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末世之開局就無敵思兔_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反轉 (上) 木子書屋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反轉 (上)

    “啪嗒”一聲,隨著初墨的陣亡,手里那把剛剛才換上不久的46級五星龍雲劍被爆了出來,前面的浴血狂戰倒是眼疾手快,從之前被初墨一劍重力斬打掉小半截血就能看得出來,初墨手里的武器必定不俗,所以在看到初墨死亡爆出手里的長劍後,浴血狂戰當即就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腰身撿起了地上的長劍。

    果然在清晰的看到長劍的屬性後,浴血狂戰忍不住的一陣哈哈大笑“我的了,爽”

    而距離浴血狂戰僅有幾步之遙的雲飛,因為麻痹狀態下根本無法動彈,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初墨被殺,以及浴血狂戰這副得意忘形的狂妄嘴臉。

    “墨墨”

    在接收到初墨陣亡的提示消息後,前面的素顏回過頭時只是見到亮起的一束白光,初墨早已消失不見,素顏不由得一聲痛心的吶喊。

    而不知道為什麼,眼見著初墨死在自己面前的雲飛,這個時候也是感到有些心酸,自然更多的是憤怒。

    殺死初墨後,正好達到46級的浴血狂戰,當即以剛剛爆出的龍雲劍替換下手里的長劍,接著自信滿滿的返身向著素顏與白楊倆人沖殺了回去。

    不曾想,在夢無痕爆高的傷害與浴血擎天浴血狂戰倆人的前後夾擊下,身為天榜第五的素顏也撐了不過數更新快秒鐘,便死在了浴血擎天的連續槍擊之下。

    “我靠”

    先後眼見著初墨與素顏先後被殺,白楊似乎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又或者說是不願相信眼前這個事實,半分鐘前還和睦的一隊人,說干就干起來了,而且不帶一絲的拖泥帶水,夢無痕居然是直接下了死手

    然而這前後不過是短短幾秒鐘的功夫,以至于初墨素顏倆人先後被秒,雲飛到現在還處于錐心箭的10秒鐘麻痹狀態中,躺在地上無法動彈。

    剩下白楊一個人,縱然是皮糙肉厚,在天榜第一的夢無痕面前恐怕也撐不了多久就會斃命,繼續這麼下去只會隨著初墨素顏倆人後面一起被殺。

    直到這時,雲飛似乎方才想起很重要的一個關鍵點傳送技能卡

    剛剛在初墨與素顏被殺之前就應該想到的,要以保命為主,但是剛剛一時情況緊急,誰都沒有想到這一點上。

    好在素顏跟初墨都還有復活機會,但是如果雲飛在這里死了,那就是已經徹底的栽了。

    于是在這緊急關頭,麻痹狀態下,雲飛拼著僅有的一些氣力從包里取出一張傳送卡來,沖著前陣正在抵守浴血狂戰浴血擎天幾人的白楊吶喊一聲道“利用傳送撤退,不要跟他們糾纏,快”

    “可是就這麼便宜了他們麼”縱然白楊是萬分的不甘心,可是看清當下的狀況後,也是很快冷靜了下來。

    一個盾擊擊退浴血狂戰,白楊回過頭看著雲飛喊道“你先撤,我掩護你”

    看著剛剛吞了個藥瓶的白楊還有半管血,還能支撐一會兒,雲飛便咬了咬牙,準備使用傳送技能卡離開副本。

    然而就在這時,卻是忽然一道系統提示如雷貫耳

    “叮能源之城無法使用特殊道具”

    傳送居然不能使用

    一時間,听到這個提示消息的雲飛有些怔住,畢竟如果早知道不能使用傳送離開副本的話,雲飛當時就不會利用僅有的一塊傳送石離開副本,所以說現在雲飛離開副本的辦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殺了異皇通關副本

    可是眼下的問題不是殺不殺的了異皇,而是根本無法擺脫夢無痕跟浴血擎天他們的糾纏,無法使用傳送進行撤離的話,就要死在浴血擎天手中了

    然而此刻雲飛更多的卻是感覺到是自己太大意了,之前在能源之城跟素顏她們走散,使用千里傳音得到無法使用技能卡的提醒時,就應該聯想到其他的特殊技能卡也無法使用的

    此刻想那麼多也無濟于事,一會兒前面的白楊也是意識到無法使用傳送技能卡,當即一陣錯愕,很快就被飛沖過來的浴血狂戰一劍劈倒在地。

    “不急,知道你舍不得,現在就送你去跟她們姐妹團聚。”

    話音剛落,浴血擎天一聲冷哼,當即持槍對準白楊一陣猛烈擊射,配合著浴血狂戰的近距離不斷劍斬,以及夢無痕的強勢輸出,轉眼便將白楊徹底打殘,只剩下了一絲氣血。

    正好這個時候雲飛從持續10秒鐘的麻痹狀態中恢復了過來,迅速起身拉弓一箭萬箭歸宗直射浴血狂戰,十支幻影箭不約而同的飛射而去,轉眼便將浴血狂戰射成了一個篩子。

    然而還是沒能挽救到白楊,親眼見得白楊在最後關頭給自己丟了個時空護盾之後,他自身的護盾被夢無痕一箭擊破,最後僅剩的一絲氣血,由浴血擎天一槍連擊打空。

    一聲不吭,白楊當即就化作一束白光飄走,並且將手里持著的護盾給爆了出來。

    轉眼的功夫,初墨素顏與白楊三人便先後被殺,場上只剩下了雲飛一個人,對敵對方的四個人。

    努力恢復鎮定,見得雲飛緊握長弓,一副臨危不亂的樣子,浴血擎天不由冷笑了聲道“怎麼,只剩你一個人了,還這麼 麼”

    話音剛落,看到雲飛拉弓對準自己蓄勢待發,浴血擎天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威脅,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畢竟再怎麼說,浴血擎天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不是身為天榜第三的雲飛的對手,不過浴血擎天也沒有要單挑殺了雲飛的打算。

    盯了雲飛一眼,浴血擎天回頭看著蠢蠢欲動的夢無痕道“你歇息下,這個就不用你動手了,交給我們就好”

    言罷,給身旁的浴血狂戰使了個眼色,正欲隨著浴血狂戰倆人一同向著雲飛沖殺過去之時,忽然在倆人以及浴血神醫三個人的四周浮現出一道圓環形的結界,接著,“嘩嘩嘩”一陣密集的箭雨從結界上空傾瀉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