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兒女

    五爺是個很博愛的人,不管是對太後、宜妃還是兄弟姐妹都十分有愛,為人重情義, 樂善好施, 平常和殷陶關系也不錯。

    宜妃在和太後說著話,明里暗里希望太後可以在皇上面前給五爺提一提成親的事情。

    兩位長輩在側殿聊天, 五爺就在隔間跟殷陶聊上了。

    殷陶倒是沒看出來,五哥是個如此健談的性子, 平日時候兩人交集不多,可能是五爺在康熙面前經常性的沉默太過深入人心,搞得殷陶還以為五爺是個悶葫蘆。

    “之前在塞上時候, 老大仗著在軍中待過一段時日,總想在皇阿瑪面求表現, 不顧旁人死活,跟他一起伴駕, 當真是累得慌。”

    不管是趕路還是巡獵,老大都喜歡急匆匆地敢在前面, 只可惜了他們這些兄弟,即便跟不上去也要強行提著一口氣攆著,總不好被落得太遠人都看不見。

    五爺對大哥不滿已久, 說起話來也十分不客氣。

    “他閑來無事跟三哥老八別別苗頭也就是了,可偏生還心比天高地要跟太子過不去, 在皇阿瑪面前爭表現。那日在場上時候,皇阿瑪在一旁看著,老大提出來要跟太子比試。”

    五爺說到這里,見殷陶沒有一點表示,不由停下話頭看了他一眼。

    說相聲的還要捧哏呢, 何況是五皇子講八卦講到興頭上,殷陶識趣道︰“然後呢?”

    五爺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嗓子,道︰“太子弓馬都是最好的師傅教出來的,雖然平常極少與人過招,可一旦過招起來輕易是不吃虧的。老大還是輕敵了,上來就用對付弱雞的法子對付太子,結果被太子一個借力打力。”

    五爺比了一個自以為帥氣的動作︰“就這麼‘撲哧’一下,大哥就摔了個大馬趴!”

    說到這里,五爺樂得不行,自顧自在一旁笑得嘎嘎嘎。

    五爺的笑點實在有些低啊,這點兒小事就能樂這麼久也挺難得的。

    殷陶作為幼弟,自然不好順著五爺的話編排大哥和太子,只得順著五爺的話表態:這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五爺估計挺閑的,又遇上殷陶這麼一個不反駁不質疑的非杠精聆听者,況且這個聆听者還同他極為對頭,說話雖然不多但是恰到好處,不急不躁又配合,是他最喜歡的聊天類型,故而越說越多。

    五爺覺得自己和殷陶很是投緣,說完塞上之事又講了不少他所知道的三爺和四爺後院的私事,直到臨走時候還對著殷陶戀戀不舍。

    過了年後,康熙便帶著人馬去了塞外,這年頭小孩子容易夭折,沒有種過痘的孩子不敢輕易帶出門去,康熙這次出門帶上了大皇子、太子以及從三、四、五、七、八幾位阿哥,並沒有他們這些小皇子的事情。

    康熙離京後,仍有消息不斷傳回到京里。

    听說這次塞上巡獵,八阿哥弓馬嫻熟,身姿矯健,在康熙和蒙古部族面前大出風頭,並不遜色于大阿哥和三阿哥。

    這並不是八阿哥第一次出風頭,殷陶听聞,八阿哥六歲剛進上書房時候就出過風頭,一舉蓋過眾人,得了康熙青眼,直到現在還有人拿出來說道。

    三哥也就罷了,文人一個,打獵起來難免束手束腳,但八阿哥既然能跟軍隊里摸爬滾打這些年的大皇子平分秋色,想來是就一定是很不錯的。

    在殷陶的印象里,八阿哥善于籠絡人心結交文士,沒想到騎射也如此突出,看來九龍奪嫡真的各有本事,終歸是太多優秀的皇子湊在一起,又都有奪嫡為帝的念頭,爭個你死我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殷陶暗自下定決心,功課什麼的可以暫且放上一放,弓馬騎射一定要撿起來好好學一下,鍛煉好身體總是好的,畢竟主席說過,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

    塞上巡獵回宮過後,康熙下旨,命皇八子胤與和碩額駙明尚之女郭絡羅氏訂婚。

    郭絡羅氏也是個命途多舛的小姑娘,她的父親因詐賭被判斬監候,母親在父親去世後郁郁而終,郭絡羅氏是在外祖安親王膝下長大的。

    清初之時,朝廷法令對于王公貴族相對更嚴一些,明尚死得的確有些冤枉,而他的妻子七格格去世得更是有些無辜,康熙給八阿哥定了這門親事,多少也是出于對于安親王一系的安撫。

    郭絡羅氏出身尊貴,身後又有安親王和郭絡羅氏的支持,娶了她對八爺的確是一份大大的助力,但這樣長大的小姑娘,殺父之人又是康熙,郭絡羅氏難免性格會和尋常人家的姑娘不同一些。

    殷陶並不覺得這是門好親事。

    朝廷和準格爾的沖突依然延續。

    多倫諾爾會盟後,準噶爾投降又犯,康熙在這上面牽扯了很大的精力。與此同時,河患的問題也一直沒有解決,陝西一帶收成不好,流民難于安置,康熙又任命了兩屆新的河道總督予以治理。

    朝中有著諸多的不太平,先生們在上課時候不免也帶了出來,這段時間的授課內容里,明顯多了很多軍事、農桑、河道治理類課程。

    讀了這幾年的書後,殷陶也開始摸清了這讀書的門道,對同期進來的幾位同學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十一學習起來十分拼命,奈何身子骨就是不大爭氣,熬藥吃藥那是家常便飯,但凡靠近他的院子就能聞到藥汁的味道。這種疾病纏身仍不忘奮發學習的行為,簡直就像那種吊著半條命也要捧著書看的學痴,這個殷陶是真的學不來。

    十三也十分勤奮刻苦,是妄圖讀書改變命運的那種努力。額娘只是小小的貴人,膝下又有兩個需要哥哥保護的妹妹,十三奮發上進也是情理之中。

    十四很聰明,但是十分貪玩,也比較浮躁,成日跟八爺九爺混在一塊兒,學習上心思不多。

    殷陶的額娘就他一個孩子,且萬琉哈氏這麼多年在宮中熬下來,早先年又不得寵,早就養成了心寬的性子,並不希望殷陶替她去爭什麼。

    這點想法和殷陶不謀而合,他就那麼不上不下地保持著中游的成績。維持在比十一落後一點點,和十三差不多,比十四好的位置上。

    否則他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還比人家十一和十三好出一大截,實在有些太招眼了,所謂“情深不壽,慧極必傷”,冒險出頭未必是好事,尤其是在康熙眼皮子底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康熙最近似乎有些注意到了他,他去額娘那里時候,听她說道康熙一直都夸他靈透,並多番表達了自己對這個兒子的喜歡之情,這叫殷陶覺得有些詫異的同時又有隱隱的不安。

    熟讀九龍奪嫡歷史的人都知道,離康熙太近了絕對沒什麼好事,太子是康熙最寵愛的孩子,但依然經歷了兩立兩廢,直郡王是康熙給予厚望的巴圖魯,結局卻是圈禁至死,十三是康熙所喜歡的皇子,同樣被養蜂夾道幽禁多年,八爺是康熙中年時候最上心的阿哥,依然難逃被指著鼻子罵“系辛者庫賤婦所生,自幼心高陰險”的命運。

    所以說,頻頻在康熙前頭露臉絕不是什麼好事。

    日常苟一苟,活到九十九。

    低調人設不能崩啊!

    可太後一向是那最不沾事的,這也是她能在宮中安然度過這麼多年,自然也有自己的宮廷生存法則。

    順治帝還在位的時候時候,她那姑姑廢後博爾濟吉特氏當年就是因著管事情太多而被廢了,那時宮里的日子並不好過,孝獻皇後董鄂氏當道,順治眼里除了董鄂氏再沒別人,對她這個被逼著立為皇後的蒙古籍女子沒什麼好臉色,如果她不是這麼一個萬事不沾的性格,絕對不會有如今過得這麼舒坦的一天。

    若是她突然插手來管宮中這些事情,第一個得罪的不是如今後宮當權的佟佳氏,而是康熙皇帝。

    康熙同她關系和睦,也願意給她地位和尊榮尊榮,但這一切也只是名譽上的,歸根結底,康熙並不希望這位嫡母插手過多他的事情。這個道理太後自然是曉得的,況且作為他的便宜“母後”,她所做的只能是迎合這份“母慈子孝”,根本不好跟他擺太後的譜兒。

    如今康熙能做到這個份兒上已是實屬不易,太後對于現在的處境和狀態也是十分的滿意,並不急于改變,也根本不想去打破現在的平衡。

    在太後這里磨了半天沒有得到肯定的答復,宜妃最終失望地離開了寧壽宮。

    臨到離開時候,正踫上甦麻喇姑帶著小豆丁十二阿哥往太後這邊來,十二阿哥比她上次在太後生辰宴上見到時候又長高了不少,走上來同她問好,舉止得體彬彬有禮。

    十二阿哥和十一阿哥年紀相當,宜妃和身邊人難免會對十二阿哥關注更是多些,宜妃近來一直听聞十二被養得很不錯,皇上每次去寧壽宮時都會連帶著見一見十二,反觀她的十一,身子骨是打娘胎里出來的弱,讀書識字也並不見得比旁的皇子更好一些。

    到底是從前養過康熙的人,不得不說,甦姑姑帶皇子終歸還是有兩把刷子。

    那日皇上抱著十二出現在太後壽宴上,那些人嫉妒得眼神都要滴出血來,直嘆萬常在好命,不,現在應該叫萬貴人了。

    想到這里,宜妃不由更是郁悶了幾分,草草跟甦麻喇姑打個招呼後便告辭出了門。

    宜妃離開後,她帶來的那幾樣糕點蜜餞自然便宜了殷陶。

    宮里養孩子養得小心,從來不給皇子公主們用太多點心,太後則從小在草原上長大,沒宮里那麼多規矩也懶得刻意遵守,甦麻喇姑也是如此。

    是而殷陶就著牛乳用了兩塊金絲棗糕,正打算將手伸向那盤雙色豆糕時,只听得一旁的甦姑姑發問了︰“萬歲就要南巡了,十二阿哥長大後想不想跟著萬歲出門呢?”

    殷陶停住了伸向豆糕的手。

    這個問題很好回答,答案自然是不想的。

    九龍奪嫡這段關鍵而敏感的時期,幾乎任何一個跟康熙挨得太近的皇子都沒啥好結果。

    不管是大阿哥直郡王、兩立兩廢的太子爺,還是後來的八爺、十三爺、十四爺,除了四大爺之外,可以說是個頂個兒遭了殃,大部分還落得了被未來皇上記恨的下場,這時候伺候康熙出門的確不是什麼好差事。

    但話不能這麼說。

    殷陶略一思考後,組織語言道︰“都說皇阿瑪是世界上最明理之人,胤只願一切都听皇阿瑪一人的,他願意帶我去我便跟著,他叫我留在宮中,我便留在這里,左右由皇阿瑪決定便是。”

    甦麻喇姑原以為殷陶會對南巡一事頗為向往,心中恨不能立時跟著皇父出宮看看,卻不想得來這樣一個回答。

    十二阿哥小小年紀便已經深諳這宮中的生存法則,甦麻喇姑的眼楮閃了閃,突然間對這個小娃娃有些刮目相看。

    = =

    康熙這次南巡的收獲不少,其中的一項就是帶回來一個江南美人王氏。 m.w. ,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