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恐怖、加更】如期而至的婚約(二)

    這時。

    “作廢?”麗春臉上流露出詭異的笑容,喃喃自語道。

    而王秀絲毫沒有察覺到麗春的異樣,因為王秀正跑到院子里阻攔眾人干活。

    王秀奪過了對方手里的菜,阻攔道︰“大娘別摘菜了!”

    對方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王秀便轉身又跑去躲了身旁之人手中的盤子。阻攔道︰“嬸子!別洗盤了,不待客!”

    王秀這邊剛剛阻止完摘菜的村民,轉身去阻止一旁洗盤子的村民時候。少女似乎沒有察覺到,背後那先前摘菜的村民又拾起了菜,機械的重復著先前的工作。

    仔細去觀察,會發現他們低垂著腦袋,那白卡卡的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

    就跟那扎出來的紙人似的!

    王秀還在人群里勸阻著,來王家幫忙的鄉親們。卻發現自個說的話沒有任何作用,鄉親們依舊埋頭苦干,各忙乎著各自手中的活計,就跟個听從命令行事的機器人般!重復著手中的工作,直到主人發號停工的命令。

    站在門檻邊上的麗春,笑的一臉詭異。

    王秀抬頭朝著麗春望去,她本是想再勸說娘一番。抬起眸光,正巧瞧見了麗春那詭異的笑容。

    心里頓時又一次咯 一下。瞬時,便感覺到周身涼颼颼地冷空氣。

    那光著的腳底板,仿佛走在冰面上般。之前她可絲毫都沒有察覺到,腳底板傳來的冰涼觸感。這會兒這寒冷刺骨的涼意,竟然透著絲絲詭異!

    王秀心里害怕極了,她不知道娘和村里鄉親們出了什麼問題。

    “娘∼”王秀害怕的喊了一聲。她期盼地望著門檻邊上站著的麗春,那是少女唯一能尋求的依靠、幫助!

    那發顫的聲音,無不彰顯著少女內心的無依無靠,還有幾許恐懼害怕的情緒。

    麗春說道︰“秀啊!還悔婚嗎?”

    王秀害怕極了,麗春還在笑,那笑起來的越發的詭異。

    王秀嚇壞了,哭著點了點頭。發著顫音,哭訴道︰“ !娘說如何就如何。只求娘快恢復正常吧。”

    “呵呵∼”麗春依舊笑的一臉詭異,那雙詭異駭人的眸光,多了幾許滿意的神色。

    這時。

    “王秀!”

    王秀背後傳來一聲說話聲。那語氣平常,甚至還夾雜著幾許冷漠。

    但是,這聲音听在少女耳中,如聞天籟。神情激動地轉過身去,一雙杏眼見到來人。整個眸子都亮了,仿佛萬物都安靜了,時光都在這一刻停留下來。整個世界只剩下那人。

    頓時,王秀內心先前的不安、以及恐懼的情緒一掃而空。只余下滿心歡喜,還有那句我終于等到你來見我了!

    宛如百花齊放,花香怡人!少女的整個世界,都在這個人出現的瞬間,點亮了。

    少女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其它色彩,耳中再也听不見其它聲音。

    只見那人穿著一身普通的天藍色服飾,一對濃黑有型的劍眉,眉下是一雙漂亮的,狹長的鳳眸,英挺的鼻梁下淡淡唇色的薄唇。

    那人就那麼站在那里,便給人一種謙和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出生于書香門第的緣故,那人的身上總讓人感覺一種書生氣。

    只是,那雙好看的鳳眸,冷淡的盯著少女。仔細去觀察,還能瞧出幾許厭惡之色。不知少年再厭惡什麼,也許是少女本人,也許是這個院子里的所有存在的人。

    但是,無論少年的情緒如何,表情如何,厭惡是誰都不重要。在王秀眼里,見到他便已經足。

    王秀卻笑的很是開心!

    少女笑的很甜,那唇角彎曲的弧度,那帶著亮光的眸光。還有,那急不可耐地朝著少年奔跑而去的動作。無不顯示著她的心意。

    “阿玨!你終于來了,俺害怕壞了。”王秀抬頭仰望著,她的星辰少年!

    王秀神情激動地撲進了,她午夜夢回多次的懷抱。將自己整個臉都緊緊貼在對方的胸膛,听著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還有少年身上傳遞過來的溫度。

    若此時,王秀抬起頭去看看,哪怕僅此一眼。她會發現少年眼眸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嫉妒,恐怕連少年自身都不清楚這情緒的存在。

    “王秀!”孟玨低頭看著懷里的少女,那雙鳳眸中,神色晦暗不明。神情依舊冷漠地說道,似乎並不習慣與人這般親近。

    王秀驚慌失措地抬起頭,連忙脫離了孟玨的懷抱,站立一旁。內心忐忑不安,她這般冒失的舉動,會不會又惹惱了孟玨。甚至遭到了對方極大的嫌棄與厭惡。

    少女雙手無措的垂在身前,杏眼亂瞄,遲遲不敢與面前的少年眸光對視。她害怕從對方的鳳眸中,瞧見了那濃濃的厭惡和嫌棄。

    “王秀!跟我走。”孟玨說道。

    王秀錯愕地抬起了頭,一臉震驚。那瞪大的杏眼,還有略微張開的嘴,都顯示著少女的驚訝。

    阿玨他說什麼?她是不是听錯了。

    就在王秀愣神之際,孟玨再一次開口了。

    孟玨說道︰“王秀跟我走!我們離開這里。”

    王秀的頭頂,再一次傳來了孟玨的聲音。王秀整個人傻愣愣站在了原地,眼淚嘩嘩流了下來。那是幸福的淚光,阿玨他說要自己跟他走。

    她沒有听錯!

    她沒有听茬!

    阿玨想帶她離去。

    王秀胡亂地擦了一把眼淚,笑著點了點頭,說道︰“俺跟你走。”

    說著王秀一把拉住了孟玨的手,但是,臉上卻浮現出了朵朵紅暈。害羞地低垂著腦袋,沒敢去看對方的臉色。

    孟玨唇角微微上揚,那雙冷漠地鳳眸中,多了幾許他自個都沒有察覺到的**。

    忽然。

    王秀抬起頭,因為她想起來一件事。臉越發紅了,嬌羞地說道︰“俺還沒有穿鞋,還沒有穿外衣。你等俺一會!”

    王秀便松開了孟玨的手,跑了回去。原地站著的孟玨,盯著跑回去的王秀的背影。眼睜睜地看著少女的身影,進入了房間,而後那個房間連門都消失不見。

    只余下門檻,還有那個笑的一臉詭異莫測的麗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