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 62 章

    嘉賓和固定MC分成兩隊進行PK, 盛夏和孔雅分別是兩隊的leader,需要快速帶領各自隊員完成挑戰,取得最後的勝利。

    而傅時夜, 作為故事里的終極大BOSS,是不需要跟著去完成什麼挑戰任務的,只用在每個關卡通過擴音麥說台詞,以及單獨拍攝一些大BOSS出現的情節物料, 以供後期剪輯。

    飛行嘉賓的任務很輕松, 但傅時夜讓人一點都不輕松。

    只要白晝沒在旁邊盯著, 就保準要出點什麼小問題, 知道他有意為之,白晝干脆也不走了,就坐在鏡頭後盯著。

    到最後有一幕是需要一個女演員的背影, 完善故事情節, 可連拍幾條,傅時夜都不滿意,在最後時刻突然喊卡,說沒找到狀態。

    導演在一旁附和, “傅老師畢竟是專業演員, 對演技要求精益求精, 理解, 我們理解。準備一下,再來一條。”

    白晝揉揉額頭, 拜托, 一個綜藝節目, 觀眾就看一個樂呵, 人不是來看演技的, 要看演技人家就去看電影去了。

    趁中間準備的幾分鐘,她從椅子上起身,走到傅時夜身邊,壓低聲音,“就最後幾條,配合一下好好拍完行不行?有什麼事咱們回去再說。”

    傅時夜拿著齊一鳴遞來的水杯,喝口水,抬眼看她,“可有件事,我覺得現在必須得說。”

    聞言,白晝威威擰眉,“什麼事?”

    傅時夜︰“你們找的這個群演,太讓人出戲了,一點也不像公主,我找不到狀態。”

    “......”真是無語,又要作甚麼妖。“您專業演員的素養呢?無實物表演都行,這會兒有活人道具你還找不到狀態?”

    傅時夜朝她勾了勾手指,示意白晝靠近些。

    見他一副有話又不能直言的樣子,白晝勉為其難彎腰湊近,看看他到底要編什麼荒唐的理由。

    白晝今天沒扎頭發,濃密微卷的長發披散在肩頭,發質柔順似上等絲綢,微微俯身時,長發從肩頭垂落,有細細幽香。

    傅時夜靠近她耳畔,聲音壓得很低,像情人間的呢喃細語,“她太丑了,一點兒也不像我的公主。”

    他說話時,溫熱的氣息拂過耳畔碎發,白晝剛覺察距離太近,想要隔開些,听到這話卻不由得翻個白眼。

    就該讓他對著空氣演,找什麼客串群演來。

    雖然知道多半知道他是故意這樣說,在工作上,傅時夜更看重的是態度,而非相貌。

    白晝站直腰,“你發揮想象力啊,去想象一下。”

    “狀態不好,想象不出來。”傅時夜喝完水,清了清嗓子,偏頭看她,“要不,你替換一下那個背影?”

    白晝︰“......”

    正要拒絕,踫巧導演過來問休息得如何,準備開機了,看平常一臉嚴肅的汪導難得面帶微笑,想來也是打算跟傅時夜好好溝通一下,最後幾幕趕緊拍完好收工。

    導演一開口發問,傅時夜自然而然把意思一表達,汪導立馬投來視線,點頭,“可以啊,這想法不錯,巧了,今天白PD穿的裙裝,連服裝都不需要換,反正就錄個背影。”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導演都出面了,她還能說什麼?

    其實這里的內容很簡單,節目里設定的大BOSS是一位受魔法詛咒的王子,因為失去心愛的公主,所以被困在這座古堡里,成為了吸血鬼男爵,而玩家需要找到轉世的公主來喚醒受詛咒的王子。

    很俗套的情節,不過是為了綜藝效果,根本談不上什麼劇情,但玩家做任務總得定個目標和理由。

    所以當白晝站在指定位置時,只有滿臉的無聊。

    她出境的只是一個背影,濃密黑發如瀑,縴腰盈盈一握,在光影投射下,是極具藝術美感的背影。

    傅時夜從鋪著波斯地毯的樓梯上走下來,暗綠軍裝線條冷硬,白手套,軍靴,長劍。特意打造的吸血鬼妝容,加強了眼線,便更凌厲了幾分。

    “既然擅自闖入我的禁地,沒有我的允許,別想活著離開。”

    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在空曠的古堡內,完美契合當下陰沉的氛圍。對上他的視線,白晝收起先前有些懶散的態度,這句話......分明是傅時夜借念台詞,說給她听的。

    再到最後一幕,是玩家們紛紛完成任務後,兩隊中獲勝的那一方,隊長就是轉世的公主,會在剪輯後,加上傅時夜出演的片段——

    緩步走近公主的剪影,深情一句︰“我的公主,你終于回到我身邊了。”

    熒幕上,鏡頭漸漸推進,那眼底的深情和執拗,被無限放大。

    白晝當時愣住,好在她不需要做任何反應,做好一個工具人就行了。等導演喊卡後,才回過神來。傅時夜目光仍停留在她身上,但這樣的場合,四周都是攝像機,白晝立刻轉開了視線,假裝去鏡頭後觀看效果。

    直到離遠了,那種心慌意亂的緊張情緒,都沒有分毫減弱。傅時夜的眼神,實在太有殺傷力了,尤其是他認真看著你的時候。

    閑著沒事兒干,在看了會兒SJ7那邊的錄制,又來這邊圍觀的薄晴,目睹全程後,興奮地湊過來,抓住她一陣小聲尖叫,“太帥了太帥了吧!那句台詞!那個聲線......啊啊啊我人沒了!”

    白晝抬指,揉了揉耳廓,“姐妹,你能不能冷靜點兒。”

    “不行,冷靜不了,我跟你說,我現在滿腦子都在想,你說傅時夜這聲音,喘...&*#%...的時候......唔?唔唔唔!”

    薄晴一句話沒說完,就被白晝啪唧一巴掌捂住嘴,拖到角落,“薄晴!你給我停止臆想的畫面!”

    其實薄晴平常不追星,雖然有時候干嚎啊啊啊誰家哥哥好帥好帥,但也沒什麼瘋狂舉止,不過開玩笑素來沒輕沒重,常常一開口就語出驚人。

    “干嘛啦,想想也有錯啊?”薄晴拍開她的手,還在探頭往傅時夜那邊望,“噯你說,現在讓我哥投資給我拍個劇還來不來得及啊?讓我出演一下女主,和傅時夜最好來一場床戲什麼的......”

    “來不及了!他不接感情戲。”白晝沒好氣擋住她目光,不許回頭去看,“你再幻想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就是在綠我。如果還當好姐妹,就別惦記我男朋友!”

    “啥?綠你?惦記你男朋友?”薄晴沒反應過來,甚至白她一眼,“你不讓我接近那幾個弟弟,我也沒下手不是,對傅時夜犯犯花痴也礙你眼了?”

    “犯花痴可以,別意/淫!那是我男朋友!”白晝沒忍住,小聲且認真地吼回去。

    “這就你男朋友了......閔 辰還我老公呢......”薄晴下意識就覺得她在開玩笑,但到底多年好友,從她眼神和神情,薄晴幾乎有些不敢置信,“你們倆......不會真的......?”

    白晝也許是沖動之下,也許的確不想再繼續瞞著所有人了,最終嘆口氣,“我們在交往,真的。”

    薄晴看著她,“什麼時候的事兒?”

    “挺久的了......”簡單跟薄晴交代了一下和傅時夜的事,白晝預想,這事兒告訴了薄晴,按照她那性子,估計是瞞不了多久身邊的人都得知道了,接過轉頭,卻意外地沒見薄晴激動的尖叫起來。

    薄晴冷靜地看著她,“也就是說,五年前你倆就在一起了?中間分手幾年,去年你回國後,又復合了?”

    她總結的倒是精準,白晝點點頭。

    “嗯,明白了,我最好的姐妹,口口聲聲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秘密,但是這麼大的事兒,我竟然一無所知,整挺好啊。”

    薄晴的反應,是在意料之外,白晝這才反應過來,瞬間意識到什麼,之前還想過要怎麼好好跟薄晴說這件事,結果毫無鋪墊的就這麼說出來,大意了。

    “不是,晴晴,這事兒它......我是有苦衷的......噯,你听我解釋啊......”

    薄晴甩開她的手,氣沖沖走了,方才倆人在比較偏僻的角落,這會兒一走出去,外面都是工作人員,偏偏這些事又不好大聲說,只能眼看著好友生氣走遠。

    白晝忍不住在心底暗罵一句,怎麼回事兒,自己這會兒特像被老婆發現出軌的渣男呢?

    薄晴要是再回頭捂著耳朵答一句“我不听我不听”,那簡直絕了。

    ****

    一期綜藝錄制起來很快,兩天時間基本全部結束,後面幾天,在計劃里,是團建和游玩時間。

    不過當天錄制也有部分花絮被放到了網上,有的是神通廣大的粉絲偷拍的,也有是節目組放出去的,比如,有個傅時夜的花絮,被節目組官博放出去,隨後這兩三小時內,迅速登上熱搜。

    #傅時夜說情話了#

    #榮耀少年傅時夜對絕美背影告白#

    不到十秒的花絮視頻,恰好是最好傅時夜那個深邃的眼神,沒有專業的麥克風收音,像是用手機在旁邊隨手拍的,聲音有些嘈雜,但是足夠听見傅時夜的原音,說的是那句:我的公主,你終于回到我身邊了。

    像素也不高清,但傅時夜是正面,很好認,至于那個背影,只能看見身形姣好,長發縴腰。

    這個花絮上熱搜後,無數粉絲在瘋狂尖叫同時,不少熱評都說,傅時夜參演的電影基本沒有什麼感情戲,這還是第一次看見,原來傅時夜也能演出這樣深情的一面。

    也有無數粉絲在吶喊想魂穿成那個背影。

    粉絲們紛紛截圖炫耀說傅時夜在跟自己表白,反正也不知道這個背影是誰,不過也有理智愛推理的粉絲,在猜測這個背影可能是是孔雅或者盛夏,甚至有人還特地翻出孔雅和盛夏的背影照去對比。

    熱搜一直高居不下,節目中應該是和相關幾位都溝通過,無論是傅時夜,還是孔雅盛夏,誰都沒去回應這件事。

    隨著熱搜的降臨,《榮耀少年》新一期的節目也是賺足了觀眾的期待。

    當然,在這種時候,總會有不一樣的聲音跳出來,有人指責節目組過度消費傅時夜,拿傅時夜炒作。看著各種各樣的評論,白晝卻不怎麼在意,有時候,在不違背誠信道德下,有些炒作是必要的。

    當天傍晚錄制結束後,孔雅和盛夏因為還有別的行程,當晚的航班要返程,SJ7男團是定好的團建活動,接下來自然是放飛的玩。

    至于傅時夜那邊是什麼時候走,白晝都沒來得及關心,這會兒薄晴和她鬧脾氣呢。

    等忙完回去,打算好好解釋道歉的,可剛進屋子就被薄晴推了出去,直言要跟她劃清界限。

    “晴晴,我知道錯了,我道歉,不該瞞著你,之前卻是是特殊情況......”

    薄晴完全不听她解釋,怒火正盛,“之前還跟我面前演,還裝不熟,告訴我難道我會搶你男朋友嗎?虧我還一心想撮合你和我哥在一起,這算哪門子好姐妹?我從小瞞過你什麼事兒了?這回算是看清了,你就是白眼狼!出去!”

    “我真的錯了,這不是來跟你分享秘密來了嗎?噯......”看著緊閉的大門,白晝有些有氣無力,“這我定的房子啊......這麼大的套房,你好歹分我一個小角落啊......要不要這麼無情,晚上我睡大門口啊?”

    門內遙遙傳來一聲怒吼,“去你男朋友那兒睡啊,還要什麼姐妹!”

    友誼的小船,還真是說翻就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