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互相利用

    唐杰看了一眼胡捕快,沉聲道︰“小胡啊,今天怎麼有時間到我這里來了?可是有什麼事兒?”

    胡捕快沉聲道︰“回大人的話,今天我在釣魚的時候出事兒了,有一條魚沒有上鉤,現在已經離開了,如果他把我們這里的事兒說出去,那可能會有危險,大人你看?”

    唐杰一扣胡捕快這麼說,不由得一愣,隨後他看著胡捕快道︰“那人可說了,他是什麼來頭?”

    胡捕快點了點頭道︰“說過了,他說他是五方城的弟子,不過卻是做和尚打扮,還騎著一頭黑虎。”胡捕快用最簡單的話,把趙海的來歷說了一遍。

    “五方城?五方城並不是一個很強的宗門,但是實力也不能算弱,五方城的弟子,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唐杰一听胡捕快說出了趙海的來歷,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五方城雖然並不能算是大宗門,但是也絕對不是什麼無名的小宗,這樣宗門的弟子,還是不能輕易對付的。

    胡捕快沉聲道︰“屬下也不知道,只是當時看著他騎著一頭黑虎,就想要攔下來,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直接就用投影法陣,把那些老頭兒挑釁的事情給記錄了下來,而且還要逼著那些老頭兒承認自己是修士,要是那些老頭承認,他就可以直接對那些老頭動手了,所以屬下不得不出面了,他就直接把話給說明白了,當然,屬下並沒有承認這件事兒。”

    唐杰一听胡捕快這麼說,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如此看來,此人還真的是十分的聰明,他現在在什麼地方?”唐杰一听胡捕快這麼說,就知道趙海怕是早就看清了他們的把戲,說什以逼著那些老頭承認是修士,根本就是沖著他們來的,逼那些老頭兒,無非就是逼他們現身罷了。

    胡捕快馬上就開口道︰“回大人的話,他正往城外走,馬上就要出城了,奇就奇在這里,他看樣子並不是到城里來辦什麼事兒,在城里甚至都沒有停留,直接就離開了。”

    唐杰想了想,接著開口道︰“你派人盯著他,一直跟著他到城外十里,一直到確定他確實是出城了,不會在回來了,在放過他,其它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胡捕快應了一聲,唐杰這才擺了擺手,胡捕快這才沖著唐杰行了一禮,接著轉身離開了,等到胡捕快離開之後,唐杰這才開口道︰“來人,去請馬先生前來。”門外的僕從馬上就應了一聲,去請人去了。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黑袍的人,就進了唐杰的書房,這人身材高大,但是卻長著一張長臉,兩眼也是又細又長,整個人看起來,顯得很是別扭。

    這人一進書房,就沖著唐杰行禮道︰“參見主上,主上喚我前來,可是有什麼事兒嗎?”

    唐杰沉聲道︰“馬先生請坐。”來人道了一聲謝,隨後就坐了下來,唐杰看著馬先生開口道︰“馬先生,有一件事兒要救你,今天城里走了一條魚,此人是五方城的人,我們不能動用明面上的力量去對付他,所以就只能麻煩先生你了,還請先生出手,拿下此人。”

    馬先生一听唐杰這麼說,連忙道︰“主上太客氣了,這本就是我應該做的,還請主人將此人的資料給我,我現在就去。”這馬先生一听唐杰這麼說,馬上就應下了這個差事兒,甚至看他的樣子,都有一點兒迫不及待了,唐杰也沒有在說廢話,直接就把趙海的事情跟馬先生說了,重點說了黑虎還有趙海是做僧人打扮的事兒,這樣更容易辨認,不會找錯人。

    馬先生听了唐杰的話之後,馬上就站了起來,沖著唐杰行了一禮,隨後就往外走去,唐杰看著這個馬先生離開,他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這位馬先生的身份可是不一般,他可是一位陰靈氣的修練者,而且他也是通過這位馬先生,才學會了陰靈氣的修練方法,現在他已經開始修練陰靈氣了,現在他的實力,可是要比之前強多了。

    唐杰修練陰靈氣,也是迫不得以的,他其實是早就被宗門放棄的人,如果修練正常的靈氣,他是不可能有什麼成績了,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會來到這城里,在這里當一個城主,同時組建家族,開枝散葉。雖然如此,但是他其實還是想要讓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強的,有那個修士不想長生,如果不想長老,也就沒有人去當修士了,所以他現在雖然是一城之主了,雖然有了自己的家族,但是他還是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的,如果他自己能長生,那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但是正常修練,他的實力已經是難有寸進了,後來他听說,修練陰靈氣,也許會讓他們的實力得到提升,但是這修方法他卻不知道,而且他已經離開宗門很多年了,想要從宗門那里得到陰靈氣的修練方法,更是不可能,但是就在這時,這馬先生就到了他這里,而且主動的找上了他,還教了他陰靈氣的修練方法,他當然是欣喜若狂了,對于馬先生的身份,自然也就不會追究太多。

    其實唐杰十分的清楚這位馬先生的身份,現在整個神界這里,看起來好像修練陰靈氣的人不少,但是要真的算起來,並不是很多,不要說修練陰靈氣了,就算是那些想知道陰靈氣的人都不是很多,因為陰靈氣一直都被各大宗門把持著,那些普通的散修,想要修練陰靈氣都不可能,甚至很多的散,根本就沒有听說過陰靈氣。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位馬先生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整個神界,修練陰靈氣的,除了各大宗門的弟子之外,就只有陰影盟的人了,這位馬先生當然不可能是那個大宗門的弟子,那他的身份自然也就明白了,他只能是陰影盟的人,雖然他沒有明說,但是唐杰卻也猜出了他的身份,只不過他並沒有拆穿對方罷,他不說破,到時候就算是真的有人查起這件事情了,也不會怪到他的頭上,所以他就是在故意的狀糊涂。

    甚至唐杰都清楚,這位馬先生為什麼來找他,無非就是想要拉籠他罷了,不過他認為,這沒有什麼,馬先生想要拉攏他,而他想要利用馬先生,雙方不過就是互相利用罷了,是一種利益的交換,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現在唐杰才剛剛開始修練陰靈氣,他就已經感覺到了這陰靈氣的不同,這陰靈氣修練的時候,會讓你十分的舒服,而且增漲的速度十分的快,他現在的實力是合道境,不過他也只是剛剛達到合道境,而且他達到如令這個境界,已經有二十多年的時間了,這些年他的實力,可以說是一點兒進步都沒有,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會被宗門所放棄,他才會成為城主。

    但是他修練陰靈氣他,也不過才幾個月的時候,這幾個月的時間里,他的陰靈氣實力,已經達到了返虛境了,可見這速度增加的有多快,他甚至可以肯定,只要他按現在的速度,修練兩年的時間,他的陰靈氣實力,一定會超過他普通靈氣的實力,而這也正是他夢寐以求的,為了讓自己的實力能更進一步,就算是加入陰靈盟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而且唐杰還慢慢的發現了一件事兒,那就是這位馬先生,對他很是尊敬,這讓唐杰有些不解,這馬先生是陰影盟的,唐杰幾乎可以肯定了,陰影盟的實力很強,一般的宗門都比不上他,而這位馬先生,如果真的是陰影盟派來拉攏他的,那對他應該不會那麼尊敬才對,現在為什麼會對他這麼尊敬呢?這讓唐杰有些不解。

    雖然不解,但是唐杰卻還是在一直把這位馬先生留在了自己的府里,一邊讓這位馬先生指點自己的修練陰靈氣,一邊對這位馬先生進行試探,他想要看看,這位馬先生到底想要干什麼,為什麼會對他如此的客氣。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位馬先生還是很好用的,唐杰之前就讓這位馬先生,干過幾次他不方面出面的勾當,而且都完成的十分漂亮,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唐杰這一次才會把這件事情交給了這位馬先生,他相信這位馬先生一定會把這件事情給做好的。

    事實上唐杰也明白,這位馬先生之所以會如此的幫他,並不全是出現尊敬,也是因為,他給這位馬先生提供了很多的物資,這一次時間,他可是陰了不少的修士,有散修也有一些是宗門弟子,對于那些散修,有的他就直接殺了,對于那些宗門弟子,有一些殺了,有的些卻只是處罰了一下,就放他們離開了,而且他殺那些宗門弟子,也並不是在城里殺的,一般都是在放那些宗門弟子離開之後,這才讓馬先生去殺的,唐杰也發現了,這位馬先生殺那些宗門弟子之後,身上不會留下什麼標記,這也就讓他的膽子大了起來。

    不過唐杰想想,也確實這很正常的,這位馬先生可是陰影盟的人,而陰影盟的人,殺那些宗門弟子可是不少,他們當然就會有去除那些標記的辦法,如果他們不能把那些人宗門弟子死後留在他們身上的標記給清除掉的話,怕是現在陰影盟,已經被各大宗門給滅掉了,不可能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陰影盟還是有他的獨道之處的。

    而唐杰這一段時間陰了那些修士,所得到的物資,有很大一部分,都交給了馬先生,這也讓唐杰明白,陰影盟可能就是想要通過這種方法來收集物資,怪不得這麼多年了,陰影盟的實力是越來越強,越打越壯大,原來他們是想要通過這種方法來收集物資,這就難怪了。

    而且唐杰從自己的經歷上還看出了一些別的事情,那就是神界這里其它城市的城主,會不會也有跟他一樣的,這樣的人有多少,要知道他們身體里的正常靈氣本就很多,他們就算是修練了陰靈氣,陰靈氣的實力,就算是比正常靈氣多,外人也看不出來,那在神界這里,還有多少人是隱藏著的陰影盟的人,這個就真的不好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