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比什麼?你說。”白晝做個深呼吸, 沉下氣,反問他。

    白昊齜牙咧嘴地揉著眼楮,四周環顧一圈, 抬手指向泳池, “就水上籃球好了,怎麼樣, 敢不敢?”

    白晝沒立刻回應他的挑釁,場地倒是現成的,不過籃球的話......“單人?”

    “單人多沒意思, 就你這水平跟我比,一個球都進不了。”白昊比了個手勢, “公平點,我也不佔你便宜, 5v5, 我喊我的人,你喊你的人。”

    白晝擰了一把衣服外套的水, 揚眉, “隨便誰都行?”

    “就現場的人唄,難不成還打電話叫外援啊,等開車過來, 太陽都下山了。”環視一圈,努努嘴,意思明顯就是, 打算讓各自團隊的人出戰。

    “怎麼?不敢啊?你帶的是男團, 我帶的是女團, 要真比起來, 主力軍也就我一個人。”白昊坐在泳池邊, 指了指白晝身後的少年們,繼續挑釁,“如果你覺得他們太弱,要是不敢呢,就自覺的收拾東西滾蛋,別在我跟前礙眼。”

    白晝想了想,抓住他話里漏洞,“只要是現場的人就行對吧?來啊,比就比,誰怕誰。”

    現場的人,喬可遇和李明亮也可以上啊,又不是非得Jusniper的成員上場,光李明亮這大塊頭,一個抵倆。

    “那麼,現在該我定賭注了吧。”白晝摸摸下巴,看向白昊,“輸的人,立刻滾出這度假村,接下來幾天,都不要在對方面前出現。”

    白昊點頭,“行。”

    “這是第一點。”白晝豎起一根手指,“第二,如果我贏了,你即將要和陳榮導演合作的機會讓給我。如果我輸了,《榮耀少年》最後一期收官,邀請A.G擔任嘉賓,無論你要炒作還是合作,我都配合。”

    最後這個,才算是真正的賭注。

    此言一出,現場一片寂靜,有人面露驚喜,有人皺眉。

    “如果贏了,你名利雙收,如果輸了,不就一個和陳榮合作的機會麼,以你的途徑,以後也有的是機會。”白晝扭干衣擺的水,接著擰馬尾,漫不經心地跟他談條件。

    “就算機會讓給你了,人跟不跟你合作還是兩回事兒呢。”白昊不屑一哼,陳榮導演在業界是數一數二頂尖水平,這次還是白赫樓費了好大力搭上的線,但白昊一直都是賭徒心理,自打成年後澳門可沒少去,只稍稍一想,便點頭,“成,到時候輸了,別後悔啊。”

    有些事,對一部分人來說是命運,對一部分人來說,不過是兩三句話就敲定下來的賭約。

    約定半小時後開始,各自去收拾準備一下。

    白晝換下還淌著水的運動服,去更衣室換泳裝,幸好來之前考慮到可能會游泳,泳衣都有提前準備,最新款的運動風泳衣,外面還有件長袖罩衫,也是高腰短款,搭配貼合曲線的運動平角泳褲,基本什麼都沒露,但凹凸有致的身形就足夠賺人眼球,尤其是盈盈一握的細白縴腰。

    工作人員給Jusniper準備的泳衣也是運動泳衣,雖然是男孩子,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選擇保守路線。

    可換完裝出來,不由得一愣,對面各式各樣的比基尼,看的人眼花繚亂,而僅著一條泳褲的白昊站在花叢中,活脫脫一只男孔雀。JS7的少年們各自撇開眼,目光絕不亂瞄,禮貌又紳士。

    白晝和喬可遇互看一眼,默默推了推鼻梁上墨鏡,心底忍不住吐槽︰又不是和小姐妹們去沙灘,穿什麼比基尼,雖然不是什麼正規比賽,但能不能有點體育競技精神。

    那邊白昊帶著四位高個子女團成員下水,剩下的女孩子們也很會應援,加油時此起彼伏,氣氛相當好。

    聞嘉木也換了身衣服,還是一身休閑風的白衣白褲,靠在躺椅看戲,擺明了不參與只當觀眾。

    而這邊,陸之南和司承琛迫不及待請求出戰,魏星洲江鈞也主動請纓,白晝將視線從對面收回,看了看他們,搖頭,臨時改變主意,“小喬和亮亮跟我去就行了,你們別下水。”

    李明亮撓頭,“那我們少兩個人啊......”

    白晝有些猶豫,白昊提議水上籃球時,她倒沒多想,可會這兒看著對面一排嬌媚明艷的比基尼尤物,便覺得有些不妥了,倒像是早有預謀似的,就怕說是5V5水上籃球,別回頭就流傳個偷拍,標題成了Jusniper男團成員某某與a.g女團成員水中嬉戲,疑是戀情曝光。

    這像極了白昊能干出來的事兒。

    “無所謂,對面雖然五個人,但實際只需要盯白昊一個就行了,你看旁邊四個,像是能認真比賽的樣子嗎?”四個花瓶罷了。

    雖然安排魏星洲江鈞陸之南他們參與比賽的話,肯定是穩贏,但這會兒看來,如果參加了,必然不只是一個比賽那麼簡單。

    回頭,叮囑李明亮,“我和小喬盡量牽制她們四個,認真說來,也就是你和白昊單挑,亮亮,看你的了。”

    李明亮雖然生的人高馬大,但是籃球方面......只能說水平一般,不過游泳倒是他的強項,“只要那白昊不是專業運動員的水準,嘶......我應該能行。”

    “他?不至于。”白晝輕哼一聲,明顯的不屑。雖然知道白昊籃球打得不錯,但水上籃球和陸地上到底不同,技巧性的東西用不到那麼多,而李明亮,明顯看上去強壯許多。反正在她印象立,白昊約等于繡花枕頭就是了。

    王可被拉來當裁判,帶著遮陽帽,哨子一吹,還挺像模像樣。

    “基本玩法大家都知道,這不是正規體育比賽,隨便你用什麼法子進球都行,但還是要強調一下,不能故意傷人,不能拉扯對手,先進五顆球的那方獲勝,沒什麼問題的話,咱們就開始吧?”

    白昊瞅了眼對面下水的三人,挑眉,“你們就三人啊?”

    白晝︰“你管我幾個人,5v5但沒說必須就得5個啊。”

    “噯,這可不是我欺負人佔便宜啊,你們自己不派夠人,輸了可別找理由。”白昊瞅瞅岸上的少年們,掏了掏耳朵,“不是,你這是有多看不起人啊?他們站那兒看著,就你帶這倆跟我比?”

    白晝冷冷一眼,“別自信過頭啊堂哥。”

    “這話應該我對你說,閃閃啊,有時候吧,你就是自負了些。”白昊回敬一句後,留下個似笑非笑的眼神,轉身安排戰術。

    白晝懶得搭理他,戴好泳鏡,站到位置上。

    哨聲一響,比賽開始。

    盡管非什麼正規體育競賽,但兩邊都沒算留余力,白晝和喬可遇的目標就是對面四個女生,至于弱雞白昊,留給李明亮解決不就......

    “砰!”球撞擊籃板的聲音,隨之一聲口哨聲。

    “紅隊進一球。”

    開局不過三分鐘,白昊就直接率先投進一球,白晝愣了下。

    實際情況,怎麼和預想有些不同?她和喬可遇倒是牽制住對面四個女生了,可大塊頭李明亮確沒攔住白昊,他個子高大強壯,但也相對笨重了一些,白昊拋高投球,李明亮想跳起來攔,本來陸地上就跳不高,更何況在水里。

    又或許說,她還真的低估了白昊的運動能力。

    以為只會吃喝嫖賭的人,運動天賦倒是有的,這點挺令人意外。

    比賽還在繼續,喬可遇搶到球,卻被對面女生纏住,傳給白晝,白晝過不去,轉頭丟給李明亮,而李明亮在運球過去時,直接被白昊明目張膽搶走,回身一個扣球。

    又進一分。

    對面一陣歡呼,圍觀的JS7少年們卻暗自著急。

    白晝干脆改變策略,不再管對面女選手,緊跟著白昊,相對于李明亮來說,白昊靈巧許多,但白晝打小游泳,在水里更為敏捷。在她的干擾下,白昊難以進球,籃球便被傳到了女隊員手中。

    到底是人數上吃虧,對面四個人,喬可遇一時間都不知道攔誰,反倒被兩個女孩纏住,脫不得身。

    一個女隊員帶球到了李明亮跟前,對比這樣的大塊頭,李明亮明顯佔優勢,但是架不住對面女人耍詐使用美人計,直接挺胸貼到他胸膛前,而水下,甚至還想用腿架到他腰上,嚇得李明亮手一抖,完全不敢動,就怕被告個非禮罪,于是剛搶到手的籃球,就被旁邊的女生抱走。

    砰一聲,投進第三個。

    “亮亮你怎麼回事,你攔住她啊!”喬可遇氣的不行。

    “我.....我......”李明亮卻是有口難言,那種情況,即便他盡力不去想些旖旎畫面,也不敢有所動作啊,只要一反擊,必然會被對面的女生說趁機揩油。

    也終于明白,為什麼白PD寧可少人,也不讓JS7的少年下水參加比賽了。

    就算沒有媒體拍照,只要對面女團接受采訪時,隨便裝作不經意說點什麼,都足夠讓人聯想翩翩,遇上無良媒體,還不知道會寫成什麼樣呢,更何況JS7的少年們毫無這方面經驗,必然是要吃虧的。

    哨聲再響起時,白昊得意地沖白晝挑眉,完全勝利者的姿態。

    “等一下,我們這邊人還沒上齊呢。”

    突然一道聲音打斷,循聲而望,是怒氣沖沖的薄晴,還沒來得及換泳衣,高跟鞋一甩,跳入水中,站到白晝身邊。

    辛虧穿的是短褲,而非短裙。

    白晝抬臂擋了一下濺起的水花,“你怎麼來了?”

    薄晴剜她一眼,“我不來的話,看你被欺負啊?”

    比分已經3︰0了,白昊瞥一眼薄晴,雖然看著氣勢洶洶,但以他對薄晴的了解,再來兩個薄晴都不足為懼。

    事實證明,白昊的了解並沒錯。

    不過,薄晴的加入雖然幫助不了白晝這邊進球,但干擾對方的作用卻很大。

    原先耳邊全是對面女團時高時低的驚呼,這會兒大部分喊叫完全被薄晴承包,典型的武力值不夠,音量來湊。

    單從氣勢上,也要壓過對方。

    有了薄晴的加入,局勢便膠著起來,但明顯,還是白昊那邊佔優勢。

    李明亮嚴防死守,成功擋下白昊好幾次進球,那邊很快調整戰術,用女隊員來牽制李明亮,他這邊脫不開身,沒人板下攔截,白昊帶球越過薄晴,肩膀撞開白晝,借力就要沖水中躍起扣籃——

    同時 一聲響,白晝剛才那一撞,沒站穩,人就跌入水中,也就沒分清是籃球撞擊籃板的聲音,還是有人跳水的聲音。

    但很快,腰上被一只手臂托起,借力浮上水面,透過泳鏡,她看見面前距離極近的一張俊臉。

    傅時夜?他怎麼來了?

    籃球浮在水面上,很顯然,方才白昊的扣籃,是被傅時夜攔下了。

    “喂,搞什麼?”白昊不滿地抹把臉,橫眉怒目。

    傅時夜攬著白晝站穩,偏頭看去,淡淡開口,“不是5v5嗎?現在人數才是對的。”

    白昊正要開口,被薄晴打斷,“對啊,5v5的比賽,我們就是上場晚了些,可也沒說中途不能加入吧?”

    道理是這個道理,白昊這邊已經領先三球,倒也懶得計較。

    比賽繼續。

    但或許因為傅時夜的加入,現場氣氛明顯比之前更熱烈,耳邊盡是女孩子們的興奮尖叫,還有JS7少年們的吶喊加油聲。

    傅時夜沒換泳衣,休閑範兒的白T恤搭黑色牛仔褲,鴨舌帽取下,短發濕水後被捋到腦後,身上的白體恤背水打濕後,呈半透明狀,手臂流暢的肌肉線條,健碩胸肌,甚至腹肌塊狀都隱約可見。

    這是什麼神仙福利。

    水中參賽的女孩們,默契地要朝傅時夜圍過去。

    但薄晴和喬可遇又不瞎,嚴防死守不許人靠近,還指望他進球呢,你們這些個小妖精離傅時夜遠點兒!

    特別是,在薄晴已經得知白晝在和傅時夜交往的前提下,頗有一種奇怪心理︰這是我姐妹的男人,方圓一公里內,老娘不想看見其它雌性生物。

    只可惜,旁人沒有讀心術,哪能知道薄晴在想什麼......畢竟傅時夜的咖位擺在這兒,有接近他的機會,誰會允許自己錯過呢。

    原本以為只是穿著比基尼的花瓶,到底小瞧了人,認真起來,戰斗力可不必薄晴和白晝弱。

    喬可遇也只堪堪攔下一人,另外兩個女生跟在白昊身後,朝傅時夜白晝圍過去。

    白晝只顧著攔白昊,等注意到有旁的女選手,朝傅時夜伸出魔爪時,已經來不及阻擋。

    與此同時,傅時夜手中的球投出,輕松進球。

    下一秒,鑽入水中,游開幾米,瞬間和兩位女成員拉開了距離。

    很懂得避嫌,連肢體接觸都不願。

    有了傅時夜的加入,戰局很快扭轉,傅時夜連進兩球後,李明亮也趁機投進一球。畢竟有傅時夜引開大部分火力,李明亮這邊就輕松很多。剛在心中慶幸,不用對付那些難纏的女人了,就收到白晝警告的眼神,只得咬咬牙,朝傅時夜游過去。

    算了算了,他又不是藝人,被揩油無所謂,被罵兩句也無所謂,但顯然,如果讓比基尼女選手火辣地貼到傅時夜身上,自家PD可能要拿刀殺了他。

    雙方又是各進一球,便是最後的決勝局。

    耗時過長,體力耗費過多,白晝薄晴和喬可遇,已經感覺吃力,可對面她們先前一直不看好的女選手們,卻狀態好很多,雖然是黑紅路線的女團,但到底還是有常年練舞的基礎在。

    若是之前,白晝體能絕對是完勝她們的,只是離開娛樂圈後這幾年,一心撲在學業和別的事情上,運動量倒是少了。

    隨著哨聲響起,球從王可手中,拋入戰場。

    雙方激烈爭奪,險些就被白昊帶球突入防線,幸虧被李明亮攔下,搶到球後,第一時間朝傅時夜這邊拋來。

    但傅時夜被幾位女選手攔住去路,並且對方隱隱還有要貼身上來搶的打算,幾乎沒多考慮,將球傳給白晝。

    很好的時機,白昊還沒游過來,她卻在那瞬間猶豫起來,對自己拋投的準頭沒信心,打籃球,她的確不會。

    雖然泳池里架子不高,方便扣籃,但在水中又跳不起來......

    看眼白昊要近前來搶,另外兩個女生也轉身撲來......忽然間,腰間傳來一股力量,傅時夜直接摟著白晝細腰,一個托舉,人穩穩坐上他肩頭。

    白晝反應快,立馬將手中的球朝籃筐扣壓下去。

    完美進球。

    與此同時爆發出少年們的喝彩和歡呼聲,“贏了贏了!”

    扛攝像機的工作人員,理了理帽子,看著鏡頭里的那一幕,男人濕透的白T恤,寬肩闊背,背肌條理分明,舉高的手臂,穩穩拖住女孩的腰身,毫不費力。

    白晝不胖,但也非那種帶骨感的瘦,身形縴細但很勻稱,凹凸有致,坐在男人肩頭,瘦背,細腰,與臀的比例完美呈現S形。

    陽光下,水波粼粼,很有拍攝封面的美感。

    這畫面並非定格,進球後,傅時夜將白晝放下,女孩扶著他手臂站穩,掩不住明媚而燦爛的笑容,勝利是最好的興奮劑,贏的瞬間,難免讓人有些忘乎所以。

    她勾著傅時夜的脖子,撲在人懷中,笑得極其開心,“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而下一秒,才察覺到不對勁,又連忙掙脫傅時夜的手臂,退開一步,轉身和薄晴擁抱歡呼。

    這樣的小插曲,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吧?

    大家都在歡呼擁抱,的確沒怎麼注意這些小細節,但聞嘉木是個例外,這樣的比賽于他而言,是沒什麼觀看的興致的,留下來看,是因為白晝。

    所以在女孩抱住傅時夜那一刻,聞嘉木眼神瞬間冷了下來。或者說,從傅時夜出現開始,他臉色就陰沉起來。倆人之間沒有明顯互動,但是,有時不經意的一個眼神,一個小舉動,都能彰顯默契。

    成王敗寇,已成定局。

    白昊縱然生氣,但話已經當著這麼多人放出來了,自然也沒有反悔的道理,他又不是輸不起。

    黑著臉,上岸。

    其余人也紛紛從泳池出來,準備上岸。

    白晝避嫌,刻意和傅時夜拉開距離,磨蹭了一會兒,等他上岸後,才慢慢朝池邊游去。

    人群大多都在□□旁,她懶得等,想直接從岸邊撐身爬上去。

    但運動後有些筋疲力竭,正愁手臂使不上力時,眼下伸來一只白晰的手,因清瘦而骨節分明。

    白晝抬眼,看著彎下腰來的聞嘉木,眼皮動了動,遞過手去,借他之力撐身坐上岸。

    聞嘉木站在岸邊,俯瞰而去,方才比賽時,她身上的長袖罩衫脫了丟在岸邊,身上的泳衣雖不似那些比基尼般暴露,但畢竟只是泳衣。

    許多藝人明星妝造後上鏡好看,可現實中,素顏並不多好看,以至于,白晝這會兒素顏狀態,也吊打隔壁的女團成員。

    膚白貌美不是空話,白晝五官本就生的明艷動人,加之少曬太陽,常年又是各種昂貴護膚品養著,肌膚用奶白水潤來形容不足為過。只是......因為皮膚太過白皙,鎖骨處,泳衣肩帶下,半隱半現的紅痕,遠處未曾察覺,靠近時,便尤其刺目了。

    吻痕?

    聞嘉木冷著臉,收回手,一聲不發,扭頭就走。

    白晝剛坐上岸,手上力道倏地松開,她抬頭看去,便只能瞧見一雙長腿走遠,轉了轉眸子,低眼扯了下肩帶,遮住鎖骨處的紅痕,縴細小腿還晃悠在泳池中,心情莫名又好上幾分。

    ****

    VIP專用的獨立更衣室內。

    薄晴關了吹風機,揉了揉半干的長發,“煩死了,上午剛吹好的造型,一會兒還得去洗個頭重新弄。”

    說完,瞟一眼白晝,問她,“你去嗎?我一塊兒預約。”

    白晝當然點頭,自己吹的發型和托尼老師吹出來的造型,天壤之別,何苦自己動手呢。“現在預約吧,等洗完頭吹完造型,估計就是晚餐時間了。”

    解開包頭的毛巾,簡單擦拭幾下,又用風筒吹了個半干,便扯一根發繩隨意一捆。解開浴袍,開始換衣服。

    薄晴在旁邊拍爽膚水,打得小臉啪啪直響。

    她頭一歪,眼底笑意明顯,“不是生我氣嗎?剛才干嘛還幫我。”

    不出意料的,收到薄晴一聲冷哼,“我是為了幫你嗎?我是在幫帥弟弟們好嗎?”

    大概真正的好朋友就是這樣,就是隔三岔五吵個嘴,回頭不知不覺就和好了,自己可以欺負對方,但是如果有外人欺負朋友,絕對第一個挺身而出。

    “昨晚睡在傅時夜那兒的?”一邊慢悠悠的擦護膚品,目光掃過白晝鎖骨處。這麼曖昧的痕跡,不是吻痕是什麼?難怪先前聞嘉木氣成那樣,和他有婚約的女人,身上卻出現不屬于他的吻痕,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白晝穿好衣服,送她一個wink,笑嘻嘻道︰“你猜。”

    薄晴懶得猜,一邊往臉上涂精華液,趁空翻個白眼一眼,“我說,你還真和白昊打起來了?丟不丟人啊。”

    但白晝只是笑了笑,搶過她手中那瓶精華,往手背擠壓一下,慢慢往臉上抹,“都多大人了,我會幼稚到跟白昊互扯頭發?”

    薄晴又涂精華,又拿出一只防曬,聞言頓了頓,許久,才緩緩開口,“我要是沒猜錯的話,這一架,以及這個比賽,都是你在布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