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八十三章 校長和老師

    第二天一早,曾雲風就是洗漱完吃完了早飯之後,就騎著他的破摩托突突地去找了白校長,他感覺渾身都是力氣,而黑仔還在院子里面吃了他的干草,吃一點挪一步,悠閑自在。

    曾雲風斜對面就是大有叔的家,大有叔翹著腦袋,像一只大鵝一樣看著曾雲風院子里的黑仔咂摸了一下舌頭抿著嘴道“這個狗日的永富,自己都有了摩托車了,還弄了一匹馬回來,狗日的,額家啥都沒有了,菇棚也給額自己燒了,看他現在過的他連馬都有了,人比人氣死人哪!”

    “水旺這個衰娃,也不知道跑到福建哪里去了,連他老子都不管了。”大有叔罵罵咧咧地弄著面糊糊早餐,心里還不停地叨念著自己的孩子水旺。

    “白校長!白校長!”曾雲風來到了學校想找白校長,卻被一個老師攔住了,這個學校只有兩個老師,一個就是白校長,還有一個就是黃老師。

    “是,永富啊,你找白校長干什麼呀?”

    “不是,額找他來說說學校的事情,”

    “學校,學校什麼事?”黃老師有些疑惑。

    曾雲風笑著說道“是這樣的,額賺了一點兒小錢想捐給咱們的學校。”

    “這個事情是好事情,不過白校長到縣里去開會了,還沒回來。”

    “這樣,那回頭你跟他說一下,額準備把我們的學校擴建一下,然後建立一個儲備基金,然後給咱們老師發點補貼,學校不是連個支教老師都留不下來嗎,這個額跟得福已經商量過了,回頭就用我們金灘村委會的名義,然後來管理這個基金,然後呢,給學校進行投入發補貼。”

    “他回來的時候,你跟白校長說一聲啊,額去找德芙了!”

    曾雲風興奮的去找得福,他不能不高興不興奮,因為他的孩子已經有了,他要在這幾年之間趕緊把這個小學趕緊建起來,時不待我。

    因為他的孩子也要上學,有時候曾雲風是極度自私的,當初他也想建這個學校,但是後來因為蘑菇加工廠的原因,已經把這個想法擱置了一段時間。

    但從昨天晚上得知了自己的媳婦兒已經懷孕之後,再加上凌教授的一番話,曾雲風一早起來就立即開始準備籌建小學,他甚至想自己要一路把學校建過去,給自己的孩子趟平一條學習的道路。

    曾雲風曾經自己也是個農家子弟,他非常清楚明白的知道,在有些時候所謂的什麼自主教育,所謂的什麼素質教育,對于這些農家子弟來說,都是遙遠而遙不可及。

    這些東西說的簡單,但是投入的成本對一個家庭來說是何其的龐大,而且要從小開始學習,還有各種亂七八糟的培訓班,以及各種的培訓資料會壓得一個孩子喘不過氣來。

    可是在這種西北的地方,不要說素質教育或者說什麼別的教育,估計連填鴨教育都很難找得到。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這些孩子沒得選,談別的純粹是瞎扯,一個好的教師,一個好的桌椅,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一個班配能一個老師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

    更何況這個小學里一個班還沒有一個老師,有好幾個班,才配一個老師,這幾十號學生,就兩個老師,從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加上五年級一起,一共兩個老師。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培養出孩子,還要培養出好的人才,那真是難上加難。

    很多人說,東西部教育為什麼不平等,不平等就在這個地方。

    教育資源的傾斜,導致優秀的教師人才根本就流不到這些貧困地區,流進來也留不住,即使有一些非常有想法和有信念的年輕人能到這個地方來,那只是一波又一波的年輕人而已,他們到這里來只是支教,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又會回去。

    。曾雲風想不到是他回到家不久,白老師就急匆匆地找了過來“永富,永富!”白老師的聲音大且透著興奮“”听說你要給學校捐款 !”

    曾雲風笑著拉著白老師坐了下來,旁邊正是得福“是這樣,額有個想法,剛好把得福拉過來,白老師你也過來了,我們一起探討一下,首先呢,咱們金灘村旁邊這個小學不僅是給我們金灘村用的,還有其他的幾個移民吊莊的村子的孩子都在讀書,所以這個學校咱們一定要建好。”

    “不管是為了現在也好,還是為了將來也好,咱們金灘村的教育一定不能弱。”

    白老師,听到這句話,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樣甜的,他在區里開會,在縣里開會,到處听到的都是搞建設,搞建設,從來沒幾個人說搞教育,一說搞教育就說沒錢。

    白老師摸摸自己的大腿搓來搓去,說“那個永富,你說你是咱們的第一個富起來的,而且家里還境況也還可以,你就說你想捐多少。”白老師有些不好意思地羞赧地說出了這句話。

    曾雲風笑而不答舉起了兩根手指,白老師一拍大腿,說道“額就知道你永富,可以的,富起來也知道帶大家一起富裕,也不忘了教育,有思想覺悟!”

    “2000塊好,2000塊,咱們就可以把操場整修一下,然後給他加個籃球框,然後學生就可以上體育課了。”白校長高興地直搓手。

    曾雲風搖搖頭,白校長有些沮喪地看了一下,道“200塊!那就買些教具,也行!”

    曾雲風苦笑著又搖了搖頭。

    “你說是2萬塊。”白校長的眼里都放光了,2萬塊,什麼概念,2萬塊是他多少年不吃不喝的工資,當然,實際情況是白校長這個人實際上也沒什麼工資,因為他的工資現在都貼補了學生了,提不上工資收入,在這個學校里面他既是老師又是校長,同時兼職各科老師,而收入實際上,他估計五年都存不到1萬塊錢。

    曾雲風又搖了搖頭,白校長急切的呼吸和粗重的喘氣暴露了他的心情,而他眼楮里像是要透出來的光恨不得活吃了曾雲風。

    曾雲風決定把後面的話藏起來,不準備說了,如果白校長再提,他決定不再搖頭,因為現在的狀況是白校長已經要瘋癲了,他可不敢再刺激他樂。

    白校長的眼神期許**裸的望著曾雲風,希望他能點了點頭,曾雲風有些木然的點了點頭。

    “20萬!”白老師突然原地一蹦就直挺挺地站了起來,比鯉魚打挺還玄乎,接著圍著椅子走來走去,自己也是直搓手想著能把這20萬怎麼用。

    求推薦收藏打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