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咚咚咚。

    隨著開門聲響起, 白晝準備好的問題剛到嘴邊,在看見門後齊一鳴的臉時,頓住, “傅時夜呢?”

    齊一鳴啊了一聲, “因為明天還有拍攝, 已經早早的休息了。”

    說完,掛上禮貌地微笑,客氣地注視著白晝, 堵在門口, 並沒有打算讓她進門的意思。

    白晝揚眉,“那這麼晚了,一鳴哥還不回去休息?”

    “嗯,我就住這兒。”齊一鳴指了指身後房間,“套房嘛,隔壁還有房間,我住這兒也方便照顧自家藝人。”

    只是方便照顧嗎?明明這會兒看白晝的眼神,就跟防狼一樣。

    白晝有些納悶兒, 可顯然今晚是見不到傅時夜了,想問的話, 干脆就直接問了齊一鳴,“傅時夜怎麼會來這兒?”

    齊一鳴很是疑惑,撓撓後頸,“當然是來錄制節目, 這一期的飛行嘉賓,白PD不用明知故問吧。”

    明知故問?據她所知, 這幾日在這兒拍攝的, 除了她們團隊就只有白昊那邊有個MV在拍攝......白晝微笑, 轉開話題,“那一鳴哥也早點休息吧。”

    說完轉身,不做停留。

    走出旁幢別墅,她立馬打電話給喬可遇確認,“查一下傅時夜的行程,是和A.G女團有合作嗎?比如出演MV男主一類的。”

    喬可遇在工作上無疑是高效的,听完問題,腦海里就迅速形成清晰的脈絡,“A.G女團的MV這兩天也在古河度假村取景,MV的男主似乎定的去年出道的一個位男愛豆,而且傅時夜是咱們的飛行嘉賓,這兩天應該是沒有檔期和A.G那邊合作的。”

    白晝險些以為自己听錯,“等等,咱們的......飛行嘉賓?”

    “是啊。”喬可遇有些莫名,“前幾天電話會議跟您匯報過的,您忘了?”

    什麼忘了,她是根本毫無印象好嗎?!

    傅時夜怎麼會是《榮耀少年》的飛行嘉賓?他不是基本不接綜藝的嗎?況且這還是一檔新綜藝,即便他接,團隊也是給他接那種國民度高的大型綜藝啊。

    仿佛听到她內心一連串的疑問,喬可遇接著道,“不過PD你這些日子,似乎有些不在狀態,好幾次開會都出神,如果工作太累,趁這次機會,不如也給自己放個假,放松一下吧。”

    有些不在狀態倒是真的,自打定下這期嘉賓有盛夏後,她就沒怎麼過問制作團隊這邊的事情,經過幾期磨合,主創團隊已經不需要她一直盯著,再說,本來在做拍攝內容方面,導演制作人們會比她更有經驗。

    但是,白晝依舊沒想通,傅時夜接這個通告是為了什麼。

    幫她嗎?

    之前導演他們就聯系過傅時夜的工作室,對方是直接言明近期傅時夜的工作重心在電影和音樂上,不會接綜藝通告的,態度很堅決。

    白晝也沒想通過私人關系去邀請他,傅時夜的工作規劃一直很清晰明了,何況,以他現在的發展,的確沒必要接這種綜藝。

    對他目前的事業來說,這類新綜藝,做好了並不會錦上添花,做不好反而可能會有別的影響。

    是以,得知導演組試探性接觸過傅時夜工作室,談過一次後,白晝便直接不讓再去接洽了,這種程度新綜藝,估計都傳不到齊一鳴手上就被斃掉了,不過也好,她還擔心如果傅時夜知道了,會破例給她開後門。

    所以就很意外,他怎麼會成為飛行嘉賓的。

    白晝不解,“我們這邊,不是沒有再去找傅時夜工作室談過了嗎?他怎麼......”

    “啊,是前些天一鳴哥聯系我們的,說是傅時夜對最近的新綜藝感興趣,既然公司總部這邊剛好有一檔,何必去上別家的節目。”喬可遇解答完,也有些疑惑,“怎麼了PD?是有什麼問題嗎?”

    “嗯沒事,可能之前會議時我沒注意听,剛突然想起來就問一下。沒事了,你早些休息吧。”

    掛斷電話,思緒卻怎麼也收不住,白晝站在庭院中,夜風拂來,帶著陣陣槐香,素雅淡薄地縈繞在鼻息,園中有幾樹軟枝黃蟬,在燈光下黃澄澄一片。

    她抬眼朝傅時夜所住那幢別墅瞧去,卻與陽台上一人,對上視線。

    二樓的陽台沒有開燈,但庭院路燈明亮,休閑寬松的白襯衫,領口微微敞開,即使隔得遠,看不明確,但她也能想象到,傅時夜微敞的襯衫領口,露出一截鎖骨的模樣。

    不是說已經早早休息了麼。

    齊一鳴這個騙子。

    別墅區的庭院都不小,即使相鄰,但實際距離並不近。所以,白晝也看不清他究竟什麼神情。

    她捏了捏手機,卻放棄了打電話過去質問的念頭,率先收回視線,轉身進屋。

    齊一鳴會那樣回答,必然是受他指示。

    古河之行,看來是真不會無聊了。

    ****

    次日,是預料中的晴朗天氣,天氣預報說連續這周都是晴天,這樣的天氣,很適合戶外綜藝錄制。

    可有些人的心情,卻不如這天氣晴朗了。

    “白PD,您再過去一趟吧,傅時夜那邊的工作人員說,這次準備的服裝不合適,根本不配合。”

    小助理拘束地站在白晝跟前,低垂著頭,一副準備迎接暴風雨洗禮的模樣。

    白晝咬咬牙,還沒張口,旁邊就伸過來一只手,輕輕拍著她背,一面順氣一面哄,“消消氣,消消氣,你想想,那可是傅時夜啊,這是對工作認真嚴謹的態度,哪怕是妝發造型,那也應該要求嚴苛,一絲不苟......”

    白晝深吸一口氣,轉頭看向薄晴,“這僅僅是嚴謹嗎?這根本就是雞蛋里面挑骨頭!”

    後者笑眯眯拍著她背,“能為傅時夜解決煩擾,這簡直就是莫大的榮幸。”

    呵,腦殘粉。

    丟下一聲不屑冷笑,白晝黑著臉跟著助理過去。

    這一期的拍攝主題是古堡探險,前期的游戲環節和分隊任務,昨天已經拍攝完畢,傅時夜因為是飛行嘉賓,身份是古堡里的吸血鬼男爵,也是游戲里的終極大BOSS,要阻止玩家們取得勝利,拍攝內容都在中後期出場,所以比其他人晚一天過來。

    白晝剛走到化妝間,就听見門口兩個工作人員小聲抱怨,“不是說傅時夜脾氣很好,很體諒工作人員,相當配合的嗎?這傳言和現實,差距大的也太離譜了吧?”

    “網上傳的你也信?唉,不愧是頂流,這架子也太大了吧,不給導演面子也就算了,隨便一點點小事,都得PD親自去處理......啊白、白PD好!”

    倆個人沒注意到拐角有人來,等白晝踩著高跟鞋走近身邊時才察覺,嚇得連忙禁聲。

    白晝步子未停,徑自經過,推開化妝間的門進去。

    順便在心里附和兩位工作人員的抱怨,是太離譜,幼稚得離譜。專程往這兒跑一趟,就是為了捉弄她?這理由也太扯了吧。

    化妝間內,氣壓有些低,傅時夜妝發已經做好,正靠坐在椅子上,閉眼休息,在听見推門聲時,眼皮動了動。

    化妝師在一旁佯裝整理物品,服裝師拎著一套燕尾服站在一旁不敢說話,而齊一鳴正在兩排衣架上翻找什麼。

    掃視一圈,白晝率先問道,“又怎麼了?”

    傅時夜依舊閉眼靠在椅子上,回答她的還是齊一鳴,“呃......白PD,這套服裝吧,嗯......怎麼說呢,你看這個剪裁啊,還有這個款式,就和時夜的形象很不符合啊......”

    完全是硬編的理由。

    白晝也懶得戳破,反正人家理由一大堆,從清晨的早餐開始,到對劇本,再到化妝造型師,反正總得挑出點什麼小問題,非要白晝來解決。

    無聲嘆口氣,她接過服裝師拎的那套燕尾服,款式是經典的影視劇中吸血鬼男爵的西裝,花領白襯衫,搭配禮帽和拐杖,服裝師搭配的並沒有什麼問題。

    白晝轉頭看看齊一鳴,後者對上她的視線後,僵硬地轉開,假裝看向別處。

    演,你們就繼續演。

    拿著衣服走過去,微微彎腰,把西裝在傅時夜身上比一比,“怎麼?不喜歡這套的款式?”

    她今天噴的香水有甜橙的香氣,靠近時,就有股若有若無的香甜。傅時夜這才抬眼,模樣有些散漫,淡淡吐出幾個字,“不好看。”

    視線相對,她分明看見他眼底的趣意。

    幼稚鬼。

    站直身,將手中西裝交還給服裝師,轉而走向一旁的兩排衣服。服裝師跟過來,小聲說,“PD,這里的衣服都選過了,他都說不喜歡。”

    綜藝節目又不是影視拍攝,怎麼可能準備那麼多風格各樣的服裝供挑選,即便一些需要扮裝的角色,服裝多半都是COS既視感,和影視劇中自然沒得比。

    而這次因為嘉賓是傅時夜,節目組特意增加了經費準備好幾套可供挑選,算是相當良心了。

    白晝抬手翻過幾件,想了想,拎出一套,轉身走過去。

    “方才那套燕尾服是經典搭配,太過儒雅精致,風度翩翩,的確不大合適你的風格,我看這套就挺好,非常符合吸血鬼男爵冷酷無情,無理取鬧的風格。”

    隨著話音落下,一套歐美改良款軍裝被她重重搭在傅時夜胸口,力道之大,讓傅時夜微微皺了下眉。

    傅時夜倒沒有第一時間去看她拿的一套什麼服裝,而是對上她瞪圓的眼楮。

    白晝強勢而不容拒絕的口吻,再次重申,“就穿這套。”

    一旁的服裝師默默咽了下口水,這白PD也太凶了吧,別直接吵起來......了。

    可不待她擔心完,傅時夜就已經點頭,“好。”

    化妝師和服裝師胡看一眼,眼底都是難以言明的復雜︰從早上開始挑剔這挑剔那兒的,但每次白PD來了說什麼都立馬點頭,明明那套衣服之前她們也推薦過啊......既然什麼都要听白PD的,能不能麻煩兩位大佬直接對接,別為難咱們這些小人物了行不?

    傅時夜進去換衣服,白晝也就干脆不走了,在他原先的位置坐下,眼神冷冷瞟向齊一鳴。

    而齊一鳴干脆裝聾作啞,就是不和她對視。

    很快,換衣間的門打開,換好服裝的傅時夜走出來,線條冷硬的軍裝的確很適合他,為突出幾個世紀前,故意做舊的暗綠色調,配合歐美吸血鬼的妝容,那種冷酷殘忍的凌厲感,以及陰沉而深邃的眼神,不用猜,一但節目播出,傅時夜這個造型又要血洗某站,成為剪輯大觸們的必剪資源。

    起先還在心底抱怨的化妝師和服裝師,這會兒直接看的眼楮發直,剛才的怨氣也瞬間消散,果然,長得帥的人,就算犯錯都很容易被原諒。

    白晝盯了三秒,淡定移開視線,“走吧,開拍了。”