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委屈到不行

    雖然,雲熙更希望九爺慢慢愛上的是自己,但她的身份已經不可能成為厲家主母了,所以,只能用烈爍蘭

    的身份,不急,只要能夠陪在厲慕辰的身邊,她是誰也不重要。

    雲熙看著顧惜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她笑著走上前,一副責怪的語氣說道︰“顧惜妹妹啊,不是姐姐說你,你

    任性也需要一個度啊,好好的,連自己都保護不好,被綁匪抓了,現在倒好,惹得九爺差一點失去性命,就

    你這樣柔弱,怎麼能夠在九爺身邊當好這賢內助啊,算了,以後你還是多注意一下吧。”

    顧惜則是站在那,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仿佛雲熙所有的話她都沒有听見一樣,她低下頭,咬了咬唇,委屈

    到不行︰“難道,九爺還在生我的氣嗎?”

    雲熙見此,心里暗暗嘲諷,就你這樣身份的女人,也配成為厲家主母?

    不自量力!

    現在知道,被自己最愛的人無視的感受了吧。

    不著急,她會讓顧惜一點點把屬于她的東西還給她。

    顧惜沒有理會周圍的人,而是小跑著走到厲慕辰的車前,她想開門進去,但發現車門已經鎖了。

    她敲了敲門,誰知道,這車反而啟動了起來,將她一個人丟在了那里。

    “九爺,九爺……”顧惜追在車的後面,面色蒼白如紙,眼中盡是委屈。

    最後,顧惜蹌踉一下,差點跌在地上。

    李連忙走過去,將顧惜扶住︰“夫人,九爺興許是氣頭上,您這會兒別和他擰了,你上我的車,我帶你回

    離園。”

    雲熙見此,臉色驟然一變,她走上前,擋在兩人面前,眯了眯眸︰“李,你確定這個時候要送她去離園?

    難道你沒發現,九爺已經不想見到她了嗎?”

    李欲言又止,他欲哭無淚啊,九爺對夫人的迷戀,他又不是不知道。

    這會兒生氣呢,等會兒沒見到夫人,怕又是要扒了他的皮了。

    他臉色一斂︰“烈小姐,請你不要管這個事,畢竟顧小姐是九爺的人,如果顧小姐出了事,沒有按時回離園

    ,到時候,這個責任你付不起!”

    雲熙本來想說,厲慕辰已經不愛顧惜了,不過,莫名其妙冒出這句話,怕只會惹人懷疑。

    與其如此,倒還不如讓顧惜回離園,好好看看自己心愛的人是怎麼將她厭棄,趕出離園的!

    雲熙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是擔心九爺罷了,李副總說得對,你還是趕緊把顧小姐送回離園吧,免得九

    爺擔心。”

    就那麼一瞬間,雲熙又變成了那個溫婉爾雅,識大體的大家閨秀。

    厲天看著這個烈家小姐這麼無私對小辰,對她的好感是又增加了好幾分,他贊許地說道︰“不愧是忠門之後

    ,古武世家的後人,這度量過人不一般,行了,李,你先送顧惜回去吧。”

    厲天見顧惜站在那,頭發濕漉漉的,可憐兮兮的模樣,他也于心不忍,雖說這顧丫頭也算對小辰有幾分真心

    ,但是這性格還是太弱了,不適合做主母,再加上又沒有娘家撐腰。

    他心里還是希望能有一個剛烈一點的女人,能鎮得住那些厲家老古董的女人做厲家主母。

    現在小辰為了這丫頭,命都不要了,他還能如何,還不是就隨著小辰的心,至少他能開心一點吧。

    厲天攬著尤清芸離開了這里。

    顧惜深吸一口氣,臉上帶著笑對李說道︰“走吧,回離園。”

    李見顧惜那笑容比哭還要難看,他竟有些于心不忍,安慰道︰“夫人,九爺還是很在乎你的,當知道你被

    綁架了,幾乎快要瘋了一樣找你,我……我從來沒有見過九爺這樣失態的樣子,但他卻為你失態了,足見你

    在九爺的心里是何等重要。”

    “剛剛九爺知道你在1號船的時候,也知道綁架你的綁匪也在船上,明知道有危險,還是奮不顧身直接跳海去

    救你,夫人,您別往心里去,好好和九爺在一起。”李一副話,倒是語重心長。

    顧惜听了以後,勾了勾唇,溫柔一笑︰“我知道。”

    她眸光泛出綿綿深情,她看向遠方不遠處一輛停著的吉普車,她眼底的柔情漸漸泛出。

    “夫人,請……”李開了車門。

    顧惜隨著李上了車。

    一路上,李都小心翼翼觀察著顧惜的情緒狀態,他發現她並沒有特別的失控,也沒有特別難受,反而一直

    在玩手機。

    他不知道是應該開心還是……

    好吧,也許夫人是真的被他那一番話感動到了,九爺也就是偶爾鬧鬧變扭罷了。

    可能等明天,兩人又粘著分不開了。

    等到了離園以後,顧惜下了車,朝著里面走去。

    此時,男人已經早早回自己房間了,顧惜只是略微愣了愣,然後回自己的房間。

    她也沒有去找他,只是回到自己房間,做自己該做的事。

    顧惜一臉愁容,擺弄著手上的小掛件,上面是一個縮小版九爺,她特意讓人造的︰“也不知道,九爺情況怎

    麼樣……”

    第二天,離園。

    顧惜醒來,在自己的小床上,她愣了愣,看著相對空曠的房間,有一瞬間的不習慣,很快,她又恢復常態,

    起床洗漱。

    等她從樓上下來的時候,厲慕辰已經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了。

    顧惜目光掃過男人如常的俊臉,看起來,九爺也沒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啊。

    她也和平常一樣,在男人身邊坐了下來,乖巧听話地說道︰“九爺,早呀。”

    厲慕辰沒有理會顧惜,仿佛沒看到一樣,繼續吃自己的早餐。

    顧惜努了努唇,本想開口緩解氣氛,但又覺得沒有必要。

    她在接過厲英遞過來的早餐以後,也開始吃起來。

    大早上的,兩人都沒有多說話,各自吃各自的,厲慕辰吃完以後,立馬站了起來,拿起凳子上的西裝穿在身

    上,邁步往外走去。

    顧惜眨了眨眼,看著他往外走,她立馬將面包一放,連忙追了上去,拉住了男人的衣服︰“九爺,我和你一

    起去公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