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

    幾條新聞翻下來, 白晝氣得直接砸手機。

    正巧白赫東從樓上下來,手里還拿著份當日的財經報紙,就听見 當一聲響, 當下皺眉, “怎麼了這是?一大早上就發脾氣。”

    白晝早餐也不吃了, 起身就要走, 咬牙切齒一句, “有人找死。”

    “什麼?”白赫東聞言一愣, 不過自己女兒他自己也了解, 這暴脾氣怕不是又要惹事,“你干嘛去?”

    白晝來不及解釋,急著換衣服出門,  往樓上跑,“我趕著去公司,早餐不吃了。”

    “今天不是周末嗎?”白赫東對著那火急火燎跑開的背影, 急忙叮囑,“下個月就是你爺爺生日, 這段時間你可別給我惹事!”

    只遠遠從樓上傳來一句︰“是別人惹我——”

    ****

    昨晚就預料到可能今天會有什麼大新聞, 但也完全沒想到,會是這種程度的驚天大瓜。

    吃瓜是很快樂, 但這瓜如果被扯到自家頭上,那可就沒那麼快樂了。

    新聞是當天早晨8點爆出來的,又是周末,大家也會習慣性起床後翻翻手機, 吃早餐時看看電視新聞, 或者刷刷手機微博, 不過一小時多, 這條新聞就已經鬧得沸沸揚揚,熱搜第一,瞬間將昨晚開始關于獎項的幾條熱搜都壓下去了,微博更因此差點癱瘓。

    一開始所有的討論都集中在大導演程佑在妻子懷孕期間出軌,而這位小三還是大名鼎鼎的影後姚安嫻。配圖是偷拍的角度,三兩張像素並不高清的照片,一張是程佑挨著姚安嫻坐著一手搭在其大腿上,還有一張是姚安嫻手臂搭在程佑肩頭,笑吟吟看著他,最後一張是程佑和姚安嫻似乎在朋友起哄下喝交杯酒的一幀。

    基本上是很實錘的爆料,網上罵聲一片,如潮水覆蓋。

    可很快,劇情就是一次大反轉。

    程佑迅速發微博澄清,大概意思是說,這只是朋友聚會,現場還有很多別的朋友在,和姚安嫻是認識很多年的朋友,大家喝了點酒,玩得比較開,動作引起大家誤會深感抱歉,當晚行程自己太太是知曉的,並且姚安嫻的小男友也在現場。

    微博一經發送,聞訊趕來的網友們蜂擁而至,大部分是表示不信,覺得這是借口,是謊言,紛紛開麥。

    “這什麼爛借口?關系好的異性朋友?在老婆懷孕期間,和異性朋友就可以摸大腿,深情對望,喝交杯酒?”

    “???請把問好號打在公屏上謝謝!當網友觀眾這麼好糊弄嗎?當我們是傻子嗎?”

    “dbq,是我孤陋寡聞了,普通異性朋友之間真的可以有這樣的舉止嗎?我以為這是男女朋友才干的事兒......”

    “所以程導的意思是,姚安嫻的男朋友坐在旁邊看著你摸他女朋友大腿唄?”

    “照片里姚安嫻旁邊那個戴黑色鴨舌帽的,就是所謂的姚影後的小男朋友?不會是找工作人員頂替的吧?反正沒拍到正臉,誰出來承認都行啊。”

    “對啊,讓姚安嫻和她小男朋友官宣啊,不然說什麼P話呢......”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程佑說的是‘小男朋友’,姚安嫻今年也才29啊,特意用小男朋友這說法,意思是男方年紀很小咯?”

    “姚安嫻前年那男朋友,不就是她主演的劇里一個新人演員嗎?當時人家小男生才18歲,也是一個男團成員,就是團太糊了才轉行做演員的......”

    原本集中在程佑出軌和小三姚安嫻的火力,漸漸分散一部分開始研究程佑說的,姚安嫻的‘小男朋友’是誰。

    隨後,又有一條新聞被推上了熱搜第五六名的位置,並漸漸引起人注意。

    華芒傳媒Jusniper斬獲大獎後聚餐——

    地點是和程佑姚安嫻事件的同一酒店,本來不是什麼大新聞,一個普通的聚餐而已,也沒有什麼可值得報道的,但它就是莫名的,熱度漸漸高了起來。

    隨後,開始有不少離譜言論散步,像是有水軍下場帶節奏。

    “照片里戴黑色鴨舌帽的側影,看風格很像當下那些偶像愛豆的風格啊。”

    “大家難道沒發現嗎?Jusniper慶功宴的地點和姚安嫻程佑,是同一家酒店啊,該不會是同一個局吧?”

    “姚安嫻之前不就有說關注過《華芒寶藏箱》的節目嗎?她好像也一直很喜歡小鮮肉款的,之前兩任男朋友都是男團成員。”

    “怎麼感覺有人開始帶節奏?不管姚安嫻有沒有這麼個小男朋友,她和程佑這親密舉止合理嗎?明顯就是程佑婚內出軌實錘啊,如果姚安嫻真有小男朋友,那是不是除了當小三還劈腿了呢?”

    “我認真對比了好久,照片里鴨舌帽那個側影,感覺很像華芒最近當紅那個男團的成員誒......”

    “李濤,假設程佑出軌姚安嫻是真,且姚安嫻小男友也在現場,這算不算群P?娛樂圈這麼混亂的嗎......”

    “......”

    等白晝一路猛踩油門到了公司,網絡輿論導向已經形成兩派——

    程佑婚內出軌,影後姚安嫻成小三。

    程佑稱只是朋友聚會,姚安嫻鮮肉男朋友亦在現場,疑是華芒某當紅男團成員。

    並且第二種說法已經隱隱壓過第一種,強大的網友們更是變身福爾摩斯•吃瓜俠,開始搜集和例舉所謂的證據——

    事發地點相同,事件行程上一致。姚安嫻點贊了《華芒寶藏箱》的官博,照片里看不到側臉的那位小鮮肉穿著打扮是同一類的風格,看上去都是黑色休閑西裝,而Jusniper領獎時清一色的都是黑色休閑西裝,如果戴頂黑色鴨舌帽基本和照片里那個背影差不多。

    不少吃瓜網友已經開始好奇的猜測,究竟是七個人中的哪一個人呢。

    甚至有人假冒粉絲,開始互相拉踩成員,企圖鬧起內訌,去刺激唯粉們為了保護自家哥哥,互相指認其它成員。

    不過Jusniper的粉絲也不是吃素的,立馬奮起反抗,據理力爭。

    “吃瓜能不能帶上眼楮?別亂咬人謝謝,Jusniper慶功宴是和工作人員一起的,經紀人助理全部都在。”

    “哥哥昨晚就有曬合照出來哦,白PD和小喬、亮亮他們都在,麻煩大家戴一下眼鏡哦,不傳謠不信謠。”

    “而且昨晚Jusniper還開了一小時直播,就是正在聚餐的途中哦,就算不是粉絲沒看過昨晚這場直播,也不要空口無憑就瞎編亂造吧。”

    大家爭論得越是激烈,關于姚安嫻鮮肉男友疑是Jusniper成員這條話題的熱度也就越高,反倒壓過程佑出軌影後姚安嫻小三這條新聞的熱度。

    畢竟Jusniper這種流量大戶,粉絲基數確實很大。

    進了辦公室,基本上部門的人都到齊,白晝率先開口,“Jusniper那邊知道這事兒嗎?讓他們不要隨意發言或解釋,不要中了圈套。”

    “放心吧,李哥已經帶著助理趕去Jusniper的集體宿舍了,會監查他們手機的。”喬可遇說的李哥自然是指李明亮,隨後遞給白晝一份資料。

    “這是我們查到的賬號IP,一直在帶話題帶節奏,敢肯定的是,有人買水軍了,想利用Jusniper來壓熱度,程佑和姚安嫻的事情明眼人基本能看出來確實不對勁,用當下熱度最高的大勢男團成員,是影後姚安嫻秘密情人,這種姐弟戀情來轉移大眾視線,壓過出軌小三的熱度。”

    至于是誰買的,那還用問嗎?

    “想利用我們?”白晝冷哼一聲,“跟惡人對戰,就沒必要保持什麼郡子風度了,他們能買熱搜買水軍,我們也能買,說得好像誰手上沒點營銷號似的。”

    比資金,她還真不怕程佑姚安嫻。

    有白晝放了話,這邊立馬開始行動,再度將程佑出軌姚安嫻小三的熱度刷上去,並且一波營銷號開始上道德反思的枷鎖,一時間關于婚內出軌,小三等話題,基本就和程佑姚安嫻兩個名字捆綁了。

    什麼出軌小三這些新聞見多了,但姚安嫻和程佑都不是普通人,這件事足以毀了他們之後的發展,白晝沒想針對誰,踩誰,可偏偏有人把主意打到她頭上來,那自然不能坐以待斃。

    她對姚安嫻是有影響的,除了熒幕上的印象,記得剛剛回國不久,她去公司找傅時夜那次,姚安嫻從傅時夜車上下來,明顯對傅時夜有意思,當時發生了點不愉快的摩擦。

    但白晝不認為自己是趁機報復,這頂多是反擊罷了。

    隨著這邊的動作,那邊很快又有新的反擊了——放出了一張,比爆料圖稍微清晰一點的,在地下車庫,姚安嫻和小鮮肉擁吻的照片。

    照片里,因為擁吻的姿勢和光線,那個所謂的小鮮肉依舊看不出長相,姚安嫻也沒有露臉,但衣服頭發是和之前流露的精修圖以及爆料圖是一致的。

    但小鮮肉的身高體型,的確是時尚愛豆範兒十足,就算沒看到臉能夠想象出,是個高高大大的帥哥。

    隨後,又有一種說法,當晚Jusniper一小時的直播,主要是陸之南和司承琛倆人,其它成員都在吃自己的玩自己的,不過按照套路,也都會在鏡頭出現一下打個招呼,就連不愛講話的路星河,也在鏡頭前打了個招呼然後躲開。

    可有一個人沒有,魏星洲。有人仔細看完重播後,確認鏡頭里從沒有出現過魏星洲,哪怕江鈞都有個一掃而過的一秒鏡頭,直播視頻里,唯獨沒有魏星洲。

    于是突然就開始說︰姚安嫻神秘小男友疑是Jusniper男團C位魏星洲。

    白晝看到這個說法被迅速轉發點贊時......頓時想罵人。

    當時那個時間,魏星洲正在走廊外的露台上,跟她聊天啊!當然沒有在鏡頭里。

    可現在要怎麼說?說和白PD單獨去陽台談心了?

    離譜。

    本來昨晚盛典上鏡頭掃過她,白PD首次暴露真面目,就不少粉絲嚷嚷︰這屆經紀人顏值太高,不安全,請求公司換經紀人......

    這要實話實說,倆人陽台上單獨談心什麼的,那還得了?且不說粉絲听了會不會炸,光是想想傅時夜的眼神,她就覺得不可行。

    正皺眉思索,喬可遇突然拍桌站起,驚得白晝心下一咯 ,忍不住啐一句,“你干嘛,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姚安嫻那邊也出面解釋了,這都發的什麼啊?她說昨晚確實男友在身邊陪同,和程佑就是好朋友好哥們兒,因為太熟了所以似乎舉止過火了,以後會注意?還說什麼因為不想影響男友事業,所以才一直沒公開......”

    其它人也氣憤抱怨,“她這避重就輕的解釋,而且是現在紛紛懷疑那個所謂的小男朋友就是魏星洲,她也不否認,這不是讓人聯想翩翩嗎?”

    “咱們Jusniper可不能曝什麼戀情緋聞,商務這邊電話都快打爆了。”

    白晝揉了揉額角,這女人也太不要臉了吧,這種時候不否認就相當于默認。

    現在網上無論信與不信,都在湊熱鬧,畢竟影後姚安嫻的秘密情人,居然是當紅流量魏星洲,這種話題誰不好奇?

    就算粉絲們氣死了,怎麼辯解都沒用,反倒越吵話題熱度越高。

    剛拿獎,隔天就曝出這種緋聞,簡直就是致命一擊,整個團隊急得不可開交,電話不斷,還得聯系有合作的媒體大V們,多幫忙澄清,哪怕不參與,也不要附和帶熱度。

    白晝想了想,撥通薄易的電話。

    “薄易哥,想請你幫個忙。”

    不等她開口,薄易就已經猜出,“是今天新聞的事兒?”

    “對,我想請你幫忙闢謠,就說昨晚你我魏星洲,咱們三那個時間段在談一個商務合作,有代言想邀請魏星洲。”白晝迅速說出自己的想法,“我記得薄氏旗下也有幾個代言的合約要到期了,上回還听晴晴提起過,她還說想邀請自己喜歡的閔 辰來代言。當然,我知道魏星洲的咖位暫時還不能和閔 辰比,不過這個代言,就當幫忙澄清的回報,免費代言,你看這樣行嗎?”

    白晝語速很快,听得出確實有些急切,但她不會純動用人情,請薄易幫忙,而是用平等合作的方式,用讓利來還人情。

    薄易默了默,輕輕皺眉,“澄清一下而已,算不上什麼幫忙,你不用跟我客氣成這樣吧?這是不把我當朋友,當大哥了?”

    “那倒不是。”白晝笑,“不過這個時候輿論正盛,你出面澄清未必是萬無一失,我們也無法預料後面走向,而且又關于代言的事情,也怕你為難,所以......”

    薄易與她分析,“閔 辰傅時夜那種咖位的明星,代言費的價位,公司那幫老家伙未必舍得,而魏星洲的性價比還是不錯的,就商業價值來說,確實也是不錯的選擇,所以這個按照常規流程來就好,犯不著免費代言,反正廣告宣傳的費用公司有預算,你不要,那就是落進別人的口袋。況且,一個代言而已,這對你我來說,不過是件小事兒。”

    白晝笑了笑,這倒也是,一個小小代言,他們的確不會多重視,但仍要致謝,“好的,謝謝薄易哥,又麻煩你了。”

    薄易沒和她繼續客套,“我沒有私人微博賬號,一會兒讓助理用公司的賬號發布。”

    頓了頓,想到另一件事,“你還記得昨晚差點撞到你的那個狗仔嗎?”

    “記得。”他只是這麼一問,白晝卻立刻腦子里面,一道光閃過,明白他問這句話的意思,“你是在提醒我,可以用他來翻盤。”

    “聰明。”薄易從不吝嗇對她的夸贊,“不過這人你就要自己去找了,我馬上要準備開會。”

    白晝應下後,隨口笑他,“今兒周六你還去公司啊?”

    薄易︰“你不也在公司。”

    也是,站得越高,責任越大,很多大老板,往往都是沒有周末的。

    道謝後白晝掛了電話,立刻安排人去想辦法聯系昨晚撞見的那狗仔,她不認識沒關系,酒店有監控。

    事情安排下去一陣,薄氏集團的官方微博也有了動靜,發布了一則消息——

    “昨晚薄總遇到老朋友@華芒傳媒白晝,也順便見[email protected]魏星洲,談一談新品代言人的事情,今天看到新聞很奇怪,那個時間段三位不是在談新品代言的事情嗎?魏星洲是擁有分/身術嗎?不過這很適合我們新款人工智能音箱,支持語音互交,控制智能家居,不用擔心分身乏術,讓人人擁有分/身術!”

    薄氏集團雖然是大企業,但和娛樂圈相比,粉絲自然沒多少,不會有什麼大反應。不過白晝立馬安排Jusniper的官博轉發,然後再加一段詼諧的回應——

    “剛接了新代言的魏星洲,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上了莫名其妙的熱搜,還莫名其妙被安排了狗血劇本的反應——”

    配圖︰(Q版魏星洲)一臉懵逼.jpg

    此微博一發,有了薄氏集團這種國際大企業的澄清,可信度自然是相當高,粉絲們紛紛激動的轉發,公司終于出面回應了,趕緊還哥哥清白!

    不過,唯一遺憾的是,沒有圖證。

    雖然可信度很高,輿論風向已經有所轉變,不可能是魏星洲的言論佔上風,但仍有不少人在質疑,是不是串通好了的。

    特別是,還有神通廣大的網友爆料,說薄氏的千金和白PD是多年閨蜜,薄氏集團才幫忙闢謠的,之前根本沒听說什麼新代言,突然就冒出來個新代言不覺得奇怪嗎?

    這麼神通廣大的網友,白晝都要佩服不已了,幾乎要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認識的敵人爆料的。

    聯系上昨晚那位記者時,已經到了晚上,白晝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就喬可遇和李明亮在。

    有點出乎意料的是,和早上曝處程佑姚安嫻緋聞的,居然不是一個人。

    不過,也並非找錯人了,這位狗仔手上還有大料沒爆,不過據說是有人花重金要買下,正在談。

    白晝听完喬可遇的匯報,再次頭疼,這個大料,要麼是是直接錘死程佑姚安嫻的料,要麼也可能是拍到了她和魏星洲單獨在陽台的,雖然在陽台明明什麼都沒發生,倆人之間什麼事都沒有。

    但是這年代,但凡來個照片,就能像模像樣的編出一部連續劇。

    你就算解釋清楚,人家信不信卻難說。

    不過,既然對方能花錢買,那她為何不能呢?不過就是比誰更舍得花這筆錢罷了。

    “你直接跟他談,錢不是問題,你讓他報價,我們永遠出得比對方多就是了。”

    等喬可遇那邊電話交涉一番,回頭對白晝報了個數,李明亮一听,當場拍桌而起。

    “這簡直就是獅子大張口,想錢想瘋了吧?!”

    白晝一听,反倒松了口氣,錢能解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

    大手一揮,“我買。”

    隨後,紅唇一彎,抬眼看去,目光鋒利,“但你告訴他,如果敢同時賣給兩家,或者保留備份和底片,再或者,敢用噱頭來詐我,不是我要的重磅炸彈,那麼他可得小心了,不是能不能在這行繼續混下去的問題,而是,以後還能不能,好好生活的問題了。”

    喬可遇被她那冷厲的眼神,著實驚了一跳。

    她跟著白晝工作這麼久,只覺得她人很好相處,做事有魄力,能力很強,但今天才發現,女人狠起來,真的很可怕,光是那眼神,都讓人心頭一顫。

    事情談妥,錢打過去,這邊收到一組照片和一段視頻。

    白晝第一時間點開屏幕查看——

    那人倒是沒騙人,還真是,一組重磅炸彈。

    視頻里,程佑和姚安嫻摟摟抱抱地進了酒店套房,倆人都有喝酒,一邊開門,就已經等不及的擁吻起來,畫面刺激程度不亞于小電影兒,隨後進入套房,關上門。

    這段視頻不長,幾十秒時間,但足夠把這兩人錘得死死的。

    照片則是地下車庫的場景,有些昏暗,是姚安嫻和那位眾說紛紜的小鮮肉男友,前兩張依然沒看到正臉,男孩帽子壓得很低,但比之前的稍微清晰點兒,能看見唇形,和魏星洲的唇形完全不同。

    而第三張,是男還摟著姚安嫻的腰,抬頭看什麼東西,終于露出了臉,雖然也不是正面角度,但能看到大半張臉,雖然不清晰,但明顯和魏星洲完全不像。

    白晝隱隱感覺有點眼熟,確又喊不上名字,猜想可能是什麼十八線糊咖。

    但看清照片的李明亮,卻驚訝極了,“這......這不是咱們公司的練習生嗎?”

    “練習生?我們公司的?”白晝回頭,“你確定?”

    “我確定,這人叫許郴,和魏星洲江鈞他們同期練習生啊,不過資質平平,至今還沒出道,偶爾接點模特的活兒。”李明亮指著屏幕,問白晝和喬可遇,“你們完全沒印象嗎?”

    白晝直接搖頭,還真沒什麼印象了,這人的確沒什麼記憶點吧,

    喬可遇經他一說,倒是想起來,“啊,好像有一次,傅時夜在聚星盛典有個活動,他還給傅時夜做過伴舞,和沈亦凱沈亦烊他們一起那次。”

    白晝扶額,事情倒是有這麼件事,但人是真沒什麼印象......

    不過這個不重要,看來這人練習這麼久還不能出道,也是有原因的。

    李明亮回歸正題,“這些東西也我們拿到手了,接下來怎麼做?都放出去嗎?”

    白晝想了想,“視頻找人傳上去,熱搜買起來,至于照片,這個公開對我們沒什麼好處。”

    雖然是未出道的練習生,但終歸是華芒旗下的,這風頭浪尖上,還是不要被牽扯進去得好。

    “視頻的事情盡快去辦,然後通知一下,明天中午,公司所有練習生開會,對了,把Jusniper也全員喊來。不管手頭上有什麼工作,先暫停。”

    愛豆,偶像,談戀愛?簡直就是找死。

    從今早忙碌到晚上,也沒怎麼吃東西,這會兒松懈下來,才覺得胃里餓得難受。也不想點外賣或者去餐廳,想了想,點開微信,給傅時夜發消息過去。

    “哥哥,我一天沒吃東西了......”

    “餓得胃疼QAQ”

    “想喝哥哥煮的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