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陣旗

    ,最快更新帶著農場混異界最新章節!

    “怎麼才能保證我們的法陣,一定會比他們的法陣強呢?”鐘盛問出了一個他最為關心的問題,如果說他們要做到以陣破陣的話,那就一定要確保,自己的法陣,一定會比敵人的法陣強,但是怎麼才能保證,自己法陣,一定會比敵人的法陣強呢?這就是問題了關鍵了。

    夏宇想了想,接著開口道︰“用法器,隊長,你應該知道,有法器鎮壓陣眼的法陣,與沒有法器鎮壓陣眼的法陣,是完全不一樣的,強度也完全的不同,而且這件法器越是強,那麼法陣的威力就越是大。”

    鐘盛想了想,接著開口道︰“一共需要多少個法器?都是什麼樣的法器?”鐘盛得他們必須要做一些什麼,不然的話,他們以後面對越來越強的敵人,只會越來越被動,所以他們必須要提前做一些準備。

    夏宇沉聲道︰“法器的數量並不是越多越好,一般一個法陣用的法器,數量最多也不會超過一百零八件,而這些法器,最好是以五行為主,因為以五行為主的法器,用處最大,不管我們是要布置五行分光界,還是五行絕殺大大陣,或是其它的法陣,五行法器,幾乎都可以用上,而五行法器之中,與法陣最為契合的,其實就是陣旗,五行陣旗與法器最為契合,適用于各種各樣的法陣,用處很大,布置方便。”

    鐘盛點了點頭,隨後他沉聲道︰“你一會兒去列一個單子,把需要的五行陣旗,全都給我列出來,我來從真實幻境里具現五行陣旗,等到五行陣旗具現出來之後,我們大家最好都帶上一個,然後每天抽出一點兒時間,對五行陣旗進行溫養,這樣以後我們不管用什麼法陣,都可以有鎮器可以用了。”

    眾人全都應了一聲,鐘盛接著開口道︰“法陣的事情算是解決了,接下來我還要說一說,就是近戰的事情,如果明天傀儡一族還來進攻我們,我們就不用五行分光界了,我們就用普通的法陣,看看傀儡一族會如何做,如果傀儡一族也用普通法陣的話,那也就是說,我們是可以進行近戰的,近戰是必須要進行的。”

    眾人都點了點頭,他們都明白鐘盛是什麼意思,近戰確實是必須要進行的,因為他們不可能永遠跟敵人進行遠程攻擊,他們的遠程攻擊雖然很厲害,但是最強的還是近戰,畢竟他們在近戰的時候,可以合甲,所有人都集合到一台戰甲里,提高戰甲的戰斗力,而遠程攻擊卻不行,你不可能把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一發炮彈上,然後打出去,不存在這種情況,所以遠程攻擊雖然很好用,但是攻擊力最強的,還是近戰。

    如果他們因為擔心傀儡一族從內部破壞戰甲,就不跟傀儡一族近戰的話,那麼不客氣的說,他們就永遠也沒有辦法打敗傀儡一族,因為如果是在真實的戰甲上,傀儡一族沒有那麼容易殺,到時候要是傀儡一族真的要與他們近戰,那他們怎麼辦?所以近戰訓練是必須的。

    鐘盛看著眾人一眼,他沉聲道︰“其實今天在與傀儡一族對戰的時候,我突然就明白,為什麼宗門要安排傀儡一族做我們的對手了,而且還可以隨時的攻擊我們,其實在某種成度上,傀儡一族與影族是很像的。”

    眾人一听鐘盛這麼說,全都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鐘盛,鐘盛看著眾人,沉聲道︰“我這麼說也是有道理的,傀儡一族的身體可以隨意的改變,而一般的攻擊,對他們還真的沒有什麼效果,這一點兒,其實與影族人是有些相似的,影族人的身體可以在虛實之間不停的轉換,在這個轉換的過程中,影族人是可以藏過大部分的物理攻擊的,也就是說,影族人比我們想像中還要難以殺死,這一點兒與傀儡一族也有些相似,所以宗門安排了傀儡一族做我們的對手,這對于我們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眾人全都點了點頭,他們算是認可了鐘盛的話,鐘盛說的沒有錯,傀儡一族確實與影族有一些相像的地方,所以如果他們能對付傀儡一族,以後對付影族人的時候,也會更加的輕松一點兒。

    鐘盛看著眾人,接著開口道︰“影族人的近戰能力,應該比他們的遠程攻擊能力更強一些,我們之中,有沒人去過前線?”

    只有幾個人點了點頭,還是像曾任他們這樣老人,而新人幾乎沒有,而鐘盛卻是開口道︰“我去過,我正是從前線那里回來之後,這才加入了戰甲系的,我與影族人交過手,宗門現在就是在逗影族人玩兒,根本就不是想要滅了影族人,而影族人雖然遠程攻擊的時候,有那種能量炮,但是說實話,那東西與我們的蒸氣炮比起來,差得太遠了,如果我們願意,完全可以把他們的能量炮,直接就摧毀掉,但是影族人的近戰能力,應該是不近的,特別是他們現在用了一種方法,可以每前進一步,都讓影族的法則之力,也隨著他們前進一步,這會給他們提供更大的保護,但是同時也增加了我們對付他們的難度。”

    “現在前線那里,還沒有與影族人進行近戰,但是如果真的與影族人進行近戰的話,那戰況一定會比現在更加的慘烈,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從現在開始,就適應近戰,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正面的面對所有的敵人,也包括影族人,而影族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最主要的敵人。”

    眾人全都點了點頭,鐘盛接著開口道︰“我們現在如果就習慣了用法陣對敵的話,那以後我們要是遇到不適合用法陣的地方,那我們怎麼辦?金蟻戰甲是什麼樣子,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就是為一個特殊的地形所準備的,所以我們的訓練,也不能按常規來進行,如果我們變成了一只常規軍隊,那我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眾人都應了一聲,他們其實都有明白鐘盛的意思,鐘盛跟大家說這麼多,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告訴大家,近戰訓練是必須要進行的,不能沉迷于法陣給他們帶來的勝利之中,那樣只會讓他們形成一種依賴,那是要不得的。

    鐘盛看了眾人一眼,接著開口道︰“我們的戰甲在近戰的時候,要是同到了像傀儡一族這樣,可以從內部破壞我們戰甲的敵人,那該怎麼辦?還有,影族人攻擊,是可以虛實結合的,那是不是說,他們也可以像傀儡一族一樣,從內部破壞我們的戰甲,要真的是遇到這樣的情況,那我們該怎麼辦?大家有想過嗎?”

    眾人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曾任開口道︰“我們的戰甲上,也有防御法陣,把我們戰甲上的防御法陣給激活,我們的戰甲外面,就可以形成防御護罩,敵人想要進入到戰甲里面過行破壞,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還有就是大盾,我們的大盾上是可以形成法陣的,只要我們讓大盾上,在形成一個防御法陣,敵人想要穿入到我們的戰甲里進行破壞,就更難了。”

    眾人都點了點頭,鐘盛也點了點頭,這一次的戰甲升級之後,戰甲的防御力,確實是增強了很多,所以鐘盛也是認可曾任這些話的。

    曾任接著開口道︰“其實我們大家,也都一直陷入到了一個誤區之中,我們是叫戰甲系沒有錯,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只能用戰甲,也並不表示,我們就沒有別的戰斗力了,現在我們之中,有很多人,已經領悟出了血戰八式的刀意,在加上我們本身的修為,其實我們的實力,畢竟不比宗門的一些弟子差了,用戰甲只是會讓我們的戰斗力變更,並不是說不用戰甲,我們就完全不能戰斗,所以我覺得,大可不必如此的擔心。”

    鐘盛想了想曾任的話,最後他也不得不承認,曾任說的很有道理,他們要是離開了戰甲,戰斗力確實是會受到影響,但是影響並沒有他們所想的那麼大,而且他們現在每天都在練習刀法,是在玄武空間那里練習,不是在真實幻境這里練習,所以他們就算是不用戰甲,戰斗力也不低,如果他們真的遇到了,可以克制他們戰甲的東西,他們完全可以直接與敵人戰斗,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鐘盛一想到這里,他不由得深吸了口氣,隨後他對眾人道︰“曾任說的對,我們並不是離開了戰甲,就完全的沒有戰斗力了,就像異形騎兵,異形騎兵難道說失去了異形,他們就沒有戰斗力了嗎?不會,雖然他們的戰斗力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是他們依然是高手,依然可以有很強的戰斗力,所以我們確實是不應該太過于擔心。”

    眾人都應了一聲,鐘盛接著開口道︰“好,那這件事情就不在多說了,我們接著進行我們訓練吧,我們還有很多的法陣沒有學會呢,大家開始吧。”眾人都應了一聲,隨後就全都開始認真的學習各種法陣,這是宗主親自讓他們學的,他們可不敢怠慢。

    而鐘盛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之間的對話,也全都被溫文海他們看中眼里,溫文海他們一听鐘盛他們這麼說,全都顯得很高興,溫文海對成萬春道︰“老成,同在戰甲系的人,真的可以啊,在接連戰勝了兩個敵人之後,依然如此的平和,依然在找自己的缺點,可以啊,在這麼發展下去,他們一定會成為一方高手的,一定會的。”

    成萬春微微一笑道︰“這不正是我們所希望的嗎?讓這些小子先訓練著,等到我們要徹底的收拾影族人的時候,在把他們派到真正的戰場上去,好好的鍛煉一下,到那個時候,我相信他們的戰斗力一定不弱,這對于我們,對于整個宗門來說,可都是好事兒。”

    常軍微微一笑道︰“我其實更加看好傀儡一族,這些家伙今天明顯是沒有出全力,如果以後讓戰甲系的人知道,我們會把傀儡一族配給他們,你們說他們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明天我們看看,看看傀儡一族會用什麼樣的方式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