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有點奇怪。

    這麼重要的場合, 白昊怎麼會不出席?

    雖然白晝對Jusniper有信心,但卻不敢說獎項百分之百能落在Jusniper頭上。最近幾月A.G同樣發了新專輯,而且兩位女成員還因緋聞和整容的新聞, 熱度挺高。雖然具有爭議,但不妨礙熱度高流量大。

    況且, A.G一直就是走黑紅路線的,緋聞和炒作沒停過,從開啟投票通道後, 就一直在鼓動粉絲刷票,網絡票數也一直緊追Jusniper其後。如果白昊無恥些, 讓白晰出馬背後搞點手段,說不定還真讓A.G拿了今年的最佳組合獎。

    喬可遇難得見她有些心神不寧的模樣, 附耳輕聲安慰道︰“退一萬步說,就算有人想走後門, 但評委又不是瞎子, 如果是A.G奪得最佳新人團體獎,估計要被嘲上天。而且這個典禮各部門都很重視, 不會允許有人從中作梗的,我相信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公平公正的。”

    白晝點頭, 輕輕嗯了聲,轉頭看了看身後的少年們,清一色的西裝皮鞋, 短發梳至腦後,被發蠟固定, 男士系列的輕薄妝感, 面容輪廓分明, 眼神深邃。

    即使現下小鮮肉當道, 但白晝一直跟團隊的造型師強調,男孩子就要有男孩子的樣子,陽剛之氣不能被陰柔美代替,她不想要一個不男不女的妖艷男團。

    他們這個年紀,可以朝氣蓬勃,可以意氣風發,可以陽光灑脫,也可以嘗時成熟性感,可以有很多種的,屬于男生的干淨帥氣。

    對于Jusniper,她是相當滿意且有信心的。但心底莫名其妙的感覺,也不知從何升起,也說不上不安,但就是有種奇怪的不平靜。

    最後,白晝只能將此視為,或許是即將取得階段性勝利,即將能在爺爺跟前證明自己,有能力去參與進華芒的決策層,而生出的激動和興奮吧。

    隨著盛典開始,在開場舞與相關致辭後,各個獎項的逐一揭曉,才是整個盛典最扣人心弦的部分,凡是提名者皆是屏住呼吸,表面輕松,心底緊張。

    隨著一個個獎項的揭曉,幾家歡喜幾家愁,等揭曉到最佳新人團體獎時,提名一共有三個團體,Jusniper和A.G都在其中,鏡頭分別掃向VIP席位的提名候選人,三個團體狀態都非常不錯,紛紛對著鏡頭打招呼,看得出大部分都得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情。

    在鏡頭掃走經過白晝時,只能看見鏡頭里的白PD淡定的微笑,明艷動人,似胸有成竹。看似瀟灑,實則在前排座位遮擋的背後,手緊緊攥著裙擺,視線一動不動望著屏幕。

    其實她亦是緊張的,但卻不會顯露在外。

    在緊張的旋律過後——

    “讓我們恭喜,最佳新人團體獎的獲得者——Jusniper!”

    “最佳歌唱表演——Jusniper的《少年》!”

    “獲得最佳亞洲風尚獎的是,華芒男子團體Jusniper!”

    在歡呼與掌聲中,少年們意氣風發,笑容明朗,也眼含熱淚,互相擁抱祝福,鞠躬感謝。

    擁抱隊友,擁抱經紀人,感謝工作人員,感謝觀眾。

    很多人都是經過許多年的練習和沉澱,最終站上出道位,一步一步走過來,獲得今天的獎項,人生中第一個被世界所認可的肯定,第一個代表最高榮譽的獎杯。

    或許將來還會有無數的獎杯,可對所有人來說,人生中第一個才是最彌足珍貴且刻骨銘心的。

    “感謝主辦方與評委,感謝觀眾,感謝大家對我們的認可......”照例是由隊長江鈞代表Jusniper講話,偏官方的致謝詞,之後再是成員們相繼發言。

    感謝的話當然都少不了,領獎感言大多都是大同小異,但也有一些不同之處,譬如在感謝完電視台和各個TV後,感謝完家人朋友和粉絲後,Jusniper的團員們感謝最多的人,是白晝,作為節目PD,公司主經紀人,亦或是關系很親的姐姐,她在這兩年中,給予他們非常大的幫助,起到很正能量的引導。

    陸之南︰“很多人都說︰陸之南你個小屁孩,回去練幾年再來和我比吧。只有她告訴我︰陸之南你就是天才,雖然你年紀比誰都小,但你的舞台比誰都炸!”

    路星河︰“在媽媽生病,我差點要放棄的時候,是她沒有放棄我,一次次告訴我要堅持下去。明明很瘦,卻好像比誰有都力量,趕跑欺負我的怪獸,給予我對抗怪獸的勇氣。”

    司承琛︰“別人都挺疑惑,咱們是選男團,又不是選相聲演員,司承琛唱歌不是最好跳舞不是最好RAP也不是最好的,他憑什麼?當時PD說,唱歌跳舞,只要肯努力肯吃苦,誰都可以去學去練,但是你身上有種天生的魅力,站在舞台上會發光,會帶給別人快樂,所以不要質疑你自己。”

    魏星洲︰“每個人心底都會有一道光,照亮前行的路,驅散黑暗,無畏前行。很幸運,我找到了這束光。我的音樂,我的舞台,以後只會更加無畏,更加強大。”

    我會為了自己,也會為了她,披荊斬棘,所向披靡。

    台上少年們感謝白晝時,鏡頭也適時掃過去,那個神秘的白PD也是首次正面亮相。

    彈幕里都炸了——

    “這就是JS7的經紀人?小姐姐也太漂亮了吧!”

    “看著好年輕啊,《華芒寶藏箱》和《榮耀少年》居然都是她策劃的嗎?也太厲害了吧!”

    “之前節目花絮露過背影,就覺得聲音很好听,沒想到長這麼美!!!”

    甚至有粉絲擔憂,“哥哥們天天面對這麼年輕漂亮的經紀人姐姐,真的不會心動嗎?能不能換個經紀人啊......”

    也有理智成熟的姐姐粉們說,“人美業務能力也很強,Jusniper的弟弟們神仙顏值也就算了,就連幕後團隊都是神仙顏值!沒粉錯!”

    ......

    當最後幾個大男孩們相擁抱成一團時,台下掌聲與吶喊不斷,盛典直播的彈幕更是接二連三,現場的粉絲與屏幕前的粉絲們,無不動容,從還在練習室時期就開始關注的孩子們,終于靠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屬于他們的獎杯。

    每個有夢想又努力的年輕人,都值得被鼓勵,被肯定,被獎賞。

    ****

    典禮結束後的慶功宴,就選在附近的酒店,包了個宴會廳,包括部門工作人員的整個團隊,一起慶祝。

    氣氛相當之熱鬧。

    在這很長一段時間內,大家經常加班加點,為了一份策劃案反復修改,熬夜拍攝,熬夜剪輯,處理化解了無數次的危機公關,今天的獎項,與其說是對Jusniper的認可,更準確的說也是對背後整個團隊的認可。

    不過,在脫離媒體鏡頭後,幾個大男孩們又恢復平日里的沙雕玩鬧,打鬧得不亦樂乎。

    “喂喂喂,陸之南,別把瓶口對著我啊......”沈亦凱一邊躲開猛搖香檳的陸之南,一邊大喊。

    “不許我們未成年喝酒,還不許我們幫忙開酒嗎?”陸之南眼看追不上沈亦凱,轉頭就把瓶子對準司承琛。

    嚇得司承琛忙往江鈞和魏星洲身後躲,“不是,你一個虛歲才剛17的小屁孩,趕緊回家寫作業去,明年就高考了弟弟!”

    “怎麼,你今年滿18了就開始得瑟了是吧?來來來哥,我幫你開瓶香檳慶祝一下——”

    “我告訴你,這可是贊助商贊助的衣服,很貴的,弄壞了你賠啊......”

    見慣了他倆打鬧,江鈞和魏星洲紛紛表示不參與這場戰斗,不當擋箭牌。司承琛躲無可躲,跳到白晝身後,“姐姐救我——!”

    白晝挑眉,“放心,這些衣服我買下了,隨便玩兒。”

    贏下了這一戰,她接下來就能正式掌權華芒,別說這幾套衣服了,于是心情頗好地拿起另一支香檳,快速搖幾下, 的開瓶,氣泡噴射呲開。

    笑鬧與歡呼聲,為這場盛典圓滿落下帷幕。

    酒喝到下半場,已近過夜半時分,月色正明,白晝在露台外透氣。

    夜風拂過,看不見婆娑的樹葉,唯見城市的霓虹燈依舊通明,摩天大樓的射燈在遠處閃爍,這是一個不夜城。

    白晝今天那身Gees Chakra高級定制紗裙,在霓虹燈影下,微風輕拂起的裙擺與長發,如夢如幻,就連腳上那雙Sergio Rossi瓖鑽高跟鞋,都在耀著光芒。

    肩頭落下一件西裝外套時,她才回過神,偏頭看去。

    映入眼斂的是少年清雋的側臉輪廓,帥氣的背頭,幾縷彎在額前,側顏也是帥的無可挑剔。

    鼻息間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清新好聞,如少年般干淨純粹。魏星洲的顏值,白晝一向是將其排列在團內第一順位的,近距離看時,更能令人為之怦然心動。

    她僅愣了一瞬,然後若無其事移開視線,笑著開口,“不是在和江鈞比賽喝酒嗎?誰贏了?”

    “他贏了。”魏星洲學著她,撐手趴在石質護欄上,抬頭望向天空。

    “哦?”白晝挑眉,“我以為你酒量比他好些呢。”

    “因為不想喝醉,所以讓他贏了。”

    白晝隨口順著他的話問,“為什麼不想喝醉?”

    “因為......”少年頓了頓,似乎在思考,“這個夜晚太美好,怕喝醉了,一覺睡過去,醒來只是一場夢。”

    白晝聞言忍不住笑,“傻瓜。”

    這些可愛的弟弟們,總是有些看似幼稚確又很純真的想法,抬手揉了一把他後腦勺的頭發,“這不是做夢,今天你們不僅拿了獎,還得到了權威評審和觀眾的認可,這一切都是真的。”

    少年順勢偏過頭,而她尚未及收回的手,便由撫在後腦勺位置,變成了撫在他的側臉。

    他說︰“是啊,這一切都是真的,得到的獎項是真的,听到的歡呼和掌聲是真的,眼前的姐姐,也是真的。”

    少年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清明透亮,一點兒也不像喝過酒。

    白晝愣了瞬,極短的一息,然後被燙到似的,快速收回手。她意識到魏星洲話里的些許含義,也看見他清澈瞳仁中,清晰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即便不轉頭,也知道少年此刻正盯著自己,落在身上的眼神她能感覺到,也能看懂。正是因為看得懂,所以才沒來由的,心頭倏地一跳,有些發慌。

    但那不是心動的慌亂,而是......怎麼說呢,就像科研造一艘飛船,快要完成時,發現有個重要零件可能出了些問題,而這個問題,可能會導致這艘飛船無法飛入太空。

    想了想,她開口,“之前頒獎典禮上你說,每個人心底都有一道光,而你找到了那道光是嗎?”

    “是,我找到了。”魏星洲點頭,眼神是少年人才有的炙熱赤誠,仿佛盛滿宇宙星辰,熠熠升光。曾見的不自信,曾見的質疑,依舊變成了無畏和勇氣。

    抿了抿唇,少年鼓起勇氣。

    “那道光是——”

    “我希望那道光不是因為某一個人。”

    倆人幾乎是同時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