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欠高利貸

    太子慕容毅看著兩人坐落在自己的上方,自己的父皇還如此諂媚的討好他們。慕容毅看著看著便眼眉皺起,眼里滿是不認同。

    彥希看著對面的慕容澤和一個小女孩坐在一起,並且很是親昵的樣子,這讓彥希很是吃味。

    “別人的女人的孩子。”這想法一出,彥希就抑制不住內心蹭蹭蹭往上冒出的火苗。

    在一旁閑坐著的楚鳳歧不著痕跡的看了眼對面的小女娃,乖乖巧巧的正和自己的爹爹說話,這樣子可是比之前老實多了。

    皇後等人看見皇上如此模樣都很是不滿,但又無可奈何,畢竟在實力面前,什麼面子之類的東西,真的是一文不值。

    “爹,你是欠別人錢嗎?”慕容低著頭湊近慕容澤道。

    甜膩的小奶音突然在自己的耳邊響起,慕容澤頓了頓,然後撇過頭很是疑惑道︰“爹爹這麼有錢,為什麼會欠別人錢?”

    “那爹爹你干嘛在他們一進來後就低著個頭,感覺好像你欠他們很多錢的樣子。”

    慕容睜著葡萄般大的眼楮,皺著臉很是不解的問道。

    “。。。”慕容澤突然沒話講了,感覺講出來太丟自己的面子了,他還得維持父親的角色,可不能角色崩塌。

    于是道︰“是,我欠他們很多錢。”欠錢總比說自己被一個女人給抓了,還被迫差點就和她成親了好。

    慕容︰“。。。”剛剛說好的不欠錢呢?

    看你這敗家玩意平時揮霍的樣子還以為是家有金山呢?結果你突然告訴我全都是假象,還背後欠一屁股債,還不起。

    唉……

    “皇上,這位是?”彥希抬頭朝慕容澤的方向望了望,語氣幽幽的道。

    慕容淵一听很是納悶,怎麼突然問起慕容澤?難道她們認識?

    不過想歸想,不敢遲疑的回答道︰“這是我們白虎國的王爺慕容澤,也就是我的皇弟。”

    彥希听後笑了笑,手里捏起一樽酒杯,眼神晦暗不明道︰“哦,這樣啊。”

    話畢就不再多說了,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搞得慕容淵也是懵懵的看了幾眼低著頭和慕容說話的慕容澤。

    因為朱雀、玄武國的使者前來,打斷了宴會賀禮的程序,所以只好直接進入下一環境。

    就這樣不一會兒宴會便結束了。

    好不容易挨到結束,慕容和慕容便趕緊的走出現場。起初慕容澤也是想早點離開的,但這是皇兄的壽宴意義不一樣,所以強忍著對面目光灼灼的視線,如坐針氈一樣。

    剛走出宮殿就听到一聲讓慕容澤後背發涼的聲音︰“王爺跑這麼急做什麼?希還有話想對王爺說呢?”

    彥希紅唇微勾,眼角綴這一抹笑意道。

    此話一出其余三人皆愣了一下。

    慕容澤很是緩慢的轉了轉身,對著彥希笑了笑,“原來是玄武公主啊,你好你好。”

    慕容听著後面的談話聲音,也轉過身看了幾眼對面的一女一男。難道是來催債的?

    彥希看著慕容澤那裝得一臉剛剛認識那樣便怒了,抬手就給了慕容澤一劍。

    慕容澤當然不怕,拉著慕容往後一退,直接躲過這一劍,嘴里還嚷嚷道︰“公主,這地方可不是你玄武國,你在我們國君面前拔劍刺殺他皇弟,是想要挑起兩星國之間的戰爭嗎?”

    彥希一听本來還想出手的劍就揮不出去了,扭頭往後一看,沒人?

    在扭回去便見慕容澤和他女兒不見了。楚鳳歧鳳眼微眯,不知在想些什麼,然後緩緩道︰“姨母,這就是你找了這麼多年的人?”

    彥希听後頓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便看見已經遠去的慕容澤的身影。

    “是,可是他心里已經沒有我了。”一聲淒苦又無奈的聲音落下。

    深邃的鳳眸微凝,額頭的朱砂越顯妖嬈,殷紅唇瓣微啟道︰“不試試怎麼知道?說不定他心里還有你,只是自己也不知道?”

    彥希一听,本來已經有些死心的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是啊,只要他心里有我,就算是和別人有過孩子,我也不在乎。”

    楚鳳歧看著眼前為愛放棄一切的女人,突然有了一絲疑惑︰愛情真的這麼偉大嗎?

    他可從來不相信這些東西,他之所以這麼說也是因為看出了姨母心中的想法,只是提前幫她說出來了而已。

    匆匆忙忙趕回王府的慕容澤嚇了甘伯一大跳,這爺平時非常穩重的樣子,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焦躁了?

    “爺,可是發生什麼事了?”甘伯攙扶著慕容澤坐下後,很是不解的道。

    慕容澤怎麼可能會說,這麼糗的事。還沒等他說什麼,慕容就一臉小憋屈的道︰“甘伯,我爹的債主多嗎?”

    債主?我們府有欠過別人錢嗎?

    甘伯撓了撓頭,正想回話的時候,慕容澤開口了︰“沒有,我們府就只欠那個女人的錢,所以下次兒你看見她就跑知道嗎?被抓住了我可不去贖你。”

    “。。。”慕容抿了抿小嘴,一臉委屈巴巴的小樣子看著慕容澤,看得慕容澤差點就說出真話了。

    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這時不忍,後續出了什麼問題可怎麼辦?

    慕容看慕容澤對自己毫無松動的樣子,只好干巴巴的道︰“好吧!”

    慕容澤看著老心疼了,忍不住只好抱起這個小女娃,親了親她道︰“爹也沒有辦法啊,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惡了,所以兒你要離她遠遠的,知道嗎?”

    慕容看著眼前這個義憤填膺,說起那個公主的時候就特別生氣的爹。慕容就明白了︰原來是借了高利貸,難怪!

    “嗯嗯,兒會離她遠遠的。”作為爹爹的貼心小棉襖怎麼會讓爹爹為難呢?于是很貼心的應承了下來道。

    慕容澤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這下應該可以避免慕容受到那個妖女的蠱惑了吧?

    在旁邊一直听著的甘伯抽了抽嘴角,欠債?他們府有這東西嗎?向來只有別人欠他們府的錢。比如︰當今白虎國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