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次日, 依舊是個熱烈的天氣。

    入夏以來,就持續地逐漸升溫,用喬可遇的話來說, 就像Jusniper的人氣一般,迅速的持續攀升。

    如果要這麼比喻的話, 酷暑什麼的也不可怕了,直接到沸點都行。

    聞嘉木昨天所說的宴會,只是個商業晚宴, 參與的都是企業家或商政界人士,與娛樂圈不沾邊。

    傅時夜有別的行程, 上午就已經趕去機場,Jusniper也在喬可遇李明亮的陪同下, 有別的玩樂項目,所以參加這個宴會的, 除了聞嘉木和白昊他們, 就只有白晝和薄晴倆人。

    但晚宴上,依舊也能看見幾個能叫的上名字的藝人。

    怎麼說呢, 能受邀參與這種宴會的,來賓都是非富即貴, 身處于上流圈層的人們。但同樣的,也有很多想要躋身上流圈層的人,會想盡辦法混入宴會, 企圖擴展人脈。

    一般明星藝人的話,除非是自身有做投資並且相當成功的, 在娛樂圈打拼幾十年累積到一定財富和聲望的, 才有可能被邀請參與這種宴會。

    但那些年輕的小藝人嘛, 出現在宴會上, 就只有兩種情況了。要麼是某豪門千金公子去娛樂圈玩玩,要麼,就是隨金主一道來的。

    所以,當在宴會上看到方如嵐時,白晝不由得多看兩眼。捏著高腳杯,百無聊賴地搖晃著杯中香檳,直到薄晴拍了拍她肩。

    “怎麼了你,在這兒發半天呆了。”

    白晝下巴一抬,“看見白未蘅身邊那女的了麼?”

    薄晴目光隨她望去,點了點頭,表示瞧見了。“嗯,還挺漂亮的,以前好像沒見過,看著像什麼新出道的十八線藝人......不過,白未蘅換女友的速度可不比白昊秦守他們差,有什麼好奇怪的。”

    “的確是新出道的藝人,不過,十八線倒不至于,雖然剛入圈子不久,但背後有人捧,已經拍了一部女配的古偶劇,目前在一個甜寵劇演女一號呢,再過段時間,很估計娛樂新聞上就有她的名字了。”白晝抿了口酒,繼續晃著精巧細長的高腳杯。“之前本來要簽約華芒的,合同都下來了,要簽約的前一天,人跑了,去了熱力娛樂,據說是那邊有人捧。”

    薄晴听完,轉眸看著白晝,有些不解,“這也不算什麼新鮮事兒啊,簽了約的都能毀約,何況這還沒簽約的呢。”

    摸了摸下巴,又問,“莫非還有什麼隱情?否則就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值得你記這麼清楚?”

    到底是多年的好閨蜜,薄晴的確很能猜中白晝的心思。

    “嗯,或許你沒見過她,但你一定听我提起過她的名字。”白晝冷冷勾了下唇角,“方儀的女兒,方如嵐。”

    薄晴詫異,“方如......她?!”

    不由得轉頭,視線再次望過去,細細打量那位傳說中白晝她爸的私生女,是挺漂亮,打扮是清純甜美系,但怎麼說呢,那雙微微上挑的丹鳳眼,可和清純甜美沾不上邊兒,不過,一些大老板就還滿喜歡這種類型的,長相有些媚,但打扮得很純。

    不過如此。

    這是薄晴第一印象留下的評價。

    娛樂圈十個有八個都是這種類型的漂亮,美則美矣,但不具有特殊性與辨識度。

    驚訝是有,但不至于震驚,各家豪門風雲錄,看多了見多了,也就不至于凡事都大驚小怪。收起驚訝後,薄晴關注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她怎麼會和白未蘅搞在一起?白未蘅知道她身份嗎?”

    白晝看了她一眼,半晌沒回答。

    倆人詭異的陷入沉默。

    好一會兒,薄晴再次開口,“這,算是三代以內旁系血親吧?”

    “當然算。”白晝抬指,揉了揉額角,指甲金箔紙與黑鑽石點綴下,映著璀璨燈光,顯得極其精致的漂亮。

    她頓了頓,瞟一眼薄晴,“不過若擱在古代,表兄和表妹什麼的,也算是常態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妹妹,扯那些沒用的。”薄晴一臉看好戲,“噯,這事兒你管不管啊?”

    白晝撇嘴,“先看看情況吧,我們不過是看見人家一起出席場晚酒會,就跑人跟前說些有的沒的,若不是那種關系,多尷尬啊。”

    薄晴附和點頭,這倒也是,如果人家就是普通的商業合作或者朋友關系,跑去提這些不就顯得多管閑事了嗎。

    “我去那邊跟陳榮導演打個招呼。”

    “陳榮導演也在?”薄晴眼前一亮,一提裙擺,快步跟上。

    雖然她不涉娛樂圈,家里也沒影視沾邊的生意,不過好奇心這東西,人皆有之。更何況是這麼威名赫赫的大導演呢。

    說起來,白晝和白昊昨天那個比賽打賭,其實白晝那妮子估計就是本著和陳榮合作哦的機會去的,偏就白昊蠢會上當。

    不過在白晝看來,白昊倒也不能說是上當,他本來就沒有花多少心思在娛樂圈投資,他名下投資還有別的產業,和白晝爭華芒,不過是鬧著玩兒的成分居多。

    但看他捧A.G女團的手段就知道,自己一竅不通,就是暗地里找人脈找關系,定的賭注是他和白晝倆人不能自己砸錢,不能動用家里資源,但誰私下沒點人脈和朋友呢。

    至于什麼實力什麼規劃,在他看來,砸錢包裝買點熱搜,花錢作幾首音樂,拍幾個MV,再一營銷,火起來是多簡單的事兒。

    雖然這麼說也沒錯,資源和資金到位,火起來很容易,但在這個圈子里,紅極一時後很快就銷聲匿跡的,也多不勝數,最後大浪淘沙留下的,能持續紅下去的,還是得靠實力。

    和陳榮合作的機會,其實也不算很確定能合作,但總歸是機會。白昊不是不知道陳榮是何等人物,只是他沒把精力放在這上面,自然也就沒那麼珍惜這種機會,這機會輸給白晝了,也就給她了,無所謂。

    可對白晝來說,這機會就無比珍貴,因為她有心要在娛樂圈干出一番事業,要華芒能在當下時代,依然穩住龍頭位置。

    陳榮是誰,是當下第五代導演代表人物,別提華表、金雞、百花獎紛紛收入囊中,國際上三大電影節,金熊獎和金獅獎也已經到手,如今就差一個金棕櫚獎了,而今年預備開拍的電影,顯然就是要沖刺明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

    華芒傳媒名聲響,可近幾年明顯呈頹勢,一直在被說吃老本,公司老一輩的藝人已經步入養老息影,新一代卻沒幾個能扛的,當年稱霸娛樂圈的盛景不在。

    Uinverse嚴格說起來是與海外合資培養出來的,傅時夜雖然成就頗高,但也已經成立個人工作室,和華芒更多的是合作關系。

    所以她打造《華芒寶藏箱》,注入新鮮血液,如今的全民娛樂時代,偶像時代,流量是不可忽視的。同時也要將公司現有的實力演員們,推上新的高度,華芒在大熒幕上,需要投資新的,強有力的代表作。

    白晝目的明確地要朝陳榮走去,卻在半路被人攔下。

    白 和白昊。

    薄晴趕上來,站在白晝身邊,倆人默契的對視一眼,讀出對方眼里的訊息︰不會是來為白昊討公道的吧?

    心里這樣想著,但面上還是要掛上一個得體乖順的微笑,紛紛打招呼,“堂姐好。”

    就算大家都心知肚明,為繼承人之位相爭,但面子功夫,誰都不敢懈怠,小輩私下怎麼鬧怎麼折騰沒關系,但在大場合,在外人面前,還是要表現出一家親來。

    “閃閃,好久不見了。”白 素來是這圈子里的名媛典範,一顰一笑都散發著優雅與得體,若是不知情的人,真的很難將她與商界中叱 風雲的女強人聯想到一起。

    “前些日子呢,我托了好幾位朋友幫忙,才有幸結識了陳導,倒是意外聊得來,想著阿昊不是在捧什麼女團嗎,還說看有沒有機會能合作一下,但今天听阿昊說,這機會讓給你了,看來你們堂兄妹,近來關系倒是不錯。”

    簡單寒暄後,白 就直接切入關鍵話題,視線柔柔落在白晝身上,看似毫無殺傷力,但眼神里的意思,明顯是︰我盡好一番功夫給我弟弟搭的線,卻被別人撿便宜。

    白晝听完,先是瞧了眼白昊,後者眼神飄忽,並與她對視。

    好家伙,還陰陽人呢,當面一套背地一套。

    “你瞧,都怪我,和小哥打賭前也沒搞清楚狀況,原來這是堂姐專程為小哥爭取的呀,那怎麼辦呢......”白晝目光從白昊身上挪開,看向白 ,絲毫沒打算退讓的意思,“小哥跟我比賽,把這機會作為賭注輸給我了,我要是不領情吧,豈不害小哥成了言而無信的人?”

    說著,白晝嘆口氣,“唉,當時那麼多人在場呢,要是傳出去,大家說小哥不守信,覺得他輸不起......”

    一句輸不起,立馬讓白昊跳出來打斷她,“誰輸不起啊,不就一導演嗎?什麼合作,還不就是砸錢投資唄,誰稀罕。我們A.G是女團,又不拍電影兒。”

    白晝只笑而不語。

    看一眼不成器的弟弟,白 也有些不想開口了,成天就知道吃喝玩樂,腦子跟擺設似的。就那破女團,歌都唱不好還想拍電影兒呢?機會爭取給他,是讓他用在華芒傳媒那些有實力的正經演員身上,拿去爺爺跟前邀功請賞的。

    廢物。

    白昊自己都這麼說了,白 也就只能睜只眼閉只眼,笑了笑,“其實都一樣,無論是你還是他,能爭取到這個機會都很好,咱們是一家人嘛。”

    白晝立馬露出一個微笑,“謝謝大堂姐。”

    正說著話,又一道聲音插入,“喲,都在這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