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9章 小媳婦不好養

    她扶起一旁的洛實。

    “洛哥哥,你沒事兒吧?”

    丫個呸的,孔倩倩你真是不識好歹。

    “你到底是什麼人?剛剛就對我不敬,現在又打我男朋友,你要干嘛,你要再敢動我們一手指頭,我馬上報警。”

    孔倩倩看來病的是不輕,他居然威脅起我。

    這里面一定有問題,我需要對她做一個全身檢查。

    可如果她不配合我,光天化日的,我也不能搶人。

    這個時候旁邊的曲楠也注意到我了。

    她一眼就認出我。

    “兄弟們幾個給我揍他,這小子不識好歹,今天就讓他知道惹了我洛實是什麼下場。”

    此刻我在想,如果我在餐廳里把他們給揍了。

    難免會遇到麻煩,今天的主要任務是要跟著曲楠去找段水流。

    于是,我指著洛實說道︰“你小子給我等著,你要是再敢欺負孔倩倩,我一定打的你滿地找牙。”

    然後,跑到鄰座拉起曲楠,撒腿就跑。

    “喂,你小子干什麼?”

    曲楠不知所措。

    她的閨蜜楊樂更懵逼了。

    “曲楠,那小子是誰呀?為什麼拉著你跑?你給我回來給我一個解釋。”

    身後的楊樂朝著我們大喊大叫。

    我拉著曲楠上了車。

    牽手的功夫,我已經控出她身體里的陰氣,確定她招了髒東西。

    “你這個臭流氓?為什麼拉我出來?”

    我發動車子,二話不說開了出去。

    “松開我,快停車,放我下去,我要下車。”

    我掃了一眼曲楠。

    “你不應該感謝我嗎?帶你逃離那個地方。”

    “我想走,用著你帶嗎?我自己也可以走,你到底是什麼人?剛剛還為了一個女孩打架,現在拉著我跑,你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我叫張二皮,我可以幫你。”

    我把車子停在一個偏僻的路邊。

    側過身,看著曲楠,嚴肅的說︰“你是不是經常夢到一個男子和他行房事?”

    曲楠剛想罵我,突然不說話了。

    “你,你怎麼知道?是楊樂告訴你的。”

    “我是陰陽師,一摸你的手就知道你是怎麼回事兒。”

    曲楠的臉一下子紅了,死不認賬的說︰“你說錯了,沒有這回事兒。”

    “那你脖子上的草莓哪來的?”

    曲楠下意識的捂了捂脖子。

    “要你管,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管我?”

    “這個男子是你前男友吧,他每天晚上都會來找你,可陰陽兩隔,如果你們兩個再這樣糾纏下去的話,用不了一個月,你也會隨他而去,你想死嗎?”

    曲楠突然瞪著眼楮注視著我。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

    “我說過我是一名優秀的陰陽師,你可以不相信我這個人,但是不能不相信我的職業操守。”

    曲楠終于放下警惕,背靠在座椅上。

    “那你還知道什麼?”

    “我還知道他想在夢里和你再續前緣是吧?”

    “哼,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但是你這樣去窺探一個人的隱私是不道德的。”

    看來我說的都對,這個曲大夫和她的前男友在玩人鬼情未了的游戲。

    “我可沒有窺探你的隱私,這叫相學,你懂什麼?”

    見曲楠沒有說話,我趁熱打鐵的說︰“你男朋友是在害你,他真實目的是想和你雙宿雙飛,一起做個鴛鴦鬼,如果你想死我不攔著,這是你的自由,作為一個優秀的陰陽師,我有必要提醒你,可能會讓你對我有什麼誤解,不過這是我的責任。”

    曲楠突然雙手捂住頭,沉思了一會兒。

    片刻!

    她再次仰起頭,深吸了一口空氣對我說︰“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只要我一睡覺,他就會在夢里出現,我沒有辦法,我也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可我擺脫不了。”

    “那如果我可以幫你呢?”

    “就你?”

    曲楠有些懷疑。

    “我不但可以讓你擺脫你的男朋友,還可以讓你和他見一次面。”

    曲楠不可思議的說︰“他已經死了,我怎麼見。”

    “我自有辦法,不過作為條件,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你說。”

    “我要讓你帶我去見段水流!”

    “那不可能,我這個人做事情比較原則,不能為了自己的私利而破壞我的職業操守。”

    “哈哈,真是好笑。”

    “你笑什麼?”

    “我笑你可笑,段水流是什麼人你知道嗎?”

    “我是一名醫生,我只關心我病人的情況,其他的事情我不理會。”

    長話短說,我把段水流的一些情況跟曲楠說了。

    我相信她是一個理智的女孩,能分清是非。

    果然在她听到了段水流靠著出賣女人肉體發家,並且現在還坐著詐騙的生意。

    曲楠動容了。

    “你男朋友如果繼續跟你糾纏在一起。他也會變成厲鬼,無法投胎轉世,你也是變向的在害他。”

    曲楠想了想,最終同意了我的說法。

    但前提是,我不許傷害段水流,最起碼是不能當著她的面。

    我帶著曲楠去了店里。

    “我的老板呀,你可算是回來了,都多久沒來店里了。”

    珍漂亮直接撲了過來。

    撅個嘴,一副久別重逢的樣子。

    “我這不是來了嗎,瞧你!”

    珍漂亮拿著一摞子檔案走了過來。

    “瞧瞧這段時間,你不在店里,都積壓了多少生意,我都沒辦法和人家交差了。”

    我看了看,果然不少事,目測都有幾十件了。

    “老板,在忙也得照顧一下呀,店開著,不接生意,也不是那麼回事,你看你一個人又忙不過來,我都把茅十三派出去辦事了。”

    我說茅十三這兩天沒信呢,原來是替我辦陰事去了。

    我突然來了想法,拿出手機給唐四打了電話。

    “張二皮,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少貧,有生意做嗎?”

    電話那頭突然停頓了。

    “喂,掉線了。”

    “咳咳,張二皮,想在我面前炫耀啊,我最近生意可好了,都忙不過來,還想著再找兩個小弟呢,有沒有合適的人給我介紹兩個。”

    這個唐四純屬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上次在山莊里,明明听到他和幾個前輩聊天,說已經兩個月沒接到活兒了。

    家里那個小他十二歲的媳婦都快養不起了。

    現在想給他介紹活,還給我拽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