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 74 章

    這也不算說謊, 即便知道真相的,頂多只能說,內心強大, 就算難听點兒,也就是臉皮厚不在乎罷了。

    對于不知真相的, 就會覺得, 這新聞應該說的不是這個白家千金吧,否則人哪還有心情在這兒看秀啊。

    一種心理戰罷了。

    這倒不失為一個辦法, 老爺子點了頭, 白赫樓跟張唯也沒什麼意見, 白明張了張口, 將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白晝看了看對面安靜吃早餐的白未蘅和許未萱,有些意外, 這種情況下,白未蘅居然沒有站出來說道兩句,畢竟按照以往的慣性,這可是在爺爺面前表現的好機會。

    既然沒人反對,事情就定了下來。

    這兩天,白晝也懶得出門,一來不想惹爺爺不高興, 二來,想到一出門就要回應那些無聊的問題, 也真的很煩人。

    況且,她總覺有點奇怪,白晰這事當年能被壓下來, 為什麼五年後突然又被翻出來, 這顯然不是意外事件, 背後是誰在搞鬼呢?

    正出神,手機突然響起,是喬可遇的電話。

    “老大,你發給我一個號碼後就沒下文了,給你發信息也沒回我,怎麼了?這號碼有什麼問題嗎?”

    說的是前天的事兒,當時白晝剛用微信把號碼發給喬可遇,還沒來得及說要查,就接到電話,後面的事情卻是過于震驚,便拋擲腦後了。這會兒經喬可遇提醒,便想起來讓她查號碼的事情。

    “你去查查那個電話號碼,這幾天我暫時不去公司,有結果了直接打電話給我。”

    方如嵐不會自己一個人跑去預約個死貴的餐廳,必然是要見什麼人,而且這個人身份應該不一般。但如果她沒猜錯,這個人方如嵐應該不想讓她看見。

    否則這麼難預約的餐廳,專程約了跑過來坐幾分鐘就走人?白晝猜測方如嵐也沒料到會在那理踫到,所以才半途走掉,是不想讓白晝知道她當天和誰見面。

    有問題。

    兩天後,白晝去醫院看望白晰,順便接她去試衣服,卻沒想到在醫院外踫到了許未萱,以及白未蘅。許未萱剛將手上的一小束花扔進垃圾桶。

    看樣子,也是來探望白晰的。

    許未萱見到她,張嘴就是嘲諷,“喲,我當你不來呢,這都兩三天了,才想起要來醫院看看啊?”

    話里的意思,顯然是自己已經來過不只一回了。

    白晝並不想打理她,說實話,雖說是兄弟姐妹,但關系真的挺一般,況且從很早就知道互相之間有競爭關系,確實不怎麼親近得起來。

    “我勸你還是別進去了,晰姐不見人。”許未萱白晝不接話,有些不爽,這會兒沒長輩沒外人,也就懶得裝得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兒,“一會兒被罵出來可別說我沒提醒你。”

    本打算無視她的白晝,沒忍住,開口,“那肯定是你太煩人,才招人罵。”

    這種情況下,別說白晰了,換做任何人,估計都不怎麼想接受這些虛情假意的安慰,明知道這些探望是表面同情暗地嘲笑,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待著靜靜。

    “你......”許未萱正要回擊,被白未蘅一拉拉住。

    白未蘅只是叮囑,“閃閃,現在晰姐情緒不大穩定,你自己注意點。”

    “嗯,我知道。”白晝點頭,越過他們就要朝里走,但白未蘅又忽地開口喊住她,白晝回頭。

    他說,“閃閃,你真的不對外解釋一下?”

    白晝有些莫名,“解釋什麼?”

    “解釋受害的不是你啊,已經有人在傳,說那個受害者可能是你,加上又只有你在國外待了四年,說是你在休養逃避。”

    看著白未蘅一臉擔憂的模樣,白晝淡淡哦了一聲,“謝謝蘅表哥關心,我無所謂啊,別人愛怎麼說怎麼說唄。”

    她從來不怕別人怎麼說,況且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兒,還能給她生編硬造一段離奇經歷不成?再說,她也不想如了白未蘅的意,這麼明顯的挑撥離間,不就是想讓她去得罪白晰麼。

    看著電梯在眼前合上,白未蘅和許未萱的身影消失,她垂了下眼。

    這件事對白晰打擊必然不小,若是從此一蹶不振,白未蘅怕是很快就會成為支持者最多的那個人。

    白晝晚回來兩年,又小他幾歲,贏面確實不如之前的白晰和現在的白未蘅。

    敲了敲門,開門的是張唯。

    白晝不整那些虛的,直言來意,“二嬸,我來接晰姐去試一下衣服。”

    其實白晰倒不是身體不好,只是精神狀態的確很差,又不是生病做手術入院的,許未萱那樣隆重的來探望,反而讓人心里不舒服。越是擺出一副同情憐惜的樣子,越是讓人難受,還不如正常態度,就像對待一個正常人一樣。

    不去可憐,不去同情,不去區別對待。

    前面因為許未萱和白未蘅的到來,白晰發了脾氣,把人趕走,這會兒張唯看見白晝頓時不悅,想也沒想就要回絕。

    “就不用試什麼衣服了,明天直接去就是了,晰晰的禮服很多,高定也有。你就先回去吧,她這會兒需要休息。”

    說完要關門,白晝抬手一把撐在門上,“嬸嬸,去看秀會遇到很多明星藝人,還有各家千金,最好是提前試好衣服,怎麼搭配手勢和發型妝容,都是有講究的。難得我和晰姐一起去看秀,總不能到時候被誰誰誰家那小千金,艷壓了去,那可不行。”

    張唯皺眉,“這有什麼好搭配的,晰晰這會兒要休息......”

    然而身後一道聲音——“讓閃閃進來吧。”

    白晰開了口,張唯意外回頭,她這兩天一直陪著自家女兒,生怕她想不開。只是如今的白晰不是五年前的白晰,那時候她會哭會發泄,現在只會把自己一個人封閉起來,誰也不見,也不和任何人說話,甚至不睡覺,一個人沉默地近乎死寂,張唯很擔心她抑郁癥再度發作。

    這會兒她肯見白晝,張唯既意外,又有一絲驚喜。

    白晝走進去,看見白晰的狀態,心中暗吃一驚。她看上去確實憔悴,蒼白得不行,眼下青黑,和之前那干練精明,名媛千金的形象實在相差甚遠。

    但白晝並不掩飾自己的驚訝,也不看白晰,走到窗邊,看看天空。

    張唯見她這樣,不明所以,“怎麼了?”

    “我看看是天塌了沒有。”白晝毫不掩飾眼里驚訝,“畢竟在我印象里的大堂姐,可是那種哪怕馬上就是世界末日,也要先敷張面膜然後畫個全妝,死也要死得精致漂亮的完美女人。”

    張唯不料她直接說這樣的話,正要斥責,“你......”

    “外表精致漂亮有什麼用?”結果白晰冷冷一笑,又開口了,“外表越完美的東西,內里越是腐爛得厲害,只會成為別眼中的笑話。”

    “別人眼中的笑話?”白晝疑惑,然後聳肩,“也是奇了怪了,精致漂亮只是為了給別人看嗎?難道不是自己高興就好嗎?”

    “不過我倒想起叔本華的一句話︰人性一個最特別的弱點就是,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她不客氣地往沙發上一坐,“其實說得挺對,我現在就挺在意明天去看秀,我是不是這群名媛中最美的那個,不過嘛......”

    “即便我穿著運動服去,我也覺得自己最美。反正,就算是瑪麗蓮夢露都未必能人人喜歡。所以干嘛要那麼費勁去在乎別人怎麼看。”白晝指了指自己,說,“自己怎麼看才最重要,不是嗎?”

    白晰轉頭看她,微微皺眉,其實剛才白晝說的那些話,明顯是兩個相悖的觀點,世人都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但這個‘別人’,任何人都是無法得到完美的答案的,取悅別人,還不如取悅自己。

    道理大家都懂,可能做到的,有幾個人呢?

    “去看看衣服吧。”白晰站起來,問張唯,“媽,我的外套呢?”

    白晝並不覺得這麼兩句話就能讓白晰相通什麼,不過她肯出去走走,就挺不錯。張唯顯然也是這樣想的,面上難掩喜色,連忙翻找了外套遞過去。

    ****

    國內的秀場這兩年確實也有很大進步,雖然比不上米蘭巴黎倫敦三大時裝周,但近兩年國內時尚產業進入蓬勃發展階段,中國風時裝設計越來越吃香。

    當天白晝與白晰攜手出席看秀,倒是引起不小轟動。

    這個轟動當然不是娛樂圈內的轟動,而是她們那層圈內,在眾人以為白晰會躲起來不露面的時候,卻意外看見白家兩姐妹,一身高定禮服,紅唇黑發,踩著恨天高,悠哉地坐在場中看秀。

    當晚除了時裝秀,還有一場珠寶拍賣會,兩姐妹也是毫不吝嗇,各自入手不少好物。狀態相當之好,完全不像外界傳言那樣。

    當面媒體流傳出的照片中,白家兩姐妹依然還是諸多名媛中,最亮眼的存在,仿佛外面沸沸揚揚的傳聞,毫不放在心上。

    拍賣會後有個小酒會,眾人自然要找機會聚過來,關心也好看熱鬧也罷,必不可免的,總有人會提起這事兒,白晝原本計劃,是打打太極,客套幾句就過去,你不說別人也不能拿刀逼著說。

    但白晰卻是出乎她意料,但有人大膽而不懷好意問到最近新聞的事,是真的嗎,白晰神色坦然,“是啊,真的。”

    有人捂嘴,一臉震驚,“啊?那你沒事吧?”

    白晰轉眸,直視過去,“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有什麼事?”

    被她這眼神一盯,原本問話的人反而不知如何接話,旁邊有人一臉痛心,趁機開始安慰,“晰姐姐也太慘了吧,你別難過,都過去了,會好起來的。”

    語氣相當矯情,白晝不等她表演完,直接笑出聲,輕蔑地看了眼,開口︰“既然知道慘,那為什麼還要舊事重提呢?你都說過去的事了,又拿出來說,是為了什麼?滿足你的好奇心?看熱鬧?還是想看笑話?”

    白晝問的直接,不少人有種被戳破心思的感覺,這時候無論是安慰還是同情的話,說出來其實都顯得虛情假意,顯得故意那這件事出來說事。

    明明很多人就是很想說這件事,想看一向高高在上的白家千金們,如何被笑話被議論,這會兒倆人這坦然而強勢的姿態出來,大家反而不敢去提了。

    沒必要為了自己的一時好奇心或者小心思,卻得罪人,去落個說三道四的壞名聲。

    白晝和白晰默契地對視一眼,彼此的眼神都懂,他們白家,就沒有懦弱的人。

    人生的路啊,還很長,往往是闖過一關,還有一關。

    只要沒有咽下最後一口氣,那就要一直戰斗下去。

    小時候是和學業成績戰斗,長大了為工作事業戰斗,老了要為身體健康戰斗,其實每個人也都很忙,一時的風波輿論過去,各自又去忙不同的事情,真的沒有人天天盯著你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