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70章

    只是當時在打探之下, 他只知沈精羽是沈家小姐,卻不知是沈家哪位小姐。

    當時他還想著,如果她是沈家哪一房的庶女, 那他只要再努努力,也不是沒有機會。

    直到之前在賞花宴上見到沈家的幾位小姐,卻沒見沈精羽後, 才有了些不妙的猜想。而這些猜想,則在今日終于得到了證實。

    原來他所心心念念的那位,竟是沈家身份最高、且還與瑾郡王早早就定了親的。

    毛子黔垂下眼簾,看著手中的茶盞, 掩住眼底的陰鷙。

    晉紹瓊看著毛子黔的臉色,眼底露出笑意︰“無礙, 雖說有些難度, 但也並非完全不可。”

    毛子黔遲疑抬頭︰“殿下以為,應該怎樣去做?”

    ……

    等毛子黔再次離開茶館, 他的神情已由一開始的萎靡恢復到志得意滿。

    他感覺自己可以。如果這事能成,那他之後不僅能收獲美嬌娘,還會有一位朝廷二品大員做岳丈。

    富貴險中求!

    即便之後可能面對瑾郡王的報復, 那不過是個病秧子, 指不定沈家早就想要換了他這個身體孱弱的女婿。

    轉過小巷,進入右側小弄堂,就是他在京城買下的宅子。

    然而在他拐過彎走了沒幾步,就突然眼前一黑,不知從哪里竄出來幾個蒙面人陡然用麻袋套住他的頭和臉,之後就是一通撲頭蓋臉的亂揍。

    “你們是什麼人……啊, 救命……輕、輕點……”

    “銀子……我身上有銀兩……”

    “啊……嗚……好漢饒命……”

    小半盞茶後, 那幾個揍他的人便麻利地轉身離開, 全程沒發出一點聲音,明顯就是不知誰從哪里雇來的熟手。

    毛子黔狼狽地蜷縮在地上,捂著劇痛的肚子,低低呻.吟。

    直至又過了一會兒,有人路過這處小弄堂,驚疑地發現地上躺著的呻.吟麻袋。

    “誰、誰?還活著沒?”

    “救、救我……”

    到毛子黔家的戲院開業那日,沈家的姑娘們都有些興奮。

    沈雲昭幾個收拾得早,早早就來了沈精羽的蕙桐院,看著她細細地往臉上點綴的脂粉,又看著桌上沈精羽早早拿出來的一箱子鞭子、彈弓、匕首和繩索等物,好笑道︰“小姑姑,你這準備得可真完善。”

    沈精羽對著鏡子,在唇上點好最後一點胭脂︰“我每次出門都要帶上的,只不過今天準備得格外多一些罷了。”

    說實話,現在敢對她打主意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

    在邊關時,是因為有她老虎花的名聲鎮著的,到京城後,則是因為她身上瑾郡王未婚妻的身份。

    雖然自來京後,她就一直在有意識的收斂,怕嚇壞了小未婚夫。但這並不意味著自己收斂著收斂著,就變成了一只家貓。

    她還是感覺老虎花更可愛些。

    “如果那個毛子黔真的敢對小姑姑起什麼心思,就直接給他毀容好了。”

    對于學子而言,毀容者不能參加科舉。

    沈精羽起身,將匣子里的那枚貓眼戒指戴在手上,又來回轉動了幾下,看著它隨著自己的動作,向外吞吐出刀片,滿意地翹起唇角。

    “真巧,我也是這樣想的。”

    戴好戒指,沈精羽又在袖袋里放上一枚小巧的彈弓,剩下的武器則讓赤芍幾個都分別幫她收好。

    “也不一定能用得上,不過有備無患。”

    “沒錯,”沈雲嘉點頭,“你別看我自來到京城後,一直裝得像是柔柔弱弱的,這些保命的家伙事兒,我身上可一樣都沒少。”

    誰敢看她好欺負,過來欺負她,她就能直接讓對方腦袋瓜子開瓢。

    很快,沈精羽就已收拾完畢。

    她對鏡看著自己今日的嬌艷打扮,微抖了抖清涼的衣裙,轉身與幾人嫵媚一笑︰“那咱們也走吧。”

    “是,小姑姑。”

    結果,當她們全副武裝地來到戲院,卻沒有當即見到毛子黔。

    “這人是自家戲園子開業,然後爽約?”沈雲嘉用帕子捂著嘴小聲道。

    “不能吧,今日到來的這些公子小姐,都是他親自邀請過來的,沒有第一時間趕來已是失禮,若他一直不出現,可就得罪了今日到場的所有貴客。”

    沈雲婉溫聲低語︰“那我還是挺期待他不來的。”

    卻不想,她話音方落,戲園子門口就發出一陣喧嘩,以及一陣子此起彼伏的偷笑聲。

    眾人轉頭看向門口,然後就也忍不住地一齊用帕子遮住嘴角。

    此時剛剛抵達戲院的,正是今天剛開業的主人毛子黔。

    只不過,此時他與往日的俊秀模樣有很大不同。他不僅眼楮和臉上掛了不少黃中帶紫、紫中帶青的瘀痕,就連臉部都已腫脹到變形。

    仿佛是一幅被彩墨隨意潑灑髒了的畫卷,不僅將他原本的好相貌去了十成,還莫名給人添上幾許逗樂的喜感。

    “毛公子,你這是怎麼了?”

    “毛公子,你這可是遇到了歹人?”

    “你這該不會是剛剛去過染坊,才趕回來的吧。”

    在幾道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打趣聲中,周圍原本還在壓抑著的笑聲,再也忍不住地大了起來。

    毛子黔面上有些不好看,但還是頑強地賠了個笑臉︰“路遇歹人,來遲了,實是子黔失禮。”

    因為臉上的傷,他今日特意在臉上敷了不少粉,卻沒有辦法多掩飾幾分。

    現在這一笑,一層細細的粉就從他臉上落了下來,飄在他紫紅色衣衫上,愈添喜感。

    在毛子黔沒有出現時,在場的小姐和公子們對他還是積蓄著怒氣的,但等他出現後,那些原本的怒意就消失了個大半。

    這仿佛是開了個醬染鋪子的臉,實在是讓人生不起氣來。

    甚至還有一些原本對毛子黔看不上眼的公子,現在看著他都多出幾分柔和。

    相信經此一出,京城中原本關于毛子黔的美名就能回落不少,如此識趣的競爭者,值得一個好臉。

    而毛子黔的心理素質也是真的強。

    哪怕頂著這樣一張慘不忍睹的臉,他也只是在最開始不自在了一瞬後,就迅速恢復正常。最後還因為面對眾人詢問時,打趣的自我調侃,而迎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很快,戲園子里的旦角們便各就各位,按照原計劃依次登場,咿咿呀呀開唱。

    毛子黔遠遠地見到坐在二樓廂房方向的沈精羽一行,他的眼神先是閃了閃,後又轉為堅定。

    如果錯過了這一次機會,他以後再想要見到沈精羽,還不知要等到什麼。

    最後,他到底還是沒按捺住心中暗搓搓的念頭,抬腳走到沈家人所在的二樓包廂。

    “諸位姑娘,不知你們對在下這戲園子可有什麼好的建議。”

    他此時身姿挺拔,嗓音儒雅,那端出來的架勢,一如之前那般斯文且舉止有度。

    然而無論他表現得再好,配上他現在這張臉,都沒有多少魅力可言。

    兩只眼楮,其中左眼眼圈兒烏黑,眼皮腫脹,與正常的右眼相對比,大小眼,高低眉。再加上他臉上那些青青紫紫黃黃的色彩,讓人見之就忍俊不禁。

    遠看時已經夠搞笑了,近看還要更搞笑。

    “噗!”

    沈精羽頑強得忍住了,但是她身後的幾位佷女沒有忍住。

    突然就發出了笑聲,讓原本由毛子黔營造出來的氣氛一下子被打破,轉為一喜劇現場。

    毛子黔︰……

    沈精羽倒是趕在毛子黔尷尬前,很給面子地回了︰“戲園子很不錯,旦角們唱腔也很正。只是有一點,毛公子是否需要我們幫忙報個官,幫忙抓抓歹人?”

    毛子黔︰……

    如果報官能抓到人,他能不去報嗎?

    但是問題就在于,在沒有足夠線索的前提下,他既沒有人證,也沒有物證,他就連懷疑人選都沒有。在這種前提下報官,除了多丟一次臉以外,基本不會有其他收獲。

    早知他那日出去見五皇子時,就不該不帶小廝和書童。但凡抓到一個人,或者看到一個人的臉,他也不會落到如今這般境地。

    最後,毛子黔到底沒有在沈家姑娘們的包間待多長時間,就強作鎮定地掩面敗走。

    他一走,屋內姑娘們的笑聲越發歡快起來。

    “所以他過來一趟,到底是為何?是專門讓我們欣賞一下他的臉嗎?”沈雲卉快要笑到肚子痛。

    “哪里會有那麼大公無私,指不定是當真過來想尋我們報官呢。”沈雲昭開口。

    沈雲研聞言,連忙瞪大眼楮︰“什麼?那話不是開玩笑的嗎?就這種沒頭沒尾的案子,可千萬別給我父親找活了,他現在老得都快趕上祖父了。”

    其他人想想沈崴經常性掛在臉上的愁苦與風霜,忍不住點頭。

    “不會不會,不給大伯多找活。”

    “祖父是保養好,轉頭你讓小姑姑多給大伯配上一些護臉的,養上個一年半年,說不定就養回來了。”

    一行人正嘻嘻哈哈笑說著,便有一小丫鬟敲門進來,給幾位貴人更換茶水。

    在為沈精羽添茶時,她不知怎的腳底下一歪,眼看著手中的茶水就要灑在沈精羽身上,卻被橫叉里伸出來的三只腳給一齊踹開。

    三只腳中,一只是沈精羽的,剩下兩只是沈雲嘉和沈雲卉的。

    沈雲昭也看到了,但是她坐的位置離沈精羽有些遠,頗為扼腕。

    “不會倒茶就小心些。”

    “冒冒失失的,真是讓人掃興。”

    “對不起,對不起,還請幾個貴人饒恕。”小丫鬟被嚇得面色蒼白,抖抖索索地跪在地上就是一頓求饒。

    沈精羽看著小丫頭面上的蒼白,想著她方才看似無意、卻分明是有心的動作,意味深長地勾起唇角。

    “去門外跪著吧,等我們走了,再離開。”

    小丫鬟似乎被沈精羽這話給嚇得怔了一下。以往遇到這種情況的,但凡實在人多場合,大多貴族小姐都會為了臉面,說聲沒事就讓人下去了。

    這次莫非她還遇到了硬茬?!

    她怯怯抬頭,就對上了沈精羽似笑非笑的眼楮。

    她心中一涼,連忙低下頭,恭謹應聲︰“是,姑娘。”

    她抖抖索索起身,將熱水壺重新拿好,走出包廂,闔上房門,委委屈屈地跪在外面。

    剛還在醞釀淚意呢,就听里面幾位小姐的聲音從門縫中傳來。

    “我去,這水還挺燙的,正常人會用這麼燙的熱水潑人?”

    “總該不會是敵國細作吧。”沈雲婉最近和沈雲嘉混在一起混多了,別的還沒太大長進,就是現在看誰都滿腦子想著這人可能是細作。

    沈精羽感覺可能不大像,但是,她也沒有白受了委屈就輕易將這一茬揭過去的道理,于是懶洋洋道︰“那就一會兒將人送去京兆府,讓大哥查查。”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w.  新電腦版網址<a href="." target="_blank">.</a>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