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新的任務

    這一日,趙雨從天而降,落在了易車男≡豪鎩br />
    片刻之後,另一邊的易巢磐瓶 朔棵牛 桶茲厝匾黃 叱隼礎br />
    “雨師出關了?”易騁匯叮 行└ 說牡饋br />
    白蓉蓉臉上紅撲撲的,流露出一絲滿足的紅暈,“見過雨長老。”

    趙雨點點頭,“出關了”。

    然後看向白蓉蓉,“看來這次結果不錯?”

    “正是。”白蓉蓉溫柔一笑,“易師教導有方,我今天終于煉出來了一爐玄級丹藥。”

    易騁∫⊥罰 安畹迷叮 到男矣械愎耍 還分時冉系停 傻ケ室膊桓擼 ゥ疽踩Д牟煌耆  駝饉 劍 擅話旆 苛兜エ睢!br />
    趙雨微微一笑,白蓉蓉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幾年時間,從一介煉丹小白到可以煉制玄級丹藥,任誰听說後不得翹著大拇指說一聲天賦異稟,合著到他這里竟然是不盡人意?

    不過想想易蟲凳斕牧兜ス址 涂植賴某傻ケ剩 茲厝鼐齠ㄈ滔鋁甦飪諂  盟院蠡溝美醇絛虢棠兀br />
    看到趙雨來找易常 茲厝睪苡醒凵 母媧搶肴ャbr />
    易城胝雜晟獻 鬃雲懍艘緩昂椴瑁 壩曄 虢鸕キ辰緇褂卸 叮俊br />
    “差得遠呢。”趙雨啞然失笑,她也知道陸家家主的事跡,“金丹境界若是這麼容易,景湖宮也不會幾百年才能出一位,勉強維持著金丹老祖的人數。”

    “這麼難啊。”易痴UQ郟  畔擄退伎嫉饋br />
    “你以為呢,金丹境界可不是指著一部功法,然後努努力就能成就的。”趙雨笑道,“你覺得貝雪晴天資怎麼樣,你覺得景湖宮會缺黑蛟王精血這種寶物?換一句話說,黑龍王朝可不缺黑蛟王精血吧,可是如今也只有一位黑龍老祖。”

    “確實如此。”易車愕閫罰 緩缶筒凰禱傲恕br />
    “你不繼續問?”趙雨還以為易郴峒絛氏氯Ш亍br />
    “你不說是什麼虛丹境嗎?”易乘檔潰 叭緩笏滴揖 胝餼辰繚蹲拍兀  懶擻鐘猩隊謾!br />
    可能別人會好奇金丹老祖的各種修煉境界,以為多知道一點可以給自己也多些領悟,說不定啥時候就進階了呢?

    不過易呈欽嫻牟緩悶媯 饈俏 裁茨兀br />
    因為他已經知道了啊,《南離真訣》轉換到現實世界,可是地級下品功法,里面把虛丹境的境界已經講解的清清楚楚了。

    再說了,即便知道了這個境界又能如何呢,反正在游戲里將功法的熟練度和經驗值懟上去,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領悟了。

    自行領悟?不存在的!

    趙雨點點頭,“你倒是豁達,可能也正因為這樣,你的修為才能如此突飛猛進吧。”

    易常 啊  br />
    “不說這些了,我來找你,是有一件事要你幫忙。”趙雨說道。

    易騁匯叮 雜昕墑悄 篤詰拇蟾呤鄭 昂 薔骯牡諞淮笫屏Γ 惺裁詞切枰 藝飧魴︵奘堪錈Φ模br />
    呃,還真有……

    然後易塵拖氳攪酥 白約核蜒疤煲徽婢  畹惚灰話駝婆乃賴氖慮欏br />
    “話說,不會又是對付哪個金丹老祖吧?”易騁渙場熬 幀鋇牡饋br />
    “正經點。”趙雨笑著點了點易車畝鍆罰 爸皇且 閎ヶ笤ㄉ降亟縞幣桓魴靶薅選!br />
    易澈悶媯 按笤ㄉ劍 廾鶴擁暮筇 俊br />
    “是的。”趙雨點點頭,聲音有些冰冷,“這個邪修在景國殺了我們景湖宮三位弟子,然後逃到了大淵山地界。”

    “可是這和景湖宮不能去抓人有關系嗎?”易澈悶媯 按笤ㄉ秸餉窗緣潰 輝市砭昂 刖常俊br />
    “那倒不是。”趙雨搖頭,神色沉了下來,“因為這個邪修和大淵山有點兒七拐八拐的關系,我們被大淵山擋下了一次,事後和大淵山幾番交涉,大淵山承諾只要景湖宮不親自動手,就不會繼續庇護他。”

    易郴腥歡Γ 罷饈塹P拿孀由瞎蝗ュ俊br />
    趙雨嗤笑一聲,“就是擔心面子上過不去,殊不知出了這麼一個邪修,他們的面子早就丟了。”

    易乘仕始紓 安還 萌思沂盜Ρ饒闈磕兀俊br />
    趙雨沒好氣的點了點易車畝鍆罰 熬湍憒廈鰨 br />
    看破不說破,還是好朋友。

    “說說吧,具體啥情況。”易秤指雜昶懍艘槐 瑁 緩蟺夠亓俗約旱奶梢巍br />
    “那個邪修是大淵山一位凝元後期長老的佷子。”趙雨說道,“不過因為資質問題,沒有拜入大淵山,只能修煉家傳功法。”

    “以大淵山長老的身份,給家里弄一部玄級的功法不難吧?”易程裊頌裘濟 br />
    “難,上了玄級的都難。”趙雨深深的看了易騁謊郟 耙膊恢 濫隳睦錮吹哪嗆眉覆啃豆Ψ !br />
    青羊子等人的資料她當然已經知道了,《明劍心經》、《大威靈真經》、《雲霄真訣》,都是品質極高的修煉功法,這還不算易匙隕碇饜薜墓Ψ br />
    按照二宮主所說,易成碭旱墓Ψㄒ膊恢掛幻擰 br />
    “那邪修的家傳功法只是一門黃級上品功法,不過卻不知道遇到了什麼機緣,給他獲得了一部玄級邪功。”趙雨說道。

    “采陰補陽?”易程裊頌裘肌br />
    趙雨點點頭,受害者是景湖宮的弟子,很容易就能猜到。

    “他在景國興風作浪,除了我景湖宮之外,至少還有幾十位女修受害。”趙雨沉聲說道。

    “在被景湖宮發現之後,他就立刻逃了回去,事後我們查到了他的蹤跡,派出一位凝元中期的長老前去誅殺,卻被他的叔叔擋了下來。”

    易車愕閫罰 絛br />
    “後來我們就派人前往大淵山,此事他們並不佔理,不過畢竟之前那個長老出手過一次,若是就這麼退了,他們也沒面子,所以才和景湖宮約定,可以由其他人出手,他們不再阻攔。”

    “原來如此。”易車愕閫罰 硎玖私狻br />
    這可是好事啊,雖然會得罪一位大淵山的長老,不過卻會得到景湖宮的人情和獎勵,怎麼算都是賺的。

    至于說得罪大淵山?別逗了,那個邪修又不是大淵山的人,若不是有個好叔叔出手了一次,讓大淵山有點下不來台,大淵山估計能把他綁了送到景湖宮去。

    “怎麼樣,接不接?”

    “接!”

    從鏢局開始修真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