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何時說這天下可以沒有主人了?”洛雲霆突然彎下腰,附在趙飛鳶的耳畔,磁性的聲音,加上溫熱的氣息,令她渾身上下感到一陣酥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看出了趙飛鳶的異常,突然伸出手,很是溫柔體貼地扶住了她的胳膊,用力撐著她綿軟的身子,才不至于尷尬地跌到在地。

    趙飛鳶瞥了眼他手放的地方,有著不屬于她身體的溫度,令她覺得非常別扭,但一時之間又說不出來為何別扭。

    她臉龐微紅,眼神也變得有些微妙。洛雲霆那張臉,不管看多少遍還是會覺得驚為天人,不似凡間才有的尤物。

    “那你是什麼意思?”趙飛鳶別過臉去,盡量不與他產生任何目光上的對視,以免會自亂陣腳。

    然而洛雲霆卻不如她的意,托著她胳膊的那只手微微用力,迫使她不得不與他對視。

    看到面前的人眼里帶著毫不掩飾的慍意,洛雲霆不自覺地勾唇淺笑起來︰“我什麼意思還不明顯?你想來喜歡揣測別人,怎麼這次猜不透我在想什麼了?”

    見趙飛鳶臉上浮現出一抹疑惑,洛雲霆再次淺笑出聲︰“我還當你很了解我,才會自以為是地做出這種蠢事!”

    越听越覺得不對勁,等到趙飛鳶反應過來時,後脊梁上已經冒出了冷汗。她不知所措地望著面前笑得毫無溫度的洛雲霆,緩了好半天,才啞著嗓子反問︰“你到底什麼意思?我哪里做得不對?”

    深深吸一口氣,用力掙脫了他的大手,蹙眉反駁道︰“我做事自有我的考量,而且王爺當初也答應過我,從此以後我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不會干涉我太多。”

    但是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之間顯然不像當初說好的那樣井水不犯河水。她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且貌似也沒有觸及到洛雲霆的核心利益,怎麼就平白無故地挨了他一頓罵。

    “好一個井水不犯河水,是我低估了你的膽子!”洛雲霆收斂了面上的笑容,目光猶如兩道寒冰利刃,直戳戳地看向趙飛鳶。

    她幾乎是本能地後退了兩步,提高音量來證明她的觀點︰“你在這里陰陽怪氣做什麼?反正人我已經救了,你要是不高興大可再想辦法除去便是。”

    說到這里,趙飛鳶又忍不住懷疑,洛雲霆如此激動,難不成皇帝遇刺一事和他有關?只是剛冒出這個念頭,就被他冷如冰霜的眼神給嚇了回去。

    “近來發生的爆亂,我不信你什麼都不知道。”趙飛鳶鼓起勇氣望著他,聲音不自覺地軟了幾分,“別的我不敢說,但起碼他在位的這段時間里,天下還不至于動蕩不安。”

    他一直不吭聲,趙飛鳶說得沒有底氣,是以停頓下來,偷偷瞄了他一眼。看到他仍舊沉著臉,沒有任何情緒流露,只好頗為沮喪地嘆了一口氣。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她還是決定要繼續說下去︰“我知道他不是個好哥哥,所以我不會要求你認同我的觀點,只是為了大局,救他還是很有必要的。”

    乍一听她的話還是非常地深明大義,可是偏偏笑儂仙人管不住他的嘴巴,愣是在關鍵時刻,湊過來插科打諢︰“那可不,也不看看你從洛韻生那里撈了多少的油水!”

    “咳咳咳!”趙飛鳶被他的話給氣得不輕,正想開口反駁,卻被口水給嗆得一陣猛咳,于是就顯得她好像很心虛似的。

    洛雲霆原本還對她刮目相看,以為她是從大局出發,才會不管不顧地,一定要跟著洛韻生入宮去救皇帝。

    但是現在看來,情況顯然不是像她說得那樣高大上,甚至完全就是出于她的私心。

    他眯著一雙狹長的狐狸眼,似笑非笑地望著已經咳得面色緋紅的趙飛鳶︰“看來是本王多管閑事了。”

    丟下這句冷冰冰的話,洛雲霆便毫無征兆地消失在原地。趙飛鳶下意識地前撲,卻正好撲了個空,什麼都沒有抓到。

    空氣里殘留著他身上的竹葉香,暗示著他的確來過。可四周已然沒了他的蹤跡,趙飛鳶只好郁悶地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瞪著一旁縮著腦袋的笑儂仙人。

    “你早不說話晚不說話,偏偏這個時候插什麼嘴?你是見不得我過得好?非要看著我和大冰塊冷戰,你才會覺得開心是嗎?”趙飛鳶雙手插著腰,對著他就是一頓劈頭蓋臉地輸出。

    老頭子被她罵得抬不起頭來,只好委屈巴巴地勾著腦袋,蔫蔫地反問道︰“我這不是想娛樂下氛圍麼?誰知道雲小子好端端地突然就生氣了呢。”

    趙飛鳶微微挑眉,語氣辨不清喜怒︰“我看你就是成心的,要是王爺報復我,你以後也別想再從我這里撈到任何好處。”

    听見這話,笑儂仙人憨憨地撓了撓後腦勺,嘟囔著︰“老夫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如此小氣嗎?”

    對于他的抱怨,趙飛鳶也只是甩了個眼神給他自行體會。不用想也知道,洛雲霆肯定不會原諒她的背叛。

    一來他最大的對頭就是皇帝,她冒著生命危險,數十次深夜潛入宮中救治皇帝,不就是明擺著跟他作對。

    而且皇帝受傷一事,至今撲朔迷離,指不定這件事背後就有洛雲霆的手筆,再聯想到之前他托石溫來囑咐她多回王府,儼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就更加懷疑他有參與皇帝遇刺事件。

    只不過趙飛鳶不敢明說出來,就怕洛雲霆一個不高興,干脆殺人滅口了事,那她鐵定涼涼。

    “話說你為什麼不攔著我?”按理來說,笑儂仙人應該是站在洛雲霆那邊的才對,可這件事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發表任何觀點。

    老頭子听到她的問題,先是不自覺地愣了愣,然後才眯著眼楮反問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老夫要是攔著你的話,還能學到如此精湛的醫術嗎?”

    他說得無比自然,就好像她問得只是家常話而已。見此趙飛鳶也就沒了繼續吻下去的想法,一看就知道他說的都是大實話。

    然而他卻覺得不夠過癮,就又補充了句︰“總而言之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雲小子走的路和我們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