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0 熟悉的味道(第二更,求月票求訂閱)

    次日,金肆又一次來了。

    可是這次,金肆沒有受到任何歡迎儀式。

    金肆徑直來到艾斯巴古的辦公室。

    艾斯巴古抬頭看了眼進來的金肆︰“你來了。”

    “怎麼回事,今天的歡迎儀式呢?”

    “什麼歡迎儀式?你今天開始正式上班嗎?”艾斯巴古平靜的看著金肆。

    “額……我的秘書呢?年輕的,漂亮的,以及女的。”

    “正在招聘中。”

    金肆開始在造船廠內閑逛。

    所有的船工都對金肆置之不理。

    就好像前幾天的事沒發生過一樣。

    中午,造船廠的廚師推著餐車進來。

    “吃飯了。”

    所有船工都圍了上來排隊打飯。

    金肆自然也不例外。

    在打完飯後,開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進餐。

    金肆三兩口扒完,又跑去添飯。

    吃了七八份後,金肆終于滿足的捂著肚子躺在地上。

    沒過多久,金肆就睡過去了。

    這時候,所有正在吃飯的船工都放下手中的碗筷,朝著金肆包圍了過來。

    “快,將他捆上。”

    “小心點,別把他弄醒了。”

    “這個該死的混蛋,終于落入我們手中了。”

    “這次絕對不會再讓他逃走。”

    這就是艾斯巴古想出的辦法。

    既然無法靠人數與陷阱抓住金肆,那就下藥。

    其實艾斯巴古還是考慮過。

    金肆第一天或許會有所防備。

    所以他做好了長久的打算。

    終有一天,金肆會放松警惕。

    到時候就是他的機會。

    只要吃過一頓飯,那就算是掉進他的陷阱了。

    可是他沒想到,金肆第一天就中招了。

    所有人手忙腳亂的將金肆捆起來。

    ……

    一覺醒來,金肆發現自己被綁在了空地的架子上。

    艾斯巴古坐在正對面,周圍全都是五大三粗的兄貴。

    “老板,你又開始調皮了。”

    艾斯巴古雖然外號冰山。

    可是此刻的他也不由得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金,或者是大帥哥。”金肆一點都沒有被抓住的頹廢。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連一點點的入職手續都沒辦理的情況下,就允許你入職?”艾斯巴古忍不住嘲諷道。

    “可能是我這個人就是這麼的單純善良吧,老板,你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不過我這個人很大肚,我原諒你了。”

    “可是我沒有這麼容易原諒你。”

    周圍的船工已經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

    “老板,你知不知道我的惡魔果實的能力?”

    艾斯巴古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金肆已經不止一次的展露出稀奇古怪的能力。

    所以他擔心這次金肆又冒出什麼古怪的能力。

    他開始後悔,應該想弄一個海樓石手銬,然後再動手。

    實在是太心急了。

    “我可是吃了融化果實,什麼東西踫到我都會融化。”

    說著,金肆身上捆綁著的繩子開始發黑,然後從金肆身上松開,發出一陣黑煙。

    艾斯巴古徹底絕望了。

    周圍船工也從天堂跌入了地獄。

    他們處心積慮的等待著報復金肆的機會。

    就這樣沒有了。

    金肆來到艾斯巴古的面前。

    其他船工立刻警惕起來。

    擔心金肆傷害艾斯巴古。

    不過金肆不打算這麼做。

    “艾斯巴古,十萬貝利,這事就當沒發生過。”

    艾斯巴古無力的點點頭。

    算了……這事到此為止吧。

    他是真的想不出辦法了。

    “另外,我要求今天之內就有秘書。”

    所有人都咬牙切齒的看著金肆。

    “我說了,秘書還在招聘中。”

    “那就先將你的秘書借給我,雖然卡莉法小姐的年齡大了一點點,不過我一點都不介意。”

    卡莉法咬牙切齒的看著金肆,雙眼里充滿殺氣。

    “你要秘書到底干什麼?”

    “放心吧,絕對不是工作上的事。”

    艾斯巴古捂著頭,這才是我最擔心的事好嗎。

    “給我三天的時間。”

    “好吧。”金肆又一次給了艾斯巴古通融的時間。

    金肆覺得自己真是寬宏大量。

    面對著金肆這麼明目張膽的勒索要求。

    艾斯巴古已經無能為力了。

    讓卡莉法當他秘書肯定是不可能的。

    自己都還沒上手,每次開個帶顏色的笑話。

    卡莉法就喊職場騷擾。

    要是落入這個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金肆手中。

    怕是她就要直接喊強x了。

    現在金肆明目張膽的混入公司內。

    艾斯巴古除了小心防備之外,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金肆現在已經有了一筆巨款。

    艾斯巴古給的賠償。

    這是金肆通過合理合法的途徑賺到的。

    絕對不含任何的威脅恐嚇成分。

    ……

    金肆來到酒吧。

    布魯諾看到金肆進來。

    立刻就緊張了起來。

    是來尋仇的嗎?

    布魯諾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老板,給我來一杯啤酒。”

    布魯諾沒動,全身繃緊了,隨時準備出手。

    “別那麼緊張,我只是來喝酒的。”

    布魯諾雖然不相信金肆的話。

    可是還是給金肆倒了一杯啤酒。

    “你為什麼不找幾個跳熱辣舞蹈的女人?或者是戴著貓耳,穿著女僕的服務員。”

    布魯諾看了眼金肆︰“曾經也有人這麼說過。”

    “你應該听那個人的。”金肆說道︰“再來一杯酒。”

    布魯諾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金肆說起話。

    “今天就喝到這,酒錢記在賬上,年底結算。”

    布魯諾當場黑臉。

    瑪德,你這就過分了。

    還有年底結算這一說?

    等等……曾經也有個家伙也是這麼說的。

    難道無恥的人都是這樣的嗎?

    “對了,有打著卷不?”

    布魯諾瞬間炸毛了,猛盯著金肆。

    “你……”

    “沒錯,是我。”金肆咧嘴笑起,拿出了布魯諾曾經給他的生命卡片。

    布魯諾驚疑不定的看著金肆。

    “這不可能……你……你真的是金?那頭猴子?”

    “我最近改行了,打算做個人。”

    瑪德,還有改行當人這一說?

    “見到我是不是很驚喜?驚喜的說不出話來了?”

    驚喜個屁,驚嚇才對吧。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目前來說,什麼都不做。”

    “也就是說,將來還是打算做點什麼嗎?”

    “那要看好不好玩。”金肆起身說道︰“對了,不要亂說話,包括你的那些同伴,如果他們知道的話,我會將他們殺掉,或者是綁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