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5章

    不過這一天,想來會十分遙遠。

    我再也沒有了所謂的堅守,這孤獨的皇冢,便是我的歸宿啊!”

    說起來,其實也蠻傷感的。

    沈默體驗過那種舉世孤獨的滋味,他體會了十年之久,便差一點瘋掉。

    這棵樹,一輪又一輪,千年又千年。

    他看到,手中那帝樹贈與的粗壯枝干,畫滿了一圈又一圈年輪。

    這是歲月,留給帝樹唯一的痕跡。

    而今,在短暫的露面後,它會再次陷入無盡的孤獨。

    這一次,他甚至沒有下一個千年去盼望醒來。

    “小子,謝謝你。”

    在沈默臨出門前,他听到後方傳來帝樹難得溫和的聲音。

    沈默腳步一頓,有些不明所以,哭笑不得的回頭看去。

    他剛敲詐了這棵樹,這棵樹竟然反過來謝他。

    還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帝樹溫和笑道︰“你讓我又見了一面吾皇,重溫了一遍他的風采,這是自皇走了以後,我收到過,最好的禮物。”

    沈默則是暢快一笑,再次變幻為皇者模樣,大袖一甩,聲音洪亮許多。

    “小梧,等本皇下次歸來,為你尋一仙台。”

    帝樹目光熱切,望著沈默一舉一動,怔然片刻,忽然單膝跪地。

    “小梧,恭送吾皇!”

    沈默已經起身,大步出門而去。

    留下帝樹獨自跪在後方,久久凝視。

    ……

    轟隆!

    猛烈的罡風,自沈默出來的一刻席卷而出。

    好在沈默早有準備,及時閃避開來。

    一抬頭,正對上雲燼那張陰沉的臉。

    “交出機緣,留你全尸!”

    在里面的時候,雲燼幾次礙于王境威嚴沒有出手。

    而今,當機緣落入沈默之手,他再也沒了顧慮。

    沈默冷冷一笑,抬頭四顧,發現這里果然不是皇路,而是他們最初走過的岔路。

    只要他走向另一個方向,便能殷月蘭匯合。

    他們所有人的形態,也早已不是靈體,而是活生生的人。

    這意味著,雲燼想要殺了他們,現在易如反掌。

    沈默沒有片刻遲疑,原地狂吼一聲‘葉尋’,拔腿狂奔。

    讓他欣慰的是,剛才出來的人族弟子不再附近,想來是去找殷月蘭了。

    只要不留在雲燼身邊,他便沒有任何顧慮。

    而隨著他一聲大吼,尋王印中驟然掠出七八道葉尋的影子,一同奔向了雲燼。

    “蚍蜉撼樹!”

    雲燼目光冰冷的一塌糊涂,含怒一掌向前拍去,下一秒,葉尋這七八道虛影,直接當場拍的無比虛幻。

    趁此機會,沈默也朝著岔路逃出了很遠一段距離

    那七八道葉尋虛影,不等雲燼再次發動進攻,便主動圍攻上去,為沈默爭取時間。

    李承玄從側翼殺出,頭頂著夜無歡的虛影,同樣悍然一掌拍了下去。

    沈默避無可避,他也沒打算閃避,硬抗了一下,口中鮮血不要錢的噴灑。

    借助李承玄這股力量,他再度向前飛掠出上百米。

    前方,已經是殷月蘭所在的皇冢核心區域。

    區域里,沈默看打殷月蘭仍舊盤膝靜坐,一時間心都涼了。

    這女人,到現在還沒突破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