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不如…打包

    “死鄭離!!”

    小院鄭離住過的房間中,王心兒拿著一張紙咆哮道。

    紙上寫著︰”

    小丫頭,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鄭離留。”

    “啊!!

    唰!

    王心兒大叫一聲直接將紙撕成了兩半,咬牙切齒的說道︰“誰是小丫頭!還有輕輕你妹啊!裝屁文藝,給本小姐等著,再見面時本小姐一定要把你打出屎來!一定!!”

    她氣的是鄭離離開嗎?不,她氣的是鄭離不告而別!

    這時王仙兒出現在敞開的門口溫和問︰“心兒,大早上的你怎麼了?”

    “曾祖母,鄭離走了。”小丫頭不開心的說道。

    “嗯,走了,我知道啊。”

    “唉?曾祖母知道?”小丫頭瞪大了眼楮。

    王仙兒理所當然說︰“自然了,你也不想想曾祖母什麼層次,他一個小小的大魂師離去的動靜我又怎麼會察覺不了呢?”

    “那曾祖母您怎麼不告訴啊!”正心兒無奈的語氣中帶著生氣。

    “這個啊…心兒你經歷了那麼多剛回來,又睡得那麼香,曾祖母我不忍心打擾你。”

    王心兒︰“…再有這種情況麻煩曾祖母告訴我……等等!”

    “大魂師?”王心兒愕然,“他不是魂師嗎?”

    鄭離擁有第二魂環後沒有展現過,所以王心兒並不清楚。

    王仙兒詫異搖頭︰“不是哦,雖然不知道心兒你為何以為他是魂師,但曾祖母感知到的是二十六級大魂師!比心兒你的天賦都要高。”

    即使王心兒十八級了,在十歲時大有可能超過鄭離現在的等級,她還是這麼認為。

    只從修煉速度上,昨晚她可感知了鄭離的修煉,速度很快啊……

    听完王心兒傻眼了。

    鄭離二十級她知道,但什麼時候有了第二魂環?哦,對了,應該乾坤問情谷的獎勵…

    不過二十六級是不是過分了?

    虧自己一直以為鄭離只是史萊克學院的一個普通學員……

    “可惡啊!死鄭離你倒是讓我見見小奈姐姐後再走啊!”王心兒抱怨道。

    小奈是誰?

    王老疑惑,話說昨天她就有听到這個名字吧。

    ……

    “阿嚏!”

    鄭離打了個噴嚏後揉著鼻子嘀咕道︰“肯定是那個小丫頭罵我了!”

    凌晨起來他留了紙條離去,為什麼不打招呼?

    因為他怕打招呼後小丫頭不讓他走。

    現在嘛…

    鄭離看著眼前不顯眼的建築,在其正門上方,懸掛著一個牌子,上面有一個錘子的圖案,錘子下面是一個金色的台面紋路。

    “這就是星光拍賣行嗎?差點沒有找到…”

    “小離,買兩把近戰魂導器。”

    “嗯?為什麼?”

    鄭離疑惑,他們似乎不是走近戰流,而是法師流才對吧。

    “之前戰斗我們用魂力凝聚的光劍、光盾很脆弱,而且消耗魂力不少,用魂導器的話在戰斗中也能減少不必要的消耗。”

    “說的也是。”鄭離點頭,“看看吧,有合適的就買。”

    “嗯,好。”

    鄭離不再多言走進了拍賣行,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鋪著紅地毯,足有五米寬的階梯,一直向下延伸,並沒有想象中的禮儀小姐在外面引導。

    一直向下大約二十米後,才到了一個類似登記的地方,到了這個地方才有身穿紅衣的禮儀小姐出現帶著商業化的笑容恭敬詢問鄭離道︰“這位客人,您是來寄拍物品的嗎?”

    鄭離平靜搖頭,拿出了史萊克徽章淡淡說道︰“我是史萊克學院魂導系的學生,想買一把刻刀。”

    史萊克學員的身份走到哪里都是有一些用處的。

    禮儀小姐看了眼徽章,面色不變,心里卻已經有了底。經過訓練的她自然認得出史萊克校徽的真偽。

    “客人請跟我來。”

    在禮儀小姐的帶領下,穿過一扇古樸的木門,景象驟然一變,視線中是一條金碧輝煌的甬道,寬度超過十米,地面上鋪著不知名的磚,像白玉,兩側每隔十米,就有一對用同樣材質雕刻著瑰麗花紋的柱子,牆壁雕滿了精致的花紋。

    鄭離微皺眉頭。

    “客人怎麼了?”禮儀小姐敏銳察覺並出聲詢問。

    “沒什麼。”

    見狀,禮儀小姐也沒有多問。

    繼續前進,直到通過一處階梯,又穿過了一扇門戶,走進了一個裝橫具有科技感的房間,房間不大,禮儀小姐進門後兩手放在了門側的一個半圓凸起,注入魂力,房間里魂導燈瞬間點亮了。

    頓時,鄭離被眼前的景象鎮住了片刻,本來什麼也沒有的房間出現了一個個形似玻璃的櫃台,在潔白的牆壁上也瓖滿了一樣的櫃台,差別就是沒有支柱,牆壁上櫃台每個緊挨卻又不顯得緊湊。

    每個櫃台中都放著一把刻刀,各種各樣,一眼略過,大約有近兩百把刻刀。

    “客人,這里基本上就是我們星光拍賣行中所有的刻刀,供您挑選。”禮儀小姐恭敬道。

    基本上?鄭離心中搖頭,沒說什麼。

    朝著禮儀小姐點了點頭,開始挑選刻刀。

    挑選自然是裝裝樣子。

    一把一把的看去,期間哪怕他在某個櫃台稍微停下目光,這位盡職的禮儀小姐就會及時出言講解。

    說的連他都有些心動了,刻刀都是極為鋒利,不然怎麼銘刻一些極為堅硬的材料?每把都可以當成飛刀使用,稍微長一些的匕首也行。

    在每次禮儀小姐講解完,鄭離都會浮現出隱晦的失望表情,直到又看了幾把後搖搖頭開口詢問︰“可有列榜刻刀?”

    禮儀小姐聞言確實一愣,然後微笑作出回答︰“客人說笑了,在咱們斗羅大陸的刻刀排行榜上,記載的一百柄刻刀其中三分之二都在日月帝國,剩下的三分之一中的大部分也都不知道蹤跡,如果我們星斗拍賣行真有列榜刻刀出現了,是會在頂級拍賣會進行拍賣的。”

    利益最大化嘛…鄭離點頭,這很正常。

    “客人,您不妨…”禮儀小姐說到這里突然一頓,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不妨什麼?”鄭離笑問。

    禮儀小姐略顯尷尬的笑了笑,道︰“抱歉,客人,我剛剛想到了星光拍賣行確實是有一把列榜刻刀,不過有些問題…”

    鄭離听後裝作眼楮一亮︰“是嗎?可以讓我看看嗎?”

    不出意外就是列榜刻刀了。

    “可以的,客人稍等,那把列榜刻刀本來是今天夜里一場拍賣會的拍品,被另外放了起來,我這就去給您取。”

    “嗯?拍品?”鄭離疑惑,半開玩笑問︰“如果我買了不影響拍賣嗎?”

    “客人說笑了,拍賣也只是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價格合適的話提前賣出自然可以。”

    禮儀小姐恭敬說道,說實話她心里是有些擔心鄭離的資產問題的。

    雖然是史萊克的學員,但沒有規定史萊克的就必須一定要有錢啊!

    “放心,金魂幣的話我帶的並不少。”鄭離微笑看向禮儀小姐那雙紅色的眼眸說,帶著些打趣。

    禮儀小姐臉色一紅說了一句“客人稍等”就退出了房間。

    鄭離目送著她離開,然後轉身看著櫃台中的一把把刻刀以及下面的標價,不禁有些心動,摸了摸下巴︰

    “這星光拍賣行還真是放心啊,不如…打包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