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榴蓮殺壯漢亦落淚

    多可憐的殿下啊。

    先是被那女子氣到半身不遂,接著又要被這狂妄大漢氣到咧嘴傻笑,這傻太子怕是不能要嘍。

    不能要是不能要了,但絕不是被氣的,而是……

    甦東坡捋了捋胡子,瞧那台上的雲錦書望去,看她怎麼擊退那無理壯漢。

    雲錦書果然不令人失望。

    她派出自己標志性的八顆牙,對那人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而後嘻嘻開口︰

    “我說這位壯士,看您體格高大威猛就知道,貴國必定都是驍勇善戰之人。”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

    那壯漢听了雲錦書的話,臉上又是一陣得意之色,高昂著頭,目光蔑視台下。

    雲錦書與禾禾對望一眼。

    “不過呢,這選秀是在搞精神文明,你自然看不到其中的樂趣來,你還沒達到這個層面。畢竟你們國家現在連物質文明都還沒搞好,連溫飽問題都還沒解決,整天就想著吃吃吃的,對吧,大汗。”

    那大汗一時之間沒太听明白雲錦書話中的意思,只是微微從鼻孔里喘著氣,盯著她並不開口。

    他是沒听懂,可台下的戒飯卻愣住了——成天就知道吃吃吃的人,真的都很愚笨嗎?

    感覺自己又被內含到。

    他訕訕地把手里的牛肉干一把塞進嘴里,隨便咀嚼了兩下趕緊咽下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接著看回台上。

    不過幾秒鐘,那夷國使者已經回過神來,他目露凶光,惡狠狠地盯著雲錦書,

    “小小女子,竟敢取笑于我。你們陸盛國的男人全是孬種,此刻竟然沒有一個敢上台與我比試一番的。這要傳出去,豈不令五代十國笑掉大牙。哈哈哈……”

    說完,又是一陣狂笑。

    葉風抱著臂膀站在台下,依舊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他看陸星畫薄唇緊抿,不覺笑嘻嘻走到他跟前,拿自己肩膀踫了踫他的肩膀︰

    “太子殿下,他這樣羞辱陸盛國,您不打算上台教訓教訓他嗎。”

    陸星畫本就冷冽,此刻臉上又涂有胭脂,故而還未開口,已呈現出一種奇異的表情來,如若被哪個不良媒體拍下,估計又是一張萬年都洗不白的黑照。

    在陸星畫之前,甦東坡卻開了口︰

    “我說這位白公子,區區一無恥小人,怎可髒了殿下的手。且等著吧,好戲都在後頭呢。”

    葉風輕笑一聲,滿臉都是一副“無所謂啊,我只是過來吃個瓜”的表情。

    只是他沒料到,這瓜吃著吃著,卻陡然變了味道。

    台上,那使者狂玩的聲音再次傳來——

    “一個個花拳繡腿好看不中用的家伙。我倒听說曾經的葉將軍一家滿門虎將,個個功夫了得,可惜嘛,是個叛徒,如今陸盛國竟無可以與我過手之人,全都娘們唧唧地不管用。可惜呀,可惜呀。”

    他連嘆兩個兩個“可惜”,並不知在可惜什麼。

    只是“葉家”、“叛徒”這類字眼听在葉風耳中,卻異常尖銳刺耳。

    他目光冷冷望向台。

    葉家滿門忠貞、一心報國,戰功累累,為社稷民生立下汗馬功勞。

    只是……

    只是絕非叛徒!

    他不許有人這樣污蔑葉家!

    如果不是自小加以訓練,此刻的他必定已沖入台上,狠狠抓起那人的袖子問個明白。只是現在……

    “戒飯,借你的煎餅果子一用。”

    葉風目似利劍,說話間,已從戒飯手中拽過煎餅果子,嗖地一下射入台上,正中那人眉心。

    這一記力道非凡,煎餅內果子的碎渣已然星星點點扎進那人眉心面頰,頃刻間滲出絲絲血跡。

    那人一聲悶哼,後退一步,下意識用手一摸,臉上已是骯髒不堪,如同剛剛盡情啃過一堆重達五斤的大便。

    模樣滑稽,一旁的戒飯忍不住嘖嘖稱奇。

    “我說公子,您這是師夷長技以制夷嘛?”

    他猶記得葉風被自己的煎餅果子擊中的場景,卻不曾想葉風已青出于藍,將煎餅果子制敵之法使用得如此出神入化。

    一個壯漢,被煎餅果子搞得狼狽不堪,台上的禾禾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嘲笑。

    那使者羞惱不堪,罵罵咧咧正欲開口,忽然一大塊兒榴蓮皮已從台上飛上,直接鑽入他的口中,頂著他的唇舌,扎得他口內血流不止。

    吐不出來,更咽不下去,那壯漢疼得捂臉跺腳,模樣甚是滑稽。

    “這就叫以臭制臭。他的嘴巴,估計已經三個月沒有刷牙了吧。”

    葉風開口,仍是玩世不恭地語氣。

    “也可能是韭菜吃多了”,冷不防地,陸星畫忽而接話,待幾個人皆驚訝地看著他,他才意識到什麼,神情古怪地扭過臉去,重又恢復萬年冰山臉。

    “謝了!”

    葉風戒飯說了一聲。

    戒飯將嘴里的極品貓山王榴蓮咽下去,意猶未盡地拍拍手。

    “沒了,這下真的沒武器了。”

    再看那台上。

    一番掙扎之後,狼狽不堪的使者終于忍著痛將榴蓮皮從口中摳出。

    他對著台下粗俗地吐出一口血水,異常惡心。

    意識到自己出了糗,那大漢猶有不甘,嘴里仍是叫囂著開口︰

    “旁門左道,上不了台面。可惜呀可惜,再無葉家將與我過招,花拳繡腿,恕不奉陪。”

    話還未落,忽地一下抓住禾禾的胳膊飛身而起。

    “這小姑娘女扮男裝好看得很呢,回去給我當壓寨夫人吧,哈哈哈……”

    一陣粗俗不堪的笑聲傳來,那人已抓著禾禾躍上體育館樓頂。

    陸星畫目光一凜。

    戒飯已經一個躍身,追了上去——吃飽飯的他,戰斗五顆星。

    只是,在他之前,已有一漂漂白影追了出去。

    他,一定要搞清楚,緣何他頻頻提起葉家,他可知十數年前的那場殺戮。

    “殿下,無需擔心,禾禾有陸氏特功護體,自然是不會有半分差池的。”

    陸星畫眯了眯眼楮。

    台上那個一臉“阿西吧”表情的女子,有她出現的地方,就有自己過不去的坎。

    “帶回府中,好好盤問!”

    一聲令下,雲錦書又入了那牢籠一般的太子府。

    順便地,甦東坡求著陸星畫,將李白了也帶了回去。

    謝靈運呢?他只想歸隱山林,不願步入紅塵,甦東坡只能遺憾地隨著他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