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被男團追捧的日子思兔_ 第75章 第 75 章 木子書屋

第75章 第 75 章

    這件事看似漸漸平息了下來, 可白晝知道,事情的真相,遠遠沒有表面那麼平靜。

    白晰再次穿上盔甲, 直面眾人,看似已無所謂, 但實則不然。她提出暫放手中職務, 她從小就好強,學業要拔尖兒, 事業也要最強, 這麼多年下來, 卻是累了, 白晰說想去四處走走,環游世界, 散散心。

    白晝不知道她是真的看淡了,真的覺得累了,拋下名利去追求自己所謂的自由去,還是以退為進,先行蟄伏,伺機再動。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這件事的最大得利者,成了白未蘅, 以及她自己。

    華芒如今正式由白晝接手,原董事長,也就是舅姥爺郭鴻博年邁退休, Brianna還是大中華區執行董事, 白晝成為華芒最年輕的COE, 更多的參與到決策層中,將掌握華芒未來幾十年的走向。

    日復一日,居諸不息,時間的流逝從未停止。

    Jusniper大有成為新一代男子天團的趨勢,綜藝廣告代言邀約不停,隨著流量加持,也有電視劇網劇等邀約不斷,當然,做音樂這點還是最重要的。

    公司給他們每人做了不同的規劃,Jusniper的經紀人也換成了華芒金牌經紀人,即便少年們一萬個不願意,但白晝如今作為公司CEO,自然不可能再給他們當經紀人了,她不僅只負責他們一個團,她要對全公司藝人負責。

    江鈞和陸之南熱愛rap,想成為國內頂級rapper,推廣嘻哈文化,專攻音樂。

    路星河會創作會寫歌,也很有天賦,公司定位的走創作才子路線。

    魏星洲比較全才,鏡頭感很強,對影視也相當感興趣,最近在進修表演班,準備進軍影視。

    沈亦凱沈亦烊兩兄弟打小學舞,功底扎實,會繼續主攻舞蹈,向專業舞者看齊,而司承琛在綜藝方面的天賦不容小覷,《榮耀少年》第一季結束後,另有兩檔國民綜藝都想邀請他擔任固定嘉賓。

    Jusniper這邊形勢一片大好,白晝也沒閑著,華芒需要持續培養更多的新人。《寶藏箱》第二季就是打造女團,在有了第一季的經驗後,第二季展開得非常之順利。

    另外,《榮耀少年》第二季也準備開錄,但這回白晝不再擔任PD,她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除了Jusniper這邊,Uinverse發展更是穩定,雖然這幾年很少同台了,各自發展,但這個組合卻始終沒解散,留給全世界的粉絲,也留給他們自己。

    白晝和陳榮談成的電影合作項目,華芒投資出品,這部電影男主邀請了傅時夜出演,這倒和白晝沒什麼關系,是陳榮導演自己早就屬意傅時夜,並且,他也完全不知傅時夜于白晝的關系。不過不可否認,當初在眾多投資方中,選擇了白晝以及她身後的華芒,也有考慮華芒和傅時夜關系匪淺的原因。

    而這部戲的女主雖然戲分不多,但確也相當出彩,白晝向陳榮推薦了盛夏,盛夏這些年在電視劇方面有著不俗的成績,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進軍大銀幕。陳榮對于演員要求是極為嚴苛,並不會因為白晝的推薦就破格用人,一樣按照流程安排試鏡,五人競爭中,是盛夏憑實力拿到的角色。

    當然,她也並不知道是白晝向導演推薦才有了這次試鏡機會,如果知道,白晝猜想她可能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不會來參加試鏡。

    後來,傅時夜憑借那部電影獲獎無數,可以說是當代轉型最成功的藝人之一。這部電影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同時讓傅時夜在29歲那年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不僅獲得國內的認可,更是獲得國際上的認可。

    當然,這都是後話,現在,電影剛拍攝完,還未上映。

    而《榮耀少年》第二季的首期嘉賓,就是傅時夜,節目導演說,要有個紅紅火火的開頭。

    誠然,一檔綜藝節目的首期嘉賓和收官嘉賓都尤其重要。

    第二季的《榮耀少年》白晝雖然不再擔任PD,但首期錄制她依然到現場,算是為少年們加油鼓氣,也因為,傅時夜在。其實第一季自從步入正軌,後面幾期她參與的也不多,專業的節目導演能做得更好。

    傅時夜作為本期的飛行嘉賓參與錄制,Jusniper自然是高興且興奮的,這樣的大前輩本身就是幾人值得學習的,更何況在他們還沒出道時,就是Uinverse的粉絲迷弟。

    而第一季收官那期,傅時夜是客串出演,拍攝都是單獨的,說起來正式節目上,Jusniper還沒和傅時夜正式合作過。

    正式拍攝前,白晝先到化妝間和大家打招呼。

    “早啊,都化好妝了嗎?”

    “小白姐姐來了!”

    “PD姐姐好!”

    司承琛一把拍在陸之南腦袋上,“什麼PD姐姐,以後要喊白總了。”

    大家熱熱鬧鬧跟她打招呼,叫習慣了PD姐姐或者小白姐姐,一時要改口喊白總還真不習慣,白晝本就跟他們關系不錯,把幾個少年當弟弟看,也就不在乎這些稱呼。

    陸之南才不管他,跳起來跑到白晝身邊,拽著人袖子,撅嘴抱怨,“姐,你是不是不要我們了?這都多久才來看我們一次啊?”

    旁邊的人笑他,“陸之南,你今年都十八歲了,能不能有點成熟男人的樣子。”

    “就是,你以為自己還十五六歲啊,還好意思撒嬌。”

    陸之南輕哼,就是不撒手,“你們就是嫉妒羨慕,我跟我姐撒嬌怎麼了?”

    還真被他說對了,其他人就是羨慕嫉妒,可他們二十一二歲的大男孩了,怎麼好意思當著這麼多人面跟白晝撒嬌呢,私底下......他們倒是願意,可白總不願意啊。

    魏星洲一直沒說話,視線從陸之南身上移開,想到白晝說只把他當弟弟的話,眼神暗淡下去。

    自從不擔任經紀人後,倒是不常見面了,今天一見,就又覺得陸之南長高了。“陸之南,你是不是又漲高了,上回見才比我高一個腦袋,這會兒看怎麼又長個兒了?”

    陸之南興沖沖地沖她炫耀,“小白姐姐,我又長了2CM,你說我以後會不會比星洲哥和均哥還高?”

    白晝配合點點頭,“嗯,好好吃飯,堅持鍛煉,還是很有可能的。”

    這下連一向寡言的江鈞都听不下去,“南南,PD姐姐是不忍心打擊你,但你要有點兒自知之明。”

    畢竟江鈞和魏星洲這優越的身高,可不是說超越就能超越的。

    白晝見慣了男孩子們打打鬧鬧,懶得說他們,由他們鬧去。

    正說著話,那般又有一陣喧鬧,瞧著動靜,盲猜是傅時夜到了。她起身朝導演那般走去,Jusniper的七位少年也忙跟過去,禮貌地跟前輩打招呼。

    白晝對上傅時夜的眼神,下一瞬又挪開,在眾人面前客套地裝不熟。

    傅時夜只是輕笑著看她表演,也不戳破。

    等準備要開始錄制時,白晝抽空,趁化妝間沒人注意時,拉了下他衣角,湊近叮囑,“我剛才看了下台本,一會兒可能會問一些感情問題,你就模稜兩可的回答行,反正目前還不能公開,過段時間再說。”

    傅時夜剛換了節目中準備的隊服,助理給他別了麥出去,白晝進來時他沒注意,誰知道她開口就這麼一句。男人緩緩轉身,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欲言又止。

    白晝以為他因為隱瞞戀情的事不開心,便主動摟住他腰,“乖啦,我真的已經在準備跟家里坦白了,就......就等媽媽和裴叔叔定下來,然後咱們就公開戀情,好不好?”

    這事兒昨兒已經跟他商量過了,傅時夜沒點頭,但也沒說不同意,只是關于公開戀情這事兒,確實已經拖了很長時間。

    傅時夜輕嘆口氣,抬手扶住她肩膀,一手捏上女孩瑩白秀氣的下巴,低頭看她,聲似含笑,“那表現好的話,有什麼獎勵?”

    又來了,幼稚鬼。

    白晝踮腳,飛快湊過去,在他唇上親了下,‘啵’一聲輕響。

    用眼神道︰這總行了吧?

    傅時夜同樣用眼神回她︰不夠。

    原本摩挲在她下巴的手,順著頸脖線往下,長指勾開點兒衣領,正好露出女孩一段精致鎖骨,有幾處曖昧的紅印。

    白晝連忙按住他手,眼神瞪去,奶凶奶凶的,將衣領拉好,蓋住某些狗男人啃出的牙印。並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胸口,壓低聲音,“不許得寸進尺。”

    傅時夜輕笑出聲,抬手捏在她臉頰,剛要說什麼,門口傳來齊一鳴輕咳聲。

    “咳咳,那個,準備開拍了。”

    白晝連忙退開一步,下巴朝外一抬︰你先出去。

    等傅時夜跟齊一鳴出去一會兒,白晝才隨後過去,徑自朝導演處去。

    外景已經搭好,嘉賓們也已經在指定位置站好,準備開始錄制,只是白晝過去時,現場工作人員,幾乎有三分之一的人,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特別是坐在屏幕後面的導演和副導演們,以及幾個策劃,看她的眼神,那是相當復雜。

    白晝疑惑,“怎麼了?”

    導演輕咳兩聲,“白總,那個,咱們能開始了嗎?”

    這種問題,問她干嘛?你是導演你看著辦啊。白晝有些莫名其妙,但依舊點了點頭,“開始吧。”

    隨著錄制開始,一切都挺順利,前面環節就是開場白和打招呼,因為是新一季節目,大家相繼說一下這段時間的近況,然後該宣傳的打歌的,再采訪一下聊幾句,之後就是分隊和游戲環節。

    前面進行得都挺順利,接著就是司承琛作為代表,要采訪傅時夜幾個問題。

    先是問了工作相關,隨之就是大家最關心也最感興趣的,傅時夜的感情問題。

    他是頂流沒錯,可已經不是只靠流量的偶像了,傅時夜的轉型非常成功,無論是音樂還是影視,都有拿得出手的實力作品,發展到這個時候,那麼感情變成了大家尤其關心的問題。

    關心是一回事,但即便是傅時夜,如果真的曝處戀情,也還是會有很多粉絲接受不了,只是,影響相對來說,對他沒那麼大了,他已經是有實力有代表作品的歌手演員,不再是剛出道的流量偶像。

    司承琛看了眼手卡,咳嗽兩聲,一副好戲來了的興奮模樣,開始發問︰“前面聊了這麼多工作安排,下面這個問題,是廣大粉絲們都非常關心的,時夜哥的理想型是什麼樣的?”

    這樣的問題以前不是沒遇到過,但傅時夜基本不正面回答,回答也都是很官方的說辭,例如之前就有粉絲收集了傅時夜出道至今,被問到擇偶標準時,他的回答都是這種——“還沒想過。”“隨緣吧”“首先得是女的,因為我不喜歡男的。”

    甚至連人家說什麼理想型是全智賢那種,是斯嘉麗那種,是妮可基德曼那種......傅時夜從來不會說任何一個人的名字。

    所以這一次司承琛問的時候,大家屏息以待,又是期待听到新穎點兒的回答,另一方面又覺得傅時夜還是不會給出什麼具體回答。

    只是沒人注意到,有幾個負責收音剪輯工作人員和幾個現場導演的表情,又開始古怪起來。

    等所有人的視線,以及鏡頭都集中在傅時夜身上時,他眼神不知往什麼地方掃了一下,然後看回鏡頭,緩緩開口。

    “白PD那樣的。”

    Jusniper的少年們愣住,“?!”說的是我們的PD姐姐?

    眾人亦是愣住,“?!”說的是我們公司小白總?

    他在說什麼?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自然也就沒人注意到,那幾個臉色古怪的人,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場面一時寂靜,而司承琛作為在這一環節的主持,缺少應對勁爆新聞的場面,一時不知怎麼接話。

    白晝瞪一眼傅時夜,差點被他氣出一口老血,壓著心底的火氣,面色平靜,化解死寂的場面,“傅老師不要開玩笑了,咱們要正式錄制了。”

    “嗯?剛不是正式錄制嗎?”傅時夜挑眉,然後轉頭看向司承琛,“那你重新再問一遍。”

    司承琛撓撓頭,有些不明所以,只好將剛才的問題再重復一次,“時夜哥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呢?”

    魏星洲怕他再說出什麼‘白PD這樣的類型’這樣話,適時加了一句,“比如用幾個形容詞來總結,甜美可愛的類型,或者溫柔體貼的類型?”

    白晝盯著傅時夜,用眼神警告。

    好在傅時夜沒有繼續亂說,只是回答了一句,“只要是我喜歡的,不可愛也好,不溫柔也罷,是那個人就行。”

    這個回答......司承琛撓撓頭,總結一句,“嗯,我懂了!就是看緣分。”

    其他幾人瞥一眼司承琛,表情明顯在說︰你們懂個P。

    緊接著,陸之南舉搞手發言,“我也懂了!重點是說,那得是個人。”

    眾人︰“......廢話!你理想型是個鬼啊?”

    先不管回答如何,綜藝效果已經有了,導演就不會再糾結這個問題。另外就是,導演現在不敢再糾結這個問題。

    錄完這一環節,要準備進入分組後的游戲環節,道具組在上道具,這時候,導演走近白晝,有些不自在。

    “那個......白總,有個、就剛才收錄到幾句話......”

    白晝回頭,見他遞過來一副耳機,伸手接過,疑惑,“怎麼了?”

    導演沒說話,示意她听,白晝戴上耳機,然後听到了自己的聲音——是她在化妝間時單獨和傅時夜說的話。

    音質相當好,以至于她親傅時夜那一下,輕輕的一聲‘啵’都清晰可聞。

    白晝僵住,頭皮發麻,臉色由白轉紅,由紅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