要睡覺了嗎,你現在這是在干嘛?”

    戚瑜理直氣壯“吃完再睡。”

    一小時後。

    戚宸看著玩游戲的戚瑜“說好的吃完再睡呢?”

    戚瑜手指靈活的玩著戚宸的手機游戲賬號“王者替你上王者,你還唧唧歪歪什麼,還不快點伺候著。”

    “是,娘娘,您需要什麼?”戚宸陰陽怪氣的說道。

    女人

    都是渣!

    說什麼晚安,都是騙人的。

    戚瑜抬了抬手,高貴冷艷“小宸子,來一杯熱水。”

    戚宸得……真是他祖宗。

    次日,戚瑜足足睡到中午十二點才起床。

    戚宸這個賴床專業戶都起床了。

    站在戚瑜門口,敲門。

    戚瑜穿戴整齊,拿上戚尋給的工作證,出發去找……

    嗯,戚宸的偶像去了。

    戚宸“你見過宋宴,他本人有沒有跟大熒幕上的一樣?”

    “狂野貴氣迷人?”

    戚瑜揉了揉酸酸的眼楮“你在說什麼傻話,熒幕上的角色跟真人能一樣嗎。”

    哦,這就是不一樣了。

    戚宸還沒有見到本人,心里就有點小失望。

    畢竟他喜歡的是宋宴演的角色。

    戚瑜見哥哥喪喪的,補了句“雖然性格不像,但是顏值還可以。”

    “我又不是那種看臉的。”戚宸涼涼的說,“我看得是內涵。”

    行吧。

    戚瑜想了一下昨晚見到的宋宴,內涵什麼,暫時她還沒有注意到。

    抵達劇組時。

    劇組正在拍戲,拍得剛好是宋宴的一場吊威亞的戲份。

    對于拍戲,宋宴還是非常認真的。

    都說認真的男人很有魅力,宋宴大概就是如此。

    看戚宸眼眨都不眨的看著宋宴演戲就知道了。

    戚瑜有點不安“三哥,你性取向沒問題吧?”

    戚宸“……”

    能打死這個破壞氣氛的妹妹嘛,忽然覺得看偶像拍戲不香了。

    導演一聲“卡。”

    這一場結束。

    宋宴遠遠的就看到了戚瑜。

    他穿著一身天青色的古裝衣袍,仙氣飄飄的走過來“小魚妹妹,你來了看我拍戲嗎?”

    語調含笑,帶著調侃。

    戚瑜強忍著讓自己不要看他的眼楮,把自家三哥推了過去“我三哥是你的粉絲,你能跟他合個照嗎?”

    宋宴頓時笑的更愉快了“小伙子眼光真不錯。”

    “比你哥哥眼光好。”

    戚宸萬萬沒想到,自己合影簽名來的這麼迅速。

    妹妹關鍵時候還是很靠譜的。

    宋宴一邊簽名,一邊問戚瑜“要不要多給你簽幾個,你可以送同學。”

    “十八歲,應該還上高中。”

    “我應該有很多高中粉絲吧?”

    戚瑜才不知道呢。

    倒是戚宸,未免氣氛尷尬,回道“當然很多,我們班就有很多您的粉絲,您非常有魅力。”

    恭維的宋宴眉開眼笑。

    年輕人都有眼光。

    于是乎,他多簽了好幾張。

    其實,如果不是戚尋的弟弟,宋宴也不會這麼隨意。

    宋宴對戚瑜更有興趣“小魚妹妹,你也覺得宋哥哥我有魅力嗎?”

    “現在不會叫我叔叔了吧。”

    就這麼在意叔叔嗎?

    戚瑜一言難盡的看著他那亮閃閃的小淚痣“……”

    等等……

    他是不是在意年齡???

    戚瑜忽然開口,“確實很有魅力,只是有一個地方,不太妥當,顯老。”

    宋宴猛的抬眸看向戚瑜“什麼地方?”

    “哪里顯老?”

    “法令紋嗎?”

    “還是我眼角的細紋?”

    一看宋宴那個反應,戚瑜確認了。

    她指了指眼尾下方“這個淚痣,換到眼尾上面會好一點。”

    “在下面,感覺跟眼角下垂似的,顯老。”

    宋宴立刻從助理手里掏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順著戚瑜說的那個地方看過去。

    本來他引以為傲的小淚痣,好像越看越覺得顯老。

    難道真的會讓人感覺眼尾下垂嗎?

    戚宸奇怪的看著自家妹妹“淚痣挺好看啊,之前還被評為淚痣最好看的男藝人之首。”

    怎麼會顯老。

    戚瑜做了個拉拉鏈的姿勢,告訴他閉嘴。

    戚宸在妹妹與愛豆之間,果斷選擇了妹妹。

    妹妹做什麼事情,都有原因的,他不能拖後腿。

    戚瑜看著宋宴對著小鏡子比劃他的淚痣,听他自言自語“好像是長在上面好看點。”

    戚瑜認真的點頭“沒錯,淚痣長在上面,會提升氣色,眼尾上揚,又顯年輕又有魅力。”

    為了抹掉這個淚痣,戚瑜也是費盡心思。

    “比我二哥還要年輕有魅力。”

    “以後娛樂圈頂流搞不好就要換成宋哥哥了。”

    宋哥哥?

    戚宸一臉懵逼的看著自家妹妹???

    什麼時候妹妹跟宋宴這麼熟了,還這麼甜的叫哥哥。

    宋宴也提了提眼尾的小淚痣,乍一听戚瑜這聲哥哥,簡直心情爽爆。

    換一換淚痣的位置,他就從叔叔變成哥哥了?

    忽然之間。

    戚宸看著戚瑜的背後,眼底劃過一抹悚然“妹妹……”

    戚瑜正在跟照鏡子的宋宴洗腦,听到自家哥哥的話,推了推他的手臂“別鬧,我跟宋哥哥聊聊。”

    戚宸“……”

    你完了你知道嗎?

    你勾搭男明星被男朋友逮著了你知道嗎?

    下一秒。

    戚瑜听到身後傳來一道熟悉又漠然的聲音“宋哥哥?”

    戚瑜表情一僵,縴細羸弱的小身子同時僵硬。

    反應兩秒。

    在宋宴抬頭之前,戚瑜猛的朝著身後說話的那個聲音撲過去“景景寶貝,我好想你,嚶嚶嚶。”

    一把拉著謝景轉過身去,不讓宋宴看到他的臉。

    戚瑜推著謝景的後腰,一邊扭頭“宋……叔叔,我男朋友來了,先走了,再見。”

    謝景想要轉身。

    被戚瑜猛的從後背跳上去“背我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