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0章 難以啟齒的死法

    現在想給他介紹活,還給我拽上了。

    我直接翻了白眼。

    “原來你生意這麼好呀,我是手里有幾個生意想介紹給你,既然你不做,那我就找孫淼,掛了。”

    唐四一听我真要給他介紹活,話鋒一轉。

    “哎,別呀,張二皮你沒和我開玩笑吧,你想給我介紹幾單生意。”

    “是啊,我手里陰事太多,有點做不過來,心想著給你介紹幾個,可沒想到你生意這麼好。”

    “嘿嘿,二皮呀,其實剛剛我是在和你吹牛呢,如今和我們陰行搶生意的人太多了,自從陰五爺受傷,什麼茅山派,玄門,道士都出來接活了,存心來擠兌咱們陰行,不瞞你說,我都兩個月沒開張了。”

    還好你小子說了實話,不然我才不管你呢。

    “早說實話不就好了。”

    “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是不是想收買人心?”

    “你覺得我會收買你嗎?”

    唐四想了想,說︰“別人差不多,可你不會,可我之前還污蔑你,你真的不計較。”

    “你不是也幫過我嗎?都是同行兄弟,說那見外的話干什麼?”

    “張二皮,我沒看錯你,你這朋友我教定了。”

    “有時間來我店里一趟,讓我店員給你交接一下。”

    “好勒!”

    給唐四打完電話,我又給孫淼打了一個。

    孫淼不像唐四那麼沒有規矩。

    我給他介紹活,高興壞了。

    二哥前二哥後的叫著。

    珍漂亮給曲楠倒了一杯茶,乖乖的回到吧台里追劇。

    “這是你的店?”

    “沒錯。”

    沒看出來,你還有兩下子。

    剛剛在醫院里,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

    其實我是想接近你去見段水流,這是實話。

    我讓珍漂亮把房間的門窗,窗簾拉上。

    曲楠有些緊張的護住胸前。

    “你要干嘛?光天化日的,你到底要干嘛?”

    “大姐啊,你是不是想多了?我只是讓你和你男朋友見面。”

    一切就緒,我拿張通陰符放在曲楠的手里。

    “我是陽間擺渡使張二皮,本官命你速速現身!”

    此刻房間里昏暗無比,溫度突然下降。

    一陣陰風飄過,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從鏡子里飄出來。

    這個男子長的陰柔俊俏。

    一雙狐媚的眼楮,尖下殼,是個俊俏郎。

    “參見擺渡使大人!”

    男鬼看向一旁的曲楠,熱淚盈眶的撲上去。

    曲楠當時就傻了,他看著眼前的男子,突然哭了出來。

    “馬曉,真的是你嗎?”

    兩個人抱在一起痛苦。

    “真沒想到,我還能見到你,我以為在夢里都是假的,我以為是我生病了,原來你真的存在。”

    “楠楠,是我對不起你,你能原諒我嗎?”

    “不能,你背叛我,讓我怎麼原諒你。”

    “是我當初豬油蒙了心,就是想尋求一種刺激,我是愛你的。”

    “你愛我去找小姐,你愛我,死的那麼齷齪,你到底背著我干了多少骯髒齷齪的事情。”

    “我,我錯了,我對不起你。”

    啪!

    曲楠給了馬曉一個耳光。

    “我一直想當面問問你,你為什麼欺騙我?”

    馬曉低著頭,對不起,就是因為不敢面對你,所以每次都在夢里找你。

    “我為了你學了男科醫生,被所有人笑話,你為了我呢,你為我做過什麼?你背著我在外面找小姐,尋求刺激,最後怎麼樣?把自己玩死了吧?”

    “現在你每天晚上都來找我,讓我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每次醒來,我都感覺很累,脖子上和身上還會出現吻痕,你為什麼糾纏我?”

    “因為我愛你呀,我是真心愛你,我只有晚上把你喂飽了,白天你才不可能出去偷人啊。”

    我靠,這個馬曉到底是什麼邏輯?

    一個陰間小鬼,還想在陽間找個媳婦。

    “可你是鬼,我是人啊,我想有正常的生活,我不想這樣。”

    “我只是每天出現在你的夢里,我想多愛你一點,怎麼了?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雙宿雙飛,我再也不會背叛你,我會好好愛你的。”

    “我不愛你,自從你背叛我的那一刻,我們就結束了,我也不想和你雙宿雙飛,我不想死。”

    許婷失聲力竭的喊道。

    “楠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愛你,好好珍惜的。”

    我一拍桌子怒吼道︰“大膽,你一個冤魂,拿什麼資格去愛人家,活著的時候不好好珍惜,終于把自己作死了,又想去愛人家,你玩什麼人鬼情未了,你現在就是一個冤魂,如果你再糾纏,我就把你下油鍋,受兩世鞭打之刑。”

    馬曉害怕了。

    對于小鬼來說就怕下地獄。

    “擺渡使大人,我錯了,小鬼知道錯了。”

    “你先說到底怎麼死的?”

    馬曉跪在地上,臉憋得通紅,終于說出了實情。

    原來他和曲楠就讀一所高中,比曲楠大了兩屆。

    當時馬曉因為長相帥氣,身材高大,被稱為校草。

    和曲楠沒多久就相戀了。

    兩個年輕人年少輕狂,早早的偷吃了禁果。

    因為兩個人都小,什麼也不懂,沒有注意個人衛生,于是,歡愉之後馬曉感染了。

    他還難于啟齒,怕被老師和父母知道。

    于是兩個人在網上買了很多藥,自己治療。

    當時馬曉就對曲楠說,你要是學醫該多好呀。

    我就不會這麼遭罪了。

    沒想到馬曉的一句話,真就萌生了曲楠學醫的念頭。

    之後他們兩個人考了不同的大學,不過戀人關系一直維持。

    曲楠真的就考了醫科大學皮膚科。

    作為班里唯一的女生,她經常受到其他人的歧視和嘲笑。

    不過曲楠從來不在乎。

    馬曉早畢業兩年,也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兩個人每個星期都要聚兩次。

    畢業後兩個人商量結婚的事情,他們的感情很深,所有人都認為他們會幸福的走到一起。

    沒想到,有一天曲楠突然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說她的男朋友馬曉死在洗頭房里。

    曲楠當時就傻了,她根本就不相信。

    當他她趕到現場的時候,驚呆了。

    因為馬曉是服用了過多的興奮劑,猝死的。

    他居然是死在了兩個小姐手里。

    讓他尋找刺激,這下好,把自己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