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 63 章

    不過薄晴剛才說什麼來著?撮合她和誰?......薄易哥嗎?

    不是吧, 這丫頭還有這種可怕的想法?兀自沉默了一會兒。其實薄易待她很好,超乎尋常的好, 她當然能感受到,不過之前一直把他當哥哥,又認識這麼多年,也就沒想過別的關系,今天薄晴這麼一說,再細細想來,有時候確實該適當注意下距離了。

    白晝抱臂靠在門口廊柱, 暖黃的燈光落下,不遠處的景區, 霓虹光影延綿起伏,隱隱有喧囂笑鬧聲傳來。

    她倒不意外薄晴會生氣, 這事兒要換她自己,也一樣生氣,畢竟薄晴是真的對她掏心掏肺, 毫無隱瞞, 而自己卻瞞了她那麼久。

    一開始在海外那幾年, 是不能說也不敢說,怕戀情曝光, 後來分手了也就覺得沒說的必要了,再到回國後, 這不情況也沒穩定下來嗎......

    算了, 現如今情況,說什麼都是狡辯。

    想辦法讓薄晴消氣才是真。

    要說起倔脾氣, 薄晴和她是半斤八兩, 如果自己不想通, 旁人說再多都無用,想了想,掏出手機,就蹲在門口,開始給薄晴發微信。

    不是語音,而是誠誠懇懇的打字,內容寫得那是一個用心,觀者若不聲淚俱下簡直對不起這番文筆。連續幾篇小作文長度的信息發出去,才揉揉有些發麻的腿,站起身。

    白晝都不愁晚上住哪兒,直白點說,只要有錢,再包下一幢別墅都行。但這不就顯得很沒心沒肺嗎?回頭讓薄晴知道,幾篇小作文不白寫了?

    看了看緊閉的大門,視線轉向隔壁,還亮著燈的那幢......

    ****

    將入夏的時節,已有不少人換上清涼短袖。早晨上山前,還有些涼意,下山這會兒,大家卻是滿頭大汗了。

    白晝的運動外套也脫下了,拎在手中,長發高高束成馬尾,之前還飛揚的碎發,被汗濡濕,貼在額角。

    看著前方少年們青春活力的背影,白晝無聲嘆口氣,早知道爬山這麼累,她就不該跟著湊熱鬧,真是高估自己的體力了。

    其實也就相差四五歲而已,怎麼就感覺自己老了似的,早些年也做過練習生,每天超負荷練舞,體力在諸多練習生中,亦是佼佼者,現如今卻不得不承人,體力大不如從前。

    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意外,脫離那時候的密集訓練,後來這些年,活得太恣意了,不需要訓練,不需要控制飲食,想吃吃想喝喝,運動量卻大大減少,自然不可能一直維持幾年前的狀態。

    爬個山下來,就連喬可遇都比她好很多,更別提魏星洲陸之南他們,基本臉不紅氣不喘,完全沒得比。

    上山的時候還好,基本能跟上,到下山的時候,她不知不覺就落到了隊伍末尾。

    而那群小崽子們,一個個如履平地似的,健步如飛。

    白晝一向不在自己人面前自持身份,不愛端架子,跟在身邊做事的工作人員熟了後,也都能打成一片,例如喬可遇和李明亮。大家出來玩,她也不想因為身份關系,大家都捧著她,圍著她噓寒問暖,和他們多次申明︰說好了度假,那就是來度假的,別只圍在領導身邊忙活,自己也去玩兒。

    她停下在山亭里歇一會兒,听著前方的笑聲歌聲......心想︰還是年輕人精力旺盛啊。

    “別坐太久了,越歇越沒勁兒,起來慢慢走。”

    一道聲音自頭頂傳來,白晝抬眼,魏星洲正低眼看著自己。

    白晝因怕曬,外套干脆頂在頭上,露出一張發白的小臉,抱膝坐在台階。

    少年一身白色運動裝,額間是同色系的發帶,因出了些汗,短發微濕,陽光下,笑容溫暖而燦爛,朝她伸手。“來,起來。”

    “不行,真走不動了,腿軟。”白晝擺手,她這會兒是真有點筋疲力竭的感覺,早餐也沒吃多少,這一大上午過去,又累又餓。偏還得忍著,同行的都是下屬和手下帶的藝人們,她可不想在他們跟前留下一副嬌滴滴的千金小姐做派。

    但如果同行的是傅時夜或者薄易薄晴,她估計早鬧起來了,大抵這就是被偏愛的人才會有恃無恐。在他們跟前,她可以任性可以撒嬌,但在下屬同事面前,她必須得穩重得體,不能鬧小孩兒脾氣。

    魏星洲看了看腕表,指針已經指向十一點半,日頭漸烈。

    他站在白晝面前,彎下腰,手撐著膝蓋,“都這個點了,不餓嗎?一會兒正中午,只會更熱,這都半山腰了,再堅持一下,很快就到山腳下了。”

    早晨他們說要去山上看看時,白晝本以為這種度假村里,也就公園式的小山坡,並沒多想,薄晴不理她,又不好明目張膽去找傅時夜,想著也沒什麼事兒,索性跟著一道兒去,本來也是團建,她在的話自然更好。

    但其實,白晝是不喜歡登山這類運動。

    哪怕只是去山頂看看風景,對她來說也是極其無趣的一件事。

    不過少年們看上去倒是很開心,自從出道以來,從以前隨心所欲的自由便沒有了,如今走到那兒都有人注視跟隨,就好比走進一所無形的牢籠,成日被監視著。

    所以,在這里漫山奔跑,打鬧,可以隨口哼著歌謠,也不擔心跑調,不用時刻注意形象,仿佛與久未的自由重逢。比去什麼盛大的party,去高檔的娛樂場所,更讓他們感覺到放松自在。

    好不好玩有時候不取決于地方多奢華,門票有多貴,其實更重要的,是當下心境,是真的輕松自在,還是隨波逐流的附和玩樂。

    白晝撐著膝蓋,艱難地站起身,又坐下去,擺手,“不行不行,又餓又累,再歇會兒。”

    認真來說,她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走兩步便哼哼唧唧,她更適合被歸類為女戰士,無畏無懼。

    但有時候,也必須得認清體能跟不上的現實。白晝並非不運動,但近兩年運動量不大就是了,相較JS7的孩子們每天高強度的訓練和工作,她雖然也高強度的工作,但基本都是用腦解決。最近健身房也去得少,也很長一段時間沒和朋友們打球游泳,這爬趟山,堅持到這會兒,的確體能不行了,雙腿酸軟乏力,如灌鉛般沉重。

    嘴上不說,但心里卻後悔得無以復加,早知道這座山這麼高,就應該睡懶覺的。

    魏星洲看了看她,忽然轉身蹲下,“來,我背你下山。”

    白晝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下意識搖頭婉拒,“算了算了,我可沉了。”

    “姐姐,想在這兒餓肚子?”魏星洲蹲在她面前,回頭笑望過來,“這里沒有車行道,沒辦法派車來接你。”

    看著眼前少年寬闊的肩背,白晝既心動過,又有些猶豫,爬個山還得讓小幾歲的弟弟背下去,也太沒面子了吧。

    魏星洲催促道,“快點兒,再耗下去,待會兒我也餓了,可就真沒力氣背你了。”

    越是餓的時候,就越听不得這個字,就連肚子也適時地咕嘰一聲......罷了,能屈能伸方為上策,何必咬牙死扛。

    “那......行吧。”白晝並沒糾結很久,識時務者為俊杰嘛。

    但趴在魏星洲背上後,還不忘申明,“我是因為早餐沒吃飽,這會兒才沒力氣的,可不是因為體能不行啊,當年在學校時,我也是拿過八百米冠軍的。”

    魏星洲只是笑,還配合她道,“是,冠軍,那我們出發了。”

    少年看似高瘦單薄,但體能卻很好,背著白晝,步伐也極其輕松,絲毫不見沉重。他背人的方式也很紳士,手完全不需要抓著她腿,直接穿過膝彎,靠手臂托著人。這也要歸功于白晝,人瘦腿長的功勞。

    趴在魏星洲背上,白晝心想,現在的男孩子,一個個又高又帥,還會照顧人了,真不能還當小男生看待。

    不過,也幸虧是在私人度假村,沒什麼閑雜人等,這要是被拍到,估計免不了一頓子虛烏有的猜測。

    ****

    喬可遇江鈞等人到了山腳下,一行人嬉笑打鬧,也沒注意到有人掉隊,等回頭清點人數時,才發覺。

    “PD呢?”

    “魏星洲也沒見著人......”

    喬可遇環顧一圈,喊道,“亮亮,你往回走去看看,我打個電話給小白總。”

    話音剛落,就有人指著遠處,“誒,那是魏星洲吧?”

    “背著的人是PD姐姐麼?”

    “怎麼回事兒?是受傷了嗎?”

    與此同時,白昊坐在觀光車上,推了推鼻梁上墨鏡,嘖嘖兩聲,“我這堂妹,桃花運倒是一向不錯,成日里身邊圍著一群小鮮肉,也難怪春風得意......”

    聞嘉木偏了偏頭,視線掃過,停頓片刻,抬了抬下巴,命司機將觀光車調頭,開過去。

    白昊一手搭在椅背,轉身過來,“誒,嘉木啊,反正你也不喜歡她,要不取消婚約得了,還不如和許未萱訂婚呢,那丫頭可對你上心多了。”

    等了數秒,聞嘉木沒反應,直到白昊以為他不會回答時,突然听到一句,“我說過不喜歡嗎?”

    恩?什麼意思?白昊懵了一下,神色幾經變幻,不會吧......聞嘉木還真對白晝那丫頭動心了?之前不一直死對頭嗎?不等他將疑惑問出口,觀光車已停下。

    魏星洲剛背著白晝到山腳下,遠看有觀光車駛來,倆人還高興呢,不用走路了。

    可停下後,看見車上坐著的倆人,白晝皺了皺眉,拍拍魏星洲,示意將她放下。等雙腳落地,便听見聞嘉木不咸不淡一句,“上車。”

    明明坐在觀光車上,卻有一種坐在勞斯萊斯里的氣勢。

    也是夠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