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吸肉器

    他一面忙著指揮兩個修士飛入陣中,將已經被吸成人干的修士弄出來。

    一面還得忙著遣人送進去兩個修士填補空缺。

    另外還有一波修士專門負責挑選下一批被送進陣中填空的弟子……

    正慌亂間,邵嘉應無意間扭頭,一眼就看見了剛趕來的苗景辰。

    一見苗景辰,邵嘉應激動地就跟看見了親爹,奔苗景辰就跑了過來。

    “苗二爺您可算來了,您這大寶貝停不下來了,您趕緊想想轍吧!”

    邵嘉應還沒到跟前,就急地直嚷嚷。

    苗景辰抬眼看著上方虛空徐徐不停旋轉的大鼎,皺眉問︰“把陣法撤掉它不就停止了?前兩回不都是這樣麼。”

    邵嘉應︰“是,前兩回的確一停止陣法,這大鼎就會消失。可是這次也不知怎得,陣法一停,這東西非但不消失,還往下掉。之前停過一次,立馬整個鼎壓下來,當時就壓垮了我宗門里最高的兩座修煉塔。”

    “現在只能讓眾弟子消耗靈力把這大東西舉著,不然我這宗門就沒了!”

    說完,邵嘉應對著苗景辰深深作揖︰“苗公子,這大鼎符是您的東西,您趕緊想想辦法吧,這東西要再轉的久一點,我這些弟子就得全填進去!”

    苗景辰也很吃驚。

    東西是他的沒錯,可這樣的情形他也從沒遇見過。

    走至大陣旁邊,苗景辰向陣法中看去。

    這個陣法他也懂,這正是當年送他大熔爐符的那人傳授的。

    當年那個人說,這大熔爐符他遲早有一日會排上用場。

    苗景辰當時不解其意,只覺那人出現的蹊蹺。卻沒想到收下這大符後沒過兩年,真就派上了用場。

    就好像他身上發生的這一切,冥冥之中早就被誰安排好了似得。

    苗景辰的腦中回憶著啟動大熔爐符的陣法圖,順帶想起了一些往事……

    仔細把整個陣型看過一遍,陣型布局沒問題。

    苗景辰又抬起頭看向懸浮在眾人頭頂的大鼎。

    就在他查看陣法的時候,坐在陣法中央鎮守陣眼的老化神突然睜開眼,向苗景辰這邊看過來。

    同時,苗景辰的神識中響起老化神的聲音︰“這大鼎怕是出了狀況,或者被哪位高人動了手腳,真符你可有帶在身上,你且看符身有無異樣。通常這種寶符運行起來,真符都會有所響應。”

    被老化神提點,苗景辰才反應過來,趕緊從納戒里取出真符來看。

    大熔爐符雖然也是張畫在符紙上的符,與普通符明顯不同的是繪制大熔爐符的符紙。

    這張符紙並非黃色,而是呈火焰紅的顏色。

    赤紅的符紙上,有層層疊疊金黃色的波瀾,就像燃燒著的火焰,雖然是繪制在紙上,卻栩栩如生,華麗異常。

    通常這類特殊符紙繪成的符,符紙都是為繪制這張符專門煉制的,已經不再是普通的符紙,而是一種法器。

    此類符也不再是一次性使用過就自行銷毀的符,而是可以反復使用的寶物。

    也是如此,這類大符被修士們稱之為寶符。

    此刻大熔爐符正在運行,苗景辰手中的火紅符上繪制的火焰也在徐徐跳躍,就如真的在燃燒一般,整張符紙有些微的火焰氣息,卻並沒有真正燃燒。

    苗景辰盯著符看了半晌也沒看出啥毛病。

    坐在陣眼中的老化神再次傳音過來︰“勞煩二公子將符送過來老夫給看看,興許老夫能看出其中異常。”

    苗景辰看了眼大陣中端坐的老化神,轉手將符紙交給身旁一個元嬰境的輪回堂長老。

    長老帶著符紙御劍而起,將符紙送向陣眼中的老化神。

    這張符雖然是件至寶,可苗景辰一點也不擔心寶符被搶。

    這符是與他立過血契的法寶,如果對方膽敢強搶寶符,他大不了強行將頭頂上的大鼎放下來,跟這些人魚死網破。

    老化神雙手小心翼翼接過修士手里的寶符,托在掌心仔細端詳。

    這寶符每次啟動大陣的時候,他都能見一面,不過是苗景辰親手擲符,像今天這樣拿在手里,他還是頭一次。

    老化神盯著符,眼神火辣辣的。

    他之所以听苗景辰擺布,為他做事,全是為了最終能得到這張寶符。

    他問過苗景辰此符來歷,苗景辰不肯交實底,他也不清楚苗景辰是否知道這符的背景來頭。

    但是他卻知道。

    符的正面繪制著一個寶塔形狀的古老符紋,符紋的筆畫十分繁瑣,這種符紋一看就是上古時期所創。

    現在的符紋經過簡化,早就見不著這麼復雜的紋樣了。

    也是因此,這張符絕大多數人都不認得。

    但是他卻湊巧在一本古籍中看見,這個符紋,就是赫赫有名的天地熔爐咒。

    天地熔爐咒,是南方秋神朱雀大人獨有的法咒。

    朱雀掌火屬性,其法寶便是天地熔爐。

    當時乍見苗景辰手里這種符的時候,他也吃了一驚,直覺這樣的寶物,不可能落在苗景辰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手里。

    可是,當他第一次抱著試試看,組織陣法啟動這張符的時候,看到天空中赫然呈現巨大塔鼎的那一刻,他信了。

    因為古籍上記載的朱雀大人的天地熔爐,正是一個塔型的巨鼎。

    此鼎一出就浩浩湯湯吸取了白霧殿數百弟子,隨後在鼎中直接煉化。

    如此大的威能,除了五方五帝的法寶,誰的寶物還能具有如此龐大的手筆和氣勢。

    這樣的寶物,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

    因此,當時他與苗景辰定下的互換條件,便是,他利用輪回堂的修士催動寶符,助苗景辰把白霧殿滅掉。

    事成之後,這張寶符歸他所有。

    盡管不知道苗景辰這種符的來歷,可這畢竟是與朱雀有關的東西。

    萬一憑借此符與朱雀神攀扯上關系,哪怕只有一點點遠的幾乎不著邊的關系。

    他就算一步登天啦!

    小心翼翼將寶符托在手掌上。

    老化神開始檢查符的表面。

    雖然符平日不在他手里,可每次啟動的時候,都需要用真符啟動陣法,他也見過幾次。

    並且憑他對符的研究,肯定比苗景辰的水平高的多。

    仔仔細細查看過符的表面……

    突然,老化神的目光定格在符文中間的幾個符紋筆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