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祿東贊的要求

    杜荷好說歹說,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終于讓李承乾與長孫沖這對表兄弟相信自己真的沒有從軍的意思。

    此例不能開啊,杜荷清楚的知道,如果讓這對大嘴巴兄弟跑出去亂說,搞不好李世民真的會相信,萬一李世民信了,那自己倒霉的日子就要來了。

    看看程咬金吧,大冷天縮在漠北荒原都要凍成狗了,哪有自己在長安城烤著火,听著曲兒,沒事搞搞小發明來得爽利。

    這人吶,最重要的就是要知足,知足才能長樂,現在自己的小日子過的就很不錯,何必自找麻煩。

    杜荷很清楚接下來幾年大唐很可能還有幾場大戰要打,跟吐谷渾,跟吐蕃,跟高句麗,跟薛延陀,將來還要跟西突厥,大食,小鬼子干。這些國家除了小鬼子弱一點,其他哪個都是強悍的要命,自己一個宅男還是少摻和為好。

    一月的長安乍暖還寒,屋子里三人圍坐,中間是炭火正旺的火鍋,這東西醬料可以自己隨意調配,口味隨心,深的李承乾的喜愛,每次來杜荷家里都要吃上一頓。

    餐桌之上,說起那天宴會的情形,長孫沖目光灼灼盯著杜荷說道︰“二郎,你那個點水成冰的戲法是怎麼變的,教教我被,等我學會了……”

    “能你學會了,就拿去騙妹子?長孫沖前,咱能不能有點出息,你找妹子還用騙,你直接用錢砸死她多直接。”杜荷打斷長孫沖,夾了一塊魚肉放進嘴里嚼著。

    沒辦法,大唐可沒有蔬菜大棚這一說,到了冬天除了豆芽,半點蔬菜都見不著,天天羊肉吃的杜荷尿尿都帶著一股子羊羶味,實在是受不了了。

    “呵呵”李承乾在邊上接過話頭︰“這你可就說錯了,表哥想學點水成冰不是為了騙妹子,而是為了哄長樂開心。”

    “還不是一樣騙妹子,有區別麼。”杜荷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把熱冰的制作方法說了一下。

    听說只是白醋與堿混合再加熱就能弄出所謂的兵,長孫沖目瞪口呆︰“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不過先說好,這個就是看著像冰,實際上並不是冰,你可千萬不能真的當成冰來用,弄不好會死人的。”

    杜荷生怕長孫沖把所謂的熱冰給吃了,特地叮囑了他一番,末了又補充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弄能吃的冰,我建議你多買點硝石,那東西弄出來的冰是可以吃的,而且絕對干淨,是真正的冰。”

    “硝石也能搞出冰來,二郎你不是開玩笑吧?我知道你雜學厲害,可也不能把我當傻子糊弄。”

    “放心吧,表哥,他沒當你是傻子,事實上,在他眼里你跟傻子其實沒啥區別。”李承乾笑呵呵的在邊上給長孫沖補了一刀。

    杜荷竟也沒有反駁,若無其事的繼續吃東西。

    長孫沖當時就吃不下飯了。

    這也太扎心了,要不是擔心欺君之罪,非把這個表弟打出屎來不可。

    鬧騰了一會,酒足飯飽之後,長孫沖學會了硝石制冰的法子,帶著杜荷的兩個跟班和小米跑去院子里玩的不亦樂乎。

    屋內,杜荷看著面帶愁容的李承乾收起玩笑的心思,正色問道︰“說說吧,遇到什麼難事了,你堂堂太子,屈尊降貴跑到我這鄉下來,總不會是想要吃頓火鍋那麼簡單吧?”

    李承乾苦笑︰“就知道肯定瞞不過你,得,那孤就直說了吧。二郎,你有沒有辦法,能在一個月內弄出十萬冊佛經?”

    “能啊。”

    “唉,我就知道,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連你都……,等會兒,你剛剛說什麼?”李承乾說了一半突然頓住,看著杜荷眼中滿是驚訝,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听錯了。

    “不是,我說的是一個月之內,弄出十萬冊佛經?!”

    “對啊,我說的是︰能啊。不就是十萬冊佛經麼,你讓禮部印就是了,有什麼了不起的,也值得你堂堂太子爺如此大驚小怪。”杜荷滿不在乎的說著。

    李承乾剛剛升起一絲希望瞬間灰飛煙滅,頹然坐了回去︰“你這不是廢話麼,我也知道印就行了,誰也沒說是要手抄本。可問題是人家要的是陽刻版,不是陰刻版,禮部就算是全力趕工,一個月都不可能將刻版雕刻出來,更不要說印刷了。”

    “啥是陰刻版?”杜荷有些迷惑,不就是書麼,他兩輩子加起來看過的書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從來都沒听說什麼陽刻陰刻。

    看著杜荷滿頭霧水的樣子,李承乾算是徹底死心了,耷拉著肩膀,佝僂著背無力的解釋道︰“所謂陽刻就是咱們正常看到的書的樣子,而陰刻則是反著的。”

    “反著的?從左往右,從下往上看啊,那書還能看嗎?”

    原本大唐的書籍從右往左,從上往下看杜荷就覺得夠反人類了,沒想到,還有更奇葩的印法。

    李承乾的人設當時就崩了,拍著椅子扶手急赤白臉的吼道︰“你到底明不明白印刷是怎麼回事!陰刻版的意思是背景是黑的,字是白的,跟陽刻相比,陰刻只要在木板上直接刻出凹槽就可以,不像陽刻那樣,需要將版上所有多余的部分都去掉。”

    杜荷眨巴這無辜的眼楮,摸著後腦勺︰“那你要早這麼說,我不就明白了嗎!真是,我當多大點事兒呢。哎對了,到底是誰這麼無聊,要這麼多的佛經?”

    “還能是誰,那個吐蕃大相唄。”李承乾翻了個白眼,恨恨說道︰“這個王八蛋,那天吃了虧以後,竟然提出一個月印刷十萬冊佛經的要求,這要是印不出來,咱們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這一回輪到杜荷無語了,十萬冊佛經,這不是明擺著要搞事情嗎,當大唐是你們家倉庫呢,那麼多書,紙張加上油墨不要錢的啊?!

    “這有什麼丟人的,直接告訴他沒有不就完了麼。真是的,還當咱們大唐是前隋吶,人傻錢多。切,老子要是有印刷十萬冊佛經的錢,還不如印四書五經,給老百姓發呢。”

    “問題是吐蕃也給錢,一冊一貫,十萬冊打底,有多少要多少。”

    噗……

    “你說啥?給錢的啊?”

    “對啊,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這麼上心。”

    “啪”杜荷用力一拍茶幾,嚇了李承乾一大跳。

    “干了,給錢還說什麼,十萬冊就是十萬貫,二十萬冊就是二十萬貫,要是弄他個三五十萬冊,咱們可就發了,比賣糖來錢快多了。”

    “呵呵……”李承乾干笑兩聲,起身在杜荷的肩膀上拍了拍︰“醒醒吧妹夫,別怪我沒提醒你,別說三五十萬冊,就是十萬冊,禮部也不可能印的出來,這跟頭咱們算是栽定了。”

    “嘖”杜荷嘖了一聲,滿臉不高興的說道︰“我說太子殿下,你到底有沒有听我在說什麼?我剛剛不是說了麼,這活兒能接,不就是十萬冊佛經麼,你派人告訴那個祿東贊,讓他把錢準備好,順便把契約簽,別到時候咱們印完了書他不給錢。”

    李承乾巴巴的看著杜荷,直到確定他並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二郎,你確定真的可以麼?吐蕃人還在等消息,如果咱們答應了,到時候卻拿不出書來,丟人的可不僅僅是咱們兩個,只怕到時候父皇面上也不大好看。”

    杜荷鎮定一笑,拍著胸口道︰“我辦事,你放心,保證不會出任何問題,你只管派人去簽契約,然後等著數錢就行了。”

    ……

    “什麼?你們答應了?”鴻臚寺驛館,吐蕃使團駐地,副使桑布扎有些吃驚。

    “是的,太子殿下答應了你們的要求,不過,現在朝庭所有的衙門都在休沐,想要開工至少要等到上元節之後,這一點希望貴方能夠體量一二。”來自鴻臚寺的官員表面上笑呵呵的,但是心中卻很是忐忑。

    太子殿下也不知道是抽哪門子的瘋,怎麼就答應了吐蕃人如此無禮的要求呢,一個月你別說十萬冊佛經,就算是蒙學讀物,都不一定能全部印出來。

    不過,好在現在才正月初十,上元節還要休假三天,也就是說如果等過了上元節開工,就等于是多出八天時間,希望這多出來的八天能夠用吧。

    鴻臚寺官員正想著,卻听到一直未曾開口的祿東贊說話了︰“可以,畢竟工人們勞作一年也不容易,多休息幾天也是應該。而且,我們也需要借這段是間整理一下需要用到的佛經,那就這麼定了吧,等過了上元節,我們把需要印制的佛經交給貴方,希望貴方能夠信守承諾,一個月後將十萬冊佛經交給我們。”

    什麼?鴻臚寺的官員一下子愣住了。

    竟然是按照吐蕃人的要求印制佛經,那豈不是說……好不容易爭取到得八天時間沒了任何用處?

    尷尬之余,官員的臉色一下子漲的通紅,剛想說話,卻听祿東贊又再次說道︰“希望尊使不要以為東贊是在故意刁難,之所以會如此倉促,實在是因為我等心急歸國,只能等待貴國一個月的時間,超過這個時間,只怕就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